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赛马
div>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歇马镇大力进行招商引资,好让经济建设更上一个台阶。这天,县台办给镇政府打来电话,说台胞唐剑雄要来歇马镇投资办企业。这个消息对歇马镇来说是个大喜讯,由于镇长魏世东去市里开会了,镇委书记古田亲自出马,在镇上最好的酒楼设宴为那位台胞接风。

 

过不多久,县台办的人就和唐剑雄一起来了。大伙儿入席后,唐剑雄就站起身说:“各位乡亲,今天我是奉家父唐金宝之命回来的,一来是代表家父就他以前做过的一些不好的事,向家乡父老乡亲道歉,二来是根据家父的意愿回来投资,造福乡梓。”

 

说起唐金宝,话还得从早些年说起。当时歇马镇有这样一条规矩:用赛马来决定镇长的人选。也就是由镇上的两家大姓——唐家和魏家各推举出一名代表,骑马沿着镇后的歇马山跑一圈,得胜的担任这一届的镇长,任期三年。唐家的唐金宝已连续三届夺魁,多年连任,唐家的势力在歇马镇越来越大,魏家彻底沦为了从属。

 

这时魏氏家族出了一个人,叫魏九乾。魏九乾对唐金宝的独断专行极为不满,他远走蒙古学习骑术,艺成后挑战唐金宝。比赛进行得异常激烈,到了最后冲刺时,唐金宝的马只比魏九乾快了半个马头。魏九乾失望之极,觉得无颜面对父老乡亲,骑着马离开了歇马镇,后来又参了军。唐金宝当上镇长后,投靠国民政府,又当上了国军的一个营长,成了歇马镇说一不二的人物。歇马镇修筑了坚固的工事,唐金宝准备和解放军决一死战,但到了最后关头却一枪都没打,悄然撤出了歇马镇,使歇马镇的人民避免了一场巨大灾难。唐金宝离开歇马镇后去了台湾,多年经商挣下了一份不小的产业。但所谓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等到两岸关系有所改善了,他就派儿子回来代他完成心愿。

 

古田知道唐、魏两家以前的恩恩怨怨,现在得知唐剑雄就是唐金宝的儿子,是代表唐金宝回来投资的,觉得此事肯定会牵扯到过去的事,需要先了解一下广大群众尤其是唐、魏两家人的反应,于是在宴会上绝口不谈签订投资协议的事,而是先派人带了唐剑雄去歇马山游览。

 

歇马镇的乡亲们得知唐金宝派他的儿子回来投资,如同平静的湖面上被丢下一块石头,激起了阵阵涟漪。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唐金宝以前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但那次他没有在歇马镇和解放军开战,使歇马镇的百姓免遭兵燹之祸,已经是功过相抵了。更何况现在两岸关系越来越好,求大同存小异,就更不应该计较过去的恩怨,他既然有报效乡梓的意愿,就应该欢迎。古田了解到群众的这些反应后,如同吃下了一粒定心丸,于是打电话给在市里开会的镇长魏世东,要他尽快赶回来签订投资协议。

 

魏世东很快就赶回来了,但他却拒绝在投资协议上签字,原来魏世东就是魏九乾的儿子。他说唐金宝在歇马镇作威作福多年,现在有了几个钱,又想回来继续风光,没那么容易,除非按照歇马镇的老规矩,让唐剑雄和他赛一次马,如果唐剑雄能胜了他,他就在协议上签字,否则说什么都没用。其实魏世东心里还有另一个想法,在赛马上唐姓人压了他们魏姓多年,这次他要为魏姓人争回这口气。对此古田感到很为难,唐剑雄满腔热忱地回家乡来投资,这种话他又怎么说得出口?

