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红裤子少妇的轰炸机

旖旎是第一个穿大红裤子的山村女人。穿了红裤子的旖旎好像立即变成了一炬熊熊燃烧的火,致使大家见了她就躲着,远远地瞪着眼儿瞅着,脸上个个火烧火燎的。

自从旖旎穿上红裤子,人们就天天见了面问:是不是明天还要发生什么事儿?

都30多岁的人了,还穿着红裤子,脸还不红不热。三十不挂红,四十不见绿,夹山村的女人有自己的穿衣规矩。大家嘟囔着,老的小的,不知是旖旎的红裤子映红了他们的脸,还是这条红裤子穿在他们村旖旎的身上,感到丢人羞的,他们一见旖旎,脸就会立刻刷地爆红起来,头抬不起来,连路也走得有点趔趄歪扭。

旖旎决定正式穿这条惹人的火红裤子的时候,是她丈夫跑了的第二个年头的春节前。两年来旖旎早也盼晚也盼,到处打听,可丈夫就如一块丢进河里的石头,哗一下,就没了一点儿波和浪了。旖旎要改变没钱花的现状,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了。要不然娃娃叫着要喝奶,老人病得起不了床,哪来钱?

红裤子上有旖旎的梦。那天一早,旖旎就上街了。在裁缝店守了一天,给自己做了条火一样红的裤子,回家时就穿上了。

那天旖旎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摇曳在寒风里。旖旎穿着红裤子从裁缝店走出的那一刻,她就像一个举了一把火的疯子,走了一路点了一路,最后闹得整个村子烟雾腾腾。人们惊呼,这女人疯了!数不清的惊乍乍的眼神盯视着她,不敢相信她竟能干出这样愚蠢的事!旖旎的红裤子,仿佛呼的一下就把一路人的一件件衣服烧掉了,使大家都裸了体,无所适从,所有的人为她感到羞耻。村里的娃娃们,更觉得好奇,跟在旖旎的屁股后面闹了整整一天。他们像是跟着一位神奇的魔法师,而这个魔法师则正是他们理想中那个可以引领他们渡入神奇世界的人儿。孩子们笑啊唱啊:天上星星多,地下石头多,石头窝里放骆驼,骆驼走哪里?骆驼走城里。城里有个好丫头,天天喊着嫁老汉。

就在旖旎的红裤子刚刚叫大家无所适从的时候,一件更加让人揪心、奇怪的事又发生了。这年,夹山村几家人院内的梨树上居然开了一串串雪白的花。那些花白得耀眼,在寒风中瑟瑟地抖着,就如一排排衣着时尚的花季少女,不顾天寒地冻,在大雪中毅然地绽放。花儿们的每一丝颤动,比旖旎的红裤子还叫人们感到害怕。尽管这几家人把花立即小心地摘了,还请了道士念了经,可那寒冬里突然爆出的一朵朵花,还有一个30多岁的女人穿了红裤子,这两件事放一块儿,就令人不安了。难道它兆示着什么?

是不是明天还要发生什么事儿啊?

哎哟哟,丢死人了!不论大家如何反对,旖旎最终是没有脱下她的红裤子,并且穿破了一条又一条。穿着红裤子的旖旎哭过。可只有穿了红裤子的旖旎才能借到款,才能打上棚,才能种成菜,才能喂出猪。穿红裤子的旖旎浑身才有用不完的劲。旖旎试过,一天不穿那红裤子,她就一天没有劲儿,办起事儿来也一件件的不顺溜。

