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悍匪王一枪
  民国年间,沂水一带出了一名悍匪,名叫王一枪。  
  这王一枪枪法超群,百步之外用枪射杀目标无需二枪。他还有一绝活,不是打香火打蜡烛,而是穿女人的耳环。有女人在前面走,忽然砰砰两声,耳边嗖嗖风响,两颗子弹从耳环中穿飞而过,回头一望,定是王一枪携一二马弁在百米之外哈哈大笑。虎头崮一带,那些大户人家的女人,断然不敢戴耳环出门。
  王一枪不好女色,也不允许部下胡作非为。
  其实,王一枪喜欢过女人,还是沂水城第一美人。
  当时,国军有一个团守备沂水城,团长叫韩彪。此人不仅治军严厉,枪法也极好,可在平地射穿天上飞鹰的眼睛。王一枪起先投奔了他。英雄相惜,韩彪也赏识王一枪,两人便以兄弟相称。
  一次追剿刘黑七乱匪,韩彪所部立下大功。县城乡绅犒劳三军,一些戏班子也到驻军搭台唱戏。王一枪跟韩彪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就是唱柳琴戏的头牌花旦香满城。
  香满城不仅貌美倾城,而且唱腔也动人心魄。
  两人都没言表,怕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好在香满楼虽为女流,却胆识过人,提出了一个公平但又冒险的主意。
  香满楼站在百米外,双耳各带一银耳环。凡两枪皆穿耳环而过者,便可娶她。
  先是韩彪,双枪皆穿耳环而过,香满楼毫发未伤。
  轮到王一枪,他屏住呼吸,沉稳端枪。可就在他扣动最后一枪的扳机时,突然香满楼对他妩媚一笑,就乱了分寸,子弹最终擦着耳环而过。王一枪输了。
  韩彪就娶了香满楼。婚宴当晚,王一枪却悄悄离开了沂水城。
  沂水正逢大旱,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王一枪就率一帮饥民占据了虎头崮。同时,为雪失妻之耻,让手下寻来女人耳环,掷向空中,每日必射穿几次。
  后来,日本人进攻沂水,途经虎头崮,王一枪奋起阻击。终因势单力薄被包围,激战一夜,未能突围,手下折损大半。
  日军派一汉奸,来劝王一枪投降。王一枪暴怒,挥枪击落天上一双麻雀,说,日本人有能胜过我的枪法者,就降。汉奸吓得屁滚尿流。
  翌日,一日本军曹自称佐佐木求见,欲比枪法。王一枪应允。就见佐佐木从地上拾起一草芥,在草芥上插二草蜢,相距仅二三厘。然后退至百米外,举起一杆样式蹊跷的长枪,连射草芥三枪。子弹皆从中间过而草蜢不伤。随后,王一枪屏住气息,举起短枪,连射三枪,前两枪过,第三枪折蜢腿一根。
  王一枪目呆,扔枪长叹一声:技不如人啊!随即率残部下山投降。  王一枪跟在日军屁股后面,总觉得有人在戳脊梁骨。随后,他又探到比枪时,佐佐木在那把长枪上做了手脚,安了一个瞄准镜,更是恼悔。
  血战三日,沂水城被攻破,日军俘获了韩彪。日酋力劝,韩彪誓死不降。日酋大怒,令属下将韩彪捆在一根木桩上,又取来青蝇数只,皆折其翼,撒在韩彪面上,拍手唤来佐佐木和王一枪击蝇取乐。
  三人退后百步。突然,王一枪发话:韩团长与我有宿仇,应我先开枪。日酋答应,王一枪便挥枪对准韩彪,说:韩团长,还有啥话可讲,尽管说出,让你死个明白。韩彪豹眼怒睁,破口大骂:狗贼,满城香真是瞎了眼,还在为你痴情,我韩彪死了变成厉鬼也饶不了你。
  王一枪仰面大笑几声,厉声吼道:看枪!
  砰砰砰三声枪响,却见王一枪先射杀日酋,再一枪击穿佐佐木长枪上的瞄准镜,击中佐佐木眉心,后一枪击断韩彪身上的捆绳。
  一切就在瞬间,待韩彪明白过来,王一枪扔来一把短枪,喊道:大哥,你我今天比赛杀小日本。
  顿时枪声大作,十几个部下也跟着反了,与围来的日军殊死血战。
  至天黑,日军死伤无数,韩彪身负重伤。王一枪一条腿也被击伤,他拼力背着韩彪,边打边撤。韩彪声嘶力竭地吼着:快放下我,我有话说。王一枪躲进一废墟,放下韩彪。韩彪面色惨白,攥住王一枪的手,说:好兄弟,你我都是好汉,好汉不说假话,我告诉你,满城香至今真正喜欢的是你,而不是我韩彪,你快去寻她。
  王一枪没言语,仍要背韩彪突围。熟料,韩彪掏出王一枪腰中一把短枪,饮弹自尽。  王一枪大悲,搂着韩彪痛吼:我王一枪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今儿就陪大哥杀个痛快。
  日军战战兢兢地围上来,猛然间,王一枪跃起身,怒睁双目,左右开弓,又放倒了五六个鬼子。
  惶恐的日军一阵乱枪扫来。王一枪成了血筛子,大吼一声,仰天而亡。
  几日后,沂水城郊外,添了两堆新坟。一个全身素缟的女子跪在坟前,焚烧着纸钱。有人认出是满城香。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