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比开粥铺
div>

在扬州城,最有名的大粮商有两家,城西的永盛行和城东的满仓行。两家平时相互为敌,比着在大街上摆粥铺,但两家的粥铺倒是救了不少吃不上饭的穷人。因为永盛行掌柜姓刘,满仓行掌柜姓马,人称“刘善人”和“马善人”。

 

道光二年,刘善人又在城西大摆粥铺,一时间,扬州城的乞丐涌向城西,百姓们都交口称赞永盛行。马善人看形势对满仓行不利,也效仿永盛行,在东城大摆粥铺。

 

这天,一个衣着破烂的老叟出现在东城粥铺前。他把瓷碗递上前,舀粥的小伙计盛完粥,老叟不小心把脏瓷碗掉到了粥锅里,小伙计呵斥道:“看你的脏碗,糟蹋了一锅粥,你们这些人,就配喝这样的粥!”说完,搅拌搅拌又盛起一碗。老叟一看,摇摇头到一棵树下喝粥去了。

 

恰巧,老叟摇头被马善人看到,他走到老叟跟前,问道:“你这老叟,我施粥给你,你为何还摇头啊?”

 

老叟一看是马善人,便道:“不瞒马善人,我看到小伙计给我只盛了半碗粥,我才把粥碗故意掉到粥锅里,目的是想让他把碗弄脏的那些粥再盛给我,讨粥的人不多,你们却只给半碗。可还没等我开口恳求,他就把我臭骂了一顿,弄得我不好再开口要了。”

 

老叟喝完一口,看马善人没吱声,又说道:“恕老朽直言,我观察有一阵子了,看每个讨粥的人,都只得了半碗,我不知道这是小伙计故意为之,还是奉主子之命。”

 

马善人一听,不禁一愣。

 

其实,老叟说得对,马善人还真是故意吩咐小伙计这么做的,他设施粥铺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救济穷人,而是为了与永盛行相抗衡,挽回满仓行的面子。这还不算,他用于熬粥的大米,都是些发霉长毛的底子货。

 

马善人回过神来,刚要说话,只见老叟站起身,把粥给倒掉了,仿佛尝出了熬粥的米有问题。

 

老叟擦擦碗,放到随身的布袋里,迈步上前,对马善人说:“明日,你到西城瞧瞧人家那粥吧。”

 

第二天,马善人来到西城永盛行的施粥铺前。只见讨粥的大小乞丐排成了长龙,比自己粥铺前讨粥的乞丐多了好几倍。

 

靠前的正是那个老叟,他领完粥,马善人才看到碗里不是半碗,而是满满一碗。看粥的颜色,就知道是上等粮米熬成的。

 

马善人回到自家粥铺,吩咐伙计们也用上等大米熬粥。

 

哪知,第二天,马善人看到自家粥铺前讨粥的人更少了。他又到了城西,才发现那里讨粥的比先前的还要多,且那个老叟仍然在。等老叟领完粥,马善人不禁傻眼了:永盛行不但用上等大米熬粥,还“讨一送二”,给每个乞丐发两个馒头。而且,发馒头的人不是米行伙计,正是刘善人本人。

 

马善人头一蒙,直骂自己脑子笨,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招呢?

 

正在思索,那老叟已来到他身边,对他说道:“马善人,老朽不是拐弯抹角之人,所以,我奉劝您一句,善举要出自真心,靠小伎俩必不长久。”

 

马善人听完,知道老叟在奚落他,瞪了一眼,便转身悻悻离去。

 

马善人边走边想,每次都输在刘善人之后,莫非永盛行有什么秘诀?于是,他决定派个探子到刘善人米店探底。

 

终于一天晚上,探子听到刘善人在客厅里与一位客人说话,只听客人说:“当下米行不景气,得想个法子把最大的对手满仓行击垮,才能在米业上领先。”

 

刘善人问有何良策,那客人道:“既然两家爱施粥,那您还在这施粥上做文章。您近期再施一次粥,这次不送馒头,既然米价下跌,我们就借此机会,送一包大米……”

 

那探子听了,回去立刻报给主子。

 

马善人一皱眉,明白了,此时南方正是暴雨天,运河水位上涨,交易多有阻碍。渐渐地,扬州城的大小米行存货变多,米卖不出去就发霉腐烂,必然造成价格下降,很多小米行纷纷倒闭,刘善人就是因为米价下跌才赠送大米。刘善人啊刘善人,这招我先用上,看你作何文章。

 

于是,第二日,马善人又在城东大摆粥铺,每个乞讨的人不但给上好米粥,还送足足半斗的大米。

 

开始几天,乞丐们纷纷涌过来,到第六日,人数忽然少下来。原来,城西的永盛行也开始送米了。

 

马善人急忙赶到城西,只见刘善人粥铺前人山人海,比前几天自己粥铺前的人还要多。他忽然看到,那个老叟又出现在人群里。

 

老叟看到马善人,走过来显摆一下手里的米包后正要离开,马善人拦住道:“这位老哥,我的粥铺同样是送大米,为何还是这边的人多?”

