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挨打的不害羞

不害羞真名卜海秀,三十出头的年龄,一米六五的身高,细腰阔臀,又善于打扮,所以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卜海秀原先出嫁在邻村,后来男人死了,她就改嫁到靠山村,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刘家顺。卜海秀不喜欢干地里活,只喜欢东屋走西屋转的串门子,她尤其爱去村书记刘大拿家,还老拿一些半荤半素的话撩拨刘大拿。本来这男人就是喜欢偷腥的猫,送上门的鱼岂能不吃,一天刘大拿的老婆回娘家,刘大拿就迫不及待地抱起卜海秀进了里屋,里屋那张老床发出了吱吱呀呀的摇动声。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个人的丑事慢慢传了出来,刘家顺也听到了,但他是个窝囊废,不敢得罪刘大拿,于是关上门说了媳妇几句,原本想让她收收心,此事就这么了了。可卜海秀却不干了,气运丹田后就开始痛骂刘家顺,把刘家顺的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还不解气,她还从厕所里找了瓶敌敌畏,非要当饮料喝进去,直到刘家顺下跪,承认自己错了,这事才消停下来。

同样窝囊的还有刘大拿的媳妇。刘大拿很强势,她平日不许多说一句话,现在听说了这事,忍不住咕哝了几句,却被刘大拿狠狠揍了一顿,直到她告饶说不再干涉此事刘大拿才住手。

这事在靠山村传得沸沸扬扬,从那时起,村里人就喊卜海秀为“不害羞”了。

不害羞一点也不惧怕村里人的白眼,依旧追求着她与刘大拿的“爱情”。刘大拿被她伺候得舒心,没有亏待她,半年后,村里的妇女主任退休,刘大拿就把不害羞安排成了新的妇女主任。在农村,妇女主任是合法的在编名额,干一定时间可以退休。

不害羞除了风骚之外,还有好偷听门子的恶习。

那天晚上,不害羞到刘大拿家“汇报工作”,一进门,刘大拿对着媳妇一瞪眼,媳妇就乖乖地起身去西屋呆着了。两人“谈工作”谈到夜里十二点,在回来的路上,不害羞路过村民刘大农家时听到院里有人说话。这声音在白天或许听不到,但在寂静的夜里却从门缝中传了出来,不害羞就蹑手蹑脚地把耳朵靠在门缝上,听了起来。

刘大农的媳妇说:“琼琼她爹,琼琼肚子里孩子的事跟不跟二贵说呢?唉,天底下咋还有这号事呢?”刘大农说:“不说哪成呀,不然以后要让二贵知道了,更不好解释了……咱作的祸叫孩子受。”

不害羞听了刘大农老两口的对话,心里先是一惊,后是一喜。惊的是,刘琼琼未婚先孕那不严重违反了计划生育的政策,这事要是让上级知道了,吃不了得兜着走。喜的是,去年有一次自己与刘大拿在他的办公室鬼混,被前来办事的刘大农碰见,刘大农是刘家顺的叔伯哥哥,看不过眼,就说了句:“树没皮要死,人没有廉耻心咋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呢!”对这事不害羞一直怀恨在心,这一下终于可以报一箭之仇了。

不害羞立马往刘大拿家返。

刘大拿的老婆正从西屋往卧室走,咚咚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她肚子里的一股火被勾了起来:“谁呀?大半夜的敲人家门,你家死人啦?”“我呀。嫂子,开门呀,有大事。”不害羞说。

被惊醒的刘大拿听到是不害羞的声音,就披上衣服亲自过来开门,他的老婆一边咕哝着“这骚货,没完没了了”,一边又去西屋了。

刘大拿开了门把不害羞一把拉进院内,关上门,捏了她的屁股一把,嘻嘻笑着问她刚走咋又来叫门?是不是又想自己了?不害羞白了他一眼,说:“老不正经,谁跟你讲!咱村可出大事了!”刘大拿问:“天塌了?地陷了?”不害羞说:“和塌天陷地差不多,刘大农的闺女,那个刘琼琼怀孩子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人家刘琼琼可是个正经孩子,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在家里绣花、缝太空被,这事你可不能乱说。”刘大拿说道。“刘大农老两口在院里嘀咕,被我听到了,这还有假?”不害羞做了个偷听的动作,刘大拿说:“哎哟,那可麻烦了。琼琼的未婚夫二贵在军队当兵,知道那不疯了。”刘大拿想了一会儿说:“明天你盯着点刘家,不行得把二贵叫回来。明天看着点刘家那妮子。”

