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豺狼与猎手
div>

南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萧鸣经过细心侦查,追踪到一个代号叫“豺狼家族”的活动非常猖獗的文物和毒品走私集团的重要线索。但根据线索抓捕集团要犯马天宇时,马天宇突然失踪了。

 

萧鸣带人在市区搜了马天宇一夜一天,没有进展。晚11点,萧鸣部下侦听到马天宇用手机跟他上司宗宁的电话交谈,说他潜藏在女记者吴新的“白玫瑰别墅”。萧鸣便马上带特别行动组乘车前往“白玫瑰别墅”抓捕马天宇。

 

午夜时分,车到“白玫瑰别墅”附近。萧鸣带众人下车,隐蔽地接近别墅,接着与手下悄无声息地越墙进入别墅。

 

到了别墅楼门前,萧鸣留两个队员把门,自己用万能钥匙轻轻打开楼门,与3个队员进入别墅楼,顺旋转式楼梯摸上二楼。

 

四人在楼上卧室门前停下,萧鸣凑到门前听听,掏出万能钥匙悄悄打开门,轻轻推门进去。他猛地按亮灯,照见床上一对男女抱着睡得正熟。四人猛冲到床前,枪口指向床上两人。两名进入好梦的男女被灯光和脚步声惊醒,女的惊叫一声,男的爬起来就去枕头下摸枪。萧鸣抢了对方摸出的枪,喝令对方老实点。那男的看清是萧鸣,惊叫道:“萧鸣,你……!”

 

与此同时,萧鸣也惊得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清,床上的这对男女,男的并不是他要抓捕的目标马天宇,而是县政法委书记路平;女的则是女记者吴新。

 

萧鸣愣了片刻,尴尬地说:“路书记!你怎么……我们根据情报来抓马天字,不想……”

 

“误会!这是天大的误会!”路平尴尬万分地边穿衣边说,“萧鸣同志,我知道你们不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废寝忘食地抓捕逃犯的精神令人感动,我要大力嘉奖你们!至于我,你们也不要惊奇,不要以为我是搞腐败包二奶。我跟吴新是真心相爱,我正准备跟我的妻子离婚,跟吴新结婚。追求爱情自由,你们年轻人是理解的。”

 

吴新也已穿衣下地,红着脸说:“是的,我们是真心相爱。”

 

萧鸣打断她的话说:“好了!我没工夫多管闲事,我所关心的是抓捕逃犯。请问吴新女士:这座别墅内除了你们两人外,还住过别人没有?你们见到过马天宇吗?”

 

吴新道:“没有,我根本没见过什么马天宇,这里只有我们两人。”

 

路平说:“马天字怎么敢来这里,他要来早被我逮捕了!你们还是快到别处去找吧!”

 

萧鸣道:“那好,我们告辞了”说罢带着3个组员离开卧室。

 

萧鸣乘车回到家,无心睡觉,坐在沙发上沉思。心想刚才中了马天宇的计,得罪了政法书记路平,这下麻烦大了。忽然门铃响了起来,他过去在猫眼里向外瞅瞅,开了门,吴新走了进来。

 

“深更半夜了,想不到吴女士还来造访。”萧鸣微笑说。

 

“来而不往非礼也!萧队长既然深夜造访我的别墅,那我就不能不回访哦!”吴新微笑道。

 

“那我只好表示欢迎了!吴女士请坐!”萧鸣走到沙发跟前说。

 

“我不是来坐的!”吴新说着,突然在萧呜面前跪下来。

 

“快起来!吴女士!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有话起来说!”萧鸣用力把她扶起来坐在沙发上。

 

“萧队长,您知道,我是视名誉为生命的人,您今天发现了我的隐私,我当时曾想到了死!”吴新泪眼望着萧鸣说。

 

“这何必呢!”萧鸣道,“我只关心抓捕逃犯,不会关心和炒作别人的隐私。”

 

