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豆腐杀人

  早些年,凉州城有个叫聂九的人,擅长做臭豆腐。他做的臭豆腐,闻起来臭气熏人,吃起来却口齿留香,余味悠长,深受街坊邻里的喜爱。 这天下午,聂九从外面回来,发现妻子琼娘不在家,屋里一片狼藉。他顿时慌了,琼娘已有六个月的身孕,这些日子更是连院门都不出半步,能到哪里去呢?忽然,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信中说,聂九若想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活命,就要速速到天梯山上去……原来,天梯山的贼首李宗道极好口腹之欲,尤其对臭豆腐情有独钟。他听闻聂九擅长做臭豆腐,就派人来抓聂九。不料他手下的人见聂九外出不在,就把琼娘抓了去,想胁迫聂九上天梯山。 看罢信,聂九吓得腿都软了。要知道这个李宗道可是个凶残狡猾、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但事已至此,聂九没办法,只得骑着家里的驴子匆匆出城去了。 李宗道是个身体粗壮的黑汉子,看聂九这么快就到了,乐得嘴巴差点咧到了耳根子。
  他抱拳说道:“久闻聂师傅的臭豆腐是祖传的手艺,本人最好的就是这一口,所以不得已请聂师傅上山。手底下的人办事粗鲁,还请聂师傅不要见怪。” 聂九哪里敢见怪,看李宗道满面笑容,似也不像传说中的那般凶神恶煞,便大着胆子说道:“大当家这么看得起我做的臭豆腐,我一定竭尽全力,让大当家吃得称心。” 他正想打听琼娘的下落,李宗道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接口道:“聂师傅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至于你的夫人,我会让下人小心照看的,聂师傅还请放宽心。”
  说完,他指着两个手下,说道:“胡庆,李贵,你们俩跟着聂师傅,忙的时候给他打个下手。” 聂九知道他是派这两个人来监视自己,但还是连忙称谢。 做臭豆腐,要用陈年老卤来腌制,这个过程一般都比较长,少则七八天,多则一两个月。
  但聂九的手艺是祖传的,当然有其独到之处,而且他事先从家里带了老卤,所以用了不到半天工夫,臭豆腐就腌制好了。 聂家臭豆腐的最后一道程序,要用油炸。胡庆是个急性子,他一边往灶膛里添柴,一边让李贵往锅里倒油,说赶紧炸完好回屋休息。辛苦了一整天,李贵也有些累,就赶紧往锅里倒油。 这时铁锅已被烧热,但里面还有些水。李贵刚把油倒进去,就听“嗤啦”一声响,油全溅了起来,溅起的油像烧红的铁珠子一样,全都打在了他的脸上。李贵疼得大叫一声,捂着脸从灶台上跌了下来。 灶台旁边是一口大水缸,李贵往后倒下,脑袋不偏不倚正好往缸沿上磕去。这要是真磕着了,只怕不死也要重伤。说时迟那时快,聂九一把推开吓傻了的胡庆,伸手往李贵的背上一托,李贵受了这股力,总算是稳住身子,逃过了一劫。 但他脸上依然疼得要命,他顾不上道谢,摸着水缸,就要把头伸到水里去。聂九抱着他的腰,说道:“兄弟不可,这会儿见了水,皮就全掉了,一辈子也不会好,厨房里有鸡蛋,拿来打了,把蛋清涂到脸上,养几个月就好了。” 胡庆还傻站着,李贵跳脚大骂道:“胡庆你个王八蛋,还不快点找鸡蛋,真要把老子给疼死吗?” 胡庆手忙脚乱找来鸡蛋,聂九把蛋壳敲开倒出蛋清,一点一点给李贵涂了,这才渐渐止住了疼。聂九告诉李贵,从现在起,一个时辰内不能见风,要是见了风,烫伤的地方就会溃烂,到时候就会前功尽弃。
  李贵虽然做了山贼,但原本也是寻常百姓出身,本性并不坏,聂九救了他一条命,又这般细心叮嘱,他哪能不心存感激?他找了个理由,把胡庆支了出去,忍着痛悄悄对聂九说:“聂老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随时都会丢了性命,今晚我就带你逃下山去,你好好准备一下……”
  聂九摇摇头,说道:“不行,我是来救琼娘的,现在连她的面都没见着,我怎么能走呢?” 李贵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老哥,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你了,其实琼娘早就被李宗道害死了。听我的话,今晚我们逃吧。” 聂九听了这话,如遭晴天霹雳,他抓住对方的衣领,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李贵捂着他的嘴,悄声说道:“你小声一点,不要让外面的人听到了。” 接着,李贵告诉聂九,琼娘刚上山的那天就死了,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而是因为她肚里的孩子。说到这里,李贵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原来,李宗道不但极好口腹之欲,而且生性残忍无比。他常说天上飞的,除了云彩他吃不着,地上跑的,除了癞蛤蟆他不吃外,别的统统都要吃个遍。
