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白房子、绿房子和红房子

那天,水花跟着大牛出山进城。

她是5岁时随娘进的大牛家,9岁时娘病故,前不久大牛的爹也过世了,爹断气时说让他俩成亲。山里口眼杂规矩多,两个娃一商量就进城了。都16岁了,虽说没上几天学,但也听说过打工比刨山强,两人都有力气,不如进城挣一间房子做城里夫妻。反正家里那窑洞也快塌了,全部家当拉集上去才卖了200元钱。

汽车,马路,楼房,都是新奇和害怕。水花是头巾包着大半个脸,牵着大牛的衣角,边走边贼似地东瞅西瞅。

“大牛哥,你害怕不?”

“怕啥!不怕!”

大牛把缩着的脖子伸长了点,大声说,像是和全城的人儿吵架。

大牛也害怕,但他不能害怕,在山里他不算笨娃,进城也得撑好架子。

大牛终于看见了职介所的牌子,他来之前去了几个有打工孩子在城里的户家,就比水花多了这点知识,找工作要找职介所。他拉水花一起进去,大声叫:“我俩要找工作!”好在里面只有一个小姐,惊罢笑罢就细细地问,登记,交钱,一人80元。大牛掌握的200元钱就只剩下40元了。

水花没想到的是,她当天就找到了工作,也有了住处,而比她能干的大牛却没人要。她是给人家当保姆,跟人家走时回头哭看大牛,生离死别似的。大牛笑:“你先去,我找好了去给你说!”职介小姐也笑说没事没事,这里都有用人单位的地址,谁也丢不了。

来带水花去家里的阿姨拉水花走,水花一步一回头,大牛挥手说走吧走吧!

职介小姐让大牛先找个地方住下,每天来看看,有工作了就去干。大牛抄下了水花的主家地址,走了。

水花是做一家五口人的全部家务,月工资300元。她高兴得偷着哭,300元,她还从来没见过300元呢!她尽心尽力地干,一停下手脚就想大牛,担心大牛。晚上她一个人睡一间屋,想大牛想得哭湿了枕头。她真的不知道,这两个人一分开咋就这么想?想得心都碎了。在一个窑洞全家人一盘炕睡了十年,晚上大牛打呼噜时她还拿枕头砸他呢。反正从来就没这么想过,想得好像心花都开了,觉得那么多年连嘴都没亲一个,简直不可思议!

十多天后,大牛来看水花了。大牛在门外探头好多次,确定家里只有水花在时才进去了。水花正在拖地,看见大牛尖叫一声丢了拖把就扑了过去,吊在大牛脖子上就亲了一口。大牛吓了一跳,红了脸吼她:“你疯啦!”她松开来羞笑,自己也奇怪,在山里十几年春心动也没动一下,这进城没几天就知道拥抱亲嘴了!大牛问这家咋样?她说很好,一月300呢!大牛松了口气,说他找到工作了,让她也好好干,别想他。她问是啥工作,他说是饮料瓶工厂,她问在哪里,他说就在车站,她问一月多少钱,他说你别问那么多了,安下心好好干!他转身就走,她扑上去拉住他,他转过身问咋回事,她眼泪淌了下来,噘嘴:“我就是想你嘛……”他说我会再来看你,就走了。

水花一个月没见大牛来看她,慌了,两个月,三个月……她怕了,请了一天假,跑到车站,打听寻找了一天,没找到饮料瓶工厂。她趴在车站广场的栏杆上哭时,忽然看见一个人很像大牛,背影。她跟上看,那人背着个大蛇皮袋,边走边搜看地面,有饮料瓶和食品袋时就捡起来丢进袋子里。水花越看越像,转到前面去,真的是大牛,黑了瘦了。她全明白了,赶紧擦了脸上的泪换了笑脸:“牛牛,厂里要瓶子啊?我帮你拾……”大牛抬头看清是水花时,羞得扭曲了脸,跺脚吼:“你!你……”水花挽住大牛胳膊,娇笑:“下班吧,我太想你了……”

大牛带水花去了他的租屋,一间没窗户的月租金30元的小黑屋,里面垃圾占了大半间。水花一个劲高兴,生怕露出失望羞恼了大牛。

大牛说他年龄小一时难找工作,只有糊着口再找,想着有了工作再去看她。水花说我知道我知道。大牛拿出一把钱来给水花,水花趴在垃圾堆里数钱,共600元,她笑着打起滚来。大牛这才有了笑脸:“看你,没见过钱似地!”水花撇嘴说:“屁!我有900元了!咱有1500了!”大牛惊喜了脸,水花抱住他,说:“告诉你,我知道好多城里事了!”“看把你能的!”“真的,我知道找啥工作能挣更多钱,还能帮你找到工作!”“真的?”“你等我三天,我来找你,我也不干保姆了……”水花说着就动了春心,亲了大牛的嘴,拉大牛的手往她怀里伸……大牛晕了一下,跳起来了:“水花!咱才多大,你咋啥都学会了?”水花一惊,赶紧整衣裳走,说:“女娃身轻心浅,你别笑话……你等我!”

