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爱心穿越太平洋,大义哥十年的守护和追寻
div>

“赵恩志先生,10年前,你的儿子丢了,现在我把他完完整整地带回来了。他很懂事,也很孝顺,希望你们幸福。”近日,韩国的多家网站论坛上,大家都被一个中国青年的事迹深深震撼着……12岁的孩子收留了一个5岁的孩子,十年守护和追寻,只为了弟弟家人的团圆。

 

走失的弟弟,哥哥为你撑起一片天

 

2002年3月19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迷茫地走在湖南株洲建设北路大街上。突然,小男孩看到旁边有一个背书包的少年走了过来。“哥哥,你能带我一起找我爷爷么,我对这里不熟。”男孩用不太标准的英语求救着。少年拉着他的手转身就跑,可拥挤的人群中,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少年找了整整一下午,都没任何消息。

 

少年叫李宇,12岁,出生于湖南株洲市石峰区麻口小区,父母在他五岁时就相继去世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和爷爷一起生活。从男孩的叙述中,李宇知道男孩叫赵明亮,是首尔人,这次,爷爷带他来中国度假,却在火车站附近走失了。

 

下午六点,李宇带着小男孩去吃了晚餐后,继续找寻,他本以为赵明亮的亲人应该还会留在火车站,结果依然没有任何音讯。李宇让赵明亮在自己家里暂时住下来,7岁的赵明亮虽然不懂汉语,但是会一些基本的手势交流,李宇的爷爷散步回来,他立即会端来洗脸水。饭桌上,他不停地给两个人夹菜,令他们的生活增添了几分乐趣。

 

转眼一周过去了,没有任何关于赵明亮亲人的信息,李宇隐约感觉到再也找不到赵明亮的亲人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个孩子成了自己家的一块烫手山芋,家里条件本来就一般,爷爷身体又不好,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怎么养得起?把他送到哪里去呢?男孩在国内举目无亲,爷爷又找不到,经过三天三夜的深思熟虑后,李宇终于下定决心把他送到派出所。

 

在送往派出所之前,李宇带男孩一起爬上了昭山,彼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他和赵明亮在桃花盛开的园林中手舞足蹈,玩累了,李宇趁机说:“弟弟,哥哥明天就送你去派出所,到那里,他们会把你送回家。”本来有说有笑的赵明亮一下子沉默了,他用蹩脚的英语加上手势告诉李宇,他并不喜欢他的父亲,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变得很暴躁,经常对他拳打脚踢,所以,他只好跑到爷爷那里生活。李宇叹口气说:“那你也要回去啊,毕竟那里才是你的祖国,你的家。”赵明亮抱住李宇说:“我不想回去,我就留在中国,我喜欢中国。”李宇的眼睛湿润了,说实话,他也舍不得把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送走,他抱着赵明亮说:“你要留在中国也可以,必须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学会汉语。若你能做到,我就是边上学边打工,也会带着你。”赵明亮懂事地点点头。说完这些话,赵明亮顿时感到一阵轻松,原来把他留下来,才是他内心最真实的选择。

 

从这天起,赵明亮正式成为了李宇家里的一员,为了抠出他的生活费,李宇和爷爷更加省吃俭用,在井龙小学读五年级的李宇开始拣废品,摘茶叶,采蘑菇……

 

春去秋来,赵明亮转眼也到了入学年龄。2003年9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赵明亮进了株洲市亚明小学。李宇陪他去报名,在了解到他的实际情况后,学校决定免去赵明亮的学费。

 

2003年10月,爷爷病倒了,李宇一面要照顾爷爷的饮食起居,一面还要接送赵明亮上下学,懂事的赵明亮也主动帮衬家务,每天早上,他都要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吃完晚饭后,他们会把爷爷抱到轮椅上,去公园散步。

 

10月13日,李宇接赵明亮回来后,发现爷爷的房间是紧闭的,赶紧推开门,却见爷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李宇慌了,哭着摇着喊:“爷爷,你醒醒,你可不要吓我啊!”很快,李宇冷静了下来,他马上赶到村卫生室请来医生。在一番处理之后,医生告诉他,爷爷只是因为硬膜外血肿昏迷,并无生命危险。医生走后,李宇寸步不离床旁,不停地说着话。10月15日深夜,在李宇的不断呼喊中,昏迷了两天一夜的爷爷终于醒了过来,三人抱头痛哭。经历这次事后,李宇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他和赵明亮决定,两人中午轮流照顾爷爷。

 

转眼就到了2009年高考,李宇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8月11日,李宇和和赵明亮带着老人去市区逛了一天,闲暇之余,他心里一直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该怎么安置爷爷?让赵明亮来照顾,但明显,赵明亮还太小;丢在家里不闻不管,也不可能。思忖良久,李宇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对爷爷和赵明亮说:“爷爷,弟弟,我带你们上学去!”

