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美女秘书

一、误入公司女秘书的房间

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韩少康也算一个小有名气的老板。在生意圈的人里面,他算得上是最洁身自好的人了。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还是出了一场风波。

这天,韩少康与邦立克公司签约结束后,便和对方去新城国际大酒店吃饭,特意将秘书张晶晶和公司业务经理林兆辉带去作陪。做成了这样一笔大买卖,韩少康当然高兴,酒自然就多喝了些,及至散席时,他已经晕乎乎了。邦立克公司的老板说想消遣消遣,韩少康当然明白这话的含义,于是让林兆辉去安排,自己则打算回家。

韩少康一站起来,脚下就像踩到陷阱一样,险些跌倒。他想让张晶晶送自己回家,可她也是迷迷糊糊的,一副醉态。林兆辉清醒点吧,又要陪客人。没人送,家是回不了的。林兆辉处事还算周全,问他:“韩总,要不开两个房间吧,你和张晶晶先在这边休息一下?”韩少康迷迷糊糊地点了头。

韩少康是被人架着去的,一进房间,他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被门外的争执声给吵醒。睁开眼时,韩少康吓了一跳,在自己身边,竟躺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这女人居然正是他的秘书张晶晶!而他自己身上,居然也赤身裸体的什么都没穿……

韩少康吓坏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和张晶晶睡一块儿了?更让韩少康吓了一跳的是,他听出来,外面——正是他妻子冯晓茹的声音!

要是让妻子冯晓茹看到这一幕,那可就糟了。韩少康慌忙跳下床穿衣服,衣服还没穿好呢,房门开了,冯晓茹一头冲了进来。她看一眼韩少康,又看一眼仍躺在床上睡得挺沉的张晶晶,浑身颤抖,咬了咬嘴唇,一句话也没说,双手掩住脸,转身就往外跑。

冯晓茹一走,韩少康彻底傻了眼,他知道,事情严重了。被妻子发现自己和别的女人赤裸的睡在一起,哪还有好日子!

韩少康和冯晓茹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在校园里就相爱了。华字商贸公司成立之初,韩少康任公司老总,冯晓茹则担任公司的财务经理,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两个人挣下了几千万的产业,他俩可谓患难与共、感情真挚。

冯晓茹是坚持爱情至上的,她不止一次地对韩少康况:“你也好,我也罢,只要谁爱上了别人,我们就平静地分手。我不想用婚姻来束缚你,同样,也不希望你用婚姻来束缚我。”

现在,自己赤身裸体与别的女人同睡一床,可以想象,妻子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韩少康并没有急着去追妻子,追上了又有什么用呢?现在的关键是自己得将事情弄清楚。他穿好衣服后,给林兆辉打了电话。

林兆辉很快就赶来了,他听了事情经过,看看韩少康身后的房间号,当场就愣住了:“韩总,这80l是张晶晶的房间,你的房间在隔壁,802。昨天晚上,我和服务生一起搀你过来的,你怎么跑到张晶晶房间来了?”一旁的服务生也证明林兆辉说的是真话。

韩少康蒙了。这么说,是自己跑到张晶晶房间来的?

韩少康赶回家里时,天已大亮。一切就像他预料的那样,妻子冯晓茹坐在沙发上,虽然眼睛红肿,但神情平静。这就是她的风格,喜怒不形于色,能冷静地面对一切。

冯晓茹看到韩少康进门,只说了五个字:“离婚!签字吧。”然后递过一纸离婚协议。韩少康赶紧低下头,诚恳地检讨:“晓茹,我知道这样的事你是不能容忍的。我只求你原谅我一次。我昨晚喝多了,失去了理智,是怎么进的张晶晶的房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和张晶晶可什么都没做过啊,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起先冯晓茹无动于衷,但渐渐地,她的眼眶红了,低声抽泣起来:“有人说,你和张晶晶有一腿,我还傻傻地一直不相信。就是人家发短信让我去新城国际大酒店捉奸时,我还料定这是恶作剧。哪知道,哪知道你们还真的背着我乱搞,太让我伤心了……”她说不下去了。

