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我是纪委的卧底

在去雇主家的路上,我被两个陌生男人拦住了。

“是潘芳小姐吧?有个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

我顿时警觉起来:“你们是警察?”男人之一出示了他的证件,我看见上面印着“中国共产党N 市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字样,不禁有些纳闷:“我只是个打工的,你们纪委的案子怎么会跟我扯上关系?”

另一个男人开了口:“潘小姐,我们接下来的谈话会涉及正在调查的机密案件,你绝不能泄露给任何人。这里说话不太方便,我们到旁边的咖啡厅里坐坐吧。”

“可是我还要上班……”两个男人超级严肃的表情,让我把拒绝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我的做人宗旨是绝不得罪公家的人,况且我对他们所要说的事情也确实有几分好奇,于是决定先跟他们谈谈再说。

我很快就弄清了他们的来意,原来他们的目标不是我,而是我的雇主——钟局长。我目前的这份工作是通过劳务公司找到的,虽然一般请得起保姆的家庭经济条件都不会太差,但为了得到更高的工资和更舒适的工作环境,我还是塞了好处费给劳务公司的负责人,托他把条件好的家庭介绍给我。有钱能使鬼推磨,劳务公司很快就帮我接洽到了钟局长家。虽然每天都要去,但事情其实并不多,买菜做饭、日常家务基本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就能做完,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吹着他家的空调欣赏他家的家庭影院,顶多有客人来了再端端茶送送水。说穿了就是高级佣人,胜在工作轻松。

钟局长回到家,手机就总是响个不停,他则爱理不理地看看上面显示的号码,绝大多数来电都直接无视。直接找上门来的人也络绎不绝,其中不少人进门时手提包鼓鼓囊囊的,离去时则瘪了下去。

老实说,我对他们暗地里进行的交易也心中有数,不过,只要能继续轻松地拿到跟普通白领差不多的月薪,我才懒得管其他的事呢。

然而两个纪委的工作人员却锲而不舍地开导我:“我们是接到了匿名举报,才对钟刚展开外围调查的。经过几天的观察,我们觉得你跟他们一家走得最近,又不大可能因为利益关系而相互包庇,所以想请你协助调查。怎么样?如果真能揪出他贪污受贿的证据,你就为N市人民立大功了。”

我的头脑里飞快地打着算盘。前段时间有好几个贪官因为被情妇举报而落马,难道现在轮到我这样的小保姆为反腐倡廉作贡献了?不过这样做我可能会丢了这份好工作,似乎有点划不来。

坐在对面的两个男人正义凛然地盯着我,我觉得不配合他们的调查简直丧尽天良。好半晌,我才低声问:“那……如果配合你们破了案,我能得到奖励吗?”似乎在新闻上看到过,某市曾根据涉案金额给予提供线索的举报人好几万的奖金。

给我看过证件的男人点了点头:“只要能找到证据,我们会向上级申请,给你颁发奖状和奖金的。”

另一个男人也表示,奖金会根据赃款数量上下浮动,但以他们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应该不会低于五万。我顿时两眼放光,成交!

2

那天以后,我就像是谍战剧里的地下党,监视着钟局长及其家人的一举一动,并根据那两个纪委工作人员的要求,事无巨细地向他们一一汇报。

开始我也有些不解。调查受贿案件嘛,我只要记录下某年某月某日都有哪些人来拜访过钟局长、坐了多长时间、提到过什么事情、有没有收受贿赂的嫌疑不就行了?用得着把钟局长一家大小的日常生活习惯、家里的装修格局都搞清楚吗?

但老成持重的纪委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贪官都学精了,根本不会把赃款存到银行,所以只能从他们一家的日常生活细节入手,寻找受贿的蛛丝马迹。比如说,钟夫人每周一、三、五会去市内一家高档的健身馆健身,二、四、六则分别去做面部保养、全身SPA、脚底按摩,星期天则去购物,从这些消费的档次和频率,就可以推测出他们家的收入水平。

一旦确定钟局长有受贿嫌疑,接下来就必须调查他把赃款都藏在了什么地方,这才能确保日后申请到搜查令的时候可以人赃并获。许多贪官都是在自己或亲戚家里暗藏了小金库,里面除了有赃款,说不定还会有受贿的证据,这是调查的重中之重。

经过他们一番解释,我顿时如同醍醐灌顶、心悦诚服,从此格外卖力地在小本本上记下各种相关细节。

为了在钟局长和客人谈话时偷听到更多的有用信息,我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进出书房的机会。给他们添茶啦,送上新鲜的瓜果啦,给阳台上的植物浇水施肥啦,只要想得出的借口,我轮番用上,我的积极态度让纪委的人十分满意。

最近钟局长手上似乎有个大项目,来找他的人几乎快把门槛踏破,我忠实地记录下了他们之间每一笔可疑的交易。根据我的观察,钟局长的小金库一定就藏在书房里,因为那些客人只要在书房里稍坐一坐,手提包里的东西就会不翼而飞。

我幻想着那些包里都是整叠整叠的百元大钞,一包怎么也有好几万,再翻翻自己的记录本,这段时间里,在钟局长书房里上演了手提包满变空戏法的人就有十几个。乖乖,那现在钟局长的小金库里最少也存了近百万。

我充分发挥小市民的羡慕嫉妒恨心态,添油加醋地把这些情况汇报给纪委工作人员,听得他们也是一脸兴奋。临分别时,我忽然又想起钟夫人上午跟我说的事情,忙把这个重要的信息转告他们:“明天开始到下周三,钟局长一家要去国外玩,这几天我也休息,就不跟你们联系了啊。”

两个纪委工作人员脸上顿时是一副警惕的神态,年轻的那个连眼睛都似乎在发亮,年长的则跟我确认钟局长一家的行程安排,考虑有没有全程监视的必要。

我暗地吐了吐舌,说是监视,可能也有跟钟局长一样公费旅游的意图吧?

