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搬走你的楼

1.帮叔讨债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在省城上大四的赵明双忙完教授交给的工作,准备回家。他先给爸爸打电话,问二叔回去了吗,爸爸说你二叔还没有拿到工钱,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赵明双又打给二叔,二叔口气里全是着急上火。说辛苦了一年,连一分钱还没有拿到,正跟老板僵持着呢。赵明双劝二叔别慌神,自己明天就赶过去。然后让二叔详细介绍了一下情况。

赵明双坐车去了二叔打工的城市。在工地上,二叔跟十几个老乡呆在七漏风八漏气的施工房里,一个个愁眉苦脸。外面北风呼啸,他们都冻得瑟瑟发抖。见侄子来帮忙要工钱,二叔高兴得不得了。可是几个老乡根本不对赵明双抱什么希望,催他还是赶快回家过年吧。

赵明双也不多说,让他们领他去找老板严大胖。严大胖住在市区的一栋豪华别墅里。二叔在门口告诉他里面有两条大狼狗,不能进去。赵明双一挺胸脯说不怕。然后就往里闯。好像知道他们要来一样,严大胖家的门敞开着,两条大狼狗站在树下,威风凛凛地面对着门口。赵明双腿刚一迈进院门,大狼狗就咆哮着扑了过来。二叔赶紧来拉他,可是他不光不躲闪,还迎了上去。可也奇怪,平常见人就撕咬的狼狗,冲到赵明双身边竟然站着不动了。随着赵明双的步步紧逼,竟然还倒退起来。赵明双朝身后一挥手,二叔他们战战兢兢地跟了进来。

早有人进屋报告给严大胖,严大胖不相信,出来一看,被眼前的一幕气坏了,两条大狼狗竟被手无寸铁的赵明双吓得像惊弓之鸟,嘴里边发出恐惧的哀鸣。他随手拿起一根木棒去打狗,可是两条狗却一溜烟跑到墙根躲了起来。

“知道你的狗为何给我们让路吗?”赵明双来到严大胖跟前,大声问道。严大胖鄙视地问你是谁。二叔回答道:“他是我侄子,来帮我讨工钱的。看到了吗,耍赖皮,连你家的狗都看不起你。”

严大胖哼了一声,说看样子你是大学生吧,知道吗,为我拎包打杂的研究生就有好几个呢。

赵明双说咱废话少扯,赶紧把工钱付了。严大胖说工程款还没结算下来,工资得年后发。二叔他们嚷道那可不行,拿不到钱怎么回家过年呢。严大胖说你们爱怎么就怎么吧,反正我没钱。

二叔急了:“谁相信啊,看你家富得流油!要是再耍赖,就把你的东西搬走!”严大胖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道:“搬东西不行!你们要是有本事就把我这楼搬走吧,搬到你们那里住着多舒服啊。”二叔和几个工人气得不行,准备上去跟他拼命。赵明双连忙拦住他们,对严大胖说:“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严大胖哈哈大笑:“你们搬走我的楼吧,爱搬到哪里就搬到哪里。”赵明双愤恨地说那就别后悔啊。严大胖对手下几个人一使眼色,他们就上来推搡。赵明双义正词严道:“我们会自己走的。”说着就拉着大伙离开了。

回到工地,大家对赵明双的英勇行为赞不绝口。二叔不解地问:“双子,为何严大胖的两条大狼狗在你面前变得服服帖帖了呢?”

赵明双笑着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出了个强奸犯。此人非常狡猾,警察抓了很多次都没有抓住他,最后调来了警犬。这些经过训练的狗很快就寻到了强奸犯的踪迹,但令人奇怪的是它们追着追着就变得狂躁不安,惊恐万状,一步也不肯再往前走。搜寻只得不了了之。十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终于抓住了这个罪犯。“你们猜他的职业是什么?”赵明双问。他们猜了好多次也没有猜出来。赵明双说:“这个罪犯是个兽医,警犬之所以怕他,是因为他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我考虑到严大胖极有可能也养着狗来对付讨薪者,所以来之前,我特意拜访了一位兽医,他给了我一些特殊的药粉,喷洒在身上,狗能不怕吗?”

