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良家妇女的不良归宿

李丽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做“成人奶妈”。3年前,24岁的李丽从江西某大学毕业后,和同学男友李向东来到北京打拼。李向东比李丽大1岁,老家在贵州一个最穷的县城。从确立恋爱关系开始,李丽就知道,两人的未来必须靠他们自己奋斗。

在北京,李丽、李向东拿着微薄的工资,过着简朴的生活。2011年初,李向东被北京一家工程公司聘为电气设计师,月工资4000多元,李丽也跳槽到一家发行公司,月薪3000元。两人非常节俭,每月都能存下好几千元钱,他们梦想着,在北京扎根安家。

2012年1月,李丽怀孕了。10月7日,李丽生下女儿小苹果。孩子出生后样样都要花钱,加上一家人的生活费用,经济上常常是入不敷出。看女儿穿着别人给的旧衣服,李丽恨自己能力不够,无法让孩子摆脱“小漂流瓶”的命运。

李丽的奶水非常足,女儿根本喝不完,常常需要挤出来倒掉。在外来妈妈QQ群上,李丽道出了自己的苦恼:“奶水太多,常常把衣服浸湿,很丢脸,有没有好办法解决?”很快,QQ群上有“妈妈”私下加她为好友。李丽后来才知道,对方是“奶妈论坛”的“潜水员”,他们平时都混迹于各大妈妈QQ群,寻找目标。

加为好友后,两人便在QQ上聊了起来。对方有意无意把话题往“成人奶妈”上引:“其实奶水也能卖钱。”李丽问:“是像牛奶一样装在瓶子里卖吗?”“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你要是感兴趣,我身边有妈妈卖过,我帮你问问。”

几天后,“潜水员”给李丽发来短信:“我家孩子小时候玩的玩具,很多都是新的,你要是不嫌弃,拿回去给宝宝玩。”对方很热情,李丽实在拒绝不了。一见面,对方就说:“上次的事我帮你打听过了,卖一次奶,可以拿到1000多元,奶水好的话一个月可挣上万元。不过,就是要亲自喂,而且只针对成年人。”对方开始试探李丽的态度。李丽听后大吃一惊,忙摆手:“不行,不行,这种事我干不了。我老公知道了,还不杀了我。”见李丽态度很坚决,对方没再继续说下去。

没过两天,“潜水员”又给李丽女儿送来了两套衣服,她继续游说李丽:“等孩子断奶了样样都要花钱,你怎么办?卖奶一个月一万多,一年就是十几万,有了这十几万,给孩子买什么不好,再说利用中午休息或下班时间去,你老公又不会知道。”李丽仍然摇头,要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袒胸露乳,她接受不了。“有了这十几万,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基本上解决了,再努力几年,你们夫妻俩拼命攒钱,到时房子首付就存够了。”这些话,一下子说到了李丽心坎上。

晚上回到家,只有两个简单的素菜。丈夫怕她辛苦,把鸡蛋都夹到她碗里,让她多吃。李丽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他们辛辛苦苦上学,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可到头来依然过着贫苦的日子,连孩子也跟着受累。她心里一阵难受,放下碗筷进了房间。

还没等李丽下定决心,女儿病了,感冒发烧加腹泻,李丽只能厚着脸皮找同事借了几千元。可跟人借钱的感觉并不好,这样的窘境让李丽下决心去卖奶。

很快,“奶妈论坛”的另一名“潜水员”出面来跟李丽谈合作事宜。客户由他们负责介绍,每次交易完成后,奶妈必须支付20%的介绍费,开房的费用由男方承担。李丽和“奶妈论坛”签订了5个月的供奶协议。根据李丽的形象、奶龄,她最终被评为“二等奶妈”,每次喂奶费用在1200元~1700元之间。“一等奶妈”价格更高,“三等奶妈”价格最低。

