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找啊找啊找老公

近日,滨海市街头出现了一道特殊的风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拿着一张照片,四处寻找着她失踪了的丈夫。

女人叫沈小惠,从外地来,照片上的男人是她的丈夫苏哲。沈小惠怀孕后,苏哲以回家向父母要钱为由走掉,再也没有回头。不得已,即将临盆的沈小惠只得挺着个大肚子来到滨海。

沈小惠日日早出晚归,却查不出一丝线索,无奈之下只得去了派出所。

民警小周听完沈小惠的述说,得知沈小惠的丈夫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沈小惠的丈夫是在本地失踪的,也不能证明他是本地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可能是假的。而且,他极有可能并不是失踪而是不想见她了。

沈小惠流下泪来,小周见状赶忙说,自己可以帮沈小惠把照片传到网上的百度本地贴吧里,希望能借助网络的力量找到苏哲。

有网友回帖称,照片上的男人像极了本村的一个青年,只是那青年不叫苏哲而叫武胜泉。

按照网友提供的地址,小周陪沈小惠来到了武胜泉所在的城中村。武胜泉家的房屋低矮破旧,家里只有武胜泉的母亲一个人。

据悉,武胜泉的父亲20 年前因抢劫杀人被枪毙。武胜泉技校毕业后到北京混了几年,不久前回到家乡,在离滨海不远的一座小城茂宁打工。

沈小惠说明来意,老太太愤愤地说:“闺女,这事儿包在你大妈身上,大妈马上打电话让我儿子回来,如果我儿子就是那个抛弃了你的人,大妈绝对饶不了他。”

说着,老人抄起了桌上的电话。老人按下号码时,沈小惠默默地记下了武胜泉的手机号。

老人对接电话的儿子说自己心口疼,让儿子赶快回来。果然,老人撂了电话不到一个小时,武胜泉便开着一辆长城皮卡回来了。

武胜泉一进家门,武母指着沈小惠问儿子,是否认识她,武胜泉看了一眼沈小惠,摇了摇头。

武胜泉的这一举动一下子刺激了沈小惠,她问道:“苏哲,你为什么不肯认我?你仔细看看我这衣服,我这头发,我这肚子,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武胜泉躲开了沈小惠的目光,摔门而去。

沈小惠追出门去,武胜泉已经不见了,沈小惠坚持要去茂宁找武胜泉,小周开车将沈小惠送到了车站。

第二天沈小惠就回来了,沈小惠告诉小周,武胜泉躲了起来。沈小惠将武胜泉的手机号给了小周,让他查一下,武胜泉从家里出来后的24 小时里,和哪些人联系过。小周很快查出武胜泉离开后的当天打过两个电话,第一个是114,第二个是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郑志敏。

沈小惠得知武胜泉联系过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郑志敏之后,立刻找到了郑志敏。

沈小惠说,因为没钱,武胜泉才躲着自己,又说:“胜泉说你俩是非常‘铁’的哥们,我现在身上只剩下了50块钱,你得帮我。”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让郑志敏更烦心的还在后头。郑志敏一回家,妻子便追问郑志敏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说有人打来电话,让自己问郑志敏是否还记得7 年前发生的事,郑志敏好说歹说才搪塞过去。

郑志敏想跟武胜泉解释一下那天他给自己打电话,自己没接的原因,一来是当时自己正在市里开会;二来自己确实不知道那个电话是他打的。可是,当郑志敏回拨武胜泉的手机号时,系统却提示对方关机了。

郑志敏不敢怠慢武胜泉,因为他心里有鬼。

郑志敏、武胜泉从小一起长大。7年前的某一天,郑志敏将一个15 岁的小女生樊嘉丽带到了御湖边,几个人玩多P,为了刺激,郑志敏还让武胜泉拿着小型摄像机将整个过程录了下来。谁料事后樊嘉丽竟然因大出血而死,为隐瞒真相,两人将樊嘉丽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在樊嘉丽的尸体旁,两个人立下了攻守同盟。可是,由于紧张,他们将那台小型摄像机落在出租车里,几天后才想起。好在通过各种门路他们找到了那司机,他们将司机骗到偏僻处,逼其交出摄像机,出租车司机矢口否认,争执中郑志敏失手将匕首捅进了出租车司机的胸膛。事后,为避嫌,两个人约定不再来往。

7 年后,郑志敏当了开发区的主任,而武胜泉混得一塌糊涂。郑志敏决定找武胜泉谈谈,可武胜泉的手机一直关机。郑志敏猜测,他们杀了出租车司机逃跑后,武胜泉又返了回来,在出租车里找到了那部摄像机,而他现在是拿着摄像机的录像来敲诈自己。

郑志敏将沈小惠约到一家咖啡馆的单间里,告诉沈小惠,愿意付给他们一千万,前提是他们必须把摄像机带来。

沈小惠说:“这个我得回去问一下胜泉。”又一脸疑惑地问:“胜泉一直不肯跟我说实话,也不让我动他的东西,那个摄像机里到底有什么?”郑志敏说:“你可以看嘛!”

