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神刀
div>

早年间,襄阳城十字街拐角处有一家剃头店。店里所用剃头匠人来自天南地北,因为待遇好,想到此店来的剃头匠很多。虽然门面不大,但不是想来就来得了的,据说那时候,进店铺之前,首先得过“剪、剃、刮、捏”四关,过了这四关,才算是剃头的好手,才有资格进店当师傅。

 

在这家店里,有一个叫狗蛋的小师傅,二十岁上下,生得瘦瘦弱弱、白白净净的。初进店时,店里几个有名气的老师傅都看不上他,觉得他小小年纪不会有啥本事,能进店里来,肯定是走了门子。这几个人凑一起商量,得找机会出出他的洋相,让他晓得这地方不是好待的,没几把刷子是混不下去的。

 

这一日,店里来了一个大胡子男人,几个老师傅见了,就故意推来让去,最后把活推给了狗蛋。大胡子坐下后,没拿正眼看狗蛋,歪着头说:“刮脸,不用水洗,干刮。”

 

狗蛋朝大胡子男人脸上一瞧,满脸硬扎扎的胡子不说,满脸的疤痕,坑坑洼洼,实在是难刮至极。而大胡子男人还要干刮,这更是难上加难。狗蛋心里说,怪不得几个师傅都推来让去的。

 

可进了门的客人你不能往外推啊!狗蛋只好微微一笑,点头说好,干刮就干刮,拿起剃刀就要动作。大胡子瞪了一眼狗蛋,说道:“我怕疼,你小心点。”狗蛋忙回话:“放心,跟抓痒似的,包你舒服。”说着,走上前轻挥细臂,妙转手腕,那刀在大胡子脸上起起伏伏,挑、拣、刮、剜,运行自如,好比在一颗大核桃上精雕细刻。只片刻工夫,大胡子的脸上疤是疤,坑是坑,洼是洼,干净得连胡茬的痕迹也没有。狗蛋一手活做的,把几个老师傅看得目瞪口呆。

 

过一日,店里又来了一个秃头男人,这人来后,径直坐到狗蛋前面的位置上,叫着要剃光头。狗蛋瞧这秃头真是秃到家了:东一块西一块呈花斑状,三五个麻雀蛋大小的脓包分布其间,头发稀疏,星星点点,大多数都是茸茸毛,又是个难剃的头啊!

 

几个老师傅在一旁不怀好意地看狗蛋如何下手。狗蛋先用热毛巾在秃头上捂了一会儿,然后一手拿一疙瘩棉球,一手拿剃刀,道一声:“别动,一会儿就好。”话音未落,一手拿着棉球在流脓处轻轻一擦,随后剃刀紧跟着一刮,一片茸毛就被剃得干干净净。有些地方在剃之前,需要一手按头一手擦脓,狗蛋就把剃刀向空中一抛,腾出另一只手来迅速动作,此时,眼看剃刀就要落下劈向秃头,周围一片尖叫,狗蛋却不慌不忙,在刀落瞬间,伸手一接,准确无误地握住了刀柄,立马下刀,刷刷刷三下五除二,还不等有新脓溢出,那一片的毛发就又被剃得干干净净。

 

领教了狗蛋的本事,谁还敢在他面前叫板?自此,狗蛋在襄阳城名声大震,老少爷们都爱找他剃头,称他为“襄阳神刀”。

 

据说狗蛋是襄阳城外一个小村子里的人,出自剃头世家,八岁时就开始学艺。学艺时,父亲只让狗蛋给客人洗头捏肩,至于剪、剃、刮之类的细活,从来不让狗蛋沾边。到了狗蛋十二岁时,他央求父亲说:“爹,我都十二了,您教我手艺吧。”

 

父亲对他说:“这样吧,你先练刮冬瓜葫芦毛吧。记住,不准有破皮损伤。等你把冬瓜葫芦毛刮得差不多了,我再教你手艺。”按照爹的吩咐,狗蛋在冬瓜葫芦上刮毛,一年后,就能闭着眼睛把冬瓜葫芦上的毛刮得干干净净。

 