这个早晨和任何一个冬天的早晨没啥两样。太阳照样红艳艳的像美人的脸儿生动异常,一座又一座的山,昂首挺胸,像是互相比赛着在长高。旖旎把两筐菜架在摩托架子的两边,然后麻利地把第三筐又轻轻松松地架在两筐之上,让它们形成一个品字型。几个打牌赢烟的男人愣愣地看着旖旎,脸一红停了争斗,袖手站在一边,远远地望着她,显得极不自在,但他们谁也没有前进一步帮一帮旖旎。旖旎总是叫他们不好意思,她每出现一次,他们的手腕就不听话,扑克就会掉下去。男人们很想动动手帮一帮旖旎的,可旖旎的红裤子似乎不允许,仿佛他们谁一靠近旖旎,谁准会被她那红裤子点燃了,不伤即死。于是他们谁也不敢动。旖旎每次都是这样,不叫谁,也不向谁抛个媚眼儿,红裤子倒成了她的一个挡箭牌。男人跑了,她却变得叫人不敢碰了。大家都清楚,旖旎自从穿上了红裤子,就变得可怕了,爱骂人了。即使一个两个男人,傍晚或一大早,偷偷地帮她拉了帘儿,开了风洞儿,她也不给个好脸儿,要横眉立目吼一声:滚!

一个男人抛弃一个女人跑了,女人好受吗?太丢人!大家曾声讨过旖旎,说她逼走了男人。旖旎只是哭,可穿了红裤子后,没人敢见了她就埋怨了,连瞪她也不敢了,她也不哭了。转眼间一个温温柔柔的人,一条红裤子就叫她变成了一块硬邦邦的石头,叫人不可理喻,不好相处。旖旎虽然有一肚子冤屈说不出来,可她不记恨他们。穿了红裤子的旖旎也哭,只是不当着大家面哭。神奇的是它那火一样红的裤子一挨身,心头的火就慢慢地熄灭了,一根根骨头就硬了。泪少了,笑多了。

旖旎在农田活上是个行家,不需要他们来帮忙。曾有男人不怕损了声誉伸了手来帮她,难能可贵地坚持了两个月,决心要用爱心来化了她这块顽石。旖旎心中千恩万谢,可最终还是把他撵跑了。不管哪个男人,即使把筐挂对了,放得稳稳的,旖旎也会唠叨,甚至训斥。旖旎变得越来越疯癫莫测了,一个个男人被骂过后,也就只能知趣地看看她,想想她,忍耐一种无形的干渴了。

旖旎的摩托是乡下男人常骑的大摩托,150。这种车力量大,也笨,吼起来像一架轰炸机。可旖旎却爱得不得了,特别爱骑,她索性不叫它摩托,就叫轰炸机。

旖旎准备好了,把细长的腿抬起来,骑上去,再展开,尽量地撇开来,展成八字型。这样她红色的裤子与大红的摩托就形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摩托是电启动的,只需加上油门,一按就会轰隆隆震天动地地响起来。旖旎骑车不像一般女子小心小胆的,把腿夹得死贤淑,她更像一个大大咧咧的男人,把腿叉开,直起腰,挺起胸。虽然她不敢把档位调到五档上去,但油门却轰得极大,那声音就大得更像轰炸机了。此刻整个村子的人就都知道旖旎要去卖菜了。旖旎的轰炸机没人敢小看,她一骑,准会有人撇着嘴看,准会有人牢牢地抓了孩子的手不放,说,轰炸机来了!你听。于是娃娃一听那拼了命的吼叫声就不得不安安稳稳地缩在奶奶的怀里,一只眼溜着旖旎的摩托吼出老远。直待那团火不见了,都才敢试探着出怀的。敢骑这样的轰炸机的女人,夹山村旖旎是第一个。旖旎的轰炸机,是旖旎的宣言机。它天天都在向这个世界发表着宣言。

五年前,旖旎的男人悄悄跑了,并且一年又一年地不回来了。夹山村的男人似乎都有这个本领,只要和女人生米做成了熟饭,就可以大胆地把一切撂给女人,不管不顾地奔自己前程打工挣钱去。这对旖旎来说是太不可思议的事。跑,可以,说清了,行。可像水一样蒸发了,这怎么能成?旖旎想不通,一个男人婚前是怎样的壮志凌云,可媳妇一旦为他怀了身,生了子,就立即像变戏法一样变了。旖旎怎么能接受得了呢?旖旎要自己挣钱花,就不得不穿红裤子,不得不骑大摩托了。旖旎索性把头发做成弯弯的,并且染成了棕色,完全不像一个山村女人了。有了这样的妆扮,旖旎才觉得自己是个人,自己每走出的一步,才能看得清脚印。男人跑后的两年里,旖旎成了千夫所指的恶人。人们嘲讽她,当面骂她,她只有哭。可自从穿了红裤子,开上了轰炸机,她的一切都变了。

