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老干妈

    我和妻子正在家中赋闲,一个亲切的问候声不期而至:“这是小姚的家么?小姚在家吗?”我和妻子同时闻声奔去开门。  “刘阿姨您好!”妻子首先招呼并介绍:“这是我现在的老公小张。”她还紧接着对我说:“这就是我的干妈!”

    原来是老干妈来了,我立即反应过来。对于这位干妈我们在私下里称呼为老干妈,一是因为妻子与她交往20年了,她整整年长我妻子20岁;二是这位干妈也是老资格的公务人员,她见多识广且热心助人。但毕竟这是我和现在的妻子结婚重组家庭后的首次与她相见,一番寒暄后我就识趣地躲进房间玩电脑去了,以便妻子能与干妈说说悄悄话。

    可是没过多久,老干妈就在客厅招呼:“小张你过来!我今天就是特地来看你的!”我岂敢怠慢,屁颠屁颠进入客厅,我说:“小姚叫你干妈,那么我也得叫你好听一点的不是?”

    “你就叫我阿姨吧,小姚其实一直也这么叫我的。”刘阿姨快人快语:“我是最近、也就是年里小姚给我电话拜年才知道的,知道你俩3年前就结婚了。同时我还得知你是老干部张部长的儿子,我与令尊可是早就熟识的。我与小姚的认识纯属偶然,但认识以后发现,她是个十分能干的人,她的厨艺、女红等样样拿得出手!”老干妈的意思我明白了,其含义就是我可不能怠慢了妻子。

    说到妻子结识老干妈确实也是偶然。妻子表妹的嫂子的弟弟曾经在苏州当兵,那一批赣州兵在苏州一共100多人,恰巧老干妈的第三个女婿就是这批赣州兵的连长。与我妻子沾亲带故的那位倒是按期复原回了老家赣州,但有一位赣州籍的赖姓驾驶兵复原时却想赖在苏州不走,老干妈于是帮小赖在苏州安排了工作。小赖因为攀得上赣州老乡,于是就常去看望当时住在玉兰新村的我现在的妻子,有一次小赖说:“我连长的母亲(就是我们现在的老干妈)也住在玉兰新村,我来介绍你们认识!”于是乎,我妻子就有了这位老干妈。

    老干妈虽说也是江苏籍人士,但她早年在厦门工作。后来,随着调任苏州建设部门当领导的丈夫,老干妈这才也来到苏州并进入市级机关工作。文革后组建市政协,作为年轻干部,老干妈被抽调进入市政协工作直至退休。退休后她继续发挥余热,受聘担任本市高档服装城的常务副总。“那时熟人要打折优惠,必须由我签字批复才行啊,哈哈哈哈……”老干妈中气十足。

    老干妈有4个女儿,都出息了;她的女婿也是给她长脸,其中大女婿多年从军后转干到了地方工作,3女婿是现任的区府土地局长(也就是那位曾经的赣州兵的连长)。

    “当时要是我第一时间知道小姚你要重组家庭了,我一定劝导你不要急着登记!”老干妈竟然当着我的面如此直陈己见:“小张你可知道,我曾经好心没办成好事以至于至今深深地留有愧疚?!”我当然听说了,妻子那时候因为与前夫在工作调动中遭遇难以逾越的坎儿而想到了假离婚,就是这位老干妈一腔热心帮着托熟人、找门路促成了假戏真做,可结果却是弄假成真。老干妈从此就一直无法摆脱内心的自责,可我现在的妻子却从来也未曾责怪过她。

    我似乎感觉到了,老干妈虽说有点事后诸葛亮,但这次真是要为干女儿把好婚姻关来了。“要是早知道这事,我必定劝阻她不要急着婚姻登记!”老干妈还是念念有词:“要知道我这干闺女可是好人并且真是太能干了,再不能叫她吃亏了!”

    从老干妈嘴里以及妻子以往的介绍,我当然明白老干妈所说的能干的指向。有一回老干妈搬了新居,她买回了许多材料准备自己制作一批拖鞋,但是搞着搞着怎么也搞不起来,于是一个电话,就叫干女儿帮她完成了近20双好看又好用的新拖鞋。每每过年过节,老干妈都会将子女送来的大鱼及桶装油送到干女儿处,请干女儿加工成上佳的鱼丸及熏鱼而后与干女儿分享。要是家里聚餐的人多了,老干妈还会请干女儿上门烹制一桌齐整的佳肴。家里有多余的食材、果品等,干妈也会毫不吝啬地分给干女儿一份。还有一回干妈要去厦门探亲,临走时她说:“我在厦门的两个女儿都喜欢吃你做的鱼丸!”于是干女儿就用干妈拿来的鱼和油连夜加工出成品……

    “我长期在政协工作,见得多了。”老干妈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曾经有一位阿姨再婚后说得好好的,说是老伴的房子会让她一直住到终结。可是当丈夫辞世后,丈夫的子女就让那位阿姨居无定所了……”

    “刘阿姨您是担心这个啊!”我必须给出定心丸了:“关于这个方面,我向您汇报两点。一是去年小姚被我评为家庭先进,奖品兑现了,分别是金手镯和意大利进口的玛可曼可品牌服装及其它物件;今年的年度先进奖品是翡翠镯子,结果情人节时我就提前兑现了,因为我对小姚说她的先进已经终身制了。二是,我已经留下书面遗嘱,遗嘱在顾及孩子权益的同时,首当其冲的是要确保我妻子的正当权益。遗嘱写明,我现在的住房小姚具有永久居住权,且子女只有确保该项权益落到实处时方可涉及房屋的继承;我自筹的养老基金只有我和妻子可以享用、其他任何人不得占用,此外另有结存的现金也归小姚全权处置,原则上用于孙子、孙女们的教育基金。”

    老干妈听得频频点头:“你都考虑这么周到了!”我说:“我还是拿出来请您过目吧!”“不必、不必了!”老干妈确实相信了。“还是看看吧,或许还能让您有了推广的作用呢!”我于是出示遗嘱原件。

    老干妈看得那真叫仔细啊!她把本来戴得好好的眼镜推到额头上(也许是近视加老花的原因吧),逐字逐句地琢磨品味:“嗯、嗯,这个好,这个我就放心了!现在老年人再婚是要解决后顾之忧。”直至妻子送她去返程公交站台的途中,老干妈还在一个劲说:“小姚你好人有好报啊!”

    好人有好报!这也是我现在的岳母给女儿的结论性评语。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