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阴天子娘娘

  每年二月初八日,就是那阴间天子娘娘肉身成圣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川东大竹一带的善男信女们,都要备办全猪、全羊,并带上几十斤重的大烛,几尺长的青香,敲着锣鼓,吹着唢呐,闹闹热热地到那丰都名山去举办“娘娘会”,朝拜阴间天子阎王和他的老婆天子娘娘。虔诚地企求天子娘娘保佑“娘家”大竹五谷丰登,保佑“娘家”乡亲们安居乐业。
  大竹城边改革开放后建有风光秀丽的东湖公园,园里也曾建有一座阎王殿,殿里塑有阎王外,身后还有位天子娘娘,建此殿的目的就是为了纪念土生土长在大竹的这位姑娘,即那位美丽的阴间天子娘娘。
  在丰都名山那“天子殿”内,阴天子塑像背后面,很多年前就塑有一尊天子娘娘像,人们都说这天子娘娘也是大竹的姑娘呢。
  这阴天子阎王爷的老婆娘家就在川东大竹?阎王爷的岳父岳母在大竹?阎王也结婚,这就跟人间凡人没有区别,他也有情爱吗?也有夫妻生活吗?
  关于天子娘娘是大竹的姑娘的传说到底是怎么传说的呢?
  这位天子娘娘姓卢,名秀蓉,家住川东大竹县,她天生丽质,花容月貌,诗文俱佳,心地善良,人见人爱。这秀蓉小姐的父亲是朝中一员大将。就在女儿十八岁这一年,边关告急,敌人入侵,卢将军奉皇上之命要带着人马去边关驱赶来犯的敌人。
  卢将军在出发前对妻女说:“吾此一别,不知何年回归。你们别牵挂,吾一定会尽心尽力,战败敌人,凯旋回来,一家团聚。”
  妻子和女儿及家仆送走了卢将军。母女整天在楼上远望,心里总是担心着远去的亲人。
  这卢将军一去数月,果然凯旋归回,受到朝廷嘉奖。卢将军回到了家中,只见夫人不见女儿。他问夫人:“女儿何在?”
  夫人说:“女儿那晚去了‘天子殿’,做了天子娘娘。”
  女儿就是卢将军的掌上明珠,他怎么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那位阎王爷呢?但他也不信,天下会有这样的事情?心急如焚的他为了把事情弄过明白,立即叫仆人备马,偕夫人快马加鞭来到了丰都,上了名山,走进了“天子殿”里。夫妇拜过阴天子,起身见那香烟缭绕的阴天子的神位后面,那一尊端坐塑像的身貌与女儿长得一模一样。夫妇连忙走过去,仔细一看不但模样和女儿长得分毫不差,就连那肤色也无不同之处。夫妇又看了衣服,还是女儿从前常穿的那件绣了边的阴丹蓝衣服,再摸摸她的手、脚,也与活人肌肤一样。他们还看清了这“娘娘”鬓角边也有一颗像红豆般的小痣,那可是他们亲身女儿的胎记呀!看着,看着,他们再也忍不住了,夫妇一同扑向“娘娘”,抱住这女儿放声大哭起来。
  这方丈听到哭声走了过来,见两位施主如此悲伤,口中念道:“阿弥陀佛”后接着向夫妇说道:“这就是天子爷爷娶下的天子娘娘,你们为何悲伤?抱着她痛哭呢?”
