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老该街往事
div>

灰儿的姥爷是老该街的大户。别的不说,光媳妇就七八房。貂皮坎肩,狐狸帽子,靰鞡鞋码满了半炕头。晚上住宿的时候,七八个媳妇轮着房。看得下人们都跟着呲牙咧嘴地叫邪乎。

 

灰儿的姥爷姓周,叫万财。五短身材,干啥都邪性儿。

 

周万财有个大院子,四角有门楼,上面住着家丁,一年四季不离人儿。晚上的时候,松木明子点得通亮。那时候,灰儿是个土匪,手底下有一帮子不要命的人跟着。窝在山洞里,酒喝得上了头的时候,就都呼哈着说,大当家的,那周万财家富得都流油了,干嘛不去敲他竹杠子?

 

灰儿哑着喉咙,你奶奶屁股的,那老家伙是咱姥爷,咋去收拾他。

 

话是这么说的,但灰儿还是多少动了心。娘活着时,姥爷从来没给过他们家啥,老爷子抠门着呢。那时要是周济些,娘也不会死,自个也不会上山当了土匪。

 

现在那老家伙倒跟小鬼子走得近了,这不丢中国人的脸吗?奶奶的,等有机会的。灰儿嘴巴子嚼着鸡大腿骂骂咧咧的。

 

周万财知道土匪惦记着他的家财。自己的几条枪,不是土匪的对手,老头子早就想找依靠了。

 

这小鬼子一来,倒是遂了他的愿望。小鬼子自然知道老该街没有这老家伙不成。就这样,两下就拧成了一股绳子。老头子跟小鬼子提出要建立民团,帮着小鬼子治理老该街。小鬼子自是乐意,于是就将一些剩枪啥的捣弄到周万财那里,周万财的民团就这样成立了。

 

成立那天,周万财还邀请周围几个村屯的大户喝酒,显摆自个在日本人那里的地位。放了一阵鞭炮,大家就聚集在院子里开始行拳吃酒。灰儿的手下扮作了闲杂人混了进去。来的时候,灰儿嘱咐过,要财不要命,切不可伤了老头子。

 

但是酒喝得上了头,东西南北分着都费劲儿,在动了心思后,哪顾上这些。啪啪的,枪响了。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咣当,院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最后,周万财死了几个家丁。灰儿的手下因贪酒,被逮住了。

 

小兔崽子,都惦记起他姥爷了。周万财在问清了土匪的来历后,气得牙根咯咯地响着。末了,给灰儿去了一封信。年后的正月初一,在老该街的德胜酒楼相见。

 

灰儿接到信后,骂道,奶奶屁股的,一个老东西还跟我撂腚了。

 

二当家的说,大当家的,肯定是圈套。

 

灰儿回道,不去,让那老东西瞧不起咱。

 

那咋整?

 

想想,让我想想。灰儿用手拄着脑袋想法子。

 

正月初一,老该街德胜酒楼上,灰儿跟周万财拱手相见了。

 

好大的胆子,你敢一个人来?周万财说。

 

走亲戚,怕啥。难不成,你会害你外孙子。

 

周万财说,我没你这不孝的孙子。

 

咋,哪里得罪了?

 

派人害我,还装啥?

 

我要真害你,你还能活着?

 

周万财听了一愣。这时,家丁来报,日本人来了,说要见识见识灰儿。

 

周万财看了灰儿一眼,对家丁说,就跟他们说,这是我的家事,外人别跟着搀和。

 

家丁出去又回来,日本人不走。非要见。

 

灰儿接过话说,老头子,你将我给了小鬼子,你能发大财。

 

小兔崽子咋说话呢。

 

灰儿听了,哈哈大笑。

 

周万财回身问,小鬼子来了多少人?

 

家丁说,十来个呢。

 

不是去打山林队了吗?他们咋来了?

 

家丁说,不知道。

 

妈拉巴子的,爷的家事他小鬼子也要管,真不把老子当老该街的人物了。

 

灰儿说,老头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老可就没法在老该街立足了。

 

用不着你小子教训我。

 

正说着,日本人呼呼啦啦地上了酒楼。后面几个家丁无奈地跟着。小鬼子上了酒楼对灰儿说,你地,死了死了的。说着,抬枪要对灰儿开火。

 

妈拉巴子,敢管老子的家事。周万财话毕,抬起一枪将小鬼子的头掀开了天灵盖。接着,枪声乱作一团。十几个鬼子一个没剩。周万财受了重伤。

 

老头子躺在灰儿的怀里说,小兔崽子,你给老子惹事了,快点滚吧。

 

灰儿含泪道,小鬼子能饶您?

 

你在,他们就能饶老子?滚,快滚!

 

灰儿跑出了老该街。

 

事后,周万财不治身亡。小鬼子抄了老头子的家。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