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书法神医
div>

明朝崇祯年间,京城有个叫沈静的破落秀才,写得一手好字,在当地小有名气,尤其是他的狂草,深为书法爱好者所欣赏。

 

一天,沈静给几个书法爱好者讲解狂草要诀。午间几盅酒落肚,沈静有了醉意。回到家中,乘着酒兴他挥笔写了几张狂草后便伏案而睡。学生中有一个叫陈君的看着兴起,便当场仿着沈静的字迹也写了两张压在案上。然后,众学生各自回了家。

 

次日早饭后,学生们发现沈静还没出现在字摊上,十分奇怪,便一起前去看望。谁知刚到门口便听见屋里隐隐传出一个男人的抽泣声。学生们大吃一惊,急忙抢步进屋一瞧,只见沈静倚在书案前泪流满面。学生们围拢过去,七嘴八舌地问沈静出了什么事。沈静擦去眼泪,望着众人沮丧道:“沈某不幸,恐怕不久就要告别人世了!”

 

众学生大惊,疑问道:“老师何出此言?”

 

沈静指着案上的两纸狂草长叹一声:“沈某昨日醉后偶书,今早起床一看,发现自己这两纸狂草柔弱无力,说明本人中气已尽,定有暗病缠身,看样子活不长了!”

 

学生们纷纷摇头:“要是能以书法诊病断生死,岂不让人匪夷所思?”

 

沈静正色道:“没错,书法确能诊病。中国传统医术不是讲究气血吗?人体精气和精血通过书法而融于笔端,一管在握,集全身之气血,肌肉松弛,呼吸进出,都能窥一斑而见全豹。凡有体弱疲病者不就能通过书法观察出来么?”学生们听罢,似乎有所觉悟。

 

这时,陈君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案前,取过那两张狂草仔细端详一番后,突然失声惊叫起来:“天啊,这不是老师的书法,而是我昨天仿照您的字样挥就的!”

 

沈静大吃一惊,急忙起身取过来仔细一瞧,还真是!接着将目光投向陈君,沉痛地叹道:“如此说来,小兄弟的寿数恐怕还真有限了……”陈君却不以为然,不置可否地笑了:“听天由命吧!”

 

两个月后,陈君果然身染沉疴,发病在床,虽遍访名医,却药石无效,终于含恨归西。

 

这桩奇事传出去以后,沈静这下子可名播四方了,坊间都在传说这位神医能通过书法诊病断生死。于是,沈静的书法便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野,人们更津津乐道的则是他的“神断”。从此,只要沈静的摊儿摆到哪里,哪里就人满为患,瞧热闹的将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沈静担心长此以往闹出事来,干脆在家休息。

 

这天,来了一群进京赶考的举子,他们听说这位“神医”能以书法诊断吉凶祸福,便蜂拥而至,都想借此机会测一下前程如何。为首的是一个人高马大、满脸麻子的粗鲁汉子,进门便扯起喉咙喝道:“姓沈的听了,我等前来拜会书法神医,当场验明神断,如系妖言惑众,当扭送官府严惩!”

 

沈静一瞧来者不善,心中便有几分不快,正考虑应付之策,只见这人身后闪出一位眉清目秀的文雅举子,将粗鲁举子推过一旁,朝沈静客客气气地打了个拱手道:“沈神医见谅,刚才我们这位师兄说话粗鲁了点,请多多包涵!”

 

沈静长叹一声:“病有轻重之分,人有贤愚之别。勿要少见多怪,我心中有数了。”文雅举子又朝沈静施了一礼:“沈神医大名远扬,我等今天是特意登门讨教来了。听说神医能以字诊病断生死,在下今天就写一个字,请神医为我今科断个前程如何?”说罢,不待沈静吩咐,便在案前取笔俯身写了一个“林”字。

 

沈静接过字笺,仔细端详片刻,顿时脸呈笑容,抱拳在胸,朝着文雅举子连声祝贺:“恭喜,恭喜!公子今科定然蟾宫折桂,独占鳌头!”