“萧队长,不仅我,路书记也难过得要死,他让我代他求您为他保密!他说只要您不把这事声张出去,他就一定想办法提拔您为公安局副局长!”吴新接着说。

 

“如果我利用别人的隐私来升官,那算什么人?我决不做这样的副局长!”萧鸣断然说。

 

“路书记说,如果您不接受副局长一职的话,就一定得收下他的10万元礼金,以表他对您的真诚谢意!千万请您收下!”吴新说着,把一个装有10万元的塑料袋往萧鸣手中塞。

 

萧鸣果断推回去说:“吴女士,我是不要这种钱的!你再要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那……那您不打算为他保密了?”吴新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他跟你牵扯在一起,我既答应为你保密,不同时也就为他保密了吗?”

 

“您答应了?谢谢您!我代路书记真心地谢谢您!”吴新抓起萧鸣的手吻了一下。

 

“萧队长!那我走了!您已经答应了为我保密,您可得言而有信哦!”吴新再次叮咛说。

 

“我言出如山。”萧鸣保证说。

 

吴新这才告辞,走到街上,坐上专门等她的路平的轿车,向“白玫瑰别墅”驶去。路上,吴新把她跟萧鸣的谈话情况告诉了路平。

 

“这萧鸣真是个怪人!一般人千方百计地巴结我,想得到提拔;他却拒绝提拔,甚至也拒绝一般人梦寐以求的金钱!你说怪不怪?”路平瞟了吴新一眼说。

 

“也许这正是他过人的地方!‘成大事者,不趋小利,嘛!”吴新道。

 

车到“白玫瑰别墅”外停下。路平道:“我的美人,你一个人回别墅吧,我今天不进去了。我们得暂时避避风头,提防别人在我们的关系上做文章。社会复杂,我们得提高警惕啊!”

 

“好!那我一个人回去了。拜拜!”吴新下车,向路平挥挥手,进入别墅。

 

吴新关好别墅楼门,上楼进入卧室,顺手按亮壁灯。眼前的景象惊得她魂飞魄散:一名大汉正站在面前龇牙咧嘴地对着她笑。她瞪着惊恐的眼睛边退边说:“你……你是什么人?”

 

对方狞笑道:“我是逃犯马天宇!不欢迎吗,吴小姐?”边说边一步步逼上前来。

 

吴新转身想开门出逃,但马天宇抢上前拦在门前。吴新奔到床前拿起电话听筒想报警,却发现电话线已被剪断。又掏出手机要拨号,被马天宇劈手夺去。马天宇狞笑着进逼,吴新退两步坐在床上,惊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马天宇狞笑着说:“吴小姐,别害怕,我并不是要强暴你,我只是来跟你交流交流思想。”

 

吴新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给我出去!”

 

“嘻嘻!要我出去?说的倒轻巧!我是个逃犯,已无处可逃,既然来到这里,就不打算走了!有你的掩护,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你不配合,我一旦被捕,就把你跟路平在这里非法同居的消息,配上你们在床上精彩表演照片,全部公之于众!到那时,看你们还有什么脸出现在人面前!”马天宇眉飞色舞地说。

 

“你太卑鄙了!你这是讹诈!”吴新怒斥道。

 

“讹诈?哈哈!你说对了,吴小姐!”马天宇嬉皮笑脸阴阳怪气道,“我落到这步田地,讹诈又算什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讹诈你吗?因为你住着我的别墅!这座‘白玫瑰别墅’,是我通过一个朋友送给你的情夫路平的!你告诉他,我送给他别墅前,就已在别墅里安装了秘密录音和录像设备,录下了你跟他交欢的全部镜头!当然,我还掌握着他受贿这座别墅的铁证!他要是不保护我,”他突然变得狰狞可怕,歇斯底里叫道,“那我就跟他法庭上见!”

 

吴新既气愤不已又无可奈何,瞪着马天宇说:“你简直是个魔鬼!你先离开别墅,等我和路平商量以后,再给你答复!”