八万元堆两个土圈圈,这不是闹着玩吗?男人的吼叫声还在她的耳边响着,可旖旎却笑着。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男人为了躲避这个天文数字——八万元的贷款,不声不响地跑了。如果一个女人是人爱的,男人也不会走。想种菜春天种,夏天种男人都答应,可旖旎要在这大山里的冬天种,男人就绝不答应。

这不明摆着要借上钱往黑河水里扔吗?

旖旎开着自己的轰炸机时,必须穿紧身的超短的红色小上衣,紧身的小上衣能使她的乳房高高地耸起来,脖子显得更坚挺更紧凑,那车轱辘一般大的茶色眼镜子,也就越发显得洋气十足。这样的旖旎,谁都会多看几眼,谁都不敢多言多语。

败家子没上世,上世管不住。旖旎是大家眼中的一个败家子。借了那么多账,怎么还啊?简直疯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旖旎变成了孤家寡人,众矢之的人,两个土圈圈却夯了起来。

旖旎的土圈圈里的菜种成了,种得枝繁叶茂,花儿朵朵,果实累累,像一个神话。三年了,旖旎的轰炸机每隔一两天就要出动一次。因为她大棚的菜必须用这轰炸机送到贩子那里去。旖旎的菜不怕卖不掉,谁家收的菜价低一分二分,她还不卖呢。她一个人侍弄两个大棚是够忙的,隔天还要骑车到很远很远的镇上去卖菜,没有红裤子不行,没有轰炸机更不行。

旖旎在这几年里凭种菜挣了好多钱,还了那个天文数字,还买了拖拉机。可旖旎就是舍不得扔了她的轰炸机。尽管轰炸机的双排气筒破了,声音更大了,样子更难看了。可旖旎就是舍不得扔了它。她太爱这大嗓门的东西了。一月半月,没人和她说一句话,只有轰炸机了。轰炸机的那隆隆响的机器就是她的心脏,那震天动地的吼声就是她的吼叫。大家一天天看着旖旎,猜她男人肯定是永不敢回来了,是被旖旎羞臊得回不来了。

这样一个女人,谁敢回来啊?回来还不得叫她羞死!

男人们有时会当她面自嘲说,我看男人一个个在你眼里连个狗娃儿也不如。

旖旎每每会瞥一眼男人,抿嘴一笑,昂起头问,你们认为呢?

想起一个个吃了旖旎亏的男人,想和旖旎搭个近乎的男人,便悄悄地夹紧了嘴站到一边去。

旖旎是出了名的要强。这个家,不只是经济上旖旎一个人包了,大大小小的活路上,旖旎也包了。多年了男人无音信,她也不让任何一个男人插手干一点儿活计,但她的活也照旧干得井井有条。旖旎是一朵缺少水分的花儿,男人们在自愧弗如的同时,很想使这朵花儿能再娇艳些。可旖旎脾气大,一说话声音就大了,就等于是轰炸。一个个男人癞蛤蟆跳灰堆,只能落个一鼻子灰。旖旎也想男人,也需要男人。可她怪异的行为,叫男人们一见她脸就得灰。旖旎一年到头忙着,整天撵着太阳、撵着月亮、赶着星星地干。一个个东墙晒到西墙、支上几块土坯打牌、赢烟喝酒的男人怎么能叫她上心呢?

