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木匠老鲁

村东头的老鲁是位优秀的木匠。

说是老鲁,其实也不过三十出头。老鲁的师傅老老鲁是位走南闯北的木匠,技艺超群,据说省里的官员还宴请过他。正当大家以为老老鲁在外春风得意的时候,年过天命的他却突然从外地回来,除了肩上背着的工具,怀里还多了一个孩子,这就是老鲁。有人说这孩子是别的女人给老老鲁生的野种,也有人说是老老鲁捡到的弃婴。不过,无论如何,老老鲁带着孩子就在村里住了下来。老鲁长大后,老老鲁把手艺都传授给了他。老老鲁没有熬过冬天,他临终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给老鲁找个媳妇,他叮嘱老鲁以后就在村子里安家,一生都不要离开村子,否则他死也不会安心。老鲁跪在床前答应了。老老鲁死后,老鲁天天琢磨着木料,手艺日益精湛,甚至超过了老老鲁,他成了庙庄一带远近闻名的木匠。

老鲁的手艺活那是没的说,木具打造得不仅结实耐用,他还在木具上雕龙画凤,描山摹水,那是样样传神。老鲁住在老老鲁生前留下来的三间瓦房里,日夜不停地和木料工具在一起。那三间瓦房是村里除了地主李有财家外最气派的瓦房了,甚是起眼。很多村人时不时地去老鲁家,一方面是看看令人羡慕的瓦房,另一方面是去看看老鲁做工。老鲁和老老鲁阴冷的脾气不同,老鲁待人和善,做工不避人,光着膀子敞开了门推刨子,夜里点着油灯做工也敞开着门。有人问:老鲁啊,你会雕云吗?老鲁就咧着牙在新打好的案上雕上云,翩然若飞。有人问:老鲁,你会刻狮子吗?老鲁嘿嘿地拿着钻子在大桌子腿上钻出了狮子,仿佛欲扑人。突然,人群里一个穿红衬衫的媳妇问:老鲁,你会画和尚吗?老鲁三两下就凿出了一个圆头和尚的模型。不是,我是说你裤裆里的和尚。老鲁突然意识到什么,一阵脸红,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老鲁被李有财家请去是在一个夏天的下午,那时他正躺在刨过的木花里午睡。老鲁习惯了这种木料被刨过后散发的清香味,那些刨掉的木屑木花像会飞的蝴蝶一样向两旁飞去,老鲁不睡在床上,就睡在这厚厚的木花木屑上。李有财的二儿子李贵来找老鲁,让他去打造一副棺材。李有财死了。

李贵看着老鲁收拾好工具之余,惊讶地打量着老鲁的三间瓦房。老鲁和李贵到李家的时候,灵堂已经摆好了。李有财患有痨病的大儿子李富披麻戴孝地跪在一旁,他正往火盆里放冥钱,还有一些女眷们也跪在一旁哭泣。李贵安排老鲁先去吃饭,一个披麻戴孝的少妇端来一壶茶,这是李富的媳妇秀珍。老鲁刚要站起来谢过,却发现这个少妇就是那天戏弄他画和尚的媳妇。老鲁接过茶,低着头,狼吞虎咽地吃了饭。

李贵单独给老鲁一间房,让他安心打好棺材。老鲁打开工具袋,刨子、锯、钻、曲尺、墨斗都倒了出来,下人们已经按照李贵的吩咐抬来了几根木料,老鲁一看,是上好的楠木,正是打造棺材的好材料。

按照李家的要求,棺材不仅仅要气派,还要彰显李家的家世。另外,李家还要求老鲁在棺材的两端做出元宝的形状,这样能保佑李家后代子孙升官发财。老鲁在李家干了起来,没日没夜地忙着推刨子,画墨线,钻洞眼。李贵要大嫂秀珍多观看着老鲁,看他有什么吩咐,毕竟这打造棺材是大事,是李有财最后的房子,马虎不得。吃饭的时候都是秀珍去喊的,平时没事秀珍就在老鲁做工的时候盯着看一会儿。老鲁不习惯睡床,李家人就随他睡在房间的木花木屑里。秀珍平时也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老鲁也不再羞涩,一边做木活,一边和她开心聊天。有一天,来喊他吃饭的不是秀珍,是一个下人,老鲁有些魂不守舍地吃了饭。晚上的时候,秀珍来到老鲁的房间。老鲁脸上的阴云消散了,秀珍的脸上却是愁云惨淡,老鲁看到了秀珍眼角的泪痕。秀珍说,这是丈夫李富打的,这样的日子已经很久了,她实在熬不住了。秀珍嫁给李家好几年了,却不见生育的迹象,一检查,才知道丈夫李富不仅有痨病,生育方面也不行。虽然什么偏方都试了,还是不见效。丈夫就天天打骂,不留一点夫妻的情分。

