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拣了个美女

  花溪村虽然青山绿水,却极偏僻,村子不大,二三十户的样子。谁家的光景都一般,村里的好小伙子说不上媳妇,只好出去打工,甭管丑姑娘、俊姑娘,都像候鸟一样往山外飞。所以花溪村有两多,一是光棍多,二是老人多。
  村东头的来金和来银家就有两条光棍。老大来金三十了,还没有女人给他暖被窝。老二来银眼见就二十六了,也是没有女人缘,从没见哪个姑娘走进过他们家。老娘干着急,托东家求西家,给老祖宗又是烧香又是磕头,媒人好似走马灯,来一个去一个;姑娘倒是也来过,一进村看到村里那个穷样,头一扭就走了。
  来金是个老实人,为了照顾老娘,家里的几亩山坡地,全靠他一人死做,打的粮食刚好供三口人的口粮。老二来银十天半个月不见影儿,没个正经事儿,东游西逛,倒是学会了抽烟、喝酒、耍大钱。只要他一回家,老娘就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这混小子,一天到晚正事不干,纯粹是个二流子,我不愿意看到你,滚出去!”
  来金也劝来银:“赶明儿你也找点正事干,别一天净跟那些混子扯在一起,学不出什么好来!”
  来银对来金撇撇嘴说:“大哥,别看我啥事不干,却吃香的喝辣的,你倒是一天也不闲着,却只混个肚儿圆,不如我呢。”
  来金也纳闷:这老二哪来的钱呢?吃好的,抽好的,小酒喝着,还经常跟人家耍钱,一输输好几百元。来金闹不明白,他老娘也闹不明白。但都知道他的钱,来的不是好道。
  这天,太阳已经有一杆子高了,来金拿着小筐,去西山松林里拣蘑菇。前天刚刚下过大雨,山上正起大雾呢,只要山上起大雾,准能拣到蘑菇。果然山上蘑菇挺厚的,不一会来金就拣了小半筐。他正四处在松树林子里寻摸呢,忽然发现山梁上慌慌张张直下一个人来,老远看去就知道是个女人,穿得一身粉衣服嘛。
  来金想:这野岭大梁上,怎么会有女人来呢?是不是从山那边独流村过来的呢?来金晓得,山那边独流村新建了一个旅游度假村,他听来银唠叨过这件事。来银说:“咳,人比人得死,村比村得扔,人家独流村和咱们只隔一道大梁,山不比咱这山好,水也不比咱这水清,那里却有人投钱,旅游挺红火,咱村也都有山有水,就是没人来投资。”
  没过多久那女人就来到了松林里。来金看见了她,她也看见了来金。来金看见女人时,浑身就战栗起来,他是被这女人的美丽惊呆了。他有生以来,还从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穿的是粉色的裙子,但那裙子已经被山上的荆棘刮得有好几条大口子,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来金突然替她不好意思起来,就不敢再认真地看下去。
  那女人神情紧张走到来金的跟前一看,心里的紧张才稍微放松了一下。她发现这男人面露善良之相,不像狡猾奸诈之徒。她就赶紧挂上笑容,尽量显得亲切地问:“这位大哥,我是过路的,实在走不动了,您能帮帮我吗?”
  来金一听她的话,就知道她在撒谎。在这深山老林里,一个漂亮的女人,给她多大的胆她也不敢来的,她出现在这里,其中必有奥秘。来金一脸忠厚地说:“那你就跟我走吧,我家就在山下,我娘在家里,有什么事儿,到家再说吧。”
  来金走在前,女人走在后,来金故意走得很慢,他怕女人跟不上脚步。女人一边走一边东瞅西瞧,似乎在担心什么。来金把女人领进了自己家,一进院,来金就喊:“娘,娘,来客人啦!”
  听见喊声,来金娘开门迎了出来,看见了女人,瞪大了浑浊的眼睛问:“来金,这是仙女下凡了吧?这女孩子咋长得这么好看呀?你这是在哪拣的?”