旖旎骑着车,轰隆隆地走了,打着牌的男人们仿佛听到了一声命令,不约而同地转身回家里去。这种时候男人是最自卑的,感到自己是真正没用的。他们在这种时候往往会吸好多好多烟,把一间间屋子变得烟雾缭绕的,连人也看不清。他们共同感到了心痛。没有人比旖旎更能刺痛一个个男人的心了。有了旖旎在,旖旎的轰炸机不停地吼,夹山村的天和地,仿佛时时都有人搅动着,叫他们不得安心。他们也曾跃跃欲试想贷款打一个土圈圈,可那个天文数字一听就会吓坏他们。

在旖旎的世界里,寒冬已经变成了生机勃勃的春天。你瞧她的小白菜长得是那么的绿,像泼上了油;茄子是那么的紫,如一个个紫色的美丽的梦;顶花带刺的黄瓜,像翡翠的条儿,条条儿闪亮。这情景一看就喜得她身上的劲儿噌噌噌一层层往外涌。旖旎的轰炸机也因为两个棚里的菜吼得更频繁、更欢势了。她的腰包也越来越鼓。可一天天瞧着她创造了一个个奇迹的乡亲们,却嗓子干得厉害。渴啊,一个个喉结咯叭叭地响,人们眼里发红。这样,旖旎的红裤子变得更加鲜艳,时时烘烤着大家,叫大家奇渴难忍。旖旎忙得腰儿要断,也高兴得很,她根本没有时间发现曾经一眼又一眼剜她、比着鸡骂着狗的人们,现在换了怎样的眼光看她,眼里流淌着什么?

旖旎等待着明天。同样,人们也等待着明天。

这几天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人们见了面就惴惴不安地互相猜测。有几个人,还真眼皮上面贴了一点儿白纸呢,可究竟要发生什么事呢?

是旖旎的男人忽然来了,提了刀扛了斧,把个夹山村闹了个天翻地覆,还是那些冬天里开的梨花预示的东西要爆发?谁也说不出,不敢说,反正觉得好像要出个事的。心里个个像揣了窝兔子。

旖旎是不怎么漂亮,可她那火一样的裤子却时不时地撩拨着一个个男人的心,那魅力无穷的红裤子总叫男人们异想天开。那鼓鼓的胸口,也同样叫全村人心醉神迷,叫他们不得不心生妒忌。那轰隆隆的声音,又叫他们感到地震将临。这个不能叫人理喻的女人啊,她使大家感到的屈辱是从来没有的。同样她使大家心中产生的不安,也是从来没有。她究竟要怎么样?旖旎手里仿佛握着一把长长的鞭子,那鞭子粗而长,带着尖厉的哨音,无情地横扫了整个村子,整个世界,让村子里的人颜面无存。

其实,旖旎照旧虚弱。

男人走了五年了。五年里,旖旎天天都想着他。

那是她把一棚茄子和一棚黄瓜的头茬卖完的时候;把花粉授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她竟然瞅了一遍又一遍。棚内,棚外,家里,家外,像找一件宝物一样地找了好久好久。旖旎不清楚自己在找啥,最后旖旎一头栽到炕上迷糊过去了。她太累了,可喜的是她终于把茄子摘完了,还授完了一茬粉。这一摘一授,她弯了不止一万八千次腰,披星戴月整整干了一周时间。这天,她连饭也没有吃,灯也忘了拉。

刚强的旖旎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想男人了,流泪了。摸一把,泪竟糊里糊涂地湿透了一只双人枕头。

事情终于要发生了。这天菜贩子孟军一看到旖旎眼睛就直了。

旖旎的轰炸机是驮着一团祥云飞来的,菜贩子孟军老远就听到了轰炸机的声音,似乎老远他就敞开了怀,等着这架轰炸机来炸了。

说不清是旖旎高挑的身子面子大,还是旖旎车轱辘般大的眼镜子威风足,还是她那长腿红裤子太诱人,高跟白皮鞋太让菜贩子孟军揪心,究竟是什么这么有魅力,旖旎也说不准。但她总能得到菜贩子孟军特殊的接待。这些特殊待遇是:有人早早地相迎;有人给她卸车,过磅;有人给她沏茶。她的菜,就是不好也没有人挑三拣四,照数收。价还能高出别人一毛半角的。其余的卖菜人,这些待遇是绝没有的,想也不敢想。

