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平安四季粥

  城里最大粥铺的少东家余德海得了重病,余家请遍了名医,都无可奈何,摇头说道,他想吃点啥,就给他吃点吧。
  大家心里明白,这是没药治了。原来,余家有一种奇怪的遗传病,男丁大多活不过二十岁。余老夫人见此,仰天长叹一声:“这是命啊,可怜我家德海还未娶妻生子……”她忍着眼泪,来到儿子床前,轻声问道:“德海啊,乖儿子,你想吃点啥?”
  躺在床上的余德海努力睁了睁眼睛,张嘴吐了一个字:“粥。”
  要说别的没有,要喝粥,这还不容易?余家就是开粥铺的呀。佣人把铺子里最上等的各色粥端到床前,不料余德海只是摇头,一口也不碰。老夫人犯愁了,这时,一个佣人犹豫地说道:“今早有人来送粥,说给少爷喝,被我关在门外了,现在还站在门口呢。”
  余老夫人奇怪地问:“会有这种事?是谁啊?”
  佣人回答道:“是城东的一个寡妇,叫江娘。我家少爷看她孤儿寡母的,经常接济她一些银两。她说,自己听说少爷病重,天未亮就起来熬粥,特地送来,务必请少爷喝了。我怕她添乱,不许她进来,她就一直在门外等着。”
  老夫人点点头,说:“倒是个知恩图报的女子,难为人家一片好心,把她请进来吧。”
  不一会儿工夫,佣人带进两个人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妇牵着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老夫人越看越喜欢,拉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男孩答道:“李见升。”
  少妇从随身带的篮子里端出一碗粥,掀开盖子,喷香扑鼻。老夫人问:“你就是江娘?这粥是你熬的?”江娘轻声细语地答道:“贫妇自幼就会熬粥,给什么人喝什么粥,颇有些心得。”
  老夫人点点头:“这叫什么粥?”江娘回答道:“平安四季粥。”老夫人点点头:“平安四季,好名字。”她转身扶起余德海,舀了一勺粥,送到他口边。
  余德海喝了一小口粥,脸上泛出了红光,他看了一眼江娘,说了一声:“好!”一歪脖子,没了气。
  老夫人顿时哭晕过去,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对江娘说道:“多谢你的粥,我家德海是喝了平安四季粥,这才安心上路的,你们娘俩以后就留在我余家吧。”
  于是江娘母子俩住进了余府,江娘就在厨房里帮工。她最擅长的就是熬粥,米粥、面粥、麦粥、豆粥、菜粥、果粥、乳粥、肉粥、鱼粥、药粥……经她烹饪,全都美味非凡,大家都说,江娘的手艺比余家粥铺的大师傅还好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 江娘的儿子李见升长大了,越长越英俊,余老夫人越看越喜欢。这天,余老夫人唤来江娘母子俩,说道:“见升渐渐长大了,我也一把年纪了,我想,以后把我们余家的产业都交给见升打理。”
  江娘一听,忙磕头道谢,余老夫人拉起她说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答应了,以后这余家的一切,都归见升了。”
  江娘一脸疑惑地看着余老夫人,余老夫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让见升改姓余,余见升。从此以后你离开余家,和余见升再无瓜葛。”
  江娘顿时愣住了,过了好久,方才缓缓说道:“好。”余老夫人立刻眉开眼笑,给了江娘一笔盘缠,江娘当日就离开了余家。
  江娘离开余家后并没走远,她用余老夫人给的钱开了一家小粥铺,取名“平安粥店”,就开在余家粥铺的对街。一个女人开店虽然辛苦,但凭着江娘的好手艺,平安粥店的生意总算维持了下来。
  此时,余见升改姓之后已经是余家粥铺的少东家,他时常站在粥铺门口,看着江娘在对面的铺子里忙进忙出……
