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亡命鸳鸯剑如虹
div>

路颜端着热茶走进师父的房间,师父不在,桌上面放着一本书,她随手翻了起来,里面图文并茂,竟是她和师父合练的百花剑法。路颜合上书,吃了一惊,书的封面上写着:“鸳鸯剑法”。看到鸳鸯二字,她才悟到不对劲的原因,她与师父合练剑法的过程中,有很多亲密的动作,比如说拉手,比如说搂着她的腰,师父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很敬重,从未多想,如今师父把鸳鸯剑法刻意隐瞒成百花剑法,目的何在?

 

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路颜欲找师父问个明白。树荫下,她看到师父从怀中掏出手绢痴痴凝望,表情极其陶醉。路颜惊得目瞪口呆,这手绢是她送给师父的。这几年师父和她同练剑法,生活上对她似乎越来越关心了……路颜越想越脸红,将剑谱扔向师父,掉头就跑。

 

下山后,路颜直奔岳家庄,谁知她刚踏入岳家庄的地界,就遭到了岳家庄守卫的围攻,幸好被一青年男子相救,才全身而退。青年男子自称孙千,路颜悲喜交加,孙千是她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如果不是家逢惨变,也许早就结为秦晋之好了。路颜与孙千相认,孙千也是十分激动,又苦笑着说,当年以为路颜已亡,索性娶了八绝山主的女儿,仗着八绝山独特优势,联络受岳剑峰荼毒的大小门派残存力量,组成“反岳联盟”,公开与岳家庄对立。

 

八绝山上,路颜见到了孙千的妻子,没想到她的相貌奇丑无比,脑筋还有些问题。路颜心中难以释怀,只能与孙千兄妹相称,每当提起复仇之事,孙千都说时机未到,让她不要心急。

 

这日,路颜被孙千差人叫到会客厅,一眼望到师父在场,她转身欲走,被孙千叫住,介绍道:“这是楚家庄的楚烈楚庄主。”路颜愣住了,师父何时有这个身份?楚烈朗声一笑,道:“路姑娘真是年轻貌美。”路颜更迷惑了,眼前的人明明是师父啊,看意思师父也不打算与她相认,她也懒得点破。

 

没想到第二天,楚烈带着厚礼,亲自向路颜提亲。路颜羞得几乎想撞头,难怪师父不认她,原来是打她的主意,她气得直跺脚,“你是个老不羞,一把年纪了,竟想做这等丑事!”孙千不明就里,打着圆场:“楚庄主虽然年纪偏长些,但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路颜对她和楚烈的关系难以启齿,咬牙切齿道:“大仇未报,我不想嫁!”楚烈不怒反笑:“路姑娘不用着急答复,不妨考虑一下。”

 

事后,孙千对路颜说除了“反岳联盟”外,楚家庄的势力最大,如果能够拉拢过来,共同对付岳家庄,胜算可达九成,如果让岳家庄拉拢他成功,报仇可真就无望了。

 

路颜心情烦躁道:“孙哥哥,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嫁个老头子?你太狠心了!”孙千长叹口气:“我们之所以迟迟未动,就是因为势力还不够强大,同时还要顾及楚家庄的立场,楚庄主倾心于你,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路颜掩面而泣,继而哭声大作,孙千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最终只得放弃。

 

孙千带路颜下山散心,遭到一群黑衣人围攻。孙千与路颜背对背迎战,被一枚暗器打中左臂。暗器有毒,孙千手起剑落砍下左臂。

 

孙千休养了几日,身体虽然无大碍,却永远失去了左臂,路颜心里很难受,不得不答应孙千之前让她嫁给楚烈的建议。孙千还给路颜出了另一个主意,借机杀了楚烈,嫁祸于岳家,达成联楚打岳的计策。

 

婚礼在八绝山上举行。路颜在新房里坐立不安。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一响,路颜的心一紧。接着,盖头被揭开了,楚烈满嘴的酒气:“颜儿,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得到你了,我们马上成为真正的鸳鸯了,你不会记恨于我吧?”路颜斟了个满杯:“算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不过师父,我还是很感谢你当初救了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怀感激之情。”楚烈笑道:“颜儿,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我保证你嫁给我不会后悔的。”楚烈从路颜手中接过酒杯,放至唇边又放下:“不喝了,今天喝得太多了,再喝就醉了。”路颜抢过酒杯一饮而尽,又斟了两个满杯:“喝个交杯酒吧,以后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

 

看着楚烈饮下,路颜的泪流了下来,“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也不能看着你为祸武林。”“酒中有毒?颜儿,你好糊涂,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楚烈试图将毒逼出来,一物从楚烈身上掉落,是木雕的鸳鸯。“这是儿时我和孙哥哥一起雕的,怎么会到你的手中,你是……”路颜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一口黑血喷将出来。“我才是你的孙千哥哥啊,颜儿,你也中毒了?”“我的命当初是你所救,我毒害了你,哪还有脸独活?”楚烈也不管自己了,忙帮路颜逼毒。

 

孙千大笑着从外走了进来,“此毒无解,越运功逼毒,毒素发作得越快,之所以用这种慢毒,是想留着你们一口气,见证我的成功大计。让你们死个明白吧,我是岳家庄庄主岳剑峰的义子,其实岳剑峰早在几年前就因练功走火入魔去世了,由我接掌岳家庄,岳家庄树敌太多,我就化身为孙千,打着反岳的旗号,令那些反岳的人主动浮出水面,再一网打尽!”

 

这时,有人来报,说外面的人药力发作,都已经昏倒。孙千哈哈一笑,“好极了,全都关押起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费一兵一卒,铲除了我所有的绊脚石,真是痛快啊!”“你真可怕,为逼我就范不惜断臂!”路颜气急攻心,又喷出一口毒血。“岳剑峰练独臂尊主的神功走火入魔而死,而我已悟出要领,必须断臂才能练出神功最高境界!”岳剑峰义子提剑一步步向他们走去,突然楚烈喊了声:“鸳鸯剑法!”一掌挥在路颜后心,同时分别从路颜和楚烈口中喷出一股血柱,像剑一样从岳剑峰义子的身体前穿后出。

 

楚烈道:“如果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也许会像其他人一样受你蒙骗,但我知道你冒充我,怎可不提防?只是提防谁也不能提防我心爱的颜儿,但也因此让你见识到了鸳鸯剑法最后一式——亡命鸳鸯剑如虹,血剑胜有剑!”

 

楚烈对着气若游丝的路颜道:“我得知家中惨遭灭门的消息,和师父一同赶了回去,中途遇伏,师父不幸遇难,我身受重伤,误服丹药,导致未老先衰。路家庄也难逃厄运,我冒用了师父的身份将你救出,因面貌改变,无颜与你相认,刻意隐瞒身份。一面研制灵丹妙药使自己恢复,一面在山下创立了楚家庄,伺机报仇。此次本想将计就计,娶你本想给你个惊喜。”楚烈往脸上一抹,胡须纷纷而落,现出一张俊俏的脸。

 

“只羡鸳鸯不羡仙,孙哥哥,如果有来世,我不会再错认你。”

 

路颜的手抚上楚烈的脸庞,深情凝望,一脸祥和。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