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夺命钱

张家的小店仍静静地矗立在村口。

小店里货物很全,除了日用杂货,食品,还有一些常用药品。

店的主人叫张国英。她男人在新南镇做工,十天半个月的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带回一些货物。张国英性格外向,对来买货的人热情大方。

可是,自从村里出了那件事之后,她没了原来的热情,老像丢了魂似的,一个人在小店的时候,常常失神地看着远方,手里正在做的事,做到一半,会突然停下来,完全忘记去做,她耳朵里经常会有一些唤听,总是听到有人在叫她奶奶,四下张望时,却空无一人。

她这个样子,村人都很同情,都说她是被当时的一幕吓坏了,吓出了毛病。又说,也多亏了她,要不是她及时喊来人,那孩子说不上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呢。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时日了,张国英仍没从阴影中走出来。

那是冬天的一天早晨,天阴沉沉,张国英刚起炕,男人就骑着摩托车进了院子,她看见男人进来,火腾地一下冒出来,脸色阴得比外面的天空还沉,新南镇离村子百十里的路程,男人不会傻到选择后半夜往家赶。张国英断定,男人肯定是在玉荣家过的夜。

她恨得牙根都酸了,十来年了,男人跟玉荣的关系时隐时现。为这事,她跟男人总吵。吵归吵,男人仍旧一根筋,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逼急了把货往店里一卸,骑上摩托车走人。这不,早晨刚进家,看张国英怒不可遏的样子,连早饭都没吃,去店里转一圈,就回新南镇去了。

玉荣家在村西,她丈夫因抢劫被判刑。她的哥嫂外出打工,把女儿香秀留在她身边。香秀今年八岁,是个懂事的孩子。

张国英心绪烦乱,一整天,脸色都没开晴。

到了晚上,憋了一天的乌云,终于有了结果,雪花纷纷飘下,不一会儿便覆盖了整个村落。村庄静静的,那些鸡们,狗儿们都蜷着身子趴在窝里假寐。只有村口张家小店里映出来的灯光,不知疲倦地闪闪烁烁。

玉荣咳嗽得更厉害了,还发起烧来,香秀害怕了,她跑到小店里去给姑姑买药。

香秀跑到小店,店门开着,张国英却不在店里,香秀就站在小店里等。小店的柜台上放着一盒饼干,香喷喷,香秀吸噜着鼻子,盯看着,终于她经不住诱惑,偷偷地拿了一块,还没等放到嘴里,张国英进来了,香秀心里充满恐惧,吓得慌乱地背过手去。

张国英狐疑地看着她,低吼道,香秀,你手里拿的啥?香秀低着头,不吭声。张国英又道,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香秀看着张国英那凶狠的样子,把手背得更紧了。张国英断定香秀一定偷了店里的东西,她第一反应就是查看钱盒子,果真,刚刚还在的一百块钱,现在没了,这还了得。香秀已经跑出店去,张国英追出,骂道,小兔崽子也学会偷了,你姑姑偷人,你偷钱。香秀在前边猛跑,边跑边说,奶奶,我没偷,这钱是我自己的。雪大路滑,香秀跑到村西的拐角处,“扑通”一声滑倒,手里的饼干被甩出老远,香秀挣扎着往起爬,刚要站起来,又“扑通”一声,没了踪影。

张国英傻了,看着兀自站立的井辘轳,一下软倒在雪地上。

村人把香秀打捞上来的时候,香秀已经没了呼吸。

香秀出事后的第五天,男人从镇上回来,听说这件事后,男人的脸一下就沉下来,就像白天突然过渡到黑夜。

那一百块钱是我拿的,男人气愤地压低声音说,那天早上我拿的时候,还跟你说了一声,摩托车没油了,我拿了一张一百的去加油站加油了。

张国英仿佛被人猛地泼了一盆凉水,一激灵,突然想起来了,男人的确说过这样的话。她当时正在生着气,根本没往心里去记。

张国英心充满悲伤,充满了极度的、难言的悲伤。她常常自言自语,声音很小,没有谁听得清她在说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