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八部天龙转世

  明朝永乐年间,梁州府姐灵应山上有位何真人。据说是钦宗时出生的,有一百多岁了。他来到灵应山后,建起了灵应观,因神通广大,香火甚旺。
  这天,梁州知府赵观泉来到灵应观中。何真人早已在门口候着了,一番寒暄后,何真人将赵观泉引入真武大殿。大殿上方挂着道金字牌匾,上写“真武荡魔天尊”,笔走龙蛇,一派帝王之气,这正是永乐帝的御笔手书。赵观泉正正衣冠,恭恭敬敬地磕头行礼。随后,二人穿过正殿进入二进的偏殿。 坐下之后,小道送来茶水。赵观泉掀开杯盖,却见热气直冒。何真人笑道:“小童无知,大人恕罪。”说着,他在茶的上方一挥袖子,扇出一股凉风。赵观泉再看茶水,已是冷热适中了,不由得赞道:“真人果真是神人也!”何真人淡笑道:“雕虫小技而已。赵大人今日可是为仙丹而来?”赵观泉回道:“正是。”
  皇上的龙寿之日将近,普天下的官员都在为寿礼做着准备。皇上信道,赵观泉便决定投皇上所好,请何真人炼长生不老仙丹,献给皇上。“皇上乃是真武大帝化身,寻常丹药岂能入口?我有心炼几颗我师元始天尊秘传的仙丹,服用此丹可长生不老,吏兼精力无穷之功效,只是……”何真人面露难色,摇头叹气。赵观泉急问:“只是如何?t’何真人道:“眼下万事皆备,只缺一味主药,若得到,便可立即开炉炼制,或可赶上皇上龙寿之日。” 赵观泉又问:“那所缺的是何物?”何真人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龙肝。”赵观泉一愣,失望地道:“这龙是天上之物,凡间怎有?”何真人笑笑,道:“大人,你没听说梁州境内便有一条龙吗?” 赵观泉一听,顿时失声叫了起来。
  梁州境内有个叫甘龙的苦修道人,他半疯半癫,每日在街头巷尾游荡,却有广大神通,更有慈悲心肠。何真人所说的龙,想必就是甘龙。, 赵观泉也曾亲眼见过甘龙的神通。数月前,他微服私访时,见一个妇人在哭她刚断气的丈夫,甚是悲切。这时,一个疯疯癫癫的邋遢道人突然出现,从身上掏出两粒药丸塞进死人的嘴里。又“啪啪”地打了他两记耳光,口中骂道:“你老婆哭得这么惨,你却在这装死,还不快起来!” 说来也怪,两记耳光下去,那死人“呼”地一下子坐起来,呼出一口悠长的气,气愤地嚷道:“刚才谁打我?”夫妻二人喜极而泣,那道人却悄然离去。赵观泉惊叹不已,一路跟随,来到了龙华山的悬崖下,那道人突然不见了。
  他正四处张望,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你跟着我难道是想随我学道?” 赵观泉循声抬头,顿时一惊。  原来这片刻工夫,那道人竟然已在百丈之高的悬崖上了。他忙报上身份。问道:“敢问神仙,你可有那长生不老之药?”那道人哈哈大笑,道:“这种药莫说我,普天之下只怕也没有。不过,你若是随我学道,或可活得比别人长些。” 赵观泉只对长生不老药感兴趣,听他这样说,便告辞了。回到府中后,赵观泉向夫人赵氏说了这事。赵氏笑道:“那道人一定是甘龙真人。坊间传说,他乃天上八部天龙转世,立誓要除尽人间疾苦,这梁州地面上,人人都敬他是个活神仙呢!” 如果传说可信,甘龙的肝那倒真是龙肝了。只是要一个人的肝谈何容易? 何真人看出赵观泉的犹豫,笑道:“甘龙是八部天龙转世,来到凡间只为历经一个劫难,要他的肝,其实是帮他度了难。当然,大人若是不忍,此事也就罢了。”赵观泉一咬牙,道:“不可,皇上龙寿要紧。这件事还是我去办吧。” 赵观泉带了一队人马来到龙华山悬崖下,大声叫着甘龙的名字,准备直接找甘龙取肝。