次日,不害羞找了个借口去了刘大农家,发现刘琼琼无精打采,肚子也有不太明显的凸起,就断定琼琼确实是怀孕了。

不害羞脚不沾地地去邻村找了二贵的父母,赶紧给二贵打电话,让他请假回家一趟。

不害羞除了勾搭男人、听门子,还喜欢传话,左耳朵听到的从不在脑中停留,就从嘴里说出去了。刘琼琼未婚先孕这件事她怎可能憋在肚里,她在村里到处传扬:“刘大农家养的小骚货肚子里有孩子了,那小骚货别看表面正正经经的,其实骚得很!”一时间,这件事在靠山村传得沸沸扬扬。

二贵接了电话,怒冲冲地就回来了。

二贵是和娘一起找到刘家的。见了刘琼琼的面,二贵就质问她,和谁有个小杂种。刘琼琼一肚子的委屈,哭成了泪人,她把医院的诊断书扔给了二贵,二贵看罢,冲天的怒火顿时消遁得无影无踪,反过来安慰刘琼琼。

二贵在老丈人家吃过午饭,就和娘一起往家走了。

此时,不害羞正在村口对着一堆老娘们眉飞色舞地传扬刘琼琼怀孕的事,嘴中白沫乱飞,二贵听到了,咬着牙根就要上前修理她,却被他娘使劲拉到一边,自己径直向不害羞走去。

不害羞正沉醉于她的描述,忽然被人一把扳过身子,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嘴上已经挨了重重一掌,二贵他娘人高马大,站在那里像堵墙,别人家都是男人使牛耕地,女人在后边撒肥;他男人身子骨弱,翻了过来,她在前边使牛,男人在后边撒肥。所以她这一掌很硬,鲜血顺着不害羞的嘴角就流了出来,上嘴唇也肿了起来。

不害羞反应过来,见打自己的人是二贵他娘,她不敢与其硬碰硬,就使出了撒泼那一套,坐在地上大呼小叫起来:“快来人呀,打死人了!快打110啊……”

镇长王田正在邻村指导蔬菜大棚建设工作,听说此事,就来到了靠山村,“审理”这起纠纷。听说此事,当事人刘大农、刘琼琼,以及村书记刘大拿都到了场。不害羞先发制人,把刘琼琼怀孕、自己挨打这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番,最后抽抽搭搭地说:“王镇长,我是堂堂妇女主任,今天管这分内的事挨打了,你可要给我做主!”看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态,使人不禁想起告御状的秦香莲。刘大拿见自己的情妇吃了亏,也说:“镇长,本来这农村的计生工作就不好干,这一下,卜主任被打了,以后谁还敢管这档子事,你要给个说法,该抓的就得抓,该关的就得关!”

王田把头转向刘大农:“老刘,你的闺女真的怀孕了?”刘大农愤怒地说:“嚼舌头的人不得好死!俺家琼琼还是黄花闺女,还没嫁人呢,被人这么糟践,镇长你可要为俺做主!”不害羞说:“我可不是瞎传话。昨晚十二点你和你老伴在家里说你家琼琼肚子里有孩子了,我听得很清楚!”村民开始议论,有人说:“那么晚了,你去人家大农叔家墙下干什么,不会是要偷东西吧?”不害羞气急败坏,骂道:“我要去偷你爹,你快回家看看,你爹是不是丢了?”王田忙制止道:“咱是干部,说话要注意点影响!”

一旁的二贵气得浑身发抖,从琼琼手中取过那张医院的诊断书递给王田,王田看去,只见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体内腹腔有一钙化胎儿。此胎和患者本应该是双胞胎,由于种种原因停止发育而钙化,长10cm,长在腹腔右侧,建议手术摘除。

王田将诊断书交给刘大拿,说:“乱弹琴!你好歹也是村里的书记,事情没弄明白就在村里臭哄一个姑娘。这是犯罪!”刘大拿看了那张诊断书,脸色变得像猪肝。不害羞看他这样,不知道出了啥事,从他手里抢过那张诊断书,脸色也变了,她咕哝道:“妹妹不和姐姐一起生出来,怎么在姐姐身上钙化了,世界上咋会有这种事?”她知道自己错了,可嘴巴依旧很硬:“就算这事我弄错了,可你们也不能打我,我的嘴肿成这样咋办?”王田说:“咋办?凉拌!这是让你长长记性!不拘留你几天就照顾你了,你好好反省一下吧!”

过了些日子,不害羞的妇女主任就被撸了,原因是刘大拿年初时将村头三十亩地卖给了一家农药厂,卖地款二十万全部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此事被知情人举报,刘大拿就被调查了。调查组的人还发现此前他曾贪污受贿五十万,于是刘大拿锒铛入狱,判了十年。不害羞因为是刘大拿违规任命,没走选举的程序,也就被上级撤职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