 

那老叟摇摇头道:“马善人可睁大眼睛了,这哪是一般的大米,而是一包上好的种粮!”

 

马善人一听,愣了老半天。他知道,作种子的大米可比一般大米要贵一倍多,刘善人为了自己的声誉,真舍得下本钱啊!

 

见马善人愣住,那老叟又微微一笑,道:“如今米价不景气,但种粮还是很宝贵的,刘善人之所以不送大米,而下大本送种粮,是因为他看出米价下跌只是一时之势,过段时间雨季过去就好了,但满仓行的大米已经散去一大半了。等到雨季过去,刘善人库存的大米再高价售出,不仅把种粮的损失弥补了回来,还能站稳脚跟。” 说完一摇一晃地离开了。

 

马善人这才如梦方醒,这乞丐不简单啊!

 

十余天后,马善人又开始开怀畅快起来,因为天气并没有转晴,雨水仍然淅淅沥沥不断,所以,米价仍然走低。

 

这下,马善人想看永盛行的笑话了。再有一个月阴雨天,永盛行那么多的存货必然发霉腐烂,那样,永盛行多年的经营就会毁于一旦。

 

不料次日一早,永盛行店铺门前,忽然打出一张收购粮米的告示,价格比市面价格高出不少。小米行的掌柜们本就难以经营,见此机会,纷纷拉着大米到永盛行出售。

 

马善人一看,开始讥笑刘善人,这次不比施粥啦,收购大米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马善人心说,这个刘善人,做善人做糊涂了,这个时候收米存储,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再过二十天,大米必然发霉腐烂。于是,为了让刘善人栽个大跟头,他便把自己剩余的大米全部卖给了永盛行。

 

又过了几天,永盛行门口像往常一样,十天后依然如故。马善人坐不住了,决定去拜访刘善人,并借机打探一下刘善人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

 

天刚亮,马善人就敲响了刘善人的院门。进得院子后,忽见走廊下的草地上躺着一个老乞丐,正呼呼大睡。马善人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近些天常见的那个老叟。刘善人上前,邀请马善人到院中的茶厅品茶。俩善人对着毛毛雨聊着,惊醒了老叟,只见他起身打着哈欠走了过来。刘善人起身,客气道:“有客人来访,惊扰了先生啊!”

 

马善人一听,忙问刘善人怎么称呼乞丐为先生。刘善人说:“不瞒马善人,开粥铺送种粮,正是先生的主意,最近又施以良方,不但帮我处理了仓库的粮米,还帮我办了一件大事。我聘请他做账房先生一点不为过,但先生拒绝接受,说要等一个人来。”

 

看马善人神情惊讶,老叟哈哈大笑,说道:“我老了,漂泊流浪了几十年,所以躺在草地上睡觉舒服。实不相瞒,我等的那个人,就是马善人您呐。我就是想让马善人看到,作为一个商贾,有善举才有善报。等一会儿,您就能看到了!”

 

刚说到这儿,门外忽然有几个骑马的官人登门:“治水钦差请刘善人到河前约见。”

 

这下,马善人更傻眼了,那老叟道:“走吧,到那儿你就知道了。”

 

三人冒着小雨来到运河边,只见人山人海,长长的运河两岸,搭起了一溜儿大帐篷,并且十步一口大锅,足足摆了三百余口。

 

马善人还不明所以,那老叟道,自己几个月前在北方乞讨,在京城听说南方因为暴雨,京杭运河不但水位高涨,而且河床的沙子也越积越多,很多河段几乎被泥沙淤成平地。所以,在天子脚下,老叟听说治水钦差即将到达扬州,负责运河的治理工程。一个月前,老叟乞讨回到扬州时,发现两位善人在比开粥铺,于是便推荐刘善人用“种粮计”,把自己店铺的大米省下来,又以略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一些大米,以便配合治水钦差,无偿给治水的民工提供所有的米粮。这样,永盛行既能在扬州城赢得好名声,又能在官府前打出了最漂亮的一张牌。

 

马善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老叟又道:“我之所以跟刘善人说这个方法,因为他是真善人,而马善人您却不是,从两人这几年的比开粥铺上就看出人心喽!”

 

说完,丢下二人,拿起碗哼唱着继续乞讨去了。后来,“捐粮”事件被皇帝得知,永盛行一跃成为扬州最大的进京米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