韩少康愣住了:“怎么?有人发短信给你,让你去捉奸?”这么说,事情复杂了。难道是有人故意使坏,布下了圈套,趁他和张晶晶醉酒时将两人放在了一起?就在韩少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铃响了。打开门,来人竟是张晶晶。

张晶晶径直走到冯晓茹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冯姐,你别责怪韩总。不是他的错,是我自己跑到他房间去的。你要怪,就怪我不要脸吧!你们别闹离婚,我这就离开公司,今后不会再妨碍你们了。”

冯晓茹本来舒缓了些的眉头重新打起了结,连嘴唇都咬出血了。她冷冷地说:“你们俩够恩爱的,都抢着来承担责任。好吧,你也不用离开公司,我这就让位,成全你们!我这就和你们韩总离婚……”

有了张晶晶的介入,冯晓茹离婚的态度更加强硬,这让韩少康气不打一处来。同时,他又有了疑问:张晶晶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跑出来将事情往身上揽,这不是故意添乱吗?莫非这些事都是张晶晶故意策划的?张晶晶暗暗喜欢他,这是他心知肚明的。难道是张晶晶想挑起他和妻子之间的矛盾,好给她自己创造机会?

一回到公司,韩少康就将张晶晶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地问:“晶晶,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晶晶的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嗫嚅道:“韩总,你自己跑到我的房间来,你自己应该清楚,还来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可你为什么告诉冯晓茹,说是你跑到我房间来的?”韩少康问。

张晶晶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怕冯姐跟你没完吗?反正事情已经做下了,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我……我就来承担责任了。我不想让你……难堪。”

这叫什么事嘛!韩少康正色问她:“我问你,冯晓茹说,是有人发短信通知她去捉……捉奸,有没有这回事?”

张晶晶吃了一惊:“竟然还有这事?”看着韩少康的眼神,她一下子明白了,“韩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你以为我这样贱,将自己送给你,再让你妻子来看?”

张晶晶脸色煞白,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失望地说,“我真没料到,在你眼里,我会是这样的人。好了,我算是清楚自己的分量了。”她转过身,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看张晶晶受伤的样子,她似乎真是无辜的,那么,发短信的会是谁呢?当时只有张晶晶、林兆辉在场,如果不是张晶晶,就是林兆辉了。

二、父亲会谋害自己的妻子吗?

韩少康不好再找林兆辉了解情况,怕再次伤了人,他立即给邦立克公司的老板打电话,了解昨天晚上林兆辉的行踪。邦立克公司的老板证实,林兆辉昨天晚上一直与他呆在一起。

不是张晶晶,不是林兆辉,难道还有第三个人?正在韩少康苦苦思索的时候,冯晓茹铁青着脸进来了,她将离婚协议书往桌面上一摔,冷冷地说:“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内,你没在这协议上签字,我就正式起诉离婚!希望你好自为之……”

韩少康和冯晓茹要离婚的事在公司里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浮动。

很快,消息传到了韩少康父母的耳朵里,韩少康的父母立即赶了来,将韩少康和冯晓茹叫到一起,先把自己的儿子痛骂了一通,跟着劝儿媳原谅韩少康。

韩少康的父母央求冯晓茹:“晓茹啊,你和少康你俩是有感情基础的,这样离婚是不是太草率了?能不能给我们两个老人一点面子,你们再好好商量商量?你们平时工作忙,没多少时间单独相处,要不,抽点时间出去旅游一趟,放松放松,多权衡一下。等旅游回来,你如果还坚持离婚,我们不拦你。”

两个老人当然是希望通过旅游来缓解小两口的矛盾。韩少康的母亲是教师,父亲是剧作家,两个都是文化人,平时待冯晓茹很不错,老人的这点要求,冯晓茹哪好再驳回?于是她点头同意了。