老鲁听在耳里,心中却感到阵阵疼痛。这一夜,老鲁鬼使神差地用自己男性的身体去抚慰秀珍那颗受伤的心灵。

棺材足足打造了五天,刷上油之后,气派非常,尤其是两边巨大闪亮的元宝造型,更是鬼斧神工之作。大家赞不绝口,李家人更加是欣喜。老鲁接过李贵给的工钱和赏钱后,瞄了一眼秀珍,就背起工具袋离开了李家。

老鲁给李有财打造元宝棺材的事情在人们口中相传,大富人家竞相登门拜访,小户人家也暗暗想让老鲁打造几件家什。除了来求老鲁出工的人外,求媒的人也踏破了老鲁家的门槛。老鲁有钱有房,有手艺又有名声,这是姑娘们渴望已久的归宿。可是,老鲁始终没有表态。没事的时候,他在村里闲逛,有时不自觉地就到了李家的围墙外。望着高高的围墙,他叹了口气就走了。

就在老鲁声名鹊起的时候,秀珍生了一个男孩。这件事情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李富性无能是不胫而走的消息,可是他媳妇秀珍竟然生了,难道李富的病治好了?在大家的种种猜测里,只有老鲁心里不安,他比谁都清楚,那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果不其然,秀珍还在坐月子,李贵就带着一帮下人踢开老鲁家的大门,不由分说,就把老鲁从堂屋的木屑里拉出来,一顿暴打。老鲁没有反抗,似乎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老鲁伤痕累累地蜷缩在地上,他的一条腿被打断了,动弹不得。

你自己做了好事,你应该知道。秀珍现在怀了你的野种,要不是我拦着,我大哥差点杀了她。她们母子一生的幸福就毁在你手里,你倒好,玩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你让秀珍以后怎么过?我大哥说了,孩子是不会给你的,毕竟秀珍还是我们李家的媳妇。我们不会亏待孩子,好吃好喝地养他,以后供他读书。可是,我们李家不能白给你养儿子啊?你把这三间大屋给我,以后长大了留给你的儿子。抚养一个孩子是不容易的,这些钱还得你来出。不过,你以后不能认他,你总不能让孩子以后告诉人家他是木匠的野种吧?话我已经说出口了,你不愿意呢,我也不强求,秀珍和你的儿子就要流落街头,饿死冻死我们可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老鲁一声不响地爬到里屋,抱出一个沉甸甸的泥陶罐子,当着李贵的面重重摔下,里面的钱像水一样地流出来,李贵眼睛里放着光。以后好好对我的儿子。老鲁丢下一句话就拖着瘸腿爬出了大门。

秀珍的孩子满月后,李富就死了,而庙庄的街上出现了一个瘸腿乞丐,他就是老鲁。老鲁和秀珍偷情的事情像风一样传遍了村里,没有人再找老鲁做木活,老鲁没有了居所,就睡在稻草堆里,平时就一个人抱着个木头,蓬头垢面地沿街乞讨。

有一次,老鲁看见了抱着孩子的秀珍在街上经过,他疯狂地爬过去,手里举着一截木头,那是一个木偶和尚的形状。这是老鲁用手指甲一点点刻出来的,上面沾着已经干了的殷红的血。孩子举起小手想要,秀珍却像避瘟疫一样抱着儿子就跑。老鲁瘸腿追不上,直到秀珍不见了身影,他举着木偶的手还没有放下。

自从那次之后,秀珍很少再出门,而街上再也没有老鲁的身影。那个手艺精湛的木匠没了,那个沿街乞讨的乞丐不见了。人们开始淡忘了老鲁。此时,李家却有了喜事:李贵迎娶了秀珍。

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秀珍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老鲁的,而是李贵的。李贵和秀珍有了私情,肚子眼见就包不住了,恰巧老鲁为李有财打造棺材。李贵就让秀珍和老鲁通奸,等孩子出世了,就以此来要挟老鲁交出了三间大屋和积攒多年的钱财,他又乘机气死了有痨病的李富。李贵不仅带着儿子得到了李家,还霸占了老鲁的三间大屋和他这么多年的积蓄。老鲁却一直以为是他害了秀珍和孩子。

秀珍的儿子越来越大,人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孩子和老鲁惊人地相似,秀珍不让儿子随便外出。就在儿子快上学的那年,秀珍看见儿子在院子里玩,她就凑过去看看,儿子嬉笑着把一个木偶递给秀珍。秀珍呆住了,是个木偶和尚,上面还斑斑点点地沾着鲜红的血迹,她顿时晕了过去。据说秀珍醒来后就整天抱着那个木偶和尚,痴痴颠颠地在街上傻笑。她儿子没有听李贵的话,去上学以后做大官,而是整天扑在木料上,一心想着做木匠。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