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命如参商
div>

一、尘烟起

 

南齐北魏时代,南齐皇帝叫萧鸾,北魏皇帝叫拓跋宏。这两个国家以长江为界,划江而治。两国多次交战,南齐军队胜少输多,仅靠长江天险勉强守住国土。

 

在那个年代,围棋之风盛行。两国一面打仗,一面频繁开展围棋竞技活动,在文化领域同样要一争高低。不过,南齐有十年不败的本国第一品棋手王抗坐镇,北魏棋手没讨到半点便宜。

 

这一年夏天,南齐和北魏又发生了大规模战争,南齐军大败,差一点就被攻破了淮阴要塞,幸好南齐大将萧衍组织敢死队奇袭北魏军粮仓,乱了敌人阵脚,北魏才无奈退兵。

 

南齐皇帝萧鸾接到战报,吓出了一身冷汗。淮阴、寿春和盱眙是防御北魏的三大军事重镇,一旦丢失,更处劣势。

 

这天,北魏外交官面见萧鸾。北魏拓跋宏挑衅,要以棋止战:双方各出三人,以擂台赛的形式,棋手之间一局定胜负,谁的擂主最先倒下,即视为输棋;要求南齐以重镇淮阴为赌注,北魏以同样重要的一座边塞城池作为赌注。围棋历来是南齐的强项,萧鸾稍作考虑便答应下来,两位皇帝共同署名颁旨,诏告天下,民间称为“棋定边疆”。

 

北魏把出战的棋手名字挂榜公布,昔日有名的第一品棋手居然作为首发出战,作为第二人出战的是一个叫范宁儿的年轻人,名不见经传,擂主更是神秘,称“无名氏”。这让南齐大感意外,萧鸾留了个心眼,让本国第二品棋手作为首发,第一品的国手王抗作为第二人出战,擂主也挂榜称“无名氏”。

 

第一战,南齐战胜北魏。请出范宁儿后,南齐第二品失手,明显不是一个档次。轮到王抗和范宁儿对战,两人水平不相伯仲,下到收官阶段,形成一个劫争,谁打赢这个生死劫,谁就能杀掉对方的“大龙”。最后,王抗少了一个劫材,输了,几口鲜血喷到棋盘上,被人抬下擂台。

 

萧鸾顿时慌了手脚,王抗都输了,到哪里去找与之相抗的人呢?这次如果输棋,就得让出淮阴,那国门就打开了一条缝儿;如果赖皮,会让天下人耻笑,也会民心尽失。萧鸾一怒之下,将王抗和第二品棋手下了大狱。

 

王抗通过典狱官,向萧鸾递交了一封推荐信,说如果请来一人,范宁儿必败,即便北魏“无名氏”棋高一招,此人仍有实力与之殊死一战。

 

王抗推荐的这个人,叫杨成,比王抗小十多岁,住在京城郊区。此人面目粗犷、棱角分明,有善相者称他是“南人北相、富贵双全”。幼年时期,他即随经商的父亲走南闯北,刚满十四,就开始独自四处游历。他天资聪明过人,无师自通,游历期间又得遇世外异人授业,修成精妙棋术,性格淡泊,隐于民间,因父亲去世,在家乡守孝三年。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他连败王抗,王抗是棋痴,不顾自己南朝第一品的身份,死缠烂打,偷偷认杨成做了师傅。

 

萧鸾马上派人寻找,总算把杨成找到了,并下了死命令:杨成赢,封官晋爵;杨成输,所有参战棋手一起斩杀。杨成吓出一身冷汗,没办法,这是圣旨。

 

范宁儿早早地在擂台上恭候,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见杨成上来,顿时神情大变,不过瞬间便平复下来,说:“哎呀,此行前忘记焚香敬天谢祖宗了,不知可否给我一炷香时间?”