“真有你的。”几个不怎么看好他的民工也对他另眼相看了。“双子,下一步该怎么办呢?总不会真搬他家的楼吧?”

赵明双说就是搬楼啊,人家都让咱搬了,为何不搬呢。周围的人全都呆了。二叔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孩子,你不会是发烧吧。赵明双说放心吧,只要按照我说的做,保证能拿到工钱。大家就按照他的安排各自忙开了。他让二叔做了个条幅。二叔问条幅上写什么呢?他想了想说:“咱们来自山东,就写‘搬着老板的楼房去泰山’吧。”二叔笑着说:“双子,我明白了,你这是在制造轰动效应啊。行,等着记者来曝光吧,有他好看的。”赵明双笑了笑,然后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认真准备起来。

2.搬楼

一大早,他们就戴着安全帽来到严大胖的别墅。敲开门,告诉里边的人,现在开始搬楼了。说着就在别墅的四个角里,砸钉子的砸钉子,搞测量的搞测量,有模有样地施起工来。严大胖愣了。定了定神他对老婆说别怕,这几个人一定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一会就有手下的人跑来告诉他,他们真是在搬楼呢,连条幅都挂起来了,说着就把用手机拍到的照片拿给他看,看了上面的字后,他笑得合不上嘴,“还搬着楼房去泰山呢,去北京不更好吗?你们谁也不准去阻止,就让他们闹,我一会儿把表弟叫来,让警察来治他们。”

赵明双他们拉起了横幅后,很快就引来了很多观看的人。二叔他们很高兴。没想到赵明双却很着急,忙让二叔他们去劝走这些观看者。告诉大家这没有什么好看的,就是修楼房而已。二叔急了,说双子,你这是唱的什么戏啊,不是制造轰动效应吗?赵明双说,不是讲好要听我的吗?二叔他们只好照做。

严大胖听说观看的人都散了,很失望。不过他还是打电话给表弟,说这边有闹事的。表弟很快就开着警车过来了。了解了情况后,他进到别墅里跟严大胖说:“哥,这事咱不占理啊,是你让人家搬楼的。”严大胖喃喃地说:“我让他们搬的?我是说气话。”表弟说:“气话也不行啊,那可是证据,人家都用手机录下音来了。再说人家是文明施工,我不方便整他们啊,否则我就成了野蛮执法。”严大胖一时语塞。表弟给他出主意道:“你索性就让他们闹去,等把你的楼挖得厉害了,再报案也不迟。”严大胖一听有理。不光不阻拦,还让人给民工们送去了开水,让他们使劲挖。

赵明双等众人都散开了,就让人在横幅上挂上了一张大白纸,上面的内容是他亲自写的。大家仔细一看,竟然是罗列严大胖这几年盖的高楼和承建的其它工程。

二叔急了,说:“双子,你这不是在给严大胖摆功劳吗?哪有你这样讨薪的?”其他几个人也说啊是啊,你以为严大胖会良心发现吗?他可是铁石心肠。

严大胖的手下把拍到的照片拿给他看,说这伙人是在给您老人家歌功颂德呢。严大胖先是高兴,继而脸色铁青,喝斥道:“你们懂个屁!快去调查一下这个大学生的来头。”

一天的搬楼结束了。回去后,赵明双安排第二天的工作,他让更多的人去维持秩序,只安排几个人去施工,并提醒维持秩序的人千万不能造成行人围观,否则就前功尽弃了。然后就掏出手机来,说这是在用手机上网。他们一看,上面竟然有他们今天搬楼的照片,下面的评论拉了很长很长。

二叔他们这才恍然大悟,说:“好小子,你这是在搞网上直播啊。”赵明双刚要说什么,二叔的电话响了,是严大胖打来的。严大胖对二叔说工钱可以先付三分之一,剩下的以后再说。二叔看看赵明双,赵明双忙摆摆手。二叔就拒绝了。严大胖气哼哼地说不行就算了,你们继续闹吧!

