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小抓炒王”三休妻
div>

新婚“赌妻”

 

1924年11月21日,在民国政府的授意下,前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绍英带着指令进了寿康宫。寿康宫是同治妃瑜妃的住处,宣统皇帝即位之后,瑜妃被尊称为敬懿太妃。末代皇帝溥仪被赶出皇宫之后,老太妃跟民国政府就较上了劲儿,死活不肯出皇宫,可惜抵抗不了多久,就被轰了出去。

 

没想到这一轰,倒轰出了一桩姻缘。

 

临出宫前,宫内的太监和宫女四散逃亡。当老太妃被赶到东城的荣寿大公主府时,她用昏花的老眼一瞧,身边仅剩下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位对她忠心耿耿的老宫女名叫他他拉·叶筝,颇得老太妃的欢心。老太妃没女儿,就把她当成了亲人。此时,老太妃心想,自己都是棺材瓤子了,也别拖累了这丫头,干脆指桩婚事给她吧。

 

眼睛一扫,就看到了自己手下的厨子“小抓炒王”刘成贵。当年,慈禧手下有一位她钦封的“抓炒王”,这老厨子的要求特别高,一生就收了这么一个徒弟刘成贵。后来,人们称他为“小抓炒王”。刘成贵有一门上好的手艺,叶筝终身也有个依靠。考虑到这一点,老太妃就把叶筝指婚给了刘成贵。

 

新婚之夜,刘成贵满心欢喜地揭开红盖头一瞧,脸上立刻阴得像锅底。原来这叶筝不仅容貌一般,而且年龄还比他大八岁。刘成贵心想,自己刚二十出头,娶个二十八的老姑娘,这不成笑话了吗?

 

他转身出了屋,把新娘子一个人扔在房间不管了,气得叶筝哭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叶筝开始收拾房间。当时两个人已经出了宫,在京城里找了一处小院住着。她里里外外把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心想,比起那些没有着落的宫女,自己也算幸运了,就这么凑合着过吧,更何况,刘成贵当年曾救过她。

 

叶筝初入宫时,因没银子买通当差,便被分到了御膳房当打杂宫女,负责择菜洗菜。

 

这天,刘成贵跟着师傅来察看食材,竟在叶筝洗好的菜中发现一条小虫。“抓炒王”立刻变了脸。

 

谁都知道这“抓炒王”难伺候,他要是不高兴,在大总管那儿告上一状,搞不好叶筝就要被剁手剜眼。

 

当时,“抓炒王”二话不说,手一挥,就要让人把叶筝拖走治罪。叶筝当时吓得脸色煞白,话都说不出来了。太监上前拖人时,她拼命挣扎,顺手抱住了刘成贵的腿,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刘成贵。

 

看到叶筝泪如雨下,刘成贵心中一软,忙转身对师傅说:“今天是黄道吉日,不宜杀生,以免让这些菜沾了血腥气。师傅您就饶了她吧!”

 

“抓炒王”颇为不悦,反问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刘成贵灵机一动,索性帮人帮到底,低声说道:“把她打发到瑜妃宫里当差不就行了?省得您再看到她生气,这样您还落了一个慈善的美名,何乐而不为呢?”

 

当时瑜妃失宠,这样也相当于变相惩罚。刘成贵的这个主意立刻被“抓炒王”采纳。就这样,刘成贵的几句好话,救了叶筝的一条小命。

 

所幸后来瑜妃成了太妃,地位提高了不少,叶筝凭着自己的勤俭,终于获得了太妃的宠爱。眼下嫁给刘成贵,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事与愿违,准备好好过日子的叶筝再度遇到了麻烦。没等她开始做早饭,突然院子里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他们一进院,就开始搬东西,桌子椅子外加被褥,全被这伙人装上了马车。叶筝急了,拦了这个拦那个,可是根本没有人听她的。

 

