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念祖报冤仇

    大清光绪初年,桑原县有个西林子村,村边上住着一户顾姓人家,一家三口人,家主叫顾玉州,年轻的是儿子和儿子媳妇,儿子叫顾月先,媳妇叫顺英,才娶进门半年多。顾家种着十几亩地,日子过得还不错,柜有存钱,囤有存粮。顾家父子俩都是老实本分之人,很少与人争。谁知,这样的安宁日子,在七月十六的那天之后被打破了,祸水来之本村财主胡家。
  原因是胡财主家有一个儿子,是个读书的料,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唐宋诗词会的也不少,可是连考两次都没得中。胡财主迷信,就怀疑起自己的阴阳宅是不是有问题,于是请来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先看了阳宅,说没有问题,又看阴宅,也没看出问题,可是往远处一看,风水先生有点惊讶了,说是顾家的坟地正挡住了你家的风水,而且挡住的正是官道,所以,公子才连考不中。胡财主也多少知道点风水事,看了看说,顾家的坟地在下风,怎么会挡住了我家风水呢?风水先生说,你这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这挡有上挡和下挡,上挡为轻下挡为重。上挡挡住了风水,家中就出不了能当官的后人,没有这样的人,大家也就不想了。可是下挡就不一样了,人有了,却做不了官,这不是伤人更重吗。风水先生的一套话,说得胡财主直点头,问该怎么办,能不能拔拔阴宅。风水先生摇头说,不行,你们村就这一处风水有官运,别处都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顾家把路让开,胡财主心里有数了。
  送走了风水先生,当天晚上,胡财主就把顾家父子俩叫到家里,还摆了一桌子酒菜。顾家父子不知道为什么,酒不敢喝,菜也不敢吃,问胡财主有什么事。胡财主就说了要他家让路迁坟的事。顾家父子听了很吃惊,顾老爹不说话,儿子摇了摇头,拒绝了,而且拉着父亲回了家。顾家拒绝了,可胡财主不罢休。
  接下来,胡财主又多次来到顾家软硬兼施,顾老爹已经有点撑不住了,可是儿子坚决不答应。胡财主一看不行,就贿赂了官府,官府找了个借口,征用了顾家的十几亩地,并交给了胡财主,胡财主又要顾家把祖坟迁走,说不迁走就挖掉,顾家还是不迁,胡财主果然就派了人挖顾家的祖坟。儿子顾月先年轻气壮,一看就急了,带着家伙就去跟他们拼命,结果给早做防备的胡家人打了个半死,还给抓进来打牢,不久就死在了劳力。顾月先死了,坟也给挖掉了,祖宗的骨头和朽木也被胡家给烧了扬了。顾老爹知道,胡家是买通了官府,上下联手才这么干的,告状也没用。顾家完了,他让顺英回娘家,自己也想一死了之。
  顺英摇摇头说:“爹,我不走,咱家的大仇不能不报。”顾老爹说:“孩子,说啥傻话,我一个老头子,你一个女人,咱拿啥去报仇啊。再说,胡家是买通了官府才这么干的,咱去告状都没用,官府不会给咱说话。”顺英说:“爹,这个我明白,咱们自己报。不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我说20年也不晚,我要给顾家生孩子,等孩子长大了报仇。”顾老爹听了说:“孩子,你是气糊涂了吧,月先都没有了,你还怎么给顾家生孩子呀!”顺英就说:“爹,不还有你吗。”顾老爹一听,吃惊的嘴巴都张大了,老半天才说:“你这孩子,说疯话呀,我是你爹!”顺英又说:“你是我爹,可你也是男人。”“疯了,疯了,你这孩子真是疯了。”顾老爹摇着头说。顺英又说:“爹,我没疯,你也别说了,我意已决,一定给顾家留下根脉报仇。”“可是,我都这把年纪了,就算你有这份孝敬顾家的心,我也不行了!”顾老爹又说。“你不才50几岁吗,人家财主家60、70多的还能生呢。你放心,我把你的吃喝做好点,养养身子,能行。”顺英又说。顾老爹一边叹气一边说:“孩子,你怎么有这么歪道的想法呢,这叫外人知道了,叫你娘家人知道了,怎么说啊!”顺英马上说:“咱都家破人亡了,还在乎啥外人说道啊。等我怀上身子,我就走,到外地去养,不让别人知道。”