 

“吴小姐你真是健忘!我刚才不是说,我今后要住在这里吗?你立即给路平打电话,把我说过的话转告他,叫他保护我!”马天宇坐在床上,将手机交还吴新。

 

吴新先用电话跟路平取得联系,接着打开笔记本电脑,在QQ上跟路平交谈。

 

“你先把他稳住,等我想好对策再告诉你。”路平回道。

 

“好!我把他安排住在地下室里。”吴新道。

 

路乎接到吴新报告,紧张地思索一阵,然后打电话把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何博西叫到他家里。“路书记半夜叫我来,一定有什么要事?”何博西打着哈欠说。

 

路平指指沙发让何博西坐下,递给他一盒中华烟,然后说:“老何,你们马局长病休已久,很快将退休,我现在代表县委在物色未来局长人选……”

 

何博西听了,紧张不安地移动了一下身体。

 

“你德才兼备,一直是我的忠实部下,马局长退休以后,我一定力主你为公安局长。现在,有一件复杂的事情需要你来处理……”路平接着对何博西作了一番交代。

 

何博西道:“我明白了!我马上叫我最能干的部下牛亚来,让他执行这个任务!”

 

20分钟后,牛亚到来。何博西当着路平的面向牛亚下令:“牛亚同志!罪犯马天宇现劫持人质,躲在市郊‘白玫瑰别墅’地下室里!他身上可能有引爆装置,严重威胁到人质的生命!你带领一些精干人员立即前去,将这个危险罪犯就地击毙!听明白了吗?”

 

“明白!”牛亚受命,马上出发。

 

路平对何博西道:“你亲自去指挥这次行动,免得节外生枝!”

 

牛亚和何博西走后,路平守在电话机前等候消息。他想,幸好夫人到了她父母家,留下自己一人在家,正好处理这突发事件。只要消灭掉危险分子马天字,自己来之不易的地位就可以保住了。就在他想入非非之际,他的门被人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一个人悄悄推门进来。

 

路平发觉后猛一扭头,见一个戴墨镜的大汉站在身边。路平惊问道:“你、你是谁?”

 

对方摘掉墨镜冷笑说:“我就是你想杀掉灭口的马天宇!”

 

路平听了惊得魂飞魄散,手中茶杯不由落地。震惊之余,他连忙去掏枪,但马天宇抢先用枪指住了他。路平只好放下手,佯笑道:“上门都是客!来来来,既来之,则安之!马先生,请坐!请坐!”

 

“这还差不多!”马天宇收起枪道,“我来了并不是要害你,是来帮助你!当然,也请你帮助我,所谓互利双赢嘛!”说着,在路平对面坐下来。

 

这时何博西打来了电话:“路书记!我们赶到‘白玫瑰别墅’,逃犯马天宇已逃走,只有被捆绑着的吴新小姐!我们已解开吴小姐,她安然无恙。下一步如何行动,请指示!”

 

路平道:“原地待命,天明后我再联系你们。”

 

路平放下听筒,对马天宇说:“老实告诉你,形势紧迫,你快到国外去吧,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你提供方便!”

 

“我必须等海外来人把文物运走。你知道吗?这是一批价值上亿元的文物,它比我的命还重要!你必须帮助我们圆满完成这一行动,如能完成,我们将酬谢你1000万元;如果我们失败,你的前途也将终结!”马天宇盯着路平说。

 

“对你们的行动,我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不加干涉,这已经够意思了,你们不要得寸进尺,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我明确告诉你们,这是办不到的!”路平坚决地说道。

 

“这你就不够朋友了!”马天宇冷笑道,“你知道我是怎样地帮助你吗?我们的人弄到了对你很不利的证据,想把它们寄到省委、中央和萧鸣手中,是我力排众议,把这些证据要过来,今天特来交给你本人!我这样帮助你,你总应该讲点回报吧?这是我替你要回来的东西,请你收下!”马天字说着,把一包东西放在路平面前。

 