水花离开租屋老远,往主家跑时才大哭起来。大牛瘦成那样了,大牛的租屋像个狗窝!她不能让大牛再捡垃圾,她在主家也听说了不少城里的事,主家也有几家房客,也是打工的,人家能,她和大牛也能,挣多挣少在一起就行。

水花辞了保姆工作,找了三天,她还真找到了,一家编织厂,编各种小饰品,计件给钱,而且老板说她可以带大牛来。

晚上,水花去了大牛的租屋。进屋,大牛正在整理饮料瓶,把一个一个的饮料瓶用脚踩扁,这样省地方。水花觉得很好玩,还没打招呼就扑过去,将大牛推开,她来踩,啪啪地响,她嘎嘎地笑。大牛吓了一跳,看清是水花时也笑了:“疯女子!这也好玩?”

水花疯够了,一屁股坐床上,说:“我今天晚上不走了!”

大牛说:“你不走睡哪里?就一张床!”

水花说:“保姆我不干了,我没地方睡了,你说我去哪里睡?”

大牛惊:“为啥不干了?”

水花说:“你先安排好我睡哪里,我再告诉你!”

大牛看水花的脸,那脸上有喜气没灾气,就说:“好吧,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你不会偷偷爬上来?”

“屁!我还怕你生了娃就挣不了钱了!”

水花尖叫一声扑打大牛,饮料瓶绊脚,两人摔倒在垃圾堆里,还打……

晚上,一个床上,一个床下,水花把大牛说服了。

第二天水花就带大牛进厂了,边学边干,晚上有男女工大宿舍。其实整个厂子就是一间大屋,男女工在一起干,男工没几个,工头也是女的,很凶。水花很欢快,她心灵手巧,第一个月边学边干也挣了300元。大牛高兴不起来,手笨,有力使不上,在女孩堆里也浑身不自在,一月下来才挣了不到100元。几个月下来,手艺也都到极限了,水花每月能挣400元左右,大牛200元左右。大牛一沉闷,水花就逗他:“想想咱的房子,有了房子,我嫁给你,那时跟你去捡饮料瓶也行!”大牛就苦笑一下。不久,大牛走了,留给水花一张条子:“给我几年时间,我买了房子找你,你别找我!”

水花哭了一场,也只有等了,等大牛,等自己,等房子,两人总要有个家呀!

大牛一走,老板就找水花单独谈话,东一句西一句,说着就拉她的手。水花知道老板是个色狼,挣开来,问:“老板,你实话说,我要是不答应你,你还让不让我干下去?”老板笑说:“我要给你一套房子,你愿意不愿意?”说着就抱住了她……水花有力气,尖叫着挣开,跑出了厂。

水花租了一间房,找大牛,找了多日没找到。她又找了份手工活儿,一下班就找。干了几月,工资太少,又换了饭店服务员的工作,继续找大牛。后来又有了领班男生的骚扰,她又换了工作。这样干了三年找了三年,大牛好像从这城里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了。

那夜,水花趴在桥栏上看市景,一直在流的眼泪停在了脸上,她对满城亮着灯的房子好奇了。大楼,小楼,公寓,别墅……她在想,这些房子的主人是咋弄到这些房子的?听说还有上千万的房子,上千万是咋弄来的?她和大牛手脚灵性都不差,但她打听过,就他两个人最大可能的工资,要买一套像样的房子,也得30年!如果说是能耐问题,但她还有一惑,她遇见过一个山里老乡,一个在家里啥都不会干也同样没文化的女孩,也有别墅了,变得跟大明星似的,还逗她说:“你要愿意也会有的!”她本能地摇头,人家就没细说,给她留了个手机号就走了。现在,她看着那些房子的灯光,好像都是对她眨巴着的鬼眼,就像老乡妹子那鬼眼一样。她忽然很想再见那妹子一面,其实她也明白,她长相甜美,而且有着城里女孩没有的一种山野味道,有不少男人用房用车引诱过她,说她没动过心那是假的。

水花不再找大牛了,她认定大牛买房是不可能的事了,她必须先买好房再找他,因为没房之前找到他就别想再买房了。

她打那老乡小姐的手机,她吱唔着,那边就听懂了,大笑一通,说:“你别动,我去接你!”