  这恶贼不知从哪里得了个婴儿汤的恶毒方子,说是将未出生的婴儿和人参一起煮了吃是大补,尤其有滋阴壮阳的功效,就让人把琼娘的肚子生生剖开,取出了还未长成的胎儿…… 聂九听得肝胆俱裂,眼里都流出了血水,嘶声说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恶魔?我要杀了他,为我妻儿报仇!”他跳起来,就要去找李宗道拼命。李贵忙拦住他:“聂老哥,你现在可不能去。李宗道心狠手辣,而且人多势众,你去了是羊入虎口啊!” 聂九挣不脱,蹲在地上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李兄弟,你说得对,我现在找他等于去送死。李宗道这个恶贼,我是不会放过他的,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俩人炸好了臭豆腐,聂九找来干净的碟子盛了,和李贵一起把它送到了李宗道的房里。李宗道等了一天,看着碟子里炸得金黄的臭豆腐,闻着那妙不可言的滋味,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急忙上前接过碟子,抓起一块臭豆腐就要往嘴里送。但是快要送到嘴边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看着脸上涂满蛋清的李贵,狐疑地说道:“李贵,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李贵说炸豆腐的时候,不小心烫伤了,李宗道“嗯”了一声,把碟子放到桌子上说:“辛苦你们了,来,吃几块臭豆腐,还有聂师傅,你也过来,大家一块尝尝。” 聂九知道,肯定是自己神色不对,引得李宗道起了疑心。
  聂九当下也不多说,从碟子里随便夹了两块,放到了嘴里,李贵也跟着吃了两块,看俩人都没有中毒的反应,李宗道这才放了心,大吃起来,碟子里的臭豆腐很快被他一扫而光。 就在当天晚上,李贵带着聂九,趁着夜色一起逃下了天梯山,李宗道知道后气坏了,他还想把聂九留在山上,继续给他做臭豆腐吃呢。聂九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封信,李宗道打开一看,只见信里写着:李宗道,你害死了琼娘和我的孩子,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告诉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那盘臭豆腐你觉得味道怎么样?告诉你,那并不是用豆腐做的,想知道是什么,就去问胡庆吧!我要恭喜你,你可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吃那玩意儿还吃得津津有味的人! 李宗道看了大怒,知道自己被聂九耍了。
  可是信里没说臭豆腐是什么做的,他一时也猜不出来,就让人把胡庆叫来问。胡庆一口咬定,说就是用豆腐做的,他和李贵一直在旁边盯着。而且聂九做臭豆腐的时候,除了去趟茅房,一直都呆在厨房里,哪儿也没去,不可能做手脚。 李宗道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你说什么?他去了趟茅房,难道他给我吃的是……”霎时间,李宗道觉得胃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还没来得及弯下腰,他就呕吐起来,胃里的那些东西像活了一样,争先恐后地从他的嘴里钻了出来。 李宗道做梦都没想到,聂九竟会用这么恶毒的法子对付他。他腰弯得像个虾米,一吐再吐,直吐到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还是停不下来。看着自己吐出来的那些秽物,他觉得更加恶心了……屋子里恶臭难闻,胡庆和其他人都捏着鼻子躲远远的。 李宗道吐得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喘着气说:“你,你让人把那个姓聂的给老子抓来,老,老子要把他生吞活剥!” 胡庆吓得闭了眼,以为李宗道要杀他。哪料,李宗道话还没说完,又弯下腰大吐特吐起来,手里的刀也抓不住了,扔在了地上。胡庆捡了条命,哪还敢往跟前凑,拔腿跳到了门外,跟其他人一起逃远了。
  不久,凉州城里传开了一个大喜讯,说天梯山上的大贼首李宗道死了。他手下的那些人,为抢他的位子,相互争斗,也死了大半。
  据说李宗道死得特别离奇,他不是被毒死的,也不是被人杀死的,而是活生生饿死的。倒不是没有东西吃,而是无论什么食物,他都难以下咽。而且,他一看到吃的东西就恶心,就会吐得天昏地暗。 李宗道死后没两天,聂九就又回凉州城了。有人知道李宗道的死跟他有关,就问他那天到底给李宗道吃了什么要命的东西,聂九却淡然一笑,说:“还能是什么,就是普通的豆腐罢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