路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包,首先看到的是一叠照片。他忙抓起来翻看,不由得双手颤抖,面色苍白,脸上沁出豆大的汗珠。照片上净是他和吴新一丝不挂的床上镜头。马天宇将一盘录音带装入录音机,对路平说:你再听听这盘录音吧!它一定会让你改变决定的。”

 

随着录音带的转动,路平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宝贝,这座‘白玫瑰别墅’,送给你做生日礼物!”接着是吴新的声音:“哦!太好了!这座别墅最少也得1000万吧?”路平:“价值2000万!”吴新:“你自己买的?”路平:“朋友送的!”吴新的笑声:“看来你这个政法书记也是个腐败分子哟!我见你在大会上发言,还一股劲地反腐败呢!”路平的笑声:“腐败必须得反!但那是针对别人的,是给群众看的。至于我自己,则必须尽情享受金钱和美女!否则我当官为的是什么呢?……”

 

马天宇关了录音机,看着呆若木鸡的路平阴险地笑道:“我的路书记,你不必害怕,我不会把这些录音和相片寄出去的,我把它们全部还给你。我的手下也没有复制件,即使有,我也不允许他们跟你为难。只要我活着,你就平安无事!倒是那个萧鸣,对你绝对是个威胁!我有确切情报表明,他正在暗中调查你的隐私,他如果知道了这些机密,绝不会像我这么客气的!”

 

路平回过神来,强装笑脸道:“好!马先生,既然你够朋友,我也得讲义气,我会关照你的!不过,你们也得小心,凡事适可而止,才有成功希望啊!”

 

“这你放心吧,我们会把一切弄妥的!希望你跟我们真诚合作,否则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马天宇又对他说了具体要求,然后迅速离开了,留下路平一人呆若木鸡。他感到自己像掉入了一个凶险异常的深渊而不可自拔,沮丧万分、疲倦之极地坐倒在沙发上,心慌气短,头脑嗡嗡作响。“完了!这回恐怕一切都完了!”

 

几天后,萧鸣突然接到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何博西电话:“萧鸣吗?我是何博西!一小时前接到举报,文物走私集团‘豺狼家族’开着一辆集装箱车,内装文物,向市南郊方向逃窜,我已命令公安机关沿途设卡,在南郊截住了‘豺狼家族’的集装箱车,将他们团团包围!现‘豺狼家族’挟文物正在负隅顽抗,文物受到威胁!我命令你立即乘车前往,负责保卫文物、歼灭‘豺狼家族’的行动!明白吗?”

 

“明白!”萧鸣立即带上别动组成员驱车向南郊驶去。

 

萧鸣的车不到一小时驶到了南郊警匪对峙的地点。只见一辆集装箱车被困在公路中间,它的前后都有路障,再远些是分布各处横断马路的多辆警车,还有分散包围集装箱车的大批警察。路平、何博西在指挥车上建立了指挥部,何博西正手持喇叭对集装箱车喊话。集装箱车两侧和后面各开一个窗口,里面有持枪匪徒与外面的武警对峙。驾驶室内有3人,其中一名络腮胡,一手握遥控器,一手举手提喇叭,对何博西等人喊道:“我再说一遍!我们的车里安有炸药,你们赶快让开道,让我们离开!否则,我就引爆炸药,将满车文物炸个粉碎,看你们能否承担得起毁灭人类文明成果的责任!”

 

萧鸣跳下警车,跑步来到路平、何博西身边。何博西道:“萧鸣,你来得正好!路书记提议让你担任现场指挥,我们赶快研究一下如何保护文物,制服罪犯!”

 

路平说:“萧鸣同志,你是刑侦权威,又长期追踪‘豺狼家族’,对他们比较了解,所以我决定今天的事件由你来指挥!”

 

萧鸣说:“我必须跟罪犯谈判,我请求指挥部赋予我处理这个问题的全权!不管我答应对方什么条件,指挥部都应批准并子兑现!”