林兆辉很快帮他们定好了旅游行程,去温江,玩三天。这三天中,公司里除了财务往来要等冯晓茹回来处理外,其他一切事务,都交由林兆辉负责。

韩少康当然希望通过这次旅游化解矛盾,跟妻子重归于好。但是冯晓茹根本不给他机会,甚至上飞机后就与人调换了座位,不和韩少康坐在一起。

到了温江,看到那么多人划船,韩少康动了心思:他要是能和妻子一起划船,划到江中没人的地方去,那是最好沟通的,说不定能勾起妻子美好的回忆,博得她的原谅。

经不住韩少康再三央求,冯晓茹绷着脸上了小皮划艇。这让韩少康心花怒放。还没到江心,小皮划艇底部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两个大洞,汩汩地向上冒水。韩少康和冯晓茹吓了一大跳,韩少康扔下船桨就来堵洞,冯晓茹也把救生衣脱了,用外套来堵洞,但哪里堵得住?

管理处的工作人员看到了,立即派船前来救援。韩少康看到冯晓茹的救生衣已经在水里漂了起来,吓得大喊大叫:“晓茹,快穿救生衣,快穿救生衣啊,快穿!”冯晓茹站起来,去捞水中的救生衣,就在这时,小皮划艇一歪,冯晓茹“扑通”一声掉到了江里。

韩少康这一惊非同小可,也跟着跳进江里,想救冯晓茹。但只见冯晓茹在水里挣扎了几下,很快不见了。

韩少康急火攻心,几次扎进水里。这时,救援船只已经开了过来,救援人员纷纷跳进水里,同韩少康一道寻找,一些游客也将小皮划艇划过来,会水的都跳进水里去救人,但大家寻找了三个多小时,就是没有冯晓茹的踪影。

救援工作已经失去意义,一个人沉到水里三个多小时没浮上来,必死无疑。救援人员分析,因为江中有暗流,冯晓茹很可能是被暗流裹着,冲到下游去了。他们将韩少康带回岸上,并将那只出事的小皮划艇也拖了回来。

小皮划艇一拖回来,大家就发现了问题:这只小皮划艇的底部有两个大洞,很明显是被人故意凿的。管理处的人立即报了警。警察从江中捞出了一块圆形木块,上面还粘有胶带。这木块与小皮划艇底部的一个洞完全吻合,也就是说,有人将小皮划艇底凿了洞,用胶带把木块粘上。这样,一开始小皮划艇底部并不漏水,等到一定的时候,胶带和木块才脱落。这么说,是有人在蓄意谋害!

这人是谁?警察在询问韩少康时得知他和妻子要离婚,顿时将疑点集中到了韩少康身上,当他们听说韩少康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时,这种怀疑更大了。

警察立即将韩少康带回公安局,同时派人到下游打捞冯晓茹的尸体。就在韩少康要登上警车的一刹那,他突然发现远处一个身影一闪,很快不见了。韩少康顿时愣住了,那身影好熟悉,像林兆辉!

韩少康本来被妻子的不幸折腾得半疯半傻,这意外发现让他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他怕自己看花了眼,所以一到公安局就要求给公司打个电话。电话是张晶晶接的。张晶晶告诉他:“你和冯姐一离开,林经理就请了假,这两天没来上班。”

自己刚才看到的,分明就是林兆辉的身影。莫非这一切都是林兆辉在背后捣鬼?他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怀疑告诉警察,林兆辉竟到公安局来了,要求面见韩少康。

见到林兆辉,韩少康立即叫了起来:“林兆辉,你……”林兆辉冲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韩少康。

韩少康接过一看,顿时惊呆了,这是一张委托书,委托林兆辉跟在韩少康和冯晓茹身后,给两人制造麻烦。还特别注明了,让林兆辉叫人凿破一条船,再租给韩少康和冯晓茹,让他们俩落水。再看委托人的签名,韩少康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委托林兆辉干这些事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居然要谋杀儿媳,难道他怕冯晓茹分走一半的产业,就动了这样邪恶的念头?父亲可不是这样的人啊!但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容不得韩少康有半点怀疑。一边是妻子,一边是父亲,一时之间,韩少康不知道该怎么办。

痛定思痛,韩少康还是没将委托书交给警察,毕竟,妻子已经死了,他不能再搭上父亲一条命。他只希望尽快见到父亲,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由于警方没有任何证据,只得放人,但要求韩少康回去后呆在公司里,哪儿也不能去,随时准备接受调查。

