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消失的金粟瓜
div>

明末清初,阳澄湖畔有个西杨庄,方圆几十里,以盛产瓜果而闻名苏昆地区。

 

在西杨庄最靠近阳澄湖的地方,住着一位寡妇杨氏。这杨氏生得是:貌若嫦娥月中下,笑颜能把魂魄抓。杨氏貌美如花,心肠也是出奇地善良。三年前,十八岁的杨氏嫁给了表哥杨柳青,小夫妻恩恩爱爱,羡煞旁人。无奈第二年杨柳青一病不起,二十岁不到就一命呜呼。儿子死了,杨柳青的父母心中百气郁结,一年之内,两位老人也相继追随儿子而去。

 

庄子里开始有人说,杨氏是个妖女,三年不到克死丈夫和公婆,是个不吉利的女人。他们鼓动村长把杨氏赶出了西杨庄。

 

杨氏一路哭着回了娘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回来做什么?难道想害死我们全家?”嫂子破口大骂,把杨氏撵了出去。

 

杨氏咬咬牙又回到西杨庄。“我嫁到西杨庄,便生是西杨庄的人,死是西杨庄的鬼,族长你看着办吧!要不我就撞死在这大石头上。”杨氏指着村口高高的贞节牌坊说。

 

看美人梨花带雨,色心顿起的族长眼珠子一转:“好吧!你回村可以,但必须住到阳澄湖边那座野坟岗上。”

 

野坟岗就野坟岗,杨氏回到以前和杨柳青住的屋子收拾一番后就来到野坟岗。野坟岗边有个茅草屋,是以前看坟人住的。

 

其实野坟岗只埋了一位前朝将军和他的几位妻妾,刚开始时有人看坟,后因晚上闹鬼,就没有人愿意来这里看坟了。

 

杨氏请人帮忙,把茅草屋修葺一番,住下后她在野坟岗周围开垦了些地用来种植瓜果。

 

这天晚上,杨氏刚躺下,族长竟悄悄摸进了屋,一把抱住杨氏,欲图不轨。

 

杨氏拼命挣扎,大喊道:“我可是个不祥的女人!”这句话让族长冷静下来,谁不想多活几天呢!

 

一晃三年过去了,第四年清明,杨氏给丈夫和公婆上坟归来,感觉有些疲乏,就躺在炕上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她来到阳澄湖边,只见那湖水清澈极了。就在此时,杨氏看到湖水翻滚,湖面上出现了一位青甲将军,那将军手拿银枪威风凛凛,向她微笑道:“我是阳澄湖龙宫龙王身边的虾将军,每年瓜果成熟的季节,你都往湖中扔瓜果给我们龙宫中的虾兵蟹将们吃,所以我欲帮你,有什么心愿你尽管说来。”

 

杨氏闻听青甲将军这样说,忙恭恭敬敬地对他磕了三个响头:“将军,以前我们夫妻有个心愿就是想生一个小孩,丈夫死后,我也就没有啥愿望了,只希望我平平安安终老就行。”

 

青甲将军哈哈笑道:“这有何难?你去门外看看,前面乱坟岗上有个男婴,你马上去把他抱来,注意他手中的藤蔓,你一定要把它插入瓜田里。你要记住,孩子在才能保你寿终正寝,切记!”话音刚落,杨氏便被惊醒了,她向四周张望,哪儿还有青甲将军的影子。不过她却听到门外有婴儿啼哭的声音,跑出门外一看,乱坟岗上果然有一个男婴。那男婴长得白白胖胖,才几个月大,他的手中握着一枝藤蔓样的植株。杨氏曾听公公说过,龙宫中有一种珍奇之瓜叫金粟瓜,是给王母娘娘的供果。如今看这藤蔓,细细闻来还带粟香味,莫非就是金粟瓜秧。杨氏把男婴抱回屋内,给他起名叫杨宗。有了杨宗,杨家的香火就得以传承了。

 

