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赵乡长受贿

  乡政府投资20万元,要重建桃花中学的大门,很多人想承包,拿着礼物去找校长。

  校长回答说:“虽然是学校的大门,这件事一切由乡政府负责。”

  大家又找了乡长找书记。

  赵乡长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邮递员送来一封信,放在了乡长的办公桌上。赵乡长拿起来看了看,上面只写着“桃花乡政府,赵乡长收”,后面没有地址。

  赵乡长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又是一封匿名检举信。”

  他一边说着,一边拆开了信封,仔细的看了起来。

  信的落款是桃花村部分村民,信的大体内容是:桃花村一位老太太,叫赵金华,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王忠,一个叫王义,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含辛茹苦把他们抚养成人,老大在外工作,老二在本村务农,经常承包一些建筑活,两个人的生活都过得很好,可是,他们谁都不管自己的母亲,前几天,母亲病了,王忠王义谁都不过问,是乡亲们请来了本村的医生,输了几天液,才有所好转,但是,他们的儿子谁都不肯交医疗费。

  母亲现在还病在床上,医生说需要住院治疗,请政府好好地教育教育他们这两个不孝的儿子。

  赵乡长看了,自言自语说:“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对这些不肖子孙,就应该去管一管。”

  他拿起信,又看了一遍,猛然想起来了,这个王义和他在初中是同班同学,他连忙打电话叫司机,准备到桃花村去见见这个老同学。

  就在这时,外边响起了敲门声,

  赵乡长问:“谁?请进!”

  门打开了,王义带着笑容走进来:“老同学,还认识我吗?”

  赵乡长打了一愣:“你是——”

  王义笑着说:“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王义呀,咱们是初中同学,还是同桌呢。”

  赵乡长没想到王义自己找上门来,他连忙把信放进抽屉内,笑着说:“原来是老同学,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快请坐,真没想到。”

  王义笑了笑说:“你是大乡长,俺时平头老百姓,哪敢来打搅你呀。”

  乡长笑了笑:“老同学,见外了是吧,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忙。”

  接着,赵乡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们村有个赵金花老太太么?”

  王义打了一愣:“有啊,你认识她?”

  赵乡长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是我听别人提起过她。”

  王义不解的问:“说她什么?”

  赵乡长说:“我听说,他有两个儿子,生活都过得不错,丈夫去世得早,老人一把屎一把尿把孩子抚养成人,现在人老了,也有了病,他两个儿子谁都不管。”赵乡长说完,看了看王义。

  顿时,王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然后说:“赵乡长,别听他们胡说,哪有这回事,我就是桃花村人,怎么没听说。”

  赵乡长看了看王义:“没有更好,俗话说,百善孝为先,谁没有父母,大家都是娘生爹养的,对父母不孝的人,真的猪狗不如。”

  王义听了随和着说:“是啊,猪狗不如。”

  赵乡长说:“过后我叫人去核实一下,真有这样的不孝儿子,我可轻饶不了他。”接着,赵乡长话锋一转问:“老同学,今天来一定有事,说吧,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王义看了看赵乡长说:“我听说中学的大门要改建,我想……”

  赵乡长打断王毅的话说:“是要改建,是我具体负责。”

  王义听了高兴的说:“好啊,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我干建筑也有些年头了,我想承包。”

  赵乡长:“你想承包,政府研究过了,准备投标,谁接近标底,谁就干。”

  王义笑了笑说:“到时候,我来投标,老同学,你具体负责,还不是你一句话。”

  赵乡长听了说:“不过,还有一条,是临时加上去的。”

  王义问:“那一条?”

  赵乡长笑了笑说:“对那些不肖子孙,经过核实,我们是不会让他来投标的。”

  王义不解的问:“不孝顺父母,这和投标有什么关系。”

  赵乡长看了看王义:“怎么没关系,你想想,这些人对父母就不管不问,一心只想着挣钱,我们这是给学校盖大门,里面住的可都是接班人,像那些不肖子孙,连父母都不管,还能管孩子们?他能保证质量么。”

  王义苦笑了一下说:“说的也是,咱可是个大孝子,你打听打听,我王义可不是那种不忠不孝之人。”

  赵乡长说:“好,那就好,你可千万别是这种人。”

  王义临走,拿出一个信封放在赵乡长的办公桌上。

  赵乡长看了问:“这是什么?”

  王义笑着说:“大白天,我也没给你买什么礼物,让别人看到了对你也不好,这是两千元钱,你买盒烟吃吧。”

  张乡长笑着说:“我不会抽烟,再说,咱也抽不起一盒两千元的烟卷呀,快拿回去!。”

  赵乡长说着,拿起信封还给王义。

  王义推开赵乡长的手说:“赵乡长见外了是吧,你随便买吧!”说完,走了出去。

  王义刚走,司机走进来。

  赵乡长把那装着钱的信封装进口袋说:“走,咱们到桃花村去。”

  王义走出乡长办公室,心里越想越高兴,心想:“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乡长既然收了礼物,这件事就有成功的把握,再说,我又和乡长是老同学,这个面子他还是给的。”

  可是转念又一想,刚才乡长说的那些事情,好像是针对着自己,就是说的自己家的事。想到这里,头上冒出了冷汗,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往回赶,来到村里,连家门口都没进,就去了母亲家,想去嘱咐嘱咐母亲,万一乡长来了,千万不要说漏了嘴。

  来到母亲门口,看到大门上着锁,他问了问邻居,邻居告诉他:就在刚才,来了两个中年人,开着汽车,把他母亲接走了,说是送医院。

  王义心里一阵纳闷,是谁送母亲送医院,是不是大哥王忠,不对,大哥邻居都认识,那究竟是谁呢?

  他又急急忙忙向医院们去。

  乡长和王义母亲来到医院,乡长领着他挂号,检查,然后住进了医院,王义母亲问:“你们是谁,怎么来给我看病?”

  赵乡长笑了笑说:“我是王义的同学,是他叫我来的,钱也是他拿的。”

  住进病房后,赵乡长把王义送她的两千元钱,交给王义母亲说:“这些钱,是王义给你的,你拿着,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就在这时,王义推开病房的门走进来,看到母亲手里的信封,又看到赵乡长,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赵乡长,你……”

  赵乡长看了看王义,又看了看他母亲,说:“王义,你怎么来了?”

  王义惭愧地说:“她是我母亲。”

  赵乡长笑了笑说:“啊,原来她是你母亲,我还以为你不认识呢?”

  王义听了,脸上感到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两巴掌,轻声的说:“赵乡长,我错了!”

  赵乡长来到王义面前说:“王义呀,你也是当了父亲的人了,你怎么会这样对待你的母亲,你就不怕你的儿女跟着你学么,百善孝为先,对待自己的母亲你都这样,谁还跟你交朋友,认同学,你的钱,物归原主了,心疼不?”

  王义惭愧地说:“赵乡长……”

  赵乡长摆了摆手说:“什么也别说了,以后要好好的孝敬你的母亲,她从小把你抚养成人,容易么,至于盖学校大门的事情,到时候我通知你,公平竞争,千万别再走歪门邪道!王忠哪里,到时候我再去找他!”

  赵乡长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