  来金说:“娘,看你说的,蘑菇好拣,这大活人怎么能拣呢?她是过路的,累了,想在咱家歇一会儿,您陪陪她。”
  女人对来金说:“大哥,您家有方便的地方吗?”
  来金指指房子说:“后面就是。”
  娘问:“这女娃子长得真好,留下给你当媳妇吧。她要相不中你,还有来银呢。这女人是你拣的,不要白不要。”
  来金笑着说:“她要是能给我当媳妇,敢情好了。娘,人家咋能相中咱家呢?再说,她是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有没有婆家?我们得好好打听打听啊。”
  这时,女人从房后出来,神色惊慌地告诉来金:“大哥,我实话实说吧,我是被拐骗来的,刚逃出来,我家还有两个孩子呢。追我的人估计要来了,你家有什么地方能让我躲一躲吗?”
  来金想了想说:“有是有,就怕你嫌脏。”
  女人立即说:“大哥,我不嫌,不嫌。”
  来金就领她来到房后的一个过去挖的防空洞里,里面黑黝黝的。来金说:“这是我家的菜窖,你就躲在里面,等天黑了我喊你出来。”女人一猫腰就钻了进去。女人又问:“大哥,我有多半天没吃东西了,麻烦你给我弄点吃的,什么都行,再弄点凉水来,你的大恩大德我忘不了。”
  来金看这女人实在可怜,就把早上吃剩下的棒子面饼给女人拿了两个,还给女人装了一瓶子凉水,对女人说:“你先对付一口吧,等天黑了,我再让我娘给你擀面条吃。”
  来金刚从房后出来,就听见院子外面响起了汽车声,不一会儿,老二来银和一个陌生的小伙子进了家门。来银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那个小伙子头上也有一个大血包。
  来金问:“老二,你这又是跟谁打架啦?弄成这个样子?”
  来银没好气地说:“早上倒霉,撞了树。”来银接着问:“哥,咱家今儿来过什么人吗?”来金说:“啥人啊?”来银说:“一个穿粉色裙子的女人。”来金又问:“你们找她干什么?”来银来了兴致,急促地问:“这么说你见过这个人?她是一个诈骗犯,骗了我们一万多块钱。”来银说完,还直朝那个小伙子眨眼睛。那个小伙子也立即说:“大哥,你要是知道她在哪里,快告诉我们,我们饶不了她!”来金心里想,来银说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这个女人准是个好东西,因为来银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想到这里,来金就说:“早上我上山拣磨菇,还真是见到过这么一个女人,不过,她下山后,就出了村,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来银说:“有多长时间啦?”来金答:“有两三个小时了。”来银回头跟那个小伙子说:“不对呀,按理说,她要出我们花溪村,就一条道啊,她能到哪去?”
  这时,来金娘从屋里出来了,对来银吼起来:“你个败家子,又想祸害谁呀?今儿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来金一听娘要和来银说话,怕娘把那女人的事给说出来,就急了,忙拉住娘的手就往屋里走,边走边说:“娘,甭跟他一般见识,他不学好,他自个担当,和您无关。”来金这头劝着娘,那头对来银狠狠使了个眼色,大声说:“你还不快滚,让咱娘越看越长气!”来银听后,马上跟小伙子说了句什么,两个人便火烧火燎地跑了出去,来金看见他们开了一辆白色轿车。不过,那车好像被撞过,有的地方掉了漆,连倒车镜都没了。
  来金娘对来金说:“我寻思把你拣的那女孩子让来银看看,那女娃子也挺可怜的,以后就留在咱们家,咱们好好待她,不就得啦?”
  来金就笑了,说:“你还孩子孩子的呢,人家都是两个孩子的妈啦。”
  娘说:“兴许那女娃子骗你的。你看她细皮嫩肉的,哪像生过孩子的女人呀?”