 

文雅举子连连谦让:“见笑,见笑!不知神医有何凭据?还望不吝赐教。”沈静指着这纸笺上的“林”字即兴解释道:“你瞧这个‘林’字,运笔矫健遒劲,力透纸背,尤其是这两竖就像两根擎天大柱,这两撇两捺犹如凤凰展翅,这不就预示着天将降大任嘛!”

 

这番解释天衣无缝,只说得文雅举子眉开眼笑,朝着沈静连连打着拱手道谢:“沈神医过奖了,过奖了。倘果真如愿以偿,当携重金前来酬谢!”

 

沈静的这番“神断”虽然说笑了文雅举子,却激怒了旁边的粗鲁举子。只见他冷冷一笑,呼着粗气,顺手也操起案上的狼毫,恶狠狠地在另一张纸笺上也写下了一个斗大的字,然后朝沈静面前一扔,粗声道:“瞧瞧我写的这个字,该作何推断解释?”

 

沈静一瞧这字不由倒抽了口冷气,为啥?因为这恶举子写的也是一个“林”字。这不明摆着要刁难他这位“沈神医”么?面对挑衅,沈静毫无惧色,略思忖片刻,同样报以一声冷笑:“公子写的这个‘林’字恕我不敢直说了!”

 

粗鲁举子勃然大怒:“不行,今天当着众人的面,不想说也得说。否则,老子就点把火烧了你这鸟窝!”

 

沈静朝众人打了个拱手,朗声笑道:“大伙作证,看来这位老兄还非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迫于无奈,只好得罪了!”说罢,便双手举起这粗鲁举子写的这个“林”字,给周围的人一一过目,接着铿锵有力地解释道:“诸位瞧仔细了,这个‘林’字与前面那位写的‘林’字,无论是笔法还是字形,都不可相提并论。这个‘林’笔画粗拙,尤其是那两竖,简直就像出殡时抬柩杖的那两根龙杠木,那一横疑似躺着的一个人,而那两撇两捺竟像裹尸布似的。所以从这字的形状来推断,足下不独今科无望,恐怕还有性命之忧哩!”

 

话音刚落,粗鲁举子便咆哮着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大有要将沈静置于死地才能泄恨之势。幸亏众举子一拥而上将他拉住,连说带劝地将他架走了。

 

过了一个月,朝廷的皇榜张贴出来。独占鳌头的新科状元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被沈静预言会蟾宫折桂的文雅举子。如果说这是沈静瞎猫撞了死老鼠,碰巧了,那位粗鲁举子的最后结局,则简直让人惊讶得瞠目结舌。此人不仅在考场上名落孙山,更倒霉的是皇榜公布之后,便气得病倒在床,最后只得用轿子抬回家乡。可谁知半路上便死了,含恨归西。

 

众人对沈神医的神断加油添醋,描绘得栩栩如生,沈静在众人的赞叹声中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活神仙!这桩奇闻传进朝廷后,皇帝老儿也十分感兴趣,急忙降旨新科状元,让他携厚礼宣诏这位“沈神医”进宫。谁知,当新科状元率领一帮人马敲锣打鼓来到这位“神医”门前时,只见铁将军把门,早已人去楼空。询问左邻右舍,都说是那天粗鲁举子闹事后,“沈神医”就连夜搬家了,至今不知去向。新科状元只得怏怏回宫复命作罢。

 

一年以后,有人在乡下的一所私塾里偶然发现了沈静,他已成了一位教书先生,为学子们传道授业解惑。问起沈静如何料事如神,沈静说:“我那天从恶举子的眼神里发现了杀机,便作了提防。果然不出所料,当晚恶举子便带着一伙歹徒长枪短棍打上了门。至于那两个举子的结局,文雅举子谈吐不凡,极富修养,极有可成大事的气度,而那位粗鲁举子,言行品德势必会为自己惹祸生灾。说起陈君之死,书法确实与身体健康有关,但并不能以之诊病断生死,否则,世间的郎中先生岂不都要失业?陈君是早有隐疾,而且通过他的运笔也体现出来了,我同样在这虚实之间下的结论,还真歪打正着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