三、对女秘书表白感情的电子邮件

一出公安局,韩少康就迫不及待地问林兆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兆辉哭丧着脸,说:“韩总,你别责怪你父亲,他也是好心,只想制造一点事故,让你英雄救美来增进你们的感情,哪知道事情不如人愿……”林兆辉的劝说,韩少康一句也听不进去,他揣着那张委托书,直奔父母的住处。

韩少康将委托书摔在父亲面前,并说了冯晓茹落水失踪的消息。一听这话,他的母亲就痛哭失声,父亲更是捶胸顿足,后悔不迭,哭着说:“这都是我的错啊,我真是个书呆子啊!本想促进你们的感情,哪料到,白白地送掉了儿媳的性命!”

父亲这才告诉韩少康实情:那天,老两口接到公司员工打来的电话,说他们的儿子儿媳要离婚,老两口焦急不已。他俩听到电话里的暗示,也觉得要制造一些事故,让儿子媳妇在旅游的过程中尽释前嫌,重归于好。老人家是剧作家,懂得人的感情,也懂得制造情节,他想到让儿子儿媳在旅游时落水。儿子水性好,一定奋力救儿媳,儿媳看到韩少康那么奋不顾身地救自己,哪有不感动的?

但这事需要人帮忙,老两口便去央求韩少康平日最得力的助手林兆辉。林兆辉一听直摇头,生怕会惹祸上身,老人家没办法,才写了那张委托书。

老人的想法是那样理想化,但现实回应他的,却是沉重的一击。

看着父母痛不欲生的表情,韩少康相信他们不会撒谎。这么说,冯晓茹的落水失踪,只是美好愿望导致的意外?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从自己无缘无故与张晶晶睡在一起,到冯晓茹捉奸,再到闹离婚,冯晓茹出事,这些事都那么紧凑地联系在一起,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操纵的一场阴谋。那么,谁是幕后的主使?张晶晶?还是林兆辉?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两个人,因为事情一开始,就只有这两个人在场。

他猛一下就想起了父亲刚才说的话:公司里有人打电话暗示他们。冯晓茹到新城国际大酒店捉奸,也是有人发了短信叫她去的。看来,这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阴谋的策划者!

韩少康立即问父母,打电话的人是谁?父亲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她只说她是华宇商贸公司的。对了,她是个女的。”

“女的?”张晶晶的面容一下子就浮现在韩少康眼前。

韩少康再次找到张晶晶时,全然不像上一次那么温和。他关上办公室的门,紧盯着张晶晶的眼睛,阴沉着脸问她:“冯姐落水遇难,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张晶晶垂下眼帘,点了点头:“刚刚听说了。韩总,我,我也很难过。”

“很难过?你应该说是暗自高兴吧?”韩少康咬着牙问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张晶晶惊呆了,猛地抬起头,结结巴巴地问:“韩总,你这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好意思问我,自从我俩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同一个房间,到有人通知我妻子冯晓茹来现场捉奸,再到她遇难,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大阴谋吗?”

张晶晶的脸全变了色,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只知道一个劲地点头,一下一下的,点得那么用力,那么发狠。她第一次没称呼韩少康为韩总,而是直呼其名:“韩少康,你还是人吗?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怀疑我。我告诉你吧,我也是受害者,那天晚上,我俩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呆在一起,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真的不清楚,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无关,请你相信我。”

“既然你也不清楚,你当时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对我说,是我跑到你那里去的;又对冯晓茹说,是你自己跑到我这边来的?你这样不是故意挑起事端吗?”韩少康问。

张晶晶咬了咬牙:“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想挑起事端!那又怎么样?但我要告诉你,那晚我俩为什么会呆在一起,我完全不知情;冯姐的死,也跟我毫无关系!”

“这怎么可能?既然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挑起事端?”韩少康问。

“为什么?就为你给我写的情书!你不是在情书里表明你的心了吗?”张晶晶说。

韩少康一下子蒙了:“情书?什么情书?我给你写情书?”

