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王校长开房

一、开房绯闻

这天正是周一,随州高中的王校长一早就到了办公室。刚坐下,高二(3)班的班主任蒋老师找上门来。王校长以为他还是为了上周末班里学生打架的事儿,便有些不耐烦地道:“蒋老师,一大早的,你也不用催得这么急吧。”

蒋老师忙摆手道:“王校长,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王校长疑惑地盯着对方。

蒋老师转身将办公室门带上了,这才道:“王校长,你这两天没上学校的网站看看?论坛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啊?”王校长面色凝重起来。

蒋老师也不说话,直接在王校长的电脑上操作起来,很快就登陆到学校的网站,点开论坛热点讨论区的第一个帖子,让王校长自己看。

王校长不看则已,一看就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响,只见有个ID叫做“悔不当初”的人发了个“王校长与神秘女子酒店开房”的帖子,帖子里写明开房时间是上周五晚上八点,地点是市里唯一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希莱顿,文字下面还有配图,正是王校长在酒店前台刷卡开房的情景。由于角度的问题,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只照到一个窈窕的侧影,面目看不清楚,但他的脸却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蒋老师见王校长呆若木鸡的样子,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王校长,我们都是男人,我理解,只是你也太不小心了……”

王校长啪地一拍桌子,道:“你理解什么呀!这,这是我爱人!”

王校长今年四十二岁,他爱人梅嘉是学校的音乐老师,跟他同岁,因为以前学过舞蹈,因此身材保持得很好。梅嘉有个好友最近离婚了,这位好友痛定思痛后得出结论:中年夫妻大多生活稳定,因此很容易忽略双方之间的沟通,平时要讲究情趣,方可保持激情。对此梅嘉也深以为然,因此几次三番提醒王校长要浪漫一些。王校长被缠得没办法,最后在妻子的提议下,同意周末去酒店开房,讲一下情调,重温当年的激情。

对于“悔不当初”的这个帖子,回帖的人议论纷纷,对王校长和谁开房进行了各种猜测,有的说是情妇小三,有的说是舞厅小姐,还有的人甚至说肯定就是某个在校女生……看着那好几页的评论,王校长头都大了,校长开房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私德问题了,而是一个敏感的社会性问题,要是不解释清楚,他这个校长还怎么当啊!

事情到了这般地步,还是蒋老师比较冷静,他说:“开房不是关键,关键是跟谁开房,王校长,既然你是和梅老师一起开的房,那就赶紧出面解释清楚吧。”

王校长就赶紧在论坛上发了个实名帖子,申明当天和他一起开房的绝对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子,而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他又打电话把这事告诉了梅嘉,让她也出来跟帖证实自己的说法。

二、为己正名

发完帖子后,王校长也渐渐冷静下来,开始琢磨这个帖子背后的深意。发帖人拍到他在酒店开房,难道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念及此,王校长把上周末晚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细细地回忆了一遍——

上周五下班后,因为和妻子说好七点半直接在酒店碰头,王校长就在办公室待到了天黑。不料刚要出门时,蒋老师带着两个学生找到了他。个子高瘦的那个男生叫金林,细眉长眼,一脸的不耐烦,另一个男生何绍恩长着个大圆脸,额头上贴着一张创口贴。

原来,今天放学后,何绍恩发现金林偷了他刚买的电子词典,可金林不承认,两人吵了起来,还动了手,何绍恩还被金林用饭盒砸破了头。

金林的父亲是市里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家庭条件优渥,根本不可能去偷一个几百块钱的电子词典;何绍恩的父母只是普通职工,但他平时一贯低调老实,平白无故又怎么会硬赖金林偷了他的东西呢?

王校长板着脸,让何绍恩和金林把事情经过详细地说一遍。不料这两人都低着头、绷着脸,一言不发。

王校长见他们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一挥手道:“看你们这叫什么态度!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两个人都记过处分!”刚说完,手机响了,原来是妻子发来短信,让他千万不能迟到。王校长就跟蒋老师说事情放到下周再处理,便匆匆出了校门,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希莱顿酒店。

车开到半路上,司机不经意瞥了一眼后视镜,嘀咕了一声:“奇怪,后面那个出租车好像一直在跟着我们。”

王校长回头看了一眼,周末,路上都是车子,也不知道司机说的是哪一辆,心想这司机恐怕是警匪片看多了,因此也没往心里去。现在回想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被人跟踪了?王校长只觉得头皮微微一麻。

