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匿名举报

四周黑黑的,传来唧唧的虫声。

他走着,脚步很轻,有种虚飘的感觉。可是,心里仍很害怕,四周望望,没有灯火,没有人家,一片荒野里,是陡峭的山崖,黑森森的林子。

一星星萤火虫,带着淡绿的光飞舞,很阴森。

他拿出手机,可想想,不敢拨。

他知道,现在,公安到处寻他。

他接受贿赂,贪污公款,这些,不知被谁匿名告发了。而且,听说还有录像。奶奶的,自己做的很隐秘,没人知道啊。

事发后,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第五任妻子哭着,泪珠一颗颗落下,梨花带雨一般,让人心痛。

妻子摇着他的肩说:“怎么办啊,听说,公安已插手这事了。”

他急了,再次问:“真的吗?”

妻子说:“外面都传疯了,就瞒着你。”

他额头渗出汗来。那些钱,他都存在一张张银行卡里,妻子保管着。他怕,到时自己被戴上铐子,送上刑场,“砰”的一枪,什么都没了。他还没享受够,还没活够啊,自己才五十多岁,后面的日子还长呢。

望着妻子,他心情烦乱,可怜巴巴地道:“想个办法啊。”

妻子虽年轻,才二十多一点,可点子多,长长的睫毛一眨,就是个主意。

妻子水汪汪的眼睛不停地眨着,可就是没办法。

他急了,求她,甚至跪下来:“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求你了。”

妻子拉着他,眼睛突然一亮,想出个主意。办法很简单,他去山里暂时躲避,留下张纸条,告诉公安,不用找自己,自己自知罪孽深重,已经自杀了。钱嘛,全部挥霍光了,一文不剩。

他可怜巴巴地问:“行吗?”

妻子肯定地说:“行,一定可以的。”

妻子还说,过段时间,事情过了,我们可以隐姓埋名,悄悄享受这笔钱。他想想,除了这,没别的办法。于是坐下来,按照妻子说的,写了张纸条,夹在笔记本里。到时,警察一找,准能找见。干完这些,他拿着包,悄悄挥别水灵灵的妻子,依依不舍地走了,到了山里。

妻子说了,这儿人迹罕至,搭个棚子,暂时住下,她会按时送来东西的。

想到娇滴滴的妻子,他的心里酸酸,有种流泪的感觉。

上了山,走到一处山崖处,背后突然袭来一股风声,他一声惨叫,被人推下悬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慢慢爬起来,想回去。这儿,并非人迹罕至,原来也有人啊,甚至还有人想要自己的命,看来是躲不住的。暗夜里,他感到处处好像都有眼睛望着自己,有铐子等着自己,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胆战心惊的,他下了山,脚步轻飘,不一会儿,竟然到了自己的家。

他不敢回家,怕公安在家蹲守。

他想,听听窗户,安全了再进去。

窗户没关严,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轻声问:“你是怎么把他推下去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道:“我躲在那儿,狠狠一掌,他就跌下了万丈深渊。”一边说,啧的响了一声,是亲吻声。女人媚媚地笑了,腻声道:“坏蛋,杀人老公,占人妻子。”

男人色色笑着,问:“究竟谁匿名举报他的?”

女人一笑:“你说呢?”

“你?!”男人惊问。

女人吃吃笑着:“不这样,那钱能转到我们手中?”

他听了,火气直冒,屋中两人,女的是自己妻子,男的是自己那个年轻的司机。原来,一切都是他们谋划的,谋杀他,占有他贪污的钱财。

他忍不住大吼道:“贱人,竟敢这样?”

可是,他感到,自己的声音空空的,飘散在空中,激不起一点儿浪花。

他很愤怒,准备踹门,这才发现,自己身子一飘,竟然进了家。客厅里,挂着一幅黑纱照片,是自己的。

他一惊,这才知道,自己已死去几天了,现在四处飘走的,是自己的鬼魂。

第二天,他的妻子和司机被公安拘捕。是有人匿名电话举报,至于举报者是谁,一直没有查出。

(余显斌,陕西省山阳县山阳中学;邮编:726400)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