 

路平道:“保护文物安全是压倒一切的任务!只要能保住文物,别的都可灵活处置。”

 

何博西也说:“萧鸣,我代表市公安局赋予你这个全权,你开始跟罪犯谈判吧!”

 

萧鸣接过手提喇叭,对着集装箱车喊道:“‘豺狼’请注意!‘豺狼’请注意!我是刑警大队长萧鸣,我现在代表警方跟你们谈判!我们可以通过谈判解决问题!你们如果同意,我可以过去,或者你们的代表过来,我们进行谈判,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络腮胡用手提喇叭喊道:“闲话少说!赶紧向我们提供一架加满油的直升机,送我们出国!若不满足这个条件,我们就炸毁全车文物!”

 

萧呜说:“好!我用直升机送你们走!”

 

萧呜征求指挥部众人意见,大家商量一阵,同意叫直升机来。

 

一小时后,天上传来了直升机的嗡嗡声。在场的人们,包括警方和罪犯,大多松了一口气。警方暗自庆幸保住了文物,罪犯暗自庆幸保住了性命,虽然他们各自都有遗憾的地方!就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装有文物和罪犯的集装箱车突然发生剧烈爆炸,耀眼的火光和惊天动地的响声把人们震得晕头转向,大地都为之震撼,接着是熊熊烈火。人们都下意识地趴倒在地,只觉得爆炸碎片像雨一样散落地上,被炸得七零八落的集装箱车烈焰飞腾。人们愣怔片刻,忙冲上前救火。路平忙喊萧鸣,但是哪里也找不到萧鸣的踪影。打萧鸣手机,手机也关机。

 

此刻,从市区吴新的“白玫瑰别墅”里,驶出一辆遮着窗帘的医院救护车。救护车鸣着笛正要驶上公路,突然遭到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阻拦,勒令停车接受检查。戴着口罩、墨镜的救护车司机从窗口伸出头喝道:“我们抢救危重病人,人命关天,你们为什么要阻拦?还讲不讲人道主义?快让开!”

 

司机正在叫喊,冷不防一名警察扔出一条套索,一下套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司机被拉出车窗,摔倒在地。没等他掏枪,已被警察闪电般上了手铐。几名警察冲上车,喝令车上其余人别动,一个个都铐上手铐,一个为首的警察摘掉墨镜,对司机冷笑道:“马天宇!你看我是谁?”

 

“我是医院司机,我不认识什么马天宇。”司机认出面前警察是萧呜,但仍想蒙混过关。萧鸣摘掉他的墨镜和口罩,露出了马天宇绝望的面孔。

 

萧鸣说:“你一定很意外,是吧?那我把情况告诉你!几天前,你用计把我骗到‘白玫瑰别墅’,让我撞见了和情人幽会的政法委书记路平。我确实上了你的当,但也不无收获,知道你已控制了‘白玫瑰别墅’,便悄悄在那里安放了窃听器。通过窃听器,我了解到你控制了女记者吴新,并进一步控制了路平!从那时起,‘白玫瑰别墅,便成为我重点监视的场所。我知道你陆续把重要文物偷运到这里,然后弄了一集装箱假文物,指挥手下人驾驶装着假文物的集装箱车到南郊,自己又打电话举报。在路平配合下,警察都被调往那里,然后你用遥控装置引爆装载假文物的集装箱,制造出‘豺狼家族,已经完蛋、走私文物已经毁灭的假象,自己则乘机,用医院救护车拉走文物!我早料到了你这一招,便在直升机快要到达南郊的时候。开车飞速赶到这里,与我安排在这里监视你的警察会合,把你逮个正着!你要想保命,就赶快坦白交代你所知道的一切吧!”

 

马天宇知道无法抵赖,便坦白了全部罪行。根据马天宇的交代,萧鸣逮捕了“豺狼家族”的其他成员,并把马天宇口供向上级汇报。路平的腐败行为和协助“豺狼家族”逃跑的罪行彻底败露,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