2013年3月4日,“奶妈论坛”给李丽接了第一笔生意,并把时间地点发给了她。在宾馆门口,她紧张得直冒冷汗,犹豫了很久才进去。进门后,脑子是一片空白。对方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表,说快一点儿,他待会儿还有事。李丽颤抖着解开衣服的扣子,露出了自己饱满的乳房。对方好像不是第一次喝,动作很娴熟。

那是除了丈夫以外,第一次有陌生男人碰触自己的身体,李丽感觉一阵阵恶心,有几次,她差点把对方推开。十几分钟后,对方喝好了,从口袋里掏出1500元钱,递给李丽让她先走。走出房间后,李丽感到非常难过,既有对丈夫背叛的愧疚,也有失去一件珍贵东西又无法挽回的懊恼。

她告诉自己:下次再也不来了,我觉得自己就像妓女。但第二次、第三次李丽还是去了,她说,心里像有一个魔鬼,她想让女儿过上好的生活,她觉得这是一条实现愿望的路。

卖了几次奶后,李丽挣了好几千元。她把钱偷偷存在了一个新开的银行账户里,每次看着数字增加,她深感欣慰的同时,也感觉自己很脏。给女儿喂奶前,她都要把自己洗干净,生怕脏了女儿的嘴。

2013年4月底的一天,李丽接到了新任务。宾馆离她公司很远,为了不失去这单生意,她请了半天假。进去后,李丽委婉地道歉。对方戴着眼镜,穿着一件格子上衣,很有风度,他不仅没生气还给李丽倒了杯水,并主动向李丽解释了喝奶的原因:“我最近老生病,朋友推荐我说人奶有很高的营养,我想试试看。”李丽不知如何接话,只能借喝水掩饰窘态。

十几分钟后,对方开始喝奶。他的动作很温柔,手也是老实地摆在李丽腰上。喝完后,对方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大沓钱,对李丽说:“我觉得你人不错,我包你一个月,这钱你拿着,就当是预付的工资。”李丽懵了,等反应过来后,她愣愣地说:“我公司离这太远了,过来不方便,要不你让他们再给你介绍一个。”“没事,以后可以改在周末,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去你公司附近。”

李丽最终收下了那15000元钱,两人订好,每周喝两次奶,具体时间电话联系。对方把联系方式写在了纸上,他叫郭涛,字和人一样很体面。当天下午,李丽把20%的中介费汇进了“奶妈论坛”的账户。如果不及时汇的话,论坛就不会再介绍新客户,要是奶妈坚持不给,他们有很多手段让你声名狼藉。

回家路上,李丽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只老母鸡。吃饭时,丈夫问她:“最近你晚上回来,咋没看见你挤奶,是不是奶水不多了?”李丽紧张得直吞口水:“我在公司挤过了。”丈夫没再说什么,但李丽吓出了一身冷汗。

几天后,郭涛给她打来电话,说周六上午见面。

周六,丈夫也在家,李丽只能骗他说自己去超市买东西。怕时间来不及,她打车赶了过去。再次见面,两人都比上次轻松多了,还说了一会儿话。伏在李丽身上,郭涛的手温柔地搂住了她的腰,顿时,一种生理反应迅速传遍李丽的全身。

喝完一侧后,郭涛换了另一边。他的动作异常轻柔,就像是婴儿吮吸着妈妈的乳房。突然间,郭涛收紧了双手,似抚摸又似其他,李丽羞红着脸一把推开了郭涛。郭涛忙道歉:“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李丽拿起包冲出了房间,跑了很远很远才停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李丽对于郭涛的亲密动作并不反感,推开他只是因为害羞。

几天后,郭涛又要喝奶,而且动作越来越大胆,李丽的心理防线则一步步败退。当郭涛将她推倒在床时,她无力抗拒,两人最终发生了关系。那天回家的路上,李丽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她想: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女人。

李丽以为经过这事,郭涛不会再联系她,哪知他很快又约她。李丽不能不去,这次,郭涛故伎重施,再次和她发生了关系。虽然有些半推半就,可自责愧疚还是充斥着李丽的内心。那天,郭涛跟李丽说:“过两天我就要去外地,可能没机会再见了。”

几天后,郭涛走了,李丽想让这事烂在自己心里。可没过多久,李丽私下里听其他奶妈说,有些男会员身体有病,要是把持不住,很容易染上一些脏病。郭涛曾说他身体不好,会不会是脏病?如果是,自己有没有被传染?女儿喝自己的奶,会不会有危险?