沈小惠斜了他一眼,道:“我相信摄像机里有的,只是某个事件的一部分,我想知道的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如果我不能确认你不是耍我丈夫的话,我是不会让胜泉见你的。”郑志敏只好将樊嘉丽和出租车司机的事都和沈小惠说了。

沈小惠静静地听着,良久,道:“好吧,我回去和胜泉商量一下。”沈小惠出门后,没有去找武胜泉,她直接到了公安局。

看上去半个多月来发生的一切都与武胜泉有关,事实上武胜泉却分明又是个局外人。

那天,武胜泉没联系上郑志敏,武胜泉没想到郑志敏可能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他认定郑志敏飞黄腾达了,不想再认自己这个兄弟了。那一晚,对“友谊”两个字失望至极的武胜泉喝了个酩酊大醉。

酒醉后的武胜泉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些什么,当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人蒙着双眼堵着嘴巴捆在了一张床上。一个女人将水和包子扔在他面前,说:“想活命就别说话,否则你将饿死在这张床上。”

半个月过去了,那人又来了,给武胜泉注射了一支安定。第二天,武胜泉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旧的民居里,身上的绳子已经解开了。武胜泉顾不得去想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他要马上去找郑志敏告诉他,那个女人找上门来了……

武胜泉所说的那个女人,便是沈小惠。

8 年前,沈小惠和苏哲是一对夫妻,苏哲起早贪黑地跑车,用挣来的钱付了一套二手小一居的首付,只为儿子能出生在自己的家里。

日子一直波澜不惊地向前走着,直到郑志敏将摄像机落在了苏哲的出租车上。

事实上苏哲真是冤枉,摄像机是郑志敏下车后,另一个打车的外地乘客拿走了。郑志敏误以为苏哲怕惹事不敢承认,于是让武胜泉去找苏哲。

那天,因为天热,苏哲舍不得让已怀孕7个月的沈小惠做饭,于是买了午饭想回去和妻子一起吃。不料遇到武胜泉打车去乡下,考虑到一时半会回不来,于是苏哲打电话给沈小惠让她到小区外面来拿午饭,由此沈小惠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武胜泉。

苏哲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沈小惠报了警。

四天后,沈小惠在医院的太平间看到了浑身是血的苏哲,当时就晕了过去,导致孩子夭折了。

沈小惠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7 年后,沈小惠痊愈,她回到了滨海,她要复仇。

凭着记忆,沈小惠利用网络PS 了最后一次见到丈夫时副驾驶座上那个男人的模样。她隐约想起,当自己瞅那个男人时,男人那躲闪的目光。

拿着酷似武胜泉的照片,沈小惠最初想去公安局,但很快这一方案便被否决了,就算警察找到那个男人又怎样,人家一句“不记得了”,警察也拿人家没办法的,最终,沈小惠决定自己行动。

那一天,沈小惠特意换上了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武胜泉时穿的那件孕妇裙。看到武胜泉的第一眼,沈小惠并没不确定武胜泉是不是苏哲所拉的最后一个客人,然而当沈小惠盯着武胜泉,质问道:“苏哲,你为什么不肯认我?你仔细看看,看看我这衣服,我这头发,我这肚子,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此时,沈小惠看到了武胜泉躲闪的目光,这目光她曾经见过,而且,一生难忘。

武胜泉走后,沈小惠坐公交车来到武胜泉打工的地方,以一个怀孕了的妻子的名义,将喝得酩酊大醉的武胜泉带上出租车,带回滨海。好心的出租车司机甚至主动帮着挺大肚的沈小惠将醉得不省人事的武胜泉架到了床上。

沈小惠从武胜泉的手机里找到了郑志敏的电话,然后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幕幕……

民警小周打开摄像机,一段视频中的主角让小周目瞪口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郑志敏一脸平静地诉说着当年两个人是如何焚烧樊嘉丽的尸体,又是如何制造苏哲被劫车杀人的假象的。

小周这才知道,在过去的半个月里,这部小型摄像机曾经像个婴儿般被呵护在沈小惠的腹前……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