每次来,都是旖旎早早熄了火, 两个小伙子早就等在那。她的轰炸机降落后滑行了一段,准确地停在两个小伙的中间。两个小伙伸手替她扶住,她就连车把也不用抓了,径直到菜棚下来,跌坐在一张软靠背椅上歇气儿。摩托大,后面又带了200多斤菜,手上不用点力气,是绝不可能的。莫说旖旎,就是一个男人也难驯服这轰炸机。旖旎不需要管他们,任由他们去卸去称好了。钱她也不需要立即就要,菜贩子孟军会给她记在账上,将来积了一疙瘩的时候算,那时,整万整万的,算起来过瘾,拿到手也有个分量。

旖旎并不是个马虎鬼。她的菜啥价位,多少公斤,早装在心里,一路上账就算好了。所以,用不着她去亲自过秤。对于菜贩子孟军来说,旖旎来,就是不称也可以。但,过程还得有,不然,旖旎会吼他们,说他们不是个做卖买的料。还会再装了,重新称。

旖旎一坐在那,菜贩子孟军就会更加认真,每一个步骤都要走一走,好像是有意在对旖旎说,我是个认真的人,我的买卖做得很好。这种时候,菜贩子孟军有一种部下见领导的感觉,有自我标榜的成分在里面。

记得旖旎第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就是驮了三筐菜的。老远,轰炸机的声音不小,孟军没有理她,她也不管,到棚下,车就停不下了,一头撞过去,吓得孟军出了一身汗。那天谁也躲不及,几筐菜都被旖旎撞倒了,叫乱成一堆的人踩了。这一下,菜贩子孟军就不得不听她轰炸机的声音,就立即做好一切迎接的准备工作,不然她就用老办法,撞他的菜摊子,让车跌倒砸他的菜摊子和人。看他怎么办?

旖旎很享受她的轰炸机发出的巨大声响,很享受拧大了油门驮着三筐菜忽忽悠悠飘着的感觉。这时,风往往要吹起她的卷发,灌进她的全身各处。虽然风是冰冰的,但却极爽。旖旎什么都会干,四轮拖拉机开得比男人爽,头脑又比男人灵光。出外办事,就凭她这疯劲儿,一路绿灯。旖旎借了八万元贷款,呼呼呼打了两座大棚,嚓嚓嚓种出了葫芦、黄瓜,还培育出了大棚葡萄。不但还了那八万,还存了几万。她很享受自己的能力。尽管男人悄无声息地走了,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可一天天她成功了,也似乎不碍什么事儿。她的轰炸机还是轰炸机,尽管破旧得无法形容,油门的灵敏劲儿绝对一流。她还是直着身子、挺着胸、昂着头,将油门拧到最大最大,把人们的议论甩得老远老远的。有了拧油门的心思,身体处处涌动的冲劲儿比她的轰炸机还大。

穿着红裤子、骑着轰炸机的旖旎,这几年已经没有人想帮助她。她过成这样,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春天的时候,她还把儿子送到了城里的小学。这又是旖旎不得不骄傲的。城里小学那校长牛,她似乎更牛。校长见了她,似乎早就说好的一样,笑着答应了。她并没有犯愁,这似乎更加说明了,她与别人的不同。旖旎是个人才,她没有什么大理想,只想把日子过得比别人好一点罢了,只想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比他的父亲更有用的人罢了。对旖旎来说,儿子的父亲太伤她的心了,简直不是个男人!一个男人说走就走了,五年了,连个音讯也没有了,是人吗?