  来金说:“娘,你不知道,城里的女人会打扮,都五十岁的老太太了,还往十八岁里鼓捣呢,看不出来的。”娘俩说着话儿,这天也就黑了下来。来金说:“娘,你擀的面条好吃,就给那女人擀一碗吧。”娘说:“如果她成了我的儿媳妇,我一天给她擀三碗都行!”娘说着,就动手和面。
  来金来到房后的防空洞,轻轻说:“出来吧,没事了。”女人就慢慢的从洞里钻出来,揉揉眼睛说:“这天眨眼倒黑了,我在里面死死地睡了一大觉。你家里那东西真是好吃,我还从来没有吃过那么香的棒子面干粮呢。”女人又说:“大哥,你们救了我,我一辈子也记着。这黑灯瞎火的,我得怎么走哇?”女人说完,就伤心地抹起眼泪来。
  来金赶紧说:“你别着急,我有办法。等一会儿你吃完面条,我送你出去,一直把你送到镇里,那儿有出租车。你跟我老娘说,两个人出去走走就行了。”
  女人吃了来金娘擀的面条,精神不那么紧张了。女人对来金娘说:“大娘,您擀的面条真好吃,您烙的棒子面饼更好吃。”来金娘就咯咯咯笑起来,说:“这闺女真会说话,你要想吃,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天天伺候你都一百个乐意!”女人愣了一下,立即说:“等我回家安排安排,就来大娘家多住些日子,好好孝敬孝敬您老人家!”来金说:“娘,我想跟她出去转一转。”女人也跟着说:“大娘,我和他出去走走,熟悉熟悉。”来金娘欢喜地说:“对,村子小,转悠转悠,早点回来!”
  来金推出了那台破旧的自行车,趁着淡淡的月色,出了村子。女人就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用手搂住了来金的腰,来金就猛劲蹬车,离开了花溪村。
  来金回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娘还没睡,问他:“你把那女人弄哪去啦?”来金疲惫地说:“送她上了出租车,她回家了。”娘就叹了口气说:“你呀,心眼太实了,活该你打光棍!”
  这件事过去了两个来月后,一天夜里,花溪村突然来了一辆警车,把在睡梦中的来银给抓走了。警察说他涉嫌多起抢劫案、盗窃案、强奸案而被逮捕。他们前段时间,不但抢了人家的钱,劫了人家的车,还想劫人家的色呢。结果,来银被判了无期徒刑。这在花溪村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又过了一段时间,花溪村开进来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来金家门口,一位娉娉婷婷的美丽女子从车上走下来,袅袅娜娜迈进了来金家。
  听见响声,来金娘刚走出屋,那女子就快步上前,一把抱住来金娘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大娘啊,我来接你们了,我想吃您烙的棒子面饼,也想吃您擀的面条。”随后,来金和他娘就被这女子用车接走了。
  这在花溪村引起了更大的轰动。原来,这女人叫修玉婷,今年刚好四十岁,是一家纺织公司的老板。两个多月前,她开车去独流村度假村游玩,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人横躺在路边,她好心下车想看看这人究竟怎么了,没等她闹明白呢,那人从地上一跃而起,用刀子顶住了她脖子。这时她才清楚她被人给抢劫了。抢劫的两个男人正是来银和那个小伙子。他们搜去了修玉婷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和钱,看她很是年轻貌美,便又想劫色。他们用刀子逼着修玉婷把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小路上。修玉婷趁道路颠簸不平的机会,使劲把车撞向山坡。因为她早有思想准备,所以自己没有受伤,而来银和那个小伙子却被突如其来的停车撞得头破血流,一下子昏了过去。修玉婷便舍掉汽车,钻进山里,遇见来金,逃得性命。从花溪村回到家里后,她立即向公安局报案,两个月后,来银和他的同伙落网。大难不死,修玉婷知恩图报,便把来金和他娘接进城里,让来金在她的公司当保安,把来金娘养在家里,有时还让来金的娘在公司的厨房里帮忙,给修玉婷擀顿面条,烤几个棒子面饼。后来,修玉婷又把公司里的一个年龄偏大的女工介绍给来金,两个人结婚成家。修玉婷一家和来金一家从此像亲戚般往来,很是密切。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