  山上没有回音,赵观泉以为甘龙不在,便准备离开。不想一回头,却看到甘龙竟就在他身后,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呢。赵观泉定定神,拱手说:“甘真人有礼了,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借真人龙肝一副,不知可否?”说着,他向两旁示意,若甘龙拒绝,便扑过去将他抓住。
  不想甘龙竟哈哈笑道:“我道你布下这么大的阵仗要做甚,原来是为了我的肝,这有何难!”说罢,他解开道袍,将手掌往腹中一插,一使劲,便拔出一副血淋淋的肝来,递向赵观泉。 赵观泉见状,吓得往后直躲。甘龙怒道:“你这个人好生无礼,你若不要。我可放回去了!”赵观泉赶紧道;“你莫放回去,我要。”说着双手接过肝来,“谢神仙开恩,赵某日后必为你立神像,早晚敬香叩拜。” 甘龙哈哈一笑,说:“不必了,你我有缘,早晚还要一见。”说罢,便三两下蹿到了悬崖峭壁之上。 赵观泉快马将龙肝送到何真人处。何真人大喜,承诺立即开炉炼丹。七七四十九天后,仙丹可成。 回家之后,赵观泉对夫人说起此事。赵氏一听,破口太骂:“那甘道人在城中做了多少好事。救了多少人!可怜一位慈悲神仙。竟被你这糊涂官给害了!”不管是仙还是人,少了肝哪还能活命?你就等着全城百姓戳你的脊梁骨骂吧!我也没脸活了! 赵观泉理亏地说:“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只要何真人炼成仙丹,皇上一高兴,我便可加官进爵……” 
  “你不提那贼道人还好,一提他我更来气!”赵氏说,“这贼道士装神弄鬼,把灵应山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都赶走了,供他的徒弟住。为了炼那狗屁丹。明着暗着买了多少黄花闺女去糟蹋?你这样的父母官没给百姓作主也就罢了,竟与他同流合污!甘真人救苦救难从来不收钱,那姓何的救人就要人倾家荡产。我看那姓何的取肝炼丹是假,想借你之手除掉甘真人是真。” 赵氏左一句贼道人,右一句糊涂官,赵观泉听得恼羞成怒,道:“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再敢出言不逊,小心我休了你!” 赵氏性如烈火,听他这么说,便捂着脸冲了出去。赵观泉暗自长叹,他何尝不知甘真人与何真人如皓月比萤火,可是,甘真人不炼丹,他只能求到何真人。何真人也因此愈加肆无忌惮。夫人所说的那些事只是他做过的恶事中九牛一毛而已。
  赵观泉早已作了决定,一旦升官,便为粱州百姓除掉这个祸根。但现在。还需要忍。 这时。只听下人在外面惊呼道:“不好了,夫人投井了!”赵观泉一听。急忙冲了出去。 后花园的水井旁,赵氏躺在地上,早已没了气息。赵观泉连连顿足长叹:“夫人,你好糊涂啊!”有下人提醒他。何不请何真人来试一试。赵观泉连忙让人快马去请。 谁知,何真人来后,一看赵氏的尸体,便摇头说:“夫人阳寿已尽,贫道实在无力回天。” 何真人走后,赵规泉一时心灰意冷,突然他感到肩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竟是甘龙!甘龙笑嘻嘻地说:“你夫人没了。
  如此伤心,那些被灵应观害的姑娘们,他们亲人的悲伤可不比你少呀!”  赵观泉羞愧地说:“真人,莫说了,我明白。我知你仙术高超,求求你救救拙荆吧,我愿以一半家财赠送于你。”甘龙笑道:“修道之人要你的钱财有何用?”赵观泉听他口气,夫人似乎还有救,忙说:“真人若救了我夫人。我立即封了那灵应观。”甘龙摇头说:“封它是你应该做的事,岂能拿来当筹码?况且,如今灵应观挂有皇帝御笔。你一个小小的知府岂能奈何得了他?” 赵观泉焦急地道:“真人要如何才肯救我夫人?”甘龙笑道:“我只要你如期将何真人炼成的仙丹献给皇上。皇上服用此丹之后,必会到梁州来一趟,到时我自有打算。”赵观泉连忙答应下来。 甘龙走到赵氏的尸体前,从身上取出一包针囊。在她身上插了数针后,又将一颗药丸塞到她的嘴里,口中喝道:“此时不醒,更待何时?”不一会儿,夫人便幽幽醒转:“老爷,我差点儿见不着你了。”赵观泉喜极而泣,回头发现甘龙早已不知去向。 四十九天后,何真人仙丹炼成。赵观泉将其快马送去京城,便在家中静候佳音了。