办完这事,我回到钟局长家。屋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桌上有一张给我的便条。

我放下空菜篮,看着便条上的文字:“小潘,我们已出发。你走的时候记得把门窗锁好,下周四再过来就行了。”

万岁!我顿感身心舒畅,不过片刻之后,就因为想起这段时间背地里所做的事情而有些不自在。平心而论,钟局长夫妇对我还不错,不知道案发之时他们会不会骂我忘恩负义?

心怀内疚,我走出了钟局长家。笑着跟门卫打招呼的时候,我心里仍然沉甸甸的,觉得自己的挎包都比平时重了好几斤。

3

接到电话,我匆忙赶到钟局长家,现场一片狼藉。好几个警察正忙着勘查现场、做询问笔录,钟局长夫妇则满脸沮丧地坐在沙发上。

没用多久,我就弄清楚了所发生的事情。今天钟局长一家心满意足地旅行回来,打开门却发现家里被洗劫一空,立即打电话报案。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又拿着备用钥匙,自然第一个被叫来协助调查。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要求协助调查了。

我一边回答着警察的问话,一边向书房里瞥了一眼,墙上的一幅画歪到了一边,露出隐藏着的保险箱,保险箱里空空如也。

另一个警察在问钟局长,被盗的金额有多少,钟局长轻描淡写地说:“大约十来万吧。”

钟夫人立即尖叫起来:“光我的首饰就不止十来万!天杀的贼连我最喜欢的翡翠项链也不放过啊……”

我的眼角余光清楚地瞥见钟局长铁青着脸瞪了她一眼,钟夫人不做声了。我记得她向我炫耀过那条翡翠项链,据说是在国外定制的,少说也值几十万,加上她零零碎碎跟我提起过的其他珠宝,保守估计有几百万。

问话的警察似乎也有些怀疑,着实盯了钟局长夫妇好几眼,不过并没有再追究下去。

我的嫌疑很快就被洗清,因为这个高档小区里到处都安装着监控录像。保安提供的录像显示,我上周五结束工作离开后,就没有再来过。与此同时,警方从周日的录像里又找到了新的线索,有两个蒙着脸的男人在夜里偷偷摸摸地撬开了钟局长家的窗户翻进去,一个多小时后才拎着一个大旅行包逃之夭夭。

看到录像,我心里“咯噔”一跳,这两个小偷虽然蒙着脸,样子却有点像这段时间一直跟我保持联系的纪委工作人员。

也许是看出我的神色有些异样,一个警察盯着我追问:“你是不是认识他们?”

在他如刀锋般的目光威逼下,我吞吞吐吐地说出了遇见那两名纪委工作人员的经过,听得钟局长夫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最后钟局长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随便来个人编个谎话你竟然就帮着他们监视我们!亏我们平时待你那么好,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从来没少你一份。”

结果还用问?我当场就被炒了鱿鱼,跟警察一起被扫地出门,因为办案的警察似乎也对受贿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

事已至此,我决定把掌握到的情况和盘托出,让炒了我的钟局长也没好日子过。

没过多久,警方就根据我提供的线索抓住了那两个小偷,他们也承认假冒纪委工作人员接近我就是为了踩点。

不过他们所供出的盗窃金额却远不止十几万,跟钟局长所说的完全对不上号,这进一步引起了警方的怀疑。很快,市纪委就组建了货真价实的专案组,对钟局长受贿的情况进行全面调查,跟钟局长有过权钱交易的人接二连三地被抖了出来,N市掀起了一阵反腐浪潮,引得老百姓们在街头巷尾兴奋地议论了好长时间。

4

我坐在包厢里,悠闲地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新闻。钟刚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据说,两个小偷偷取的现金远不止十万,但他们不承认偷了钟夫人当初脱口说出的珠宝。庭审阶段,钟夫人也没再提起任何珠宝,就好像它们本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笑了。总算她还没有笨到家。

有人推开了包厢的门,讨好地跟我打着招呼:“潘姐来啦,这次又有什么好东西要让我开眼界?”

我慢条斯理地抿一口茶,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做工精致的首饰盒,打开放在桌面上。

他的双眼骤然睁大,惊喜地叫出声来:“厉害!在国外定制的吧?好家伙,最少也能值个五十万。”

“那我就要五十万,多的算是你的辛苦费。”

“没问题。”他立即喜滋滋地掏支票簿,生怕我反悔似的填好塞进我手中。

我扫一眼上面的数字和签名,从容地把它装进包里,站起身来。他在后面恭送着:“又打劫了哪位贪官的小金库吧?准备怎么花这一笔赃款啊。”“既然是不义之财,就先捐一半给灾区。剩下的,慢慢再说呗。”

我款款走出包厢。跟那两个演技差运道弱的小贼相比,我才是名副其实的大盗。其实我早盯上了钟局长,这才想办法通过劳务公司混进他家摸底。当那两个家伙找到我的时候,我一眼就识穿了他们的身份,这才将计就计,演了一场好戏。

那个周五,当我跟两个小偷碰头的时候,钟局长一家早就出发度假了,我假装买菜不过是在迷惑他们,从而为自己争取到了半天的时间。我料到他们不会放过这个行窃的好机会,抢在他们之前拿走了最值钱的珠宝,事后则可以让他们顶罪。我更料到案发后,钟局长为了减轻刑罚,一定不敢再追究这些珠宝的下落。

那天离开小区时,我觉得挎包很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怎么说,里面也藏着价值几百万的珠宝呢。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