旖旎坐在软椅上,她眼里是年轻的菜贩子孟军。孟军手里的烟卷冒着丝丝青烟,香得男人吸一口就闭上眼睛。这是一个勤劳的男人,几年来在这里收菜,几乎没有回过家。更可贵的是他没有一点儿风言风语,她佩服这样不仅勤快,还聪明守本分的男人。听说他的家在嘉峪关。究竟在哪里,旖旎想过,却一直不知道个确切地址,也不想知道。她也压根儿没有问过。这几年中,他们之间就这么过着,一个收菜,一个来卖菜。几年了,他们还没有说过几句话。隔一两天,旖旎就来,来了就坐在这,痴痴地看这个男人。每一次看,旖旎都能感觉到心花肝肠的骚动。那么,究竟是这个男人身上用不完的劲吸引着她,还是他那勤劳、能干、聪明的头脑?抑或是这男人宽阔的胸怀容忍了她这样一个似乎有点不讲理的疯女人呢?旖旎信任他,这种信任超出了对自己丈夫的信任,并且这种信任由不得自己就来了。要停稳的车,不管过秤的数量,不问菜的价格,似乎她和他是一个人似的。不想也就过去了,可想一想,她就有点怕了。这种怕,像是一粒糖忽地被喜爱的人含在了嘴里要化了,要变成对方身体的一部分了,要消失了的怕。旖旎不坐这软椅就没有这种感觉,一坐上就生出了这种感觉,并且不由自主,每在这时她就连自己也找不到了。旖旎才32岁,风华正茂。自从嫁人,她何时有过这种感觉啊?旖旎一直觉得自己就是自己,谁也无法代替,谁也无法消灭。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路有自己走的,房有自己住的,饭有自己吃的。什么时候旖旎都是旖旎,不可消失,不能消失。可现在,自己要消失了,并且是像一粒糖那样,要消失在一个男人的嘴里、胃里、身体里了,并且是那么不由自己。坐在这软椅上的旖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她的房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体,她的食物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血液,她的身体的每一处都似乎变质了,变成面前这个男人的每一处。她虽然坐在远远的地方,但她却有把这个男人握在手的感觉。这种感觉一旦产生,就像一棵疯长着的树,那树根像一条蛇,飞速地向她的心房游着,一下就进去了,立即就生了根,牢牢地抓住了她的心,最终把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体注到了她的身心里去,令她重得站不起来,轻得要化成云朵飘飞而去。她一想到这,就害怕得厉害。因为,从今后,世上就再也没有了旖旎,旖旎就被一个人消灭了。这种感觉以前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像菜贩子孟军嘴里冒出的一丝丝烟雾。一年、二年、三年,现在竟无声无息地就长大了,大得可怕。变成了成束成捆的丝棉,让她找不清头儿,心里满满的,暖乎乎的;变成了粗大无形的绳子,简直要绑了她,却浑身硬朗而又轻盈得要飘起来。

菜贩子孟军绝不赶她走,他不时地回过头来,瞅她几眼。她也瞅他几眼。她这几眼似乎也给了他更大的力量,更大的耐心,来做没完没了的事。收成堆成堆如山的菜。那些菜,绿的如翡翠,紫的赛过玛瑙,堆在那,简直都是一堆堆珠宝,菜贩子孟军简直就是珠宝店的老板。他不会像夹山村里的那些男人一样多嘴多舌,来骚腥她。孟军永远微笑着,忙着。这个有头脑的男人,心里装着天下,要不然,他收那么多的菜去哪里卖?只有心里装着天下的人,才会像菜贩子孟军那样,天天都心情舒畅地笑着。在旖旎心里,外面的世界和孟军的笑,才是更加美丽的。菜贩子孟军从来就是这样,整天醉心地微笑着、忙碌着吗?

尽管菜贩子孟军其貌不扬,可他却是一个让女人实实在在不可忽视或小瞧的人。他是有内涵,心里有天下的人。是个让她总看不透的谜,永远都需要研究的人。

旖旎多么希望她的轰炸机能坏,可以有借口留下来。可她又怕它真坏了,那样的话,她心里要喷出的一些东西,谁为她喷?现在只有她的轰炸机才能代表自己喷。若没有了轰炸机,她——旖旎也就永远不存在了。这个世上就没有开轰炸机的女人旖旎了。因为,旖旎不能消失,她还是走到了她的轰炸机前,又一次,她亲抚了它,骑上去,启动了它,吼着走了。

菜贩子孟军听到旖旎的轰炸机声,心里猛地紧了一下。看着旖旎飞远了,他心里陷着的疼就迅速地爬上了脸。那团火在路的远方不见了,来到了他的心里。

事情真的发生了!