韩少康的回答让张晶晶嗤之以鼻,她厉声问:“你还不承认?那好,我让你自己看吧!”说着,她打开自己的电子邮箱,里面出现了许多主题为“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的邮件。

张晶晶随手点开一封邮件,出现在韩少康眼前的是让人耳热心跳的话语:“晶晶,我真的太爱你了,每天晚上,只要一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尽是你的影子。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真怕什么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但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是有妻室的人,我不能委屈了你。你放心,我会很快离婚的,到时候……”

韩少康目瞪口呆,这些邮件全来自他的邮箱,可他从来没发过这样的邮件!

张晶晶说:“整整一个月,我天天收到你这样的情书,真的很感动。到这里上班的第一天,我就爱上了你,我没想到你也这样爱我。我真恨不得……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情。冯姐是我最敬重的人,我不能对不起她。那天晚上的事情发生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了。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就不能不自私了。我跑去找冯姐,一来,我想为你分担一点责任;二来……”她吞吞吐吐了半天,还是说了,“我也想看看你和冯姐的态度,看你是不是真的愿与冯姐离婚,娶我。”

韩少康赶紧叫了起来:“张晶晶,你被人耍了。我也被人耍了。这些邮件,根本不是我发的!我们俩都被人耍了,都被人利用了!”。

张晶晶眉毛一挑老高:“不是你发的?那怎么都来自你的邮箱?”

韩少康哭丧着脸:“我哪知道?很可能是有人破译了我的邮箱密码。”

不用问,这人就是这起阴谋的策划者,而且肯定是公司内部的人。因为只有公司内部的人,才有可能知道张晶晶对韩少康的感情,并且有机会破译韩少康的邮箱密码。

四、阴谋策划者的真面目

两天过去了,冯晓茹还没有下落。韩少康一方面沉浸在丧妻之痛中,另一方面,又被这起阴谋弄得身心俱疲,根本没有精力打理公司。这时候,邦立克公司的第一批货到了,按照协议,八百万的首批货款必须尽快打入邦立克公司的账上。

韩少康让经理林兆辉去验货转账。林兆辉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惊慌失措地打来电话,说打入邦立克公司账户的八百万被人冻结了,邦立克公司提不出钱来。如果明天这笔钱还没有解冻,邦立克公司完全有理由告他们违约,到时,公司将损失惨重。

一听这话,韩少康也惊得非同小可。谁有这样的胆量和能力,敢冻结华宇商贸公司发出去的货款?他立即赶到银行。银行的工作人员说:“货款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财务经理要求冻结的。”

韩少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华宇商贸公司的财务经理?”

“是呀,华宇商贸公司财务经理冯晓茹,她刚刚来办理了冻结资金的手续!”银行的工作人员说。

妻子冯晓茹还活着?她没有死!韩少康高兴得一蹦老高。但很快他就高兴不起来了。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不仅那笔货款被冻结了,华宇商贸公司在银行的所有资金,都在冯晓茹的授意下被冻结了。也就是说,华宇商贸公司现在没有一分钱的周转资金。

这是为什么?冯晓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了,她没有死,为什么一直不露面,却暗地里来冻结华宇商贸公司的资金,而且是在要付邦立克公司货款的关键时刻?韩少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难道,这所谓的阴谋,就是……自己的妻子策划的?

韩少康不敢往下想,也不愿意往下想,但事实摆在面前,又不容他不去想。而且他一下子记起来,与邦立克公司的业务就是冯晓茹联系来的,接着就是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

韩少康还在那里发愣,林兆辉提醒他:“韩总,你得赶快想办法,否则,不但邦立克公司会来索赔,就是我们自己也无法运转呀。这可如何是好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眼前要办的首先就是将银行的资金解冻。韩少康告诉银行的工作人员,自己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他要求将所有资金解冻。

工作人员说:“你如果真是华宇商贸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当然有这个权力,不过我要确认你的身份。”

韩少康让林兆辉在银行等着,自己立即开车回公司去拿证件。车子才开到公司门口,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妻子的号码。冯晓茹打电话来了?