  就这样,顺英给公爹调养了三个多月,顾老爹身上就长了20多斤肉,顺英就跟公爹睡在了一起,又过了两个多月,顺英就有了妊娠反应,准备离开顾家了。临走前,顺英又对顾老爹说:“爹,我走了,日后如果我生了小子,就不回来了,如果不是小子,我还回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留着我们顾家报仇的根脉。”顾老爹心里流着血,眼里流着泪,可他点头答应了,顺英这才离开了顾家。
  顺英走了,3年没见回来,顾老爹明白了,顺英生了男种,半夜里,顾老爹就把三间草房点着了,人也烧化在屋子里。
  时间如梭,西林子村的人也渐渐地忘掉了,村里曾经还有户姓顾的人家。
  再说顺英,怀上孩子了,不知道是男是女,离开了顾家,离开了顾老爹,但是她也不能回到娘家,肚子的孩子,她没法跟爹娘说,怕爹娘脸上不搁,没脸见人。还怕胡财主知道了,不放过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远走他方,当了带发尼姑。后来,在尼姑庵里生下了孩子,是个男孩子,顺英十分高兴,报仇的根脉有了!她给孩子起名,叫念祖。
  顺英在尼姑庵里呆了3年多,天天想的都是念祖快点长大报仇,没有悟到一点佛缘。师傅说她与佛无缘,让她离开庵庙,找个人家去过尘俗日子。顺英知道师傅没说错,她是要走的,可是她不是为过尘俗日子,她不能随便找个人家,找个地方,她需要选择,选择能报仇的地方。她每天坐在佛堂里,不是向佛,而是注意着那些来进香的男人。
    这一天,来了一个男人,30多岁,她的眼睛顿时一亮。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青龙山寨寨主,他在一次化缘中遇到过,当时他给了她10银子,可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谁。回到庵里一说,师姐们告诉她,那个人一定是青龙山的响马头儿,外号:一阵风!师姐们还说一阵风杀富济贫是个好人,每次来庵里都舍银子。
  这时候,一阵风上完了香,又掏出两锭银子投到捐银箱里,回身要走。
  “施主,请留步。”顺英赶紧说。
  一阵风站住回头看到了顺英,问:“师傅有何事?”
  顺英已经站起来,走到一阵风跟前,打了个手势说:“施主,请这边说话。”说罢引着一阵风来到了侧室。顺英让一阵风坐下,给倒了杯茶,自己也坐下,之后,就对一阵风说了自己的身世,并说愿随他上山。一阵风听说顺英有如此大仇,又如此刚烈,如此敢作敢为,如此爽快,正是山寨所需要的女人,也正合自己心意,就带着顺英母子上了山。
  回了山寨后,一阵风待顺英母子很好,尤其是把念祖视作亲生,顺英也对他很好,这样顺英就在山上过了10年。
  10年里,一阵风说过几次,要为顾家报仇,但都让顺英拦住了。顺英说,顾家的仇,必须要念祖来报,你只要教他功夫,让他长大成人就行了。谁知发生了不幸,一场大病夺走了一阵风的命,念祖才刚刚13岁,还没有成人。
  一阵风临咽气前,把山寨的弟兄们叫来,说,他死后,念祖就是寨主,弟兄们还要教他功夫。还嘱托说,念祖成年之前有顺英主持山寨,要弟兄们支持。弟兄们都高声答应了。
  又过了5年,念祖18岁了,长大成人,顺英就把主寨之事交给了念祖。第一件事,念祖就是带领着山上的100多名弟兄下了山。这天,是光绪19年十月初二,也是顾月先18年前,被胡家打死和顾家祖坟被挖的那天。
  那夜风高天黑,没有月亮,半夜里,念祖带领上百号手持大刀的弟兄,冲进了胡财主家里,把胡财主一家老老少少30多口都砍了,只有胡财主那个屡考不中,后来花钱买了个县令的儿子,因在官衙,侥幸逃脱。胡家的浮财被搬运一空,运不走的和那上百间房子,一把大火给烧了,大火烧了两夜一天。
  三天后,胡财主的县令儿子,才带着人马赶回来,可他看到的只有一片焦垣灰烬和尸首。胡县令大哭一场,不顾属下劝阻,带领人马赶往青龙山,要剿灭青龙山山贼,可是才走到半路,就被念祖打了伏击,胡县令也被乱箭射死了。胡财主家完了,绝户了。
  现在西林子村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村里曾经还有个胡财主的大户人家了。
  哦,还有那个风水先生和县官,也是顺英告诉念祖要杀的人,可风水先生已经死了,县官早被革职回了两千里外的老家。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