旖旎和她的轰炸机又一次出现在菜贩子孟军的门店前。这是一个太阳就要落山的傍晚。太阳光是那么灿烂,把周围的大山小山全变成了金的。这是旖旎决定再也不去菜贩子孟军那儿的半个月后。

旖旎,小心点!这次孟军迫不及待地迎上去,旖旎的轰炸机还没有熄火,继续翩翩滑行,孟军就喊了起来。

走!旖旎似乎是命令。孟军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夺过了车,骑上去。孟军把油门拧到了头,把档踏到了五档上。车像一枚红色的炮弹出了膛。

旖旎和孟军不谋而合。他们的轰炸机跑了一夜,跑到了嘉峪关城。这摩托的声音太大了,轰隆隆的声音惊醒了好些人。孟军的两个孩子被这轰隆隆的声音吓坏了,尽管骑着这家伙的人是他们的父亲,他们也不敢靠前。

孟军看到了楼前在寒风中瑟瑟抖抖的妻子和孩子,他本想去亲亲两个孩子,但他忍住了,最终没有迈出那一步。

旖旎说:军,我去!你放心,等着。这时旖旎像一个百战百胜的大将军,昂首挺胸上了楼。这时孟军的心中旖旎冉冉升起,美若仙子。

孟军则坚定地说:好!我相信你一定能行!孟军又一次审视了旖旎的红裤子,缓缓抬起了胳膊,高高举起手,猛地一挥,像运筹帷幄的元帅对他的先锋官下达了冲锋的号令。

旖旎的脸上挂着自信,步伐坚实地踏上了楼梯。旖旎的每一步都像一个鼓点,令孟军激动不已,令旖旎自己激动不已。

孟军在楼下等得焦急,不得不骑着那架轰炸机上街胡遛。轰炸机的声音太大了,但孟军仍觉不够,他拼命地拧大油门,让它使劲吼,他要叫全世界的人醒来,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孟军有了新妻子,要过幸福的新生活。

旖旎出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上十点钟,她的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这天夜里,孟军骑着的轰炸机已经被交警扣了。孟军早就想好了,只要这事成了,他要给旖旎买一辆红色的小吉普。旖旎有着城市女人都没有的娇好气质,赛得过那些模特儿的。与其说旖旎的轰炸机被交警扣了,不如说是他故意送掉了它。那辆破摩托,实在是不能配他未来的妻子的。

旖旎一脸得意。她和孟军的前妻说好了,楼房不要,孟军账下40万元也不要。儿女的抚养费照给,额外再给每个孩子四万元的学费。孟军的妻子说:知道,我知道,孟军这五年了一去不回,我就知道了!他可把我也煎熬透了。孟军是个好人,我知道他不是个色鬼。你能照顾好他就万福了。希望你能让他幸福一辈子。妹子,我错了。我希望,你不要像我。知道吗?比钱更最重的是人!

孟军的妻子盯着旖旎,好久好久。旖旎要走了,她又慢慢叮嘱说:比钱更最重的是人!记住,一定一定要照顾好孟军。

那一刻两个女人都流了泪。旖旎没有想到孟军的妻子是这样畅快。其实,旖旎不爱钱。孟军跟她这几年的账算了,好几万元都没有给她了。尽管他们没有山盟海誓,没有一个又一个花前月下,没有简单的一言一语,没有挨过一个小指头。与那些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比起来,甚至苍白,可他们却痴迷得无法放下。他们就是在这苍白的土地上建起了自己感情的摩天大厦。旖旎甚至在自己的头脑中,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了。她实在无法忍受那种与孟军不能相见的苦时,就开着自己的轰炸机来了。并且在今天轰炸完成了一个理想得不能再理想的结局。什么也没有考虑,她的摩托,她的万事能成的轰炸机!轰炸机!

