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兰花飘香的日子

  我们原江苏师院附中初二(3班)的同学应邀在沧浪亭的兰花展聚会,这是大伙儿相识50年后的相聚。“每年到了这个时节,我妻子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徐永明!”我携妻子与同学们一见面我就作出如此介绍。

  3年前的此时,我们从电视新闻中获悉,每逢早春时节兰花展就会在沧浪亭举办,而苏州市兰协的负责人就是我们的同学徐永明。那时我一个电话过去,徐永明就热情地招呼:“来吧!我会在门口恭候,请带着你酷爱兰花的妻子一起来。”于是我妻子就这样与徐永明挂上钩了。此后,但凡兰花展,妻子就会直接联络徐永明,甚至妻子还会与徐永明一起到远郊胥口的香花泾生态园去,去查看寄养在那里的分别属于徐和我妻子所有的兰花盆栽。

  恰如徐永明所说,兰花展可真是一个以兰会友的好地方。我每次光顾那里都会与熟识的友人不期而遇。第一次,我偶遇原先在上级领导机关工作的纪委副书记唐克裔;第二次遇到我在庆丰仪表厂工作时的同事——劳模唐敏;第三次遇到我在铸造机械厂任党委书记时的同事蒋总工程师……

  今年年初,我和妻子到蒋宁同学家造访,蒋宁说:“接徐永明通知,约我们初中同学于2月28日到兰花展聚会。”结果,也许是暖冬的原因吧,我和妻子从电视里看到兰花展提前到2月15日举办,展期9天。我们于是隔天、也就是16号就赶去沧浪亭了。妻子还是个好事之人,她总共相邀了6人一齐去观展。徐永明不厌其烦地迎接我等入内观赏,还从头至尾陪同参观并一路讲解有关兰花的鉴赏及栽培知识。“由于兰展提前了,所以我们班级聚会时间也提前到了21号。”徐永明如此告知,我心领神会地与妻子商议:“我们已经来过了,几天后的聚会要不就……”妻子反应灵敏:“我还要来,反正兰花我是看不够的!”

  21号按照徐永明通知,我们应该13:00至13;30抵达沧浪亭的,可是12:15我就接到电话:“我已经到达沧浪亭了,你的老同学正在接待我!”这是好友一民兄耐不住性子,放下午餐的饭碗就自顾自地捷足先登了。我不敢怠慢,立即关闭了正在收视的央视新闻,紧赶慢赶于12:35到达沧浪亭外并由徐永明将我们夫妇接到里面。

  说来也巧,当我们坐停当在古色古香的聚会场所时,我们的学长沈国强夫妇也出现在聚会现场,“我们是撞进来的,正巧与你们撞见!”沈大哥尽管如此谦恭地解释,我等还是多了一份惊喜。

  我向男同学介绍我的现任妻子,金苏华说:“我们认识的,我们一起吃过饭的。”韩良骥、徐二白礼貌性地点头示意。我再向女同学介绍,她们一一与我妻子握手,许爱萍、彭镜等人都说:“在你的博客里早就认识!”我特别向晚到的张苏玲做了个手势,示意我身旁是我妻子,张苏玲回答:“祝福你们!”我再向妻子介绍:“徐二白在插队时与我同在一个村子。”程滋仁那时与我同在一个生产队,他与我同吃同住。程滋仁说:“年初一我到插队的黄泥溇村去了,是村里的小字辈接待我的。”彭镜说她的血糖高了,我问:“高了是多少?”她说:“空腹血糖6.1。”“好的不能再好!我退休前空腹血糖15点还多。”我宽慰她。她说:“我还没有用药,我知道要迈开腿、管好嘴。可是我的脚足弓塌陷,走路要限制,因此也只能管住嘴了。”

  江荧辉背着全副武装,他是摄影达人,因此后来我们全体合影自然就是他的任务。因为大家知道许爱萍曾是驻意大利的武官夫人,于是就有同学问:“你当时在意大利的哪个城市?”“罗马。”许爱萍点到为止。

  张冠群不但长相不显老,他的记忆力更是超群,50年前同学的学号以及绰号,他都能准确无误地全数道来。

  徐永明川流不息到门口迎来陆续到达的同学,其他人则品着、吃着徐永明张罗的茶点侃侃而谈。不一会儿,话题就涉及旅游。“最好是两对夫妻一起出游!”我给出我的理念。

  “最好是我们一对做主,你们一对附和!”恽晓萍提出她的理念。

  “做主不做主我很随意的。”我确实言从心出。

  “我要做主的!”张静云抢答并举手强调这种意图。

  “我来告诉你们,我曾与张静云一同游港澳的。”恽晓萍说着就站了起来:“我说要带上茶叶蛋,她说不必、因为随时随地都买得到。结果呢?”恽晓萍不但给出表情以演绎当时争执的场面,而且还夸张地给出演绎身段。估计恽晓萍那时的意见对路了,否则她现在绝对得意不起来。

  “出门在外、尤其是进出航空港应该知晓当地的规矩。”徐湘漪举例说明:“有一回我在台湾机场遇到有大陆东北游客被机场关卡阻拦,原因是这批游客携带的苹果不符合入关条件。那批游客不舍得丢弃苹果,想请我们帮着吃也得不到相应。结果那批东北人只能躲在休息厅的一隅猛吃苹果,吃得满脸都是苹果茬子。”

  徐永明已经接到全部表示要来的同学,只是他还在为迟到的同学做观赏引导及解说去了。等徐永明忙得差不多了,聚会已经到了好聚好散的档口。“今后应该AA制或轮流做东!不能老是徐永明一人挺分(破费)!”有同学感慨着。

  张静云倒是诚恳地邀请与会者当夜就去聚餐:“我有抵用券的!”却最终未能如愿。张静云岁数比我大,她应该早就办理退休手续了,但她实打实地还在继续发挥余热不疲。

  想到这里,我倒是觉得刚才我接金苏华的话题有点不太得体了。金苏华说:“按照家里分工,我负责买菜直至烧好了菜。”我接嘴说:“我负责吃菜!”

  陆陆续续在沧浪亭外道别,我和妻子走出很远了。张静云疾奔着招呼我说:“今天的聚会你得写篇博客。配发照片时请注意,一定要挑选拍得漂亮的发上去!”我当即答应了,而后再与妻子耳语:“照片上她们要是还不漂亮,那就是长相问题了!”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