二叔说双子,还真见效果了。有个老乡说那咱干脆把他的名字发到网上去得了,让全国人民都看看他的嘴脸。赵明双说那可不行,违法的事情咱不干。否则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3.继续搬楼

第二天,他们又来搬楼了。只不过,今天在横幅上挂的是两张大红纸,上面写着几个农民工兄弟在异乡辛苦工作的几个小故事,读了让人感到心里酸酸的。还配有他们在华丽的高楼大厦下面吃泡饭的照片。

严大胖问手下人调查清楚这个大学生的来头了吗?手下说还没有,不过网上几乎全是搬楼的帖子。严大胖傻眼了,本想今天找几个混混来收拾他们呢,现在只好打消这个念头。他打电话给表弟,问他们是否违法。表弟说人家根本没有对你指名道姓,只是在含沙射影,这个大学生太厉害了,做得滴水不漏。

严大胖心里非常怕赵明双把他那些不合格的工程也给挖出来,所以昨晚打电话提出来还点钱。今天看见网上铺天盖地的帖子,他还真怵头了。

晚上回去后,二叔问赵明双今天会有什么效果?赵明双说肯定有。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严大胖就来电话,说可以先支付三分之二的工资。二叔想答应,赵明双抓过二叔的手机,说不行,拿不到所有的工钱决不收兵,我们连年夜饭都准备好了。

放下电话,二叔责怪他该答应的,这总比一点也拿不到好,剩下的你年后可以继续来帮我们要嘛。赵明双说他这是拖延战术,不能上当。再说年后我得忙研究生的事情呢,如果不出我所料,明天就该见分晓了。

赵明双让大家上网去查看,今天的帖子更多了。有很多人问他们现在把楼搬到什么地方了,引来大家阵阵哈哈大笑。赵明双又继续发帖。

第三天,太阳还没有跃出地平线,他们就继续去搬楼,不过这次赵双明没有讲故事,而是提出了几个问题在大红纸上。一个是不回家过年啥滋味?另一个是工钱为何这么难讨?今天来了好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赵双明没有让工人们去阻止,而是让他们录个够。

消息传到严大胖那里,他心里想这伙人还真不想回家了啊。老婆也让他赶紧想办法,说上了电视麻烦就大了。严大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吃过午饭,严大胖打电话来,让派两个代表,去他家里领钱。大家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严大胖说你们拿钱后赶紧走人,可把我折腾死了。二叔说我们早就想走了,呸!

等钱领到手,他们买了一堆猪头肉和酒,要好好庆贺一番。二叔问:“双子,我不大明白,你怎么知道今天他要答应咱们呢?”赵明双说:“前两天,看网友都关注这件事情,他肯定心虚。所以就服软了。现在他要是再不发工钱,他的女儿就不回家过年了。”

“你怎么知道的?”赵明双说:“我通过微博知道的啊。来之前我已经通过朋友了解到严大胖的女儿在省城的工业大学,并知道了她的微博。咱们这几天做的事情,她都从微博上看到了,而且也能分析出,这个老板就是她爸爸。你说她能不给父母打电话吗?所以我们搬楼,严大胖自己有心理压力,又有他女儿的外部压力。”

二叔说你真厉害,讨债都用上了高科技。赵明双说:“这算不上什么高科技,只不过做事情要讲究知己知彼,像你们出来打工,要了解老板的为人处世和各种情况。”二叔说:“双子,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用方市场,我们这些做苦力的哪有挑老板的份啊。”

赵明双说那可不一定,你们要充分利用手里的资源啊。你们的手机是干什么的?除了打电话就是打游戏,还可以上网啊。这几天我在微博上把你们的特长都介绍出去了,还给你们起了个名字,叫“力量安装队”,已经有几家发出邀请了,说年后要高薪聘请你们。

“这是真的?你也给我们每人弄个微博。”二叔他们很高兴。一个个喝了不少酒。赵明双则忙着上网帮大家订火车票。

刚过完年,赵明双就接到了教授的电话,说已经确定保送他上研究生。赵明双不解地问这个保送名额不是需要两个人竞争吗?教授说你已经通过审核了,在微博上,我了解到你这次帮叔讨薪表现得很出色:有准备、有智谋、有分寸。

二叔在村里见人就说我们的工钱是侄子这个研究生用微博帮我们要来的。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