旖旎站在楼门口,急切地盼望她的轰炸机能轰隆隆降落在她的面前,载着她奔向幸福。只要她的轰炸机一响,她相信面前的一切要挡她道的东西都得土崩瓦解,这就是她的轰炸机。今天,她没有想到自己一冲动,就骑着它来找了孟军。她并没有和孟军谈过婚嫁的事,可他却似已经谈过几千次一样,立即和她来了。路上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听的就是轰炸机的隆隆声,那隆隆声是别样的,旖旎觉得正是它代替了自己,说了她想要说的每一句话,替他们谋得了未来的幸福。她的轰炸机是有思想的,不是机器,是它带着他们来到了这座古老的边关城市,寻得了刻骨铭心的爱情。她要感谢她可爱的轰炸机。

轰炸机啊,你为我们开辟了新的天地。

来吧,亲爱的孟军,聪明勤劳的人!

来吧,快快地来吧,我亲爱的轰炸机,我的爱人!

旖旎一脸幸福,满脸的阳光闪烁。

军,马到成功!旖旎激动得眼泪在淌。

好,好!旖旎听得清孟军在电话里如释重负的一声长叹。旖旎没有管后面看着她的那几双流泪的眼睛。

孟军是听着电话,飞跑前行的。孟军刚刚跑到路中心,一辆车就冲了过来。孟军就被撞飞了,像一片巨大的叶子,轻轻地飞着,飞着,高高地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旖旎就是目击者,孟军的前妻也看到了那片轻轻落地的叶子,轻轻地驾着那道彩虹飞到了另一个世界去。

这难道是一场噩梦?

一摊血。

一个死人。

无数惊讶的目光。

她想结婚后,她可以替孟军把住进菜出菜的关口,让孟军能够轻轻松松地做好买卖。孟军可以坐在办公室里和一个又一个客商谈生意。她会把茶水沏上,一杯杯地端给他喝。还要让他抽最好的烟,不要伤害一丝儿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她还要亲自下厨做一道道的菜给他吃。让他吃得饱饱的,天天精精神神的干买卖。

结婚后,旖旎想做一个大大的贮藏室,那个贮藏室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用了最先进的冷冻机,贮藏室里不但可以贮藏菜,还可以贮藏他们的爱情,让爱情永远都那么新鲜、有趣,一辈子不变质不变味。

她还要和孟军照相,相片最好是各种各样的。让那些相片挂满他们生活的每一处。旖旎设计好了,到临泽丹霞山上照几张,把那王麻子面馆照进去。临泽的丹霞太美了,红艳丰富得简直没法让人想象,如火如霞,如一个大的熔炉一样,在不停地冶炼着补天的奇石。旖旎的脑海中,自己已经被投入了那个神奇的熔炉里,已经经过了冶炼和提纯,她的身上红的不仅是衣服,她的一切都似一股流淌着的熔液,在尽情地奔流着。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她看过,她愿意成为那高粱地的女主人公,希望她的孟军能尽情地拥抱她、爱她。王麻子面馆和那漫山遍野的红里,他们紧紧依偎着。他们把自己溶进了那片红里。

她想好了,结婚那天一定选外国的那种洁白如雪的婚纱穿,因为旖旎纯洁如雪。

新房里一定要挂上她获得全县致富带头女能人的奖牌,以及她参加各种代表大会的照片,那些照片记载了她从建温室到成为全县致富带头人的全过程。

结婚后,她并不打算停下致富的脚步,要把自己的两座大棚建成两个育苗基地,把最好的苗提供给乡里乡亲,让大家都挣大钱,过好日子。

结婚后还要……

明天是不是要发生些什么事儿?

旖旎要让孟军有一辆魔力十足的轰炸机,让心爱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一路顺风。

又一天,旖旎又买了一条火红的裤子穿上了,哭着喊着去了交警大队,要那辆破摩托。旖旎恨死了交警,要是她的轰炸机在,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她完全相信轰炸机是可以给他们带来好运的。那是一架多么忠实,多么好的可以征服一切的妙不可言的轰炸机啊!

交警无奈,收了旖旎的罚款。旖旎骑着她的轰炸机,把它送到了孟军的坟头上,点了一把火烧给了她亲亲的爱人。这天,与轰炸机一起燃烧的还有一条火红的裤子。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