 

裁判瞧了瞧杨成,杨成点点头。范宁儿离去,一炷香时间后,回来捉对展开了厮杀。

 

这局棋下得毫无悬念,终盘时,范宁儿投子认输。之后,范宁儿突然向杨成一捐首,恭敬地说道:“能胜我者,天下仅有一二,您的棋力,实在让我钦慕!”杨成连忙伸手去扶,借着袍袖的遮掩,手心被塞进了一个东西。

 

最后的决战在两位擂主间展开,北魏神秘的“无名氏”终于露面,是一位道姑打扮的年轻女子,自称吴女,长得温婉细致,全无北魏人半点的粗犷洒脱之气。

 

这盘棋从清晨下到黄昏,两人都数次陷入长时间考虑中,观棋的人更是鸦雀无声。棋局一直胶着,始终无法看清胜负。萧鸾亲自到现场观战,看得浑身直冒冷汗。北魏外交官也是如坐针毡,四肢像筛糠一样发抖。谁也没想到,棋局终盘,出现了万中无一的“四劫连环”,居然是和棋!

 

杨成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贴身放着一块折叠的绢纸,上面写着:我救宁儿,你救自己,四劫连环,超脱生死。绢纸背面,是一个棋谱。

 

二、雌雄决

 

萧鸾没料到是这个结果,心情很复杂,自从擂台赛开战,大落大起,最后又复归于平静,着实惊险刺激。他瞅了一眼北魏外交官,说:“各守各城,各不相干。”北魏外交官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却也无话可说,迅速把消息传回国内。不几日,拓跋宏密旨到,让吴女再次出战。吴女提了两个条件,外交官不敢擅作主张,再次请示拓跋宏,得到同意后,马上晋见萧鸾:“昔日干将莫邪为雌雄名剑,天下利器无出其右。此次二位男女擂主对决,棋力之强,堪为当世棋圣,就如同干将莫邪争辉。所谓天不可有二日,地不可有二主,围棋为今世文化之魂,也决无二圣并存的道理,可否重赛一场,另下彩头?”

 

北魏外交官的话咄咄逼人。萧鸾毫不示弱,问:“怎么个赌法?”

 

外交官说道:“我大魏国马好,陛下之大齐粮足,就以千匹好马与万担精粮对赌如何?再者,杨成与吴女均为当世奇才,男未娶女未嫁,杨成胜则抱得美人归,杨成输则入赘我大魏,也算一段风流雅事。”

 

萧鸾答应了,并商定,若棋局中再出现四劫连环,继续重赛,直至分出胜负。

 

杨成和吴女再次对决,一局棋下得荡气回肠、步步惊心。其实,这二人都在费尽心思输棋!又要让对方上钩,又不能让旁观者看出任何破绽,想输棋原来比想赢棋难多了。

 

棋局终了,杨成赢了一子。但他明白,其实是自己输了。

 

萧鸾御赐宅府一座,让二人风风光光地举行了大婚,这时杨成才知道,吴女原来是南齐大将萧衍之妹,真名叫萧吴女。新婚之夜,杨成问:“师傅他老人家可好?一别数年,甚是挂念。”

 

吴女黯然道:“师傅自你走后不久,就仙逝了。”接着又捂着嘴直乐:“想不到师弟还是棋差一着,无论如何,你都占不了上风。”

 

杨成摇头苦笑,问起吴女为何出战。吴女叹气说:“都是宁儿惹的祸啊。”

 

原来,吴女不屑于世间的名利,但徒弟范宁儿好胜心强,爱出风头,闯荡出北魏第一品。拓跋宏正在高兴得到一位绝世高手,又被范宁儿不小心说漏嘴的一句话,给惊得呆坐当场,他说师傅吴女比他的棋力高出一筹!

 

拓跋宏屡次相邀,都被吴女抗旨,后来干脆直接告诉她,必须要到南齐摆下擂台,并以范宁儿押注,胜放人,输杀人。

 

那局决战之棋,谁也输不起。范宁儿早听吴女讲过杨成之事,那天擂台上认出杨成后,便趁焚香之时告诉了吴女。于是,俩人通过范宁儿牵线,联手弄出个“四劫连环”。没想到拓跋宏还要她再战一次,吴女借机提出:范宁儿就地释放,准他回国;她本人仰慕杨成才华,有心成就百年好合,希望能成全。

 

杨成其实是北人,家族与当地贪官结怨,几乎被灭满门,迫不得已和父亲一起逃离家乡。杨成游历北魏归来,告知其父,当地贪官早已被拓跋宏诛杀九族,其父归乡重振家门之心顿起,可惜天不从人愿,病死异乡,临死前叮嘱杨成,一定要回到北魏故乡。而吴女自幼跟随一位南齐的道士学艺,后来居住的道观毁于天火,道士认为风水不吉,去了北魏定居,吴女也跟随而去,数年后艺成,一直想着找机会回到故乡。