哄睡了杨宗,杨氏就把那株藤蔓插入土中,在四周培土浇水。说来也奇怪,那藤蔓一经浇水便显出勃勃生机,第五天早晨已爬满了一大半田地,第十五天早晨便开出淡淡的黄花,第二十五天便结出一只只小瓜,三十五天之后,那一只只成熟的小瓜便犹如女孩子拳头般大,而且通体金黄,粟香味十足。看到这小巧玲珑的瓜儿,杨氏挑一个摘下,放在嘴里一口咬下去,哇,那个脆劲,那个甜味,那个粟香,是她这辈子从没尝到过的。杨氏边吃边想,多亏青甲将军相助啊!要不然我哪能吃到这样美味的瓜呢。想完,她就采摘下几十个金粟瓜似往常一样扔进阳澄湖喂那些鱼虾们。

 

也是奇怪,看到杨氏吃金粟瓜,杨宗直对杨氏笑,然后叫着:“娘,娘!”才几个月大的孩子就会叫娘,杨氏抱起杨宗,然后把一小片金粟瓜肉塞给杨宗吃,哪想到小杨宗一下就把瓜肉吞进肚子中,然后张着嘴还要吃。

 

第二天,杨氏背着杨宗拿着瓜儿上集市去卖。村里人看到杨氏身上背着个男婴很是惊奇,守寡四年,哪儿来的婴儿?分明是不守妇道,偷了男人。于是,他们又到族长家告状,族长自然十分气恼。

 

族长叫人拦住杨氏,叫她这不守节的妇人别去集市败坏西杨庄的名声。庄丁们一拥而上,夺下了杨氏手中的篮子,当他们看到那犹如女孩子拳头般大,通体金黄,粟香味十足的瓜时,都惊呆了。

 

族长上前接过小瓜一瞧,哈哈笑出声来:“真是金粟瓜,杨氏,你这寡妇怎么能种出这样的金粟瓜?你还不快说,不然你身上的婴儿就休想活命。”

 

杨氏故意说:“族长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孩子是你的,这金粟瓜也是你那天晚上给我的,你不是还说要娶我进门吗?你都忘了?”

 

啊,族长和杨寡妇睡觉来着,怪不得要撵她到野坟岗,敢情是为他们偷情方便啊!大伙儿七言八语把个族长气得吹胡子瞪眼。

 

族长老婆更是发疯乱喊:“你这个死鬼,竟然跑到野坟岗睡杨寡妇。你说,除了金粟瓜,你还给了她哪些好处?”说完,族长老婆追着十三岁的女儿乱打,“我打死你这丫头片子,我打死你这丫头片子,好让你爹把寡妇、儿子迎进门。”

 

看到自己老婆似疯狗一般,族长无奈地瞪大眼睛,大喝一声:“好了,既然你说是我的儿子,那我们来个滴血认亲,不然,如何还我清白?”

 

一见族长这样说,杨氏心中开始发慌,他竟然想滴血认亲来证明自己——唉!造化弄人,算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一听族长要滴血认亲,村民们窃窃私语,族长和这杨寡妇到底有没有瓜葛,看好戏吧!

 

庄丁准备好了盆、水和一枚银针。族长先用银针刺破中指,手指上的鲜血滴入水盆内。

 

庄丁又把杨宗的小手掰开,用银针刺破小手指,小手指上的血也滴入水盆。此刻,大伙都睁大眼睛看着,很快两滴鲜血渐渐地融合在了一起。

 

族长眼都直了,他用手指着杨氏:“你,你这是……不,不可能!”