更让他头疼的是,自己的帖子不仅没有平息事端,反而让开房事件愈演愈烈。大家纷纷回帖指责王校长的申明是欲盖弥彰,而梅老师力挺丈夫的做法,就像当年的希拉里出面支持绯闻缠身的克林顿一样,纯粹是为了脸面的无奈之举。

王校长着急上火,把妻子好好埋怨了一通,道:“好好的玩什么情调开什么房!这下好了,脸都丢光了,万一教育局的领导知道了这件事……”

梅嘉也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就好言安慰丈夫:“你身正不怕影子歪,再说,只要我们在人前和和美美的,用不了多久,谣言肯定不攻自破。”

王校长叹了口气,摇头道:“你啊,太天真了!”

梅嘉不以为然:“这照片也没拍到人脸,证明不了什么,事情闹一阵子就会淡下去的,现在网上一天出好几个热点,明星闹绯闻都不算大事,你这个校长开房,算得了什么啊!”

王校长听了这话,倒是灵机一动,现在帖子上的照片没拍到女人的脸,自然说不清女子的身份,可是只要他拿出清晰的照片,证明照片上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妻子,那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嘛!

王校长想到这儿,赶紧去希莱顿找到大堂经理,希望能让酒店给出一份完整的监控图像。谁知大堂经理竟答复他:“不好意思,酒店监控是出于安全考虑设置的,有专人负责,除配合警方办案外,监控录像一概不对外公布。”

三、寻找发帖人

王校长吃了个瘪,正无计可施时,却见酒店大门口人影一晃,是蒋老师。

“王校长,我刚才去你家找你呢,梅老师说你到酒店来了,那就正好了。”蒋老师拉着王校长慢慢分析起来,“那个发帖的‘悔不当初’,没把你开房的事发到其他影响力更大的网站,却偏偏发到了我们学校的校园网,说明这个人不仅了解你,也了解我们学校,可是他怎么这么巧正好在酒店遇到你呢?”他说完顿了顿,这才说到了重点,“我们班那个打架的何绍恩你还记得吧,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妈妈吴秋菊就在这个酒店工作!”

吴秋菊是希莱顿客房部的工作人员。大堂经理把王校长和蒋老师带到了员工休息室,指着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圆脸中年女人说:“你们要找的就是她。”

蒋老师在家长会上见过吴秋菊,但印象不深,不过吴秋菊却记得蒋老师,一见到儿子的班主任找上门来,她赶紧迎过来又是让座又是要倒茶,口中说道:“蒋老师,你找我一定是为绍恩打架的事吧?”

见她这个样子,王校长心里倒是咯噔一下,这吴秋菊对蒋老师又客气又殷勤,明显就是不认得自己这个校长啊!

蒋老师也有些尴尬,赶紧把王校长介绍给吴秋菊认识:“这是我们的王校长,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他说。”

吴秋菊一听这话,赶紧又是一番客套。

王校长也没心情寒暄了,索性直接问道:“吴女士,此前你有没有在酒店见过我啊?”

吴秋菊一愣,有点不太好意思地道:“王校长,我们,我们之前见过吗?”

王校长心里更加不确定了,接着又问:“上周五晚上,你在酒店上班吗?”

“是的呀,”吴秋菊说着拿出排班表看了看,确认无疑,“没错,我那天上中班,晚上十二点才走,绍恩还一直等我到下班呢!”

王校长一怔,那天何绍恩也在酒店?他忽然一个激灵,难道那天跟踪他来到酒店的人是何绍恩?

“绍恩经常来酒店找我,都跟这里的人混熟了。”吴秋菊胸无城府地笑着,“特别是迎宾处的小柳,经常给绍恩补习英语,两个人跟亲姐弟一样。”

王校长和蒋老师对看了一眼,心想这下总算真相大白了,一定是何绍恩被自己责骂后愤愤不平,就跟着自己来到酒店,碰巧看到自己和爱人梅嘉开房,虽然何绍恩明明认得梅嘉,但还是故意拍了一张隐去梅嘉真面目的照片,放到网上诽谤报复!小小年纪就这么是非不分睚眦必报,将来长大可怎么得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何绍恩让他赶紧出面承认错误、说明真相。王校长便和蒋老师赶回学校,他让蒋老师把何绍恩带去校长办公室见他。

没多久,何绍恩就出现了,蒋老师因为下午有课,就让他一个人来了。

王校长看着一脸平静的何绍恩,心想现在的孩子心理素质还真强大啊。他让何绍恩站到办公桌前,语重心长地道:“何绍恩,今天我见过你母亲了,她对你期望很高,那你呢,你有没有做什么让她失望的事啊?”

