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好个匈牙利恽晓萍

    有人说,说我的博客里充斥着自恋;我说,凡是写博客的都自恋。因此我的这篇稿件如果开罪了谁,那可不是我的初衷。

    话说恽晓萍一向都是在乎我的,这可以从她见面就要与我杠上的做派中略知一斑。这不,2月21日我们原江苏师院附中初二(3)班的同学在沧浪亭、在徐永明同学操办的兰花展聚会时,看见我和现在的妻子坐在一起,还未落座的恽晓萍首先就对我发难:“张浦南!你今天应该先发糖的!”意思是尽管你们结婚有些日子了,但今天你们是与大多数同学初次见面,所以……

    “等等!”我是知道该怎样对付她的:“去年10月我校老三届全体在大鸿运聚会,我没能参加,估计一会儿你还会那这个话题说事的。首先,我是已经不喜欢大呼隆凑热闹的,我主张聚会以不超过一个班级为限度;其次,隔天我就向徐永明说‘正巧岳父母从浙江过来了,我得接站’,徐永明认为我的理由成立;再则,看了你们合影照后我妻子说‘这个人蛮漂亮的’,她说的这个人就是你!你看你是不是应该发糖啊?”

    恽晓萍立即从兜里掏出来糖果递送到我妻子面前,而且还自我解嘲地说:“人家都说我漂亮了……”她还向我妻子解释:“我们班的女生号称匈牙利,所以我刚才……”她是想让我妻子别介意。她说的那个匈牙利就是苏州话凶、野(野蛮)、厉(厉害)的谐音,我们班女生那时在整个校园内确有这个名头。

    为了不让恽晓萍继续匈牙利,我故意岔开话题:“去年也是这个季节,你在我的博客里跟帖说你和小娅等四个老女人以及一条狗到长兴去了。你们去了十里银杏长廊和金钉子——国家级地质公园吗?”

    “这两处都没去,我们只是去了农家乐。”恽晓萍实话实说。

    “那就等于没去长兴!”我貌似旅游内行。

    “农家乐也很有趣的。”恽晓萍说:“说个故事吧,那天清早我们从农家乐出去登山,不知哪来的另一条狗始终不离不弃跟随我们,待傍晚我们返回住处时在一个岔道口拐弯,车速明显放缓,那条狗狗才冲到车子前面不见了。待我们进入农家乐场院才发现,那狗狗累得已经趴在地面直喘粗气了。原来那就是农家乐的狗狗,那狗是专程陪伴我们玩了一整天啊!”

    听见张静云在与同学讨论,说她曾是班级的卫生委员,谁谁又是什么什么委员。我插话:“初一开学前我到学校报到,班主任陈老师就说‘你这小伙子身体很棒,你就当个治保委员吧!’所谓的治保委员其实就是拿钥匙负责开关教室的。”

    “你又说错了!”恽晓萍回过神来继续抬杠:“你那时还没发育呢,陈老师怎么可能称呼你小伙子啊?!”

    “我有没有发育这么私密的情况,你咋会知晓的呢?”我故作惊奇状。其实,我的孙子还在幼儿园时我就叫他小伙子了,这跟发育不发育不搭界的。

    我说前不久我和妻子去家访时看见了当年学习委员蒋宁还珍藏着50年前班级的意见簿,“里面有没有你给同学提的意见啊?”恽晓萍立即斗志昂扬。我也赶紧回答:“有我写的意见,但我全都没有直接指名道姓,所谓的意见也是含糊其辞抽象的……”“你从那时起就会耍手腕了?怪不得长大后你能当上领导!”恽晓萍逮着任何话题都不撒手。

    我还说:“我们下乡插队以后,我和李峰同学有一次专程结伴进校去看望陈老师。结果令我尴尬的是,陈老师对手里夹着烟卷的我说‘你学会吸烟了?’那天还另有状况呢,当我和李峰准备离开学校时,竟然铁门紧闭,有门卫说‘学校里发生现行反革命行为,是有人在厕所里用报纸擦屁股,而报纸上有毛主席头像及语录。’我们无奈之下就找到校革委会负责人钱老师,说明我俩没有进过厕所,钱老师这才叫开校门将我俩放出。”

    “学校那时没有监控,怎么证明你们就没进过厕所?”恽晓萍还是一个劲地穷追猛打。“要是那时落在你手里,我们可不就惨了!”我故意发出超级感叹。

    我们班级那时候男女生界限分明,相互之间几乎不讲话的。但如果没记错的话,恽晓萍是第一个没话却主动找我答话的。初一开学不久的课间,我正在做英语作业,身后冷不丁就传来一个女声:“格式做得不对,应该这样……”说这话的就是恽晓萍。

    还记得好像是2008年吧,是我们江苏师院附中多少多少年的校庆。由于我刚刚调任技校当书记,且又是我第一次以党组织名义带领全体教职员工外出旅游,所以就耽搁了参加校庆。事后,恽晓萍可是对我不依不饶:“是同学要紧还是同事要紧?我写好了一篇博客原打算放到老三届网站《息耒园》上去批评你的,可还是顾及你面子而没有动作。”

    “发吧,题目我都为你起好了,就叫做《迟钝不是个东西》,”迟钝是我的笔名及网名,我鼓励她:“你发了以后,我再附和一篇《迟钝从来就不是个东西》”恽晓萍最终还是付诸实施了,只是题目没有用我的。

    聚会结束前,我们请摄影师江荧辉同学操刀。江拍的第一张中,我坐在石鼓凳上,妻子站我身后作扶持状。“不行!再拍一张。”恽晓萍在人堆里起哄:“张浦南站起来让妻子坐下!嗯,还得将手扶持到妻子肩膀上。”可事后江荧辉并没有如恽晓萍所愿,而还是将第一张合影发给了我。

    拍好合影,恽晓萍依然有话说:“张浦南,从以前你的博客中看到这样的叙述,说是你们姚老师为了照顾还在上班的你,她毅然决然提前辞去了在电视台的工作。这充分说明,你这个人在家里是非常之自以为是的。所以,我得帮着你家姚老师!”

    “好啊,小妹(我对妻子的昵称),”我说:“请小妹你把联系方式留给恽晓萍,请她务必每月至少电话访问你一次!”我接着对正在记录手机号码的恽晓萍说:“请记得每月至少联络一次哦!你这个电话要是不按时打来,我们俩在家准得打了起来的!”

    第二天恽晓萍就给我妻子发来短信:“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我妻子回复:“谢谢!有机会我们再聚。”

    恽晓萍再回复:“好!我正在上方山玩呢。”

    随后,我和妻子就到上方山左近的横山烈士陵园墓区祭扫去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