  将军一把拉住方丈的手,指着“娘娘”的像说:“方丈你不知道啊,这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呀。”
  方丈一听惊呆了,又念了许遍:“阿弥陀佛”,站了许久合掌恭贺说道:“原来如此,二位施主啊,你们的女儿成了神仙了,这是你们做父母行善积德的结果,就连我们这些出家人今后也要仰仗于她哩,转到这后面就要拜这位天子娘娘。”
  这时,卢将军抬头看着女儿,只见天子娘娘的眼中滚落出几滴眼泪来。
  原来这卢将军别了妻子女儿上前线后,朝思夜盼的母女这年正月间就去丰都名山烧香还愿。丰都香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母女拜过玉皇大帝,来到天子殿前,殿内香雾飘飘,只见阴天子高坐在神台上,睁大双眼,十分威严。母女上香后,跪拜在阴天子面前,将军夫人许愿道:“天子爷爷,在下求你保佑我丈夫此次为国出征早日得胜,平安回归。我卢氏全家明年再来叩拜,定足额捐资修建庙宇和助资香火。”
  女儿秀蓉也跪在母亲旁边向阴天子默语说:“天子爷爷,保佑我父呆出征平安,百战百胜,凯旋回归,小女子愿做牛做马来报答你的恩德。”
  秀蓉刚刚默念结束,只见那天子爷爷微微一笑,殿内金光闪闪。那佛面金身的阎罗天子,再不是那怒目圆睁,张牙舞爪的奇异怪诞的样子了,而是一位五官端正,气宇轩昂,精神饱满的年轻人。他那庄严中带有几分英俊的模样,那威武里又有几分慈祥的面容,变了,变了。秀蓉目不转睛地盯着塑像看了许久许久,一时间竟心中万分高兴,心想自己平常在高楼里读书、绣花足不出户,就是井底之蛙,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标志的小伙子呢,如果我能寻得这般品貌的夫君天天相伴,这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她这么一想,忽然见阎罗天子身子就动了一下,这塑像就真是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小伙子了,他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她心里一惊,醒悟过来,羞得满脸通红。她又一想,觉得不会是这样的,一尊阎罗塑像怎么会动呢?肯定是自己想入神了,看花眼了吧。她又揉揉她那水灵灵的双睛,再抬头仔细看看,不错,阎罗天子正向她微笑着呢。她不得其解,心里跳个不停。
  母女礼拜完毕,娘见女儿站在那里像有心事,娘连忙拉着女儿步出殿外。这时女儿悄悄地对母亲说:“娘,这位天子爷爷刚才还对我笑呢。”
  母亲说道:“傻姑娘,天子爷爷是神,不是人,他怎么又会笑呢?不许你乱讲话!”
  向主持捐了香火钱后的母女俩起程返回了大竹。
  秀蓉返回家中没有几天,茶不饮,饭不进。母亲见状,请来医生调理后,她仍然茶饭不思。这晚深夜,已睡的秀蓉忽然听到外面乐声阵阵,热闹非凡,一群人拥着天子爷爷而来。阴天子对她说:“想念你呀!在丰都面见一别,孤今晚来拜见你。既然你愿嫁给我,待三天之后我再来迎娶你。”
  秀蓉红着脸含笑答道:“小女终身大事要父亲做主。我父亲正在边关杀敌,我怎能就这样自己定了终身大事呢?”
  阴天子说:“你父亲已经大获全胜了,即日领兵还朝。待你父亲回家后,可到丰都相见。”
  秀蓉所说父亲取胜了,谢毕后要再言,只见丫鬟唤醒了她,她才知道这是梦一场。
  天亮后,秀蓉向娘说了梦中之事,娘随口说道:“女儿,这是天意……”
  秀蓉又说:“娘,只要父亲平安,女儿就高兴了。”
  三天时间很快到了,秀蓉茶饭不思,这天夜里她在恍惚中又睡着了。突然,外面霞光四射,一队车马停在她家院坝里。音乐奏响,一行人簇拥着阎罗天子走下轿来,这秀蓉凤冠霞帔,满脸笑容,金翠珠玉满身,金光绚丽夺目,她跟随阎罗天子坐进了轿中,向西南方向缓缓地离去了。
  天明后,将军夫人到女儿的卧房一看,那床上空荡荡的,丫鬟还坐在旁边打瞌睡。
  夫人问丫鬟:“小姐呢?”
  丫鬟揉着眼睛说:“她在床上。”说完朝床上一看,哪里还有小姐的身影。她急忙跪在夫人面前,吓得面如土色,不知所措。
  将军夫人流着眼泪说:“起来吧,我不会怪你的,她已经去了,只是为娘的没有见上她最后一面。”
  将军夫妇在殿里听了方丈的话,见了女儿眼里掉下的泪,他们仍然泪流不止,方丈继续劝说他们才收住眼泪。他们在“娘娘”面前上了三炷香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从此,这阴天子娘娘是大竹人的消息就传遍了天下。大竹的人也认为是天子爷爷的亲戚了,而为此感到十分光耀、荣幸,他们还说大竹这地方许多年无天干水旱之象,真是风调雨顺,这都是天子娘娘对娘家的保佑。所以每年二月初八,天子娘娘肉身成圣的那天,大竹一带的善男信女们,都要备办丰厚的祭品去朝拜她。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