 

有人把魏世东要赛马的事告诉了唐剑雄,唐剑雄同意了。他听完微微一笑说:“我在歇马镇这两天,也没看到过一匹马。由此推测,魏世东即便会骑马,也必定不会是什么高手,因为骑马这种事也是要讲究熟能生巧的。台湾有不少马场和骑马俱乐部,我是骑马俱乐部的成员。这次既然魏世东提出要赛马,我也正好显示一下骑术。”

 

古田见两人都同意了,就从石料场找来了两匹马,唐剑雄和魏世东一人一匹,比赛就开始了。可是唐剑雄却不知道,魏世东当过兵,而且是骑兵,在广袤的大草原上整整驰骋了四年,已经是专业级的骑手。虽然唐剑雄在骑马俱乐部也是把好手,但时间一久,他就慢慢落在魏世东后面了。

 

魏世东沿着歇马山疾驰了大半圈,回头看看,唐剑雄已经拉下了很多,也就放慢了速度。他知道这场比赛他无论如何都赢定了,魏姓人也终于可以在赛马上扬眉吐气一回。就在这时,前面有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魏世东一看,拦路的原来是他的父亲,现已七十多岁的前歇马镇党委书记魏九乾,就勒住马说:“爹,你怎么在这里?”

 

魏九乾大步上前,一把抓住魏世东的马缰说:“世东,这场比赛你不能赢。”魏世东说:“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们魏姓人终于有了赢得比赛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魏九乾说:“走,跟我到旁边的土凹里,我给你细说说。”

 

魏世东把马一带,就跟着父亲拐到了土凹里。这里和赛道隔着一座土堆,凹里可以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魏九乾说:“其实我们魏姓人早就已经赢过比赛了!”

 

他对魏世东讲述了一段往事。就在唐金宝准备和解放军决一死战时,魏九乾正好是解放军营长。魏九乾猜测,唐金宝此时虽然已与他势成水火,但有一个想法必定是和他一致的,那就是不愿意看到家乡被这场战争所殃及。于是他就派人带信给唐金宝,希望和他单独会一次面。这天,二人都没带一兵一卒,在镇后歇马山上见面了。魏九乾说:“唐营长,我们都是歇马镇的人,我不想这场战争祸及乡亲,所以就由我们二人来做个了断。”

 

按照歇马镇的老规矩,二人赛一次马。唐金宝说:“如果我胜了呢?”魏九乾说:“悉听尊便。”魏九乾这几年跟随部队南征北战,过的都是马背上的生涯,骑术比起当年又有了进步。而唐金宝虽然当了国军的营长,却没怎么离开过歇马镇,很少有纵马驰骋的机会。所以魏九乾有信心胜过唐金宝。可是魏九乾没想到的是,唐金宝的骑术在这几年一点都没拉下,就像上次那样,比赛进行得异常激烈,两匹马交替领先,始终没有拉开过一个马身。到了最后冲刺时,魏九乾全力以赴,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唐金宝的马速慢了下来,也就在这一刹那间,魏九乾领先冲过了终点。唐金宝勒住马说:“你赢了,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的。”果然,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队伍撤走了,解放军兵不血刃拿下了歇马镇。魏九乾知道,这次赛马唐金宝是有意输给自己的,他不愿看到歇马镇的乡亲们遭受战争的祸害。

 

就在魏九乾刚向魏世东讲述完这桩往事的时候,唐剑雄策马跑了过来。唐剑雄手里正拿着手机接电话。打来电话的是远在台湾的唐金宝,他告诉儿子,这场比赛不能赢,因为唐家在以前愧对魏家和歇马镇父老,这一回一定要给魏家面子。唐剑雄对手机大声笑着说:“爸爸你放心,我现在正故意输掉这场比赛。歇马镇不能投资的话,我就给歇马镇所属的县投资,总之我是不走了!”说着话,唐剑雄的马呼啦啦就过去了。魏世东上马就追,魏九乾一手紧握马缰,厉声喝道:“世东,唐金宝为了家乡百姓有意输掉赛马,现在他让儿子来投资创业,为了咱那点面子情愿输掉比赛,难道你的胸襟连唐金宝都不如?”魏世东哈哈大笑:“爹,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临近比赛终点时,魏世东的马又赶了上来。最后,不知是唐剑雄有意相让,还是魏世东及时勒了马缰,总之两人的马头几乎是同时过了终点。那么最后是谁赢了比赛呢?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魏世东和唐剑雄都在投资协议上签了字,唐、魏两家的多年恩怨也就此了结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