何绍恩起先没吭声,后来终于慢慢红了眼眶,道:“王校长,打架的事我知道错了,检讨书我也写好了,可是能不能不要给我记过处分啊?记过处分的学生,高三就不可能被分进重点班了!”

王校长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道:“那你怎么还做出这样的事来?!要知道,现在已经不是记不记过的问题了!”

四、神秘的“悔不当初”

何绍恩看着表情严峻的王校长,有些懵了:“王校长,你是不是发现那天我跟踪您的事情了?”

王校长见他开始主动交代了,也就缓和一下语气:“没错,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说清楚,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那天,我一路跟着您,只是想找个机会跟您解释清楚打架的事情……蒋老师在场时,有些话我不方便说。”何绍恩吞吞吐吐地道,“自从金林高一下半学期调到我们班后,班里的同学就经常会不见一些尺子、钢笔之类的小东西,其实大家都知道是金林拿的,他不缺钱花,可就是喜欢干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大家也都跟蒋老师反映过,可蒋老师一直把这事压着……”

王校长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打架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段隐情,可他现在没心思管蒋老师这茬,就接着问:“那你到了酒店,为什么不来找我,反而拍了这种照片,故意含糊不清地发到网上?!”说着,他把电脑打开,点开那个搅得他焦头烂额的帖子,让何绍恩自己看看干下的好事。

何绍恩看了一眼,吓得赶紧摇头:“王校长,这可不是我干的啊!”他瞪大了眼睛,道:“那天我一路跟您到了希莱顿,当时我还奇怪您怎么来这儿了,难道是来跟我妈告状的?正不知怎么办好时,就看到梅老师也在,我就没好意思来打扰你们,索性去找我妈了。”

王校长见他一脸诚惶诚恐的表情实在不像是作假,心里也有点吃不准,忽然,他发现论坛里那个“悔不当初”又发了一个新帖,他赶紧点进去看,居然又是一张他的开房照,不过这张照片上倒是清清楚楚地显示出他身边的女子确实就是他的妻子梅嘉,帖子还写道:校长夫妻伉俪情深,酒店开房只为重温旧梦,希望大家不要再胡乱猜测……再看发帖时间,是五分钟之前,而这个时候,何绍恩明明就站在自己面前。

看来,帖子确实与何绍恩无关,那么,这个神秘的“悔不当初”到底会是谁?他又为什么要发帖澄清这个自己一手炮制的“误会”呢?

五、再回酒店

要解开这个疑团,王校长觉得还是得从希莱顿酒店入手。能在他开房的几分钟里拍下照片的人,肯定和酒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看时间,已经放学了,王校长收拾一下东西,对何绍恩道:“走,我送你去你妈那儿,有些情况我还得再向她了解一下。”

两人来到酒店,吴秋菊正在打扫客房,他们就去员工休息室等着。过了几分钟,休息室进来了一个大眼睛、尖下巴的年轻女子,何绍恩一看到她,就亲切地迎上去叫了一声“小柳姐姐”。小柳也笑眯眯地跟他说起话来,说着说着,目光朝王校长这边瞟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就微微有些不太自然了。

小柳找个借口把何绍恩支开了,这才向王校长走了过来:“王校长,您好。”

“你认识我?”王校长端视着她,依稀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小柳也不答话,只是不怎么自在地一笑,道:“王校长,您这么急着找吴姐有什么事吗?”

王校长也不便把事情说得太透,就道:“我怀疑何绍恩在网上乱发东西,想跟他家长通个气,了解一下情况!”

小柳一听这话,忙道:“绍恩可是个老实孩子,那帖子肯定不是他发的。”

王校长微微一怔,脱口道:“我也没说是帖子的事啊,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他紧盯着小柳的眼睛:“你说帖子不是何绍恩发的,那又是谁发的?”

小柳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终于鼓足勇气,重重一点头,慨然道:“那帖子,是我发的!”