 

韩国寻亲,千山万水要找到弟弟的家

 

2009年9月24日,李宇挑了一个自己认为吉利的好日子,带着爷爷和赵明亮踏上去北京的火车。下午四点,他们来到学校,赶紧办完入学手续后,李宇开始留心墙上的出租广告。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李宇拨了将近二十个电话,但听说他还带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时,租户都客气地拒绝了。

 

九月的骄阳似火,爷爷很快就受不住了,李宇只好把他们带到河口街附近的一个书店坐着,那里有电风扇。卖书的老板看他带着两个人到处租房子,好奇地问:“你带着他们来读书?”

 

“是的,爸妈都去世了,爷爷年纪大了,弟弟又太小,我放心不下……阿姨,你知道这附近有便宜的房子么?”看到李宇恳切的神情,老板沉思了一会,终于说:“这样吧,我那还有一间杂屋是空的,你要是不嫌脏,就暂时住着吧。”房子虽然是旧了点,但还算宽敞明亮,李宇下楼给房租,老板却摇头拒收。望着好心的老板,李宇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以表谢意。

 

房子的事情解决后,李宇开始忙着给弟弟找学校。他跑遍了北京的中学,一次次碰壁被拒绝,急得嘴上都起了泡。就在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校友告诉他,北京农民工子弟学校专门收外地来的学生,门槛不高。李宇立即带着弟弟过去了,说明情况后,学校爽快地接受了赵明亮,读初二,而且没要赵明亮出一分钱的学费。9月,赵明亮坐进了梦寐以求的课堂。在教室外,隔窗看着弟弟端坐在教室里认真学习的样子,李宇心里充满了自豪和欣慰。10月,李宇靠着几个月打工的钱,在学校门口开了个小精品店,赵明亮经常利用课余时间到李宇的摊档帮忙,赵明亮记账、招呼客人都很利落,他干活不惜力气,还常常对哥哥说:“哥,我都是大人了,这力气活还是看我的!”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赵明亮的脸上经常会有一些淡淡的忧伤,李宇明白弟弟的心事,他知道,要是不帮弟弟找到亲人,弟弟不会快乐,他决定开始艰难的跨国寻亲旅程。由于不懂韩文,李宇首先找到一个会韩文的学姐帮忙。他有些担心,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要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寻两个人,那确实难上加难。但李宇相信,赵明亮毕竟在首尔生活了五年,总有一些记忆没有被岁月抹去。

 

通过交流,李宇大体知道了赵明亮老家所在的位置。通过中国驻韩国大使馆的帮忙,李宇顺利拿到了首尔警察局的电话,接电话的人非常热情,表示一定全力帮他寻找,但一周过去后,都没有任何消息。

 

李宇决定去一趟首尔,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李宇很快办好了签证,2010年3月15日,他风尘仆仆地赶到首尔,直奔西厢院小区。工作人员从租房记录里找到了赵明亮父亲的记录。在得知门牌号后,李宇如获至宝,他找过去时,开门的却是一个十岁的中国小女孩,小女孩告诉他,原来租房的赵先生早就离开首尔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刚得到的线索又中断了,李宇十分沮丧。

 

从韩国回来后,听他转述寻亲的消息,赵明亮沉默了。半响后,他拉着李宇的手说:“哥哥,不用去找了啊,也许他早已经忘记了啊,你看,我现在不也活得很好么。有你,这辈子我已经很幸福了。”好在这次去首尔,经人介绍,李宇认识了一个在首尔日报工作的记者,是有名的热心肠,曾帮助很多人找回失散多年的亲人。此时的李宇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抱着试试的态度,他把赵明亮父亲的有关信息通过手机短信发了过去,李宇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条不足七十字的短信竟然会在大洋彼岸激起千层浪。

 

寻亲成功,十年守护得偿所愿

 

2010年5月12日,在首尔日报工作的记者张超给李宇发来一封电邮:“尊敬的李宇先生,在了解你和赵明亮的故事后,我被深深震撼了。平心而论,要是换成是我,以十二岁的年龄去领养一个孩子,我绝对做不到。你的做法,我们很感动。收到你的短信后,我立即找朋友核查,全韩国叫赵恩志的人不少于100个,但从没有哪个人的儿子叫赵明亮,所以我判定,赵明亮应该是被领养的。”

 

2010年10月初,根据赵明亮对往事的回忆,张超还原了赵明亮在走丢前的生活片段。赵明亮出生于韩国釜山,出生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后来,赵明亮被赵恩志收养,三岁那年,他们一起搬到了首尔。根据这些信息,张超判断,虽然赵明亮是在釜山被收养的,但领养人极有可能在仁川市,因为据赵明亮回忆,他父亲在他年幼时曾多次提过仁川的风土人情。