 

杨氏心中暗喜,谢天谢地!看来是那位龙王身边的虾将军在帮助我们母子。

 

看到族长老婆和族长打在一起,杨氏心里也怪不是滋味,可想到如不这样,她就要面临第二次被赶出西杨庄的噩运。她急忙带着孩子离开,向着野坟岗而去。

 

从此,大伙儿都认定杨宗是族长的儿子,所以也没有人再敢欺侮杨氏母子。倒是族长,时不时来看看杨宗,看到杨宗长得眉清目秀,机灵活泼,他几次开口想把杨宗要走。杨氏哪里能答应,理都不理族长,把个族长气得咬牙切齿。

 

一晃七年过去,看到儿子健康地成长着,杨氏打心眼里高兴。这期间,整个西杨庄的瓜农们都从杨氏那里得到了金粟瓜的秧苗,他们的收入比以前增加了,日子也过得更富足了。几句顺口溜在苏昆地区传开来:绿色环绕瓜果香,四季风景胜天堂。金粟瓜是龙宫种,神仙向往西杨庄。

 

一天深夜,杨氏和儿子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们刚打开门,族长老婆带着家人举着火把恶狠狠地闯进屋内,把他们娘俩五花大绑捆了起来。族长老婆对着杨氏破口大骂:“你这贱妇,别以为我不知道,族长三番五次往你这儿跑,你安的啥心啊!你把他魂都勾走了,你想把我们娘俩置于何地啊?”

 

杨宗闻听后怒目圆睁:“我们没做啥坏事,是族长在打我们的主意,你自己管不住他你还赖我们。”

 

“反了,你小小年纪就这样张狂,看我如何收拾你。”族长老婆命令家人把杨氏和杨宗推出屋子,然后吩咐:“把他们扔下阳澄湖喂鱼!”

 

杨氏母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抬起来扔入湖中。杨氏眼前一黑就啥都看不见了。待杨氏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儿子和青甲将军站在旁边。

 

杨氏抱着儿子大哭:“儿啊,为娘保护不了你,差点让歹人害了你!”

 

青甲将军上前说:“杨氏,这也是杨宗的劫数,今天我就向你表明杨宗的身世吧!他是天庭瓜仙和粟米仙的儿子,那次两位神仙去瑶池参加王母娘娘的蟠桃盛会,也是有缘,竟偷偷私会生下了这个孩子。好在司果神和司农神网开一面,同意他们把婴儿生下,但七年之内不能养在天庭,否则他俩的千年修行毁于一旦。”

 

听到这儿,杨氏哇地大哭起来:“将军,你言下之意就是杨宗现在要跟你回天庭?”

 

青甲将军点点头:“是的,杨宗要回仙界开始修行,你有了种金粟瓜这技术,一生也会衣食无忧的。”

 

杨宗听到这儿,他紧握拳头,皱起眉头说:“不,我不愿和娘亲分开,如果非要让我和娘分开,除非我死了。”

 

杨氏一听此话,眼泪直涌:“宗儿,谢谢你记着娘的养育之恩,你是神仙,你还是回去吧!别在人间受苦了。”

 

杨宗上前抱住杨氏:“娘,孩儿不想做不孝之人。”

 

这时,天边出现一片云彩,云彩中传出动人的声音:“虾将军,别为难他们,他们母子情深,就让他们在一起吧!不过天庭规矩不能破。”

 

青甲将军忙伏地跪拜:“末将遵命,谢谢司农神的指点。”然后青甲将军起身对母子俩说:“你们方才听到了,司农神同意让你们俩在一起,但仙界的果品金粟瓜将收回天庭,不能再让人间俗物沾染了。因为杨宗不上天庭修炼,就是凡夫俗子一个,不再是瓜仙和粟米仙的儿子,就再没有给予金粟瓜生机的能力了。”

 

“我不做神仙的儿子,我就想和娘亲在一起,孝敬娘亲,和她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杨宗对着青甲将军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在下告辞。”青甲将军一闪就不见了。

 

杨宗扶起杨氏:“娘亲,我们走吧!天下之大,总有娘和儿子的容身之处。”

 

一夜之间,西杨庄瓜田里的金粟瓜全都死了。从此,金粟瓜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能种出那通体金黄、小巧玲珑、水润光滑、一口咬下去满嘴粟米香的金粟瓜。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