  这天,江娘正招呼客人喝粥,一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大家一看,这不正是余家粥铺的少东家余见升吗?只见他黑着脸皱着眉,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余见升走进小店,捡了旁边的位子坐下,叫道:“给我一碗平安四季粥。”江娘拿过碗,给他盛了满满一碗,余见升冷冷地看了一眼,突然端起粥,走到门口,全部倒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众人都可惜地直摇头,余见升“啪”地拿出一两银子,拍在桌上,扭头走了。这是唱的哪出?莫非是来砸场子的?大家都看着江娘,江娘倒是一副不气不恼的样子,过去收拾了碗,收了钱,继续做生意。
  第二天,余见升又来了,照例点了一碗平安四季粥,还是一口不吃,全倒进了垃圾桶,又留了一两银子。有人气不过,对江娘说:“他这不是成心触你霉头吗?有这么对自己亲娘的吗?他再来,你别卖给他了。”江娘却只是笑笑,说:“他出了钱,买了粥,是喝是倒,是他自己的事。”
  从此,余见升每天一大早都来买粥、倒粥,引了好多人专门来看热闹,可江娘就是不发火,也不轰人。大家都有些失望了,不过心细的人发现,江娘给余见升舀的粥越来越稀了,有人就说:“该,谁让他这么糟蹋粮食?反正这粥他都不喝,就该给他喝点白开水。”
  终于有一天,余见升拿着那碗可以照出人影的粥,他不倒了,而是摆在大门口,对大家喊道:“大家都来看看啊,平安粥店就卖这么稀的粥,这是给人喝的吗?太不像话了!”这么一吆喝,大家明白了,原来余见升算准了他天天倒粥,老板娘一定会把最稀的粥给他,这样他就可以借机找茬闹事了。
  大家都看着江娘,不料江娘并不慌张,她拿出勺子,走到那碗粥旁边,顺着粥面轻轻一划,一层白粥皮被刮了下来,上面一颗接着一颗像绽开的糯米粒,接着她又继续刮了一层,黄灿灿的,一看就知道是小米。她一勺一勺地刮开,粥皮凝了一层又一层,各色材料丰富异常……众人都看呆了。
  终于刮完最后一层,江娘罢了手,她对余见升说道:“我们家的平安四季粥只稠不稀,而这碗粥皮是最珍贵的,铺子里一天熬下的所有粥,只能结出这一碗,哪里会稀?”余见升听了,一言不发,站起身走了。
  众人见状,一下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对江娘说:“以后,这碗粥就卖给我吧。”“我出双倍的价买。”
  江娘见余见升走了,无力地摆了摆手,说:“这碗粥皮只留给我儿子喝,他是我儿子,从小喝这粥皮长大的。”
  大家愤愤不平地说,哪有这种儿子,为了抢生意,竟挤兑母亲的买卖……江娘低下头,不说话了。
  这次事情过后,用料实在、黏稠绵密的平安四季粥就出名了,大家茶余饭后都津津乐道,说余见升怎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少人慕名来到平安粥店,一尝为快。
  从此,江娘的生意蒸蒸日上,余家粥铺却越来越冷清,没过多久,余家粥铺竟关门了。大家都替江娘高兴,说这不孝儿子总算得了报应,不料江娘知道后,却关上门整整哭了三天三夜。众人都很奇怪,江娘边哭边说:“一定是见升死了。”众人不信,到余府一打听,竟然果真如此。
  江娘这才说出一个秘密:原来,见升本就是余家的孩子,自己当年和余家少爷余德海暗生情愫,生下了私生子,但余家的家规严厉,两人不敢公开。后来余德海病重,江娘听说了,就想方设法和他见上了最后一面,后来便顺水推舟,让孩子认祖归宗。
  众人听罢,方才顿悟,细细算来,余见升今年正好二十岁!
  江娘哭着说:“见升是从小喝我的粥皮长大的,怎么可能不明白其中的奥秘?他是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宁愿背上恶名,也要在去世前帮我把招牌立起来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