电话的确是冯晓茹打来的,韩少康才“喂”了一声,冯晓茹就连忙说:“韩少康,你听着,你可以将公司的资金解冻,但解冻之后,你要紧紧跟着林兆辉,不能让他发现。”

“为什么?”韩少康不解地问。

“林兆辉居心不良,那八百万他没有打入邦立克公司的账上,而是转入了他自己的户头。你解冻后跟着他,只要他取款,就逮住他。”冯晓茹挂了电话。

韩少康一时间蒙了,他不相信林兆辉有这样的胆量,但冯晓茹说得那么确定,思前想后,冯晓茹是自己的妻子,关键时刻,当然只有相信她了。

韩少康证明自己的身份后,将华宇商贸公司的资金解冻了。办完这些手续,林兆辉说他去通知邦立克公司,先走了。等他一走,韩少康立即打的跟在后面。

林兆辉去了火车站,上了去邻市的火车。韩少康也跟着上车。林兆辉下车后,径直去了一家银行,等韩少康赶进去时,林兆辉正在提款。百元大钞一沓沓地堆在窗口。

韩少康轻轻问了一声:“林兆辉,你在干吗?”林兆辉猛地回过头来,一眼看到韩少康,顿时惊慌失措,提起包就想跑。这时,几名警察出现在银行的门口,冯晓茹笑眯眯地站在警察的身后。

林兆辉被押回了公安局,在如山的铁证面前,他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林兆辉一直在打华字商贸公司的主意,但冯晓茹非常精明,公司里的大小事情几乎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林兆辉发现秘书张晶晶对韩少康的感情之后,有了主意。为了让冯晓茹从工作中分神,他只有将事情挑起来,让韩少康和张晶晶真的有一手。

冯晓茹果然大闹起来,但遗憾的是,冯晓茹在家里闹是闹,到了公司还是一丝不苟,他没有任何机会。恰巧这时韩少康的父亲劝韩少康和冯晓茹出去旅游,但可恨的是,冯晓茹出去旅游前封锁了其他人动用公司资金的权力,他还是没有机会。林兆辉这才明白,冯晓茹存在一天,自己就不可能有机会,所以,他动了除掉冯晓茹的念头。

林兆辉去向韩少康那当剧作家的爸爸旁敲侧击,说要制造一点事故让冯晓茹回心转意。韩少康那书呆子爸爸真的上了当,还写了委托书给他。

冯晓茹落水失踪,韩少康无心处理公司事务,再加上他本来就对处理财务是门外汉,林兆辉终于有了机会,将本该转到邦立克公司账上的货款转到了自己名下。但他哪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千回百转的阴谋终于真相大白,案子也尘埃落定,但韩少康还是搞不懂,妻子为什么要玩失踪的游戏。冯晓茹这才笑了起来,说:“我不玩失踪,只怕永远也揪不出林兆辉来。”

冯晓茹讲了她失踪前后的一切:“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所以怀疑那个发短信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让我与你离婚?要想知道他的真正意图,只有如了他的意,让他自我暴露。直到温江小皮划艇出事,我才意识到,他不仅想让我们离婚,还想要我的命。我潜到水底,游到你们身后,偷偷上了一只空着的游船,躲了起来。之后我偷偷回来,密切监视公司的资金流向。不出我所料,一笔八百万的资金进入了陌生的账户,我立即报案,在司法机关的帮助下查到那个账产是以林兆辉的名义开的,并将那个账户冻结了。后面的事,就不用我说了……”

韩少康全明白了,问:“这么说,打电话让我父母过来的,也是你?”

冯晓茹在韩少康的额上戳了一指头:“当然是我。我要不通知两个老人过来劝阻,你真的跟我离了婚,我怎么办呀?”一句话将韩少康的心说得暖暖的,同时,他也暗生惭愧,亏得妻子对自己如此信任,自己还差点怀疑她……他不敢再想,紧紧地将妻子搂在了怀里,搂的紧紧的。

最后,韩少康感慨地对妻子说:“大家总以为当老板的要和女秘书有些桃色艳事,但我可以通过我的经历把它否定了。其实老板和女秘书也没啥?最主要的还是家有贤妻……”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