为首的大汉奸笑着说:“你男人昨天晚上去赌钱,把这些东西都输给我们了。就连你,也是大爷我的了。”那男人说着就扯住她往车上拽。叶筝拼命挣扎,她狠狠地朝那大汉的手上咬了一口,撒腿就跑进了厨房。大汉恼了,立刻追了过来。叶筝抄起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喊道:“你敢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大汉不想闹出人命来,太晦气。不过,他又不甘心,心想,把叶筝卖了也行啊,至少能赚几块大洋。于是,他抢前一步,想把刀子从她手上夺下来。叶筝死命不松手,结果刀锋划到了自己的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痕从额头一直划到了下巴,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大汉吓得后退了几步,领着人赶紧跑了。叶筝见他们走了,望着乱糟糟的家开始放声痛哭。

 

虽然这刘成贵手艺好,能挣钱,可再好的手艺也搁不住赌博败家呀!没过两天,房东来赶人了。原来,这小院是刘成贵租来的,租期是三天,现在到期了,人家要把房子收回去。

 

叶筝苦苦哀求房东多留自己住几天,想等着刘成贵回家。房东可怜她,就答应了,谁料左等右等,十几天过去了,刘成贵也不见人影。这天,有个认识刘成贵的人跑来报丧,说他在街上看到刘成贵被国民党骑兵的乱马踩踏而死,五脏六腑都出来了,死得那叫一个惨!

 

叶筝一听,当时就晕了过去。

 

乱世“卖妻”

 

等叶筝跑去看的时候,发现人早就被踩成肉泥了。叶筝心里难受,跪在街上放声大哭,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这么苦。

 

可是这日子还得过。于是,叶筝典当了自己随身的几件首饰,然后在街上摆了一个小摊卖水煮花生,勉强能混口饭吃。

 

这一天,一个邋遢的乞丐来到了她面前,守着她的小摊不走了。

 

叶筝觉得奇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一看立刻惊得捂住了嘴。原来,这个男人正是刘成贵。

 

他并没有死,而是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参了军。可他胆儿小,一上战场就吓坏了,便偷着逃了回来。怕被人当逃兵抓起来,就装成了乞丐。

 

叶筝慌忙收了摊,满心欢喜地把自己的男人领回了租住的小屋。她烧了一锅热水,服侍他洗干净,又给他买了一套新衣服。吃着叶筝给自己端上来的热饭菜,刘成贵心满意足地说:“以后,我一定好好跟你过日子。”

 

此语一出,感动得叶筝不停地流泪。

 

第二天,刘成贵就四处找活儿干。他的手艺好,因此很快在京城的一家酒楼找到了当大厨的差使。最初,刘成贵一心想和叶筝好好过日子,经过了那么多颠沛流离的岁月,他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待自己不错。可是没过多久,他手上有了几个钱儿,老毛病又犯了。

 

他开始晚上不回家,跑到烟柳巷里找娼妓。没过多久,竟然领回家来一个窑姐姚娇。这姚娇一进门,就把叶筝当佣人使唤,不是让她洗衣服,就是让她做饭,一刻都不让她闲着。

 

叶筝原本气不过,可是刘成贵悄悄地把她拽到一边说,姚娇肚子里怀了自己的孩子,让她千万学着忍耐。

 

叶筝只好硬生生地咽下了这口气。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这姚娇的肚子根本没有动静。叶筝明白了,这是两个人合起伙来骗自己呢。

 

她气得大哭一场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家。就在这时,刘成贵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对她说:“你不想住家里也行,省得看着那个女人心烦。我托人帮你找了一份活儿,一个月五块大洋,你去不去?”

 

叶筝闻言,心想这主意不错,就答应了。

 

第二天,刘成贵领着她来到一所大宅子,告诉她这是刘四爷的家。然后,两个人从后院的小角门进去,有管家过来,吩咐了她一些日常的活儿。叶筝爽快地应了下来,手脚麻利地去干活儿了。

 

一个月过后,叶筝试探着问管家讨自己的工钱,管家无比郁闷地说:“你男人把你卖到这儿当佣人,你不知道?”