  两个月后,永乐皇朱棣御驾第五次北征。这天,赵观泉正在衙门中处理公务,却见几个人走了进来。赵观泉一见中间那人,顿时跪拜在地,三呼万岁。中间那人正是朱棣。朱棣道:“朕御驾亲征,得胜班师回朝,路过梁州,顺道来问问你,你献给朕的仙丹是出自谁之手?” 赵观泉心中大惊,那甘龙果真是神人。竟算到了这事!他回道:“回皇上。是一个名叫甘龙的神仙。”朱棣眉头一皱,问:“那你为何说是何真人所炼?”赵观泉惶恐地说:“其实,一切都是甘龙的主意。他让微臣拿到何真人的仙丹后。替换成他的药丸。万望皇上恕微臣欺君之罪!”朱棣哈哈一笑,说:“朕想见见神仙。你去将他请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人便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侍卫慌忙护驾。朱棣平静地问道:“这位便是甘真人吧?朕听说你取肝炼丹,可有此事?”甘龙哈哈一笑,说:“一切法术,皆障眼法而已。”朱棣点头道:“言之有理,足见坦荡之心。敢问真人,你给朕的仙丹还有没有?” 甘龙大笑道:“有。要多少有多少,不过你若想要,便要顺我修道。”朱棣皱眉道:“朕自发靖难之役夺取天下以来,内迁京都、疏运河,修大典。
  外派郑和七下西洋,御驾五次亲征,拒敌于国门外,各种功绩数不胜数,难道,你要朕放弃这天下,去跟你做道士?” 甘龙毫不畏惧地道:“但你可曾想过,种种功绩背后那些死去的人?皇上你杀伐过重,实在是有违天道,故而你时常会感到头痛欲裂。如今天下大定,是该给百姓休养生息了,这不仅是为天下的百姓着想,也是为皇上的性命担忧。贫道的那些丹丸,只可抑制你的头痛,若想根除。还需随我学天下大道。” 赵观泉听得心惊胆战,只见朱棣面色阴晴不定。沉默半响后,问道:“若是我不答应呢?”甘龙回道:“活不过明日三更。”朱棣哈哈一笑。道:“好,朕便与你打个赌。明天三更,朕若不死,你就死。” 当晚,朱棣便端坐在书房中,四周侍卫严阵以待,他担心甘龙会在食物中下毒,便只吃随身带来的干粮。一直到鸡鸣三更,朱棣仍是精神十足,但甘龙也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到了三更时分,朱棣一拍桌子,哈哈一笑,道:“来呀,把这妖道砍了。”侍卫们正要去抓甘龙,却见朱棣突然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赵观泉战战兢兢地上前一探鼻息,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声惊呼:“皇上驾崩了!” 众人乱作一团时,甘龙却笑嘻嘻地道:“死得好!”侍卫们想要抓他,他却一把抓起朱棣的尸体,似太鸟一般几个纵跳,消失了。 当天夜里,灵应观内的皇上御笔匾额不翼而飞。第二天一早,赵观泉以欺君之罪将何真人抓了,并解救了观内地牢中近百名供其淫乐与炼丹的妇女。何真人招供,他今年只有四十五岁,原是戏班里变戏法的,后来又跟一个江湖术士学了半年道,种种神通皆是戏法里的障眼法而已。赵观泉当场判了他死罪。
  永乐大帝驾崩后,长子朱高炽继位,为仁宗,又一年,仁宗崩,长子朱赡基继位,为宣宗。此二帝一改朱棣果敢杀伐风格,体恤民情,开明执政,并称“仁宣之治”。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