水花从上了老乡女孩的小车开始,就完全迷糊了。

第一次坐小车,腾云驾雾,很怕,又很醉,不时晃晃屁股,让难得的感觉深刻一点。

车停,进别墅,眼睛看到的全是陌生的华丽,雕花铁门,有奇妙图案的卵石路面,花坛,白色的墙和绿色的门,音乐声,红地毯,巨大的花瓶,皇宫似的厅饰与壁画,七拐八拐的走廊和色彩壁灯,又一道白色的门,女孩开了门,进入,这才有了一点家室的感觉,床,沙发,用品饰品……坐在沙发上,她感觉像是泡在一团云彩里,不是坐着而是飘着,女孩点燃一支烟,水花的眼睛就盯住她手下那奇妙的烟缸,像是金子和宝石做的,当她把烟灰弹进去时,水花心疼得呀了一声。女孩大笑起来,抱了水花,抱起,抱到了床上……

水花惨叫——

“你你你干啥!我是女的啊……”

“别动,我教你按摩……”

“摸?你摸我有啥用……”

“按摩!工作!别动好不好!”

水花不敢动了,女孩的手慢慢地让她知道了啥是按摩,挺舒服的嘛……

当晚,女孩带水花去了一家娱乐中心的按摩房。她觉得还行,小姐们干到什么程度基本上是自愿的,她给客人按摩,有的男人会拉她的手按特殊部位,也会抱她,但也没有太过份的,两个多月也收入了两万元。

这天,水花上街玩,忽然间就看见了大牛,惊呆了。大牛光着背,头脸和上身全乌黑流油,肩上是勒进肉里的车带,一步一勾头,身后是板车,板车上是满满的煤球。她呆着,不知不觉已是满脸的泪。车走远,她才灵醒,欲喊又止,追上去,推车,同时让自己撑出笑脸来。大牛猛一轻松,回头看,就停下了,从头到脚打量水花。水花笑:“死牛牛!总算找到你了!快走啊,卖完这车请我吃饭!”大牛仍在打量,神气和几年前不同了,清醒着,是一种冷笑。水花明白了,她是小姐的行头,浓妆艳抹。她羞叫:“你走不走啊!”大牛冷笑:“你是谁?别碰脏我的车!”水花惊了一下,大哭起来,跑前面去扑打大牛,哭叫:“你才脏!良心脏!我找你几年,你找我了吗!房子呢!我要房子!……”许多人围过来了,大牛抹了一把脸,拉车就走,水花也抹了把脸,还是推车。

卖完煤球,水花也是一脸一身的煤黑了,大牛心疼了,但还是不吭声,回租屋,水花噘嘴跟着。还是一间小黑屋,水花进屋就看见床头墙上有一张放大了的她的照片,她一下就笑了一脸,抱住大牛就亲,大牛甩开她,她还是笑。大牛脸也不洗,衣服也不换,坐床边,吼:“你是鬼了!人鬼不同路,你走吧!”水花拉他,吼:“走!去医院!”“干啥?”“检查身体!如果我脏了,你杀了我!”大牛惊动了,眨巴眼睛。“要不现在就上床,你会知道我脏不脏!”水花就拉大牛上床,大牛苦笑了,架子塌了,说不行不行……水花放了他,吼:“我没成鬼,你呢?房子呢!”大牛傻笑了,钻床底下去,扒出一个塑料袋,里面全是钱。水花喜叫一声,抢过来倒在床上,兴高采烈地数了起来。

“哇!三万八千!牛牛,我爱死你了!”

“我也换过几个工作,觉得就这活儿最干净最自在,有多少力就能挣多少钱。我打听好了,有二手房才六万多,我也找过你,没找到……你不知道,我快心疼死了,天天晚上……哭……我就怕你变坏了……”

水花对大牛说,她在大酒店上班,不打扮不行,她也有几万元了,再过几个月,就买房,买好一点的房,到那时干啥都行,一起卖煤球也行。大牛笑,说去吧去吧,我等你。

就在这天晚上,水花知道了“娱乐服务”的深浅。老板知道她还是处女,早就算计好了,先让她爱上钱,然后找此道高人一步到位拉她下水。半夜,一个男人进她的单间,直接甩出五千元,说是小费,包夜,如果是处女,早上再给三万。她拧身就想出去,男人抬手就是一耳光,接着抱她上床,吼:“在这里,强奸也不犯法,你想告就试试!”她拼命挣扎喊叫,死也不从,男人没想到她会如此刚烈而且力气很大,很难得手。老板进来了,指着她冷笑说:“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想在这里打擦边球?你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就滚蛋!”

水花去找大牛,进屋就跪下了,大牛跳下床抱起她。床上,水花如实说出自己的幻想和险情,大牛一边听一边掉泪。还好,水花还是人不是鬼。最后,大牛头一回以大丈夫的口气说:“水花,咱不比任何人,咱活个干净就行,咱有手,就会有房子。这世上的房子有三种,红房子白房子绿房子,红房子是老百姓的血汗房子,白房子是贪官白眼狼们不花钱的房子,绿房子是世上最肮脏的房子。水花,你说咱要啥房子?”水花哭叫:“红房子!红房子!”大牛说:“红房子是最穷的房子。”水花叫:“就要红房子!就要红房子!”大牛泪流一脸,紧紧地拥住了水花,接下来,煤黑一片的床上就有了红红的鲜血……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