见王校长正要发怒,小柳又道:“王校长,我并不是想中伤您、报复您,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方法让您知道,很多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在真相尚未调查清楚之前就妄下决断,既不公平也不公正。绍恩打架的事如此,您和梅老师开房,也一样!”小柳说着,就把那天的事情统统交代出来了:“那天绍恩在车上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和同学打架了,可您连最基本的调查都没做,就决定给他们两个都记过处分,他希望能找您解释一下,还问我这么做对不对。电话说完没多久,我就看到您进了酒店,接着直接就往前台去办开房手续,可能是因为梅老师也在,绍恩还是没机会跟您单独说上话,所以我就偷偷用手机拍了照……”

王校长强压着怒气,道:“你这样算是给何绍恩出头?”

小柳摇摇头,苦笑一下:“王校长,看来您是真不记得我了,当然了,我这样的学生对您来说是最普通最不起眼的,可您的一个决定,却很可能会影响学生的一辈子!”

王校长疑惑地盯着小柳看了半天,又把目光转到她领口的名牌,上面写着小柳的名字:柳湄。往事就像一幅复杂的拼图,在他的努力回忆中,渐渐显露出完整的画面。

那是五年前,高三年级有两个男生为了追班里的一个女生大打出手,当时王校长刚上任不久,正在严格整顿校纪校风,他就把这起早恋事件当做典型,在全校大会上进行了通报批评,三个学生也都被记了大过。而柳湄,正是那名女生。

记起了旧事,王校长说话了:“打架、早恋都是不良行为,我的处罚很公平!”

“表面公平不一定就是公正啊!”柳湄垂眼苦笑了一下,“那两个男生只是暗恋我,事前我一点也不知情,被处罚后,我因为情绪一直没能调整过来,成绩下滑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才考上了外语学院;王明因为记过,原本已经到手的招飞名额被取消了,他成绩本来就一般,大学没考上,就去深圳打工,操作机械时被压断了两根手指;而马晓峰,因为他家里条件好,被学校记过后索性退学去了国外,现在已经是吃香的海归了……王校长,绍恩和他的那个同学,怕也是这样的情况呢,想到他,再想想我自己,所以当时我一冲动就把照片发到了校园网上……”

王校长哭笑不得,道:“那你后来怎么又发了一个澄清帖,不干脆让我把黑锅背到底啊?”

柳湄面露愧色:“我本来就打算好,一周后就公布真相的,今天下午听吴姐说您找来酒店了,我担心您误会到他们母子身上,就赶紧发了第二个帖子,谁知您还是找来酒店……”

六、平息风波

柳湄的澄清帖发出后,王校长开房引起的这场风波,终于平息下来。在当初的一片质疑声中,王校长不仅经受住了考验给自己正了名,还得到了一个“好丈夫”的称号。

王校长当然没忘记何绍恩和金林打架的事,就把蒋老师叫来办公室:“小蒋,金林这个学生,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给我说一说。”

蒋老师见事情瞒不过去了,就小心翼翼地道:“金林这孩子本质不坏,小偷小摸的情况确实存在,不过此前他拿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所以也没跟您汇报。”

王校长哼了一声,道:“那金林的父亲知道这些事吗?”

蒋老师挠挠头。金林刚转学来的时候,有天晚上,他父亲把一沓超市卡送到了蒋老师家里,让他多多关照自己的儿子,之后,蒋老师就对金林的所做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校长脸色沉了下来,道:“你对一个学生搞特殊对待,对其他学生就是一种不公平,何况人家家长把孩子托付给我们,也不光是为了听好话吧!”

在王校长的督促下,蒋老师把收到的“礼物”又给金林的父亲退了回去,而且还了解到,金林当初就是因为偷窃才不得不转校。看来,转校并没有使金林的偷窃癖得到改正,反而更加严重了。得知这一情况,金林的父母终于决定带儿子去看心理医生。

这天,办公室门被怯怯地敲响了,是何绍恩。他递给王校长一个白色的信封,道:“王校长,这是小柳姐姐让我交给您的。”

王校长接过了,又问他:“你和金林,现在怎么样了?”

何绍恩咧嘴一笑:“他把电子词典还给我了,我们早就握手言和了。”

看着何绍恩离开的背影,王校长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张字条和一张磁卡。

王校长,十分抱歉,我的轻率举动给您带来那么多困扰,也感谢您的宽容大度,对我所做的荒唐事不予追究。这张是希莱顿情侣套房的贵宾卡,下周就是情人节了,希望您和梅老师能再次光临我们酒店,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柳湄

看着字条,再看看手里这张房卡,王校长心头百感交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