 

叶筝听后气得差点吐血,原来她再一次被刘成贵抛弃了。

 

老年“休妻”

 

既然已成这样,叶筝也不好再闹,只好留在刘四爷家当佣人。日子不急不缓地过着,转眼就是几十年。新中国成立后,叶筝进了街道居委会,还当上了妇女干部。就在这时,刘成贵的消息再度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在一家豆汁场,她见到了一身脏污的刘成贵。

 

刘成贵见到她第一眼,说的是:“我对不起你,我错了……”

 

过了二十几个年头,两位老人抱头痛哭。刘成贵说自己现在没钱,然后满怀期望地看着她。叶筝毫不犹豫地说:“只要有我一口,就有你一口。”

 

两人住在了一起。有旧相识的朋友劝叶筝:“他这人就是只狼。”叶筝却不语,把别人的劝告丢在了一旁。

 

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刘成贵也学会了疼人,他的工作不忙,每天便早早地回到家,亲手做好饭菜,等老伴回家。俩人你帮我捶背,我帮你捏肩,这生活终于可以用恩爱来形容了。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半大小子找上了门。这小子是姚娇的儿子姚录。叶筝吃惊地问刘成贵:“当年姚娇怀孕的事不是假的吗?”刘成贵赶紧回应:“是啊。可是后来那女的跟了日本人,生了个儿子。”

 

姚录一进门就抱着刘成贵哭,非要认他当父亲。这个孩子虽然没有流着刘家的血,但是如果将他抚养长大,好歹年老了能有个依靠。

 

就这样,姚录留了下来。添了一口人,家里的经济立刻变得紧张起来。那些年正是粮食不足的时期,姚录又特别能吃。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这姚录放开肚量大吃特吃,两位老人只能吃个半饱。

 

姚录十八岁的时候,街道工厂招工,他跑去报了名,当上了工人。谁料这一上班,他便再也不回家了。恰在此时,刘成贵中风瘫痪,急需人伺候。叶筝辞职回了家,照顾老伴。

 

几年后,一场浩大的运动席卷了全国,平日里见不着半个人影的姚录竟然跑到了刘成贵的家中。他是带着许多人一起来的,不是来报恩,而是来揭发和批斗刘成贵的。

 

他向“组织”揭发刘成贵给慈禧当过厨子,为封建阶级服务过。还说他跟着刘成贵生活的时候,这老头子天天虐待他,不给他吃饱,不给他穿暖,还不让他上学识字。

 

听了这话,叶筝差点把肺气炸了:“当时是你自己不好好念书,整天调皮捣蛋,后来被学校开除了……”

 

姚录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他喊着口号,指挥手下人把家里砸了个稀烂。

 

这伙人走了之后,原来街道工作组的人来串门。她们看到眼前的情景,心酸得要命。于是,大家都劝叶筝跟刘成贵离婚。

 

眼下,只要叶筝和刘成贵划分开“阶级界线”,就一定可以保全自身。再加上刘成贵都瘫痪了,活着对她也是个负担。

 

这些话隔着窗户,被刘成贵听了个一清二楚。当叶筝进屋的时候,看到了刘成贵放在桌子上的一封休书。

 

那个年代虽然已经实行离婚政策,不过,在刘成贵的头脑中,似乎“休书”更具说服力。

 

看到那一纸休书,叶筝说什么也不肯走。刘成贵开始绝食,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拖累眼前这个好女人了。

 

几天后,当姚录领着一伙“造反派”再次来到叶筝家时,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动静。这些人火了,一脚踹开了门,却看到了屋内让他们惊讶的一幕:叶筝与刘成贵穿戴整齐地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原来,叶筝竟和刘成贵一起服毒自杀了。

 

瞬间,喧闹的现场安静了下来。秋风从门口吹进来,桌子上的一纸休书打着旋儿飘落在地上,仿佛向人们昭示这个女人坎坷一生的终结……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