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杀狗

米亚跟男人没提离婚时,就主动养了一条狗。

狗是黑狗,体形不大,却很讨米亚喜欢。

那一段时间,米亚有一半的心事用在了养狗上,有一半的心事用在了跟男人离婚上。

米亚很清楚,在村庄养狗,主要是看家。

米亚喂养的是一条纯黑色的狗。她给黑狗取了一个她非常喜欢的名字:小黑。

靠近屋东头,米亚还用木板和砖头给小黑搭了一个简单的窝。狗窝透气,但不漏雨,地上还铺了一层柔软的稻草。

小黑很听话。无论是躺在禾场上还是住在窝里,它对屋前屋后的一点点响动,对每一个来人都汪汪地吠上几声。

小黑的几声叫,对米亚就是一个提醒。米亚也就变得警觉起来。因此,家里从来没有丢失啥东西。小黑那种听话的程度让米亚很满足。有时候,米亚真想自己的男人有小黑听话就好了。

很多时候,米亚感谢小黑。

男人不安分,经常跑到镇上去,在镇上的茶馆喝茶打牌悠闲地打发时光。男人经常把头发梳得油光水亮后去镇上。每次去镇上,他对站在身后的米亚没有表现出什么,甚至头也不回地走出去。这一举动,让米亚感到很气愤,又无可奈何。

茶馆老板是个女的。男人跟那个女的眉来眼去的,还有过打情骂俏。米亚知道的这些信息,都是从那些坐过茶馆的人嘴里传出来的。

起初,米亚不相信这是真的。

后来米亚相信这是真的。

米亚堵住头发梳得油光水亮的正要出门的男人,说,你还不如家里的小黑。

米亚说这话的时候,小黑就躺在米亚的右腿边。昂起头,眼睛疑惑地看着男人。

男人没有对米亚发火,却记恨小黑了。

被堵的男人然后困在了屋里。男人用手反复地摸着自己的头发,他没有想到平时柔弱的米亚会发这么大的火。他的耳里是米亚的声音:少去镇上,跟那个女的断了。

米亚的声音很响亮。男人像听见,又像没听见。

男人特别想除掉米亚喂养的小黑。

米亚不在。男人索性就用一根木棍拼了命地追着要打小黑。小黑让男人追得急了,汪汪地叫几声,往外跑了。

米亚回来,对男人一个劲地吼:往后,再不能有打小黑的念头!

男人看看跟米亚回来的小黑,没有多说。

小黑成了男人眼中的钉子。男人发誓要除了小黑,他要让小黑永远地在自己的眼中消失,也在米亚眼中消失。男人认为,除掉了小黑,就像拔掉了眼中的钉子。

男人这样的想法,细心的米亚一点不知。

男人还是像往常一样地去了镇上。

男人问了一个专门杀狗的师傅,那师傅叫木子。杀了很多年狗的木子心里装着是一套一套的杀狗法子。

男人问,怎么杀掉狗?

木子直说,用一根绳索扎一活结,朝狗的颈项一套,然后把绳索着力一拉,再把狗拉到树上吊起来。木子示范给男人看。

木子接着说,要么,用毒性极强的药来灭杀,只要把药掺进饭团或肉团里,待狗吃过,必死无疑。木子又示范给男人看,

木子还说,再就是把狗套进麻袋,用乱棒打死。木子再示范给男人看。

男人很细心地听木子说,又细心地看着木子示范。

男人决定,选择用绳索吊死小黑。

男人从镇上回来,像变了一个样。

男人吃饭前,先把给小黑吃的饭倒在饭钵里。小黑看看男人给的饭,迟迟不吃。

米亚看在眼里,拿了一只碗,走过去,把狗饭倒在碗里后再倒进饭钵,小黑就一口连一口地吃了。

米亚对男人说,小黑都不和你亲近。

男人低着头,没有说话。

米亚很高兴。小黑跟村庄的另外一条健壮的狗好上了。

米亚高兴地看到小黑跟另外的那条健壮的狗好在了一起。

渐渐,小黑的肚子渐渐地大了起来。

渐渐,小黑对食物的需求大了起来。

小黑对男人放松了警惕。特别是对男人走近身边时,它没有生出反感和敌意。

男人对小黑下手是那天中午。

那天中午高悬的太阳很明亮,很耀眼,也很温暖。

小黑放心地吃着男人给它的食物。

男人手里拿着一根尼龙绳。男人在尼龙绳的一头扎了一个套子,那个套子就像一个血盆大口。男人很轻松自如地把套子套在了小黑的颈项。

小黑还没明白过来,就被男人迅速地拉到了门前的树杈上。

小黑快速地被吊了起来。

小黑在挣扎中咽了气,屎尿撒了一地。远远地看,小黑像一件黑色的衣服挂在树上。

中午。男人的脸上渐渐裂开笑来。

米亚回来,对男人吼:疯了疯了,它的肚里还怀着孩子。

米亚很快把断气的小黑放下来,放在树荫下。

树荫下,米亚对男人冷笑了一声。

那天中午,对米亚跟男人来说,是一个最糟糕的中午。那个中午,米亚坚定了跟男人离婚的决心。

离婚。米亚说了一直以来想说的一个词。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