 

杨成少年时外出游历,一次机缘巧合,得遇道士,拜入其门下,学了四年的棋艺,吴女入门在先,反成了他的师姐。四年时间,吴女和杨成暗生情愫,可俩人却在婚后定居的地点上起了争执:吴女执意要回南方,杨成却想待在北方。谈了半天没有结果,杨成一气之下归国,不久父亲即病故。

 

杨成和吴女对战当天,虽然彼此仍真心相爱,却依旧念念不忘南北归乡之争,于是拼起了输棋的本事。最后,明面上是杨成棋定乾坤,暗地里,却是吴女掌控全局。但这两人都不知道的是,算盘打得最精的,其实是拓跋宏。

 

三、再扬尘

 

拓跋宏认为此番请吴女和范宁儿出战,棋战想输都难,但也作了最坏的打算,万一输棋,自己本来就准备转移攻防重点,那座城池不要也罢。再说,凭借北魏的军事实力,在自己熟悉的地盘上再抢回城池,也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这时,北魏国内战马爆发一种怪病,被感染的马匹初期与正常马匹一般无二,但会在短时间内发病,从而让大批战马丧失战斗力,国内兽医束手无策。同时,国内频发洪水,许多田地颗粒无收,粮食短缺。杨成和吴女下成和棋以后,拓跋宏灵机一动,又想出一个百无一害的阴招来。

 

杨成和吴女婚后,千匹刚刚染上疫病的战马被送入南齐,不久疫病便渐渐扩散开来,闹得国内众多的战马无力征战。这时,北魏战马闹疫病的事情也渐渐传开,萧鸾认为吴女是北魏的奸细,把吴女打入天牢,萧衍也受到牵连,被解除了兵权。

 

不久,北魏战马疫情得到了控制。原来,范宁儿是名医之后,医术比棋术更在行,研制出了治马的良方。

 

拓跋宏豪情再起,趁南齐战马之虚,再次发动讨伐战争,采取兵贵神速的策略,亲率三十万骑兵出征,趁旱季绕过淮阴要塞,在水军配合下,夜渡长江浅滩,连战连捷,准备直捣南齐皇城,擒杀萧鸾。

 

这时,范宁儿得知吴女出事,悄悄托心腹死士,把药方带给杨成。杨成觐见萧鸾,战马疫情得到控制,萧鸾特赦吴女。

 

数次小规模的战役,造成了大批百姓背井离乡,皇城也有逃难者涌入。吴女设了一个施粥铺,自己经常找逃难者聊天,又让下人四处搜寻前方战事消息,回家后,再加以认真分析和推演。杨成不解,吴女笑着说:“一时兴趣而已。”

 

重掌兵权的大将萧衍苦无良策,叫妹妹陪他下棋解闷。吴女突然说出一番话来:“此次北魏来犯,天时地利人和三不占,大哥无须担心。北魏军勇猛异常,此次派骑兵入侵,虽然速度提高,却产生了另一个致命弱点——粮草难以为继,只能通过沿路抢劫来保证供给。所以他们行走之路线,必有南齐内奸引路,必走粮多草足之路,他们目前的行踪看似飘忽不定、声东击西,其实是一个障眼法,行进的路线始终未变。小妹知道一些南齐的地理,认为北魏军必走一条路,这条路要穿过一个叫贤首山的地方。此地山高峡险,正是布兵的绝佳位置,在那里布置主力部队守株待兔,另在其南面和东面做出集结军队的姿态,不出数日,必有决战良机!”

 

萧衍左思右想,最终采取了吴女的计策。不久,果如吴女之言,南齐军在贤首山大获全胜,杀得北魏精骑丢盔弃甲,兵士折损大半,拓跋宏带着残余人马退回国境。

 

皇帝萧鸾得知事情始末,重重封赏吴女后说道:“将勇可冲锋陷阵所向无敌,将智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惜你是个女儿身,要不然是我大齐的一员名将!”

 

一场大战后,满目疮痍,两国各自休养生息。这天,杨成突然失踪,留下一纸书信。吴女轻抚着微微隆起的肚皮,泪流两行,自言自语道:“你眼见我献计杀你北魏同胞,终于还是伤心去了北方。夫君啊,你我南北相望,故乡和爱侣,究竟哪一个重要?”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