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北漂小哥的快乐生活

老北京土话习惯把女孩叫“果儿”,漂亮女孩为“尖果儿”。那男孩子呢?叫“孙”,英俊帅气的男孩子为“尖孙”。我们公司的北漂小哥小高同志就是个皇城根墙外来北京城的“尖孙”。

爱情的渴望

在公司的办公室你总是会看到一个忙碌的小伙子的身影,白白瘦瘦,文文静静。因为长得帅气,人也利索,加上干活麻利,大家都喜欢他。有热心大姐问:“交没交女朋友?有个八四年的女生要不要约一下见个面?”小高一句话就把大姐逗乐了:“阿姨,我九一年生的,您有年岁小一点的女孩吗?”

我的电脑年头太久,老是出问题,老是麻烦小高来修,一来二去熟了。五一前,我问他回不回老家,他神情忧郁地告诉我不回去了,问我:“杨哥,你说现在的女孩都那么物质吗?”我明白小高失恋了。

小高家在河南安阳的一个县城,看他清瘦白皙的样子就知道一天农活也没干过,家里供吃供穿上了个大专,在亲戚的召唤下来到了皇城根。由于学历不高,只能在公司里打杂,具体就是计算机硬件的维护,一个月不到3000元人民币。尽管工资不高,但小高的工作热情很高,领导和同事们都认可。

说起女朋友,小高唉声叹气地和我聊了起来。两个人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女孩比小高还小3岁,认识时正要高考呢,偏偏病了。小高火急火燎地赶往山东,用诚意打动了女孩。小女生情有所属,高榜得中,一二三志愿都报的北京的大学,立志跟小高双宿双飞。接下来的事情再普通不过,在女孩父母的威逼下,交往半年后在情人节的那天小女生抛弃了小高。

小高同志在哀伤地和我交谈中,也自我解嘲:“我一无文凭二无高工资,一个月3000块钱,和人家合租一间屋子。家里也没什么背景,在这个拼爹的时代,也给不了女孩什么幸福,就这样吧!”我能说什么呢?只不过几句宽慰他的话,什么“还年轻应该把精力放在事业和工作上,不要在感情上牵扯太多的精力……”这些话我跟不少于200位男青年说过。

过了没两天,小高一上班就给我们来了个新形象。他跟我说:“杨哥,女朋友算什么!我要从今天开始重新审视社会,以崭新的自我投入到北京城轰轰烈烈的创业大军去!说不定下一个潘石屹和王石就是我!”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也不好打击他。不过,我看了看他那西瓜太郎的新发型,怎么也联想不到十年二十年后他成大佬的样子。三十年后倒是有可能——形象上更接近些,特别是可能越来越稀疏的发型。

合租的美好生活

这几天,小高又问我有没有合适的房源,原来租期又到了。我们公司在北五环外,小高租的房子在通州,天知道他每天上下班是怎么熬过来的。房东要将房租由原来的800元涨到1500元,小高无论如何负担不起。于是在同事的帮忙下,在北五环外的一个叫白各庄的地方租了个一居室。房租800元,距离近了许多。但小高说,也不轻松,需要坐上5站公交车,再换乘昌平线到西二旗,步行1000米,不堵车的情况下需要40分钟。但小高知足了,“比起通州的两个小时上班路程,节省了1小时20分钟。房租还没涨。”就这样,小高开始了租房的美好时代之第五季。刚刚兴奋没几天,我感觉他的情绪又变化了,我问他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他说:“杨哥,房租倒是没长价,但什么时候能买个房子结婚呢?就我那工资,不吃不喝得50年。”

华灯初上,已是寒露了。在公交车的路灯映照下,一个穿着单衣的身影瑟缩着站在风中等车。不知道小高孤寂地度过了多少个这样寒冷的夜晚。长安街的华彩,东四十条的阑珊都与这个青年没有什么关系,同一片天空,东边日出西边雨。

年轻人的心态就是变化快。没几天,我们又见到了兴高采烈的小高。小高现在居住的小区是个大盘,童心未泯,在网上订购了一双轮滑鞋。在拜学龄前儿童为师没几天后,他就成了孩子王,他从跟这些孩子的欢闹中找到了工作和网络生活中寻找不到的乐趣。是啊,他毕竟还年轻,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为北京环保作贡献

为了追求自由奔放的生活,小高最近毅然放弃了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网络生活,投入到空气新鲜的大自然中去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小高的自行车可不是“二八”大梁的土炮,他从拮据的生活费中省下3000大元,买了一辆台湾产的“美利达”山地车,并积极加入了一个车友俱乐部。

小高说他这也是支持北京的绿色环保事业,要不然北京P M2.5 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爆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头盔、手套、护膝、护肘、骑行服、运动鞋、风镜……终于整出了个专业范儿。没过两天,又需要置办专业设备了,说是山地胎不利于公路骑行,换!夜间行车不安全,车载手电,可调换不同光频,买!这一系列折腾下来,小高咧着嘴说,自行车也就3000元,新添置的家当都超过车价了,下个月的伙食又该降了。

总算有了个组织关怀。小高的第一次远行是距离北京城150公里外的天津卫,看他弱不禁风的身板我还真替他担心。不过我们的小高真是个男子汉,两天里打了个来回,周一一上班就跟我说:“哥,爽极了!你要一起去多好。”我心疼地看着他蹭破的脸和胳膊上的擦伤,却听小高笑呵呵地说:“不碍事儿。夜里过路口,和一个农村大哥的农用三轮撞上了!还好,他和我都没事儿,两三天就好!”

“十一他们约了去泰山。高山流水,对月当歌,多好!我想试试……”

对月当歌观沧海,高山流水觅知音。我真希望明天就买辆车,和小高出去透透气,一起对酒当歌:“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