一想到这些,李丽吓坏了,晚上趁丈夫睡着后,赶紧上网去查。正在这时,丈夫起来喝水。李丽吓得赶紧把电脑关了。李丽想了一夜,为了女儿好,断奶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可丈夫不同意:“现在奶粉问题这么多,哪有喝母乳安全。”

一天下午两点左右,李丽喂奶后回到单位,看见李向东正坐在自己公司门口的花坛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看到李丽,李向东把她拉到一边问:“你是不是在家里电脑上查了些东西?”李丽这才反应过来,上次自己查资料后,忘记把历史记录删除。

原来,2013年5月18日,李向东在家休息,他在百度上查资料时,突然发现搜索框上的历史资料显示着“性病会不会通过母乳传染”,这让李向东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忙赶到妻子公司,想问个究竟。

“你干吗要查那样的内容?”李丽一再解释:“我是帮别人查的。”“行,我相信你的话。咱们去医院查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李丽心里本来就七上八下,她坚决不去:“你脑子有病吧?我要是去医院查那些东西,别人会怎么看我,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妻子越退缩,李向东越怀疑:“最近两个月你中午老出去,是为什么?”

原来,李向东到公司找李丽,但李丽不在。同事告诉李向东,最近几个月,李丽中午一下班就往外跑,有时下午还请假。

“我出去逛逛。”李丽辩解道。李向东急了:“李丽,你把我当傻瓜,这事我不弄清楚,我就不是男人。”说完,他就去夺妻子手里的包。如果妻子背叛他了,肯定会留下一些证据,最起码手机上会有一些蛛丝马迹。

谁知,他刚把包打开,一沓钱整齐地暴露在他面前:“这钱哪来的?”李丽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她拉着丈夫手,哀求道:“晚上回家我再跟你解释行吗?”“不行!”李向东大吼着,拖拽着把妻子带回了家。

丈夫的暴怒是李丽从未见过的,她用最简单的话跟丈夫解释了“成人奶妈”的事。李向东听完后先是一惊,接着狠狠地盯着妻子:“你老实告诉我,除了让别的男人喝奶,你还干过什么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李丽想把自己和郭涛的事隐瞒下来。

李向东重重地捶了桌子一下:“你还骗我,要是没发生什么,光喝奶能染病吗?你要是不说实话,咱俩彻底玩完。”李丽吓坏了,她扑倒在丈夫脚下,哭着说:“我知道错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为了我们家好。”“为了孩子你就去当妓女?”

当“妓女”两个字从丈夫嘴里说出来,李丽彻底懵了,她哭着辩解:“从跟你在一起,我们就缺钱,如果我不这么做,孩子连看病的钱都没有。我是错了,可我心里一直放着你,放着这个家。”李向东根本不听任何解释,不管李丽如何哀求,当天下午,他收拾了几件衣服,把母亲和女儿送回了贵州老家。

丈夫和女儿走后,李丽的心彻底空了,她辞了工作,坐在家里彻夜不眠。一个星期后,李向东回来了,他提出离婚,孩子不管跟谁都行。李丽死活不同意,她不想失去这个家,李向东决定打官司。可律师告诉他,《妇女权益保障法》和《婚姻法》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6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李向东搬到了公司宿舍,他决定等一年过后,再跟妻子离婚。

婚姻破败的结局似乎无可挽回,李丽心灰意冷,当初她跟“奶妈论坛”签订了5个月的合同,她必须履行完成,否则就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既然婚姻已经无可挽回,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女儿多攒点钱。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