这时,狗蛋又央求父亲教手艺。父亲斜了他几眼说:“你再刮豆腐吧。”说着,父亲抓起一把头发屑,洒在白嫩嫩的豆腐上,还说,等啥时能把上边的头发屑剃去,还不让豆腐块丝毫有损,那时再教他手艺。接着,父亲又找来一些光溜溜的圆石头,并在石头上涂抹了一层黑锅灰,叫狗蛋把黑锅灰刮干净,要石头上不准留下一点刀刮的痕迹,更不能让剃刀有一丝卷刃。如此三年五载后,狗蛋对父亲说:“爹,您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总该教我手艺了吧?”父亲笑着说:“傻娃子,还教什么手艺呀?你现在比你爹的手艺至少强十倍了。”

 

狗蛋似信非信,刚好此时来了一位客人,父亲叫狗蛋上阵试试,狗蛋一试,果然得心应手。原来,父亲叫他在冬瓜葫芦上刮毛,那其实是在教他练硬功;在豆腐块上剃头发屑,那是教他练软功;在光溜溜圆石头上刮锅灰,那是教他练内功。如此这般,狗蛋练就了绝顶的剃头功夫。父亲死后,狗蛋带着一把剪刀一把剃刀去闯襄阳城,毫不费劲地就过了四关,进了襄阳剃头店,是此店开店以来,招进来的年纪最小的师傅。

 

国民党镇守襄阳那会儿,康泽司令手下有个姓吴的副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此人在襄阳城欺男霸女,坏事做绝,百姓对他恨之入骨,巴不得有人立马杀了他,为民除害。可是,吴副官是康泽司令的红人,谁敢惹他杀他?

 

说来也巧,吴副官是个癞痢头,头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秃疤,南一撮北一撮的稀毛发,实在是难剃。每次吴副官去店里剃头,师傅们都不愿伺候他,不得已伺候他时,也不得不十二分地小心,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遭吴副官挑剔和打骂。

 

狗蛋来到剃头店后,吴副官见他生得瘦小,就有意欺负他,见了狗蛋把嘴一撇,说:“瞧你个瘪三样,有个屁的本事,还什么襄阳神刀,屁吧!”于是,每次来剃头就专找狗蛋。没想到,狗蛋其貌不扬,但那剃癞痢头的本事却十分了得,让吴副官无可挑剔。这吴副官本来是个喜欢找茬的主儿,就在心里说,看老子下次咋收拾你。

 

不久,襄阳城传遍一个消息,吴副官看中了一户人家的小女子,硬要纳为小妾。这户人家知道吴副官的德行,死活不答应。没想到,吴副官强行把人家小女子给糟蹋了。小女子觉得无脸见人,跳护城河自尽了。

 

这事传到狗蛋那里,狗蛋什么话没说,只是狠狠地咬了咬牙。

 

不久,吴副官又去找狗蛋剃头,一见面就开口骂道:“小兔崽子,好好伺候你大爷,伺候不好老子,要你小命。”

 

狗蛋见吴副官凶神恶煞的样子,知他来者不善,就格外小心。刚一运刀,刀刃才触到吴副官稀疏的头发,便感觉似触在铁丝上一样,才刮了一两下,刀口便有几处卷了刃。

 

原来,吴副官会气功,是有意为难狗蛋。

 

狗蛋愣了一下。吴副官冷笑道:“小兔崽子,给老子剃呀。”说着,还示威性地摸了摸腰间的手枪。

 

狗蛋愣了一下,便又凝神静气,暗暗运功之后,说一声:“别动,一会儿就好。”便一手按着吴副官的半边脑袋,仍用那把卷刃剃刀,在他头上动作起来,刀刮之处,“嚓嚓嚓”声响贯耳畔,伴有一股青烟缭绕,刮到最后一刀时,似有一星点火光闪现。这一切,把对着镜子的吴副官看得目瞪口呆。

 

前后也就半根烟的工夫,剃完了。

 

一直目瞪口呆的吴副官,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神情恍惚地摸了摸头,拿眼盯了盯狗蛋,一句话也没说,摇摇晃晃地出了剃头店。

 

吴副官走后,狗蛋长叹一口气,心里说:“小女子,俺狗蛋替你报仇了。”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吴副官在睡觉时,突然号叫一声,头上喷血而死。

 

经检查,他的天灵盖处有一道细细的、寸把长的刀痕。

 

是谁杀了吴副官呢?康泽司令下令调查,可是查了多日,始终没查出名堂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是谁杀的吴副官,这事只有狗蛋心里清楚。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