 

李宇再次飞到了韩国,他和张超来到了仁川市,经过排查,叫赵恩志的一共三个,根据赵明亮提供的相貌特征,大家初步认定现在仁川桂阳区的赵恩志很有可能就是赵明亮的养父。10月20日,李宇打听到赵恩志在一家公司做保安,并通过公司得到了赵恩志的联系电话。他迫不及待地打通了电话,接电话的男子自称自己就是赵恩志,然而当说起赵明亮这个名字时,对方却矢口否认,随即挂断电话,再打,对方拒绝接听。

 

李宇当场就懵了,难道自己千里迢迢来到韩国,只是一场空?直觉告诉他,赵恩志一定就是赵明亮的养父,要不然态度也不会转变得如此之快,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拒绝听到养子的消息呢?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他和张超一起去赵恩志所在的公司打听,得知赵恩志正在办公室休息,连忙走进去,李宇把赵明亮当年丢失时的照片拿了出来,赵恩志顿时愣住了,半响之后才缓缓地说:“他,还过得好吗?”李宇提高声音说:“就是过得不好,他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把他扔在了大洋彼岸,从此不管不理,视同陌路。”

 

赵恩志的手轻轻颤抖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着照片哭了起来。原来,赵恩志本来也育有一个孩子,但后来不幸夭折了,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直到领来赵明亮,家里才重新有了欢笑,赵恩志原以为生活就会这么幸福地走下去,可是却没料到,爷爷带赵明亮去中国旅游,在火车站,只去买包烟的时间,孙子不见了,找了两天两夜都没有消息。赵明亮走失后,赵恩志伤心得几天都没有吃饭,无论父亲如何解释,他都不肯原谅,赵明亮的走失,成了赵恩志父子心头永远的痛。

 

这十年来,赵恩志多次出高价在报纸上刊登寻人信息,也委托中国的朋友多次寻找,但都是无功而返,还被骗了不少线索费,所以,当李宇打电话给他时,太不敢相信。现在疑虑被打消了。赵恩志迫不及待地打通了赵明亮的电话,哽咽着告诉他:“孩子,我对不起你啊……”两个人都哭了。

 

2011年1月15日,在张超和李宇的促成下,赵明亮回到韩国。十年的离别,让赵明亮心情复杂,他既幸福又紧张。能找到养父,是他多年来的心愿,但是,他忧虑的是,十年过去了,他们是否还能像小时候那样和谐相处。他说:“整整十年了,我很难相信他们。”

 

早上8点,在一家中西餐厅的包厢里,赵恩志父子和赵明亮碰头了。仅仅注视了一秒钟,赵恩志父子哭着跑上去:“明亮,终于找到你了。”张超和李宇也哭了。赵恩志的父亲出人意料地跪在孙子面前“赎罪”,现场的每个人都被深深感动了。可是,赵明亮却出乎意料地没有任何表情。当赵恩志试图去拥抱他时,赵明亮躲开了。

 

“这孩子怨念太深了,给他们一点时间相处吧。”李宇小声对张超说。一个小时后,赵恩志父子牵着赵明亮的手出现在大家眼前,赵明亮脸色尽管缓和了许多,还是有些不自然,赵恩志告诉李宇,赵明亮相信了他的解释,那是一次谁也不想出现的意外,“他已经拥抱了我们”。在韩国呆了一个星期,李宇和赵明亮回到中国,李宇继续他的实习,赵明亮继续他的学业。

 

这之后的一年时间里,赵恩志父子曾四次来中国看望赵明亮,也劝他毕业后能回韩国工作,可是都被赵明亮拒绝了,他的梦想是想当一名工程师。赵恩志说:“他在中国生活了十年,已经深深迷恋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将来,不管他在哪里,我都会支持他。”因为失去养子而长期郁郁不欢的赵恩志不得不接受暂时的离别之痛,但是,对于儿子,这位养父小心翼翼地说:“我们希望能多与他接触,也会尊重他的选择,我们不想再伤害他两次,如果有必要,我们也决定来中国定居。” 经过长期的接触,赵明亮和赵恩志父子的感情慢慢得到了修复。

 

2012年10月1日,赵明亮接到韩国打来的电话,放下电话,他心中一片沉痛,原来,赵明亮的爷爷因脑动脉硬化住进了医院。赵恩志说,父亲在清醒的时间里一直喊的都是孙子的名字。记者发稿前获悉,赵明亮已经从学校里请假前往韩国。从小缺少父母关爱的李宇也热切期待着赵明亮的爷爷能快些好起来,一家人能团团圆圆地过上快乐的日子。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