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治疗打鼾进行时

    据说打鼾有那么多后患,又在妻妹兴洲的提示并催促下,我们决定要为妻子做打鼾手术了。为了就近求医,我在网上搜索了离家最近的专科门诊专家——苏州市沧浪医院。百度搜索简介称:苏州市沧浪医院是卫生局直属医院,是非营利性专业性权威医院,是国际耳鼻喉基地,在苏州有领先62年的治疗耳鼻喉历程……这非常让我们心仪。

    打开这个网站,立即就有在线专家与我对话:“你要医治啥病?”

    “打鼾。”

    “病人是你吗?”

    “妻子。”

    “请报告妻子你姓名、年龄,及电话号码,我为你预约专家挂号!”对方。我遵命行事。专家随即发来手机短讯:“您的专家预约号码032,请网上输入这个预约号,我来为你激活并挂号。”我照办,网上及手机短信同时告诉我:“预约专家成功,请午饭后即来门诊。”

    “听说你们医院迁了新址,现在具体地址请告知。我家就在南环新村菜场附近,我们该走什么路线?”对方网上告诉说:“在吴中西路和长吴路交界口。”同时,对方电话也到了:“你从南环路打个的,的哥都认识的,也只是一个起步价。”我没有理会对方指引,而是继续在网上查询,原来从南环路往西到盘蠡路左拐,总计3公里路也就到达沧浪医院了。

    天上还在飘着雪花,我俩穿雨衣、骑车子一会儿就进了医院并去挂号。挂号窗前不用排队,也不像网上专家说的那样来晚了预约号就会流失。取到号牌,上楼到了专家门诊,我说:“我是预约了专家的,我无需排队候诊!”

    护士倒也和蔼说:“专家手里的病人处理结束,你们就上!”接待我们的就是网上挂头牌的洪巧云主任医生,洪主任她亲切、温馨的口吻很让我们受用。“先做个检查吧?”洪主任温文尔雅。

    “我想进一步知晓这次诊治的总计费用情况!网上咨询时得到的答复是总计大约在1000元至2000元之间。你们还承诺是一次性诊治且随治随走的。是这样的吧?”我属于理性消费一族。

    “你们还是先做检查,而后再决定手术项目及收费额度,好吗?还好你们用的是红封面(园区社保)的医疗本,这就意味着自费部分很少的,大多数费用都将由园区社保承担;如果用绿封面(市区社保)的医疗本,那么自费承担的部分就大得多了!”洪主任的这番庆幸,我怎么听都像是她在为她自己的庆幸。我妻子眼睛尖,她快速扫描了医生玻璃台板下面的收费价目表后对我耳语:“这收费还是大有讲究的!譬如,同样做一个项目,全额自费的只收取总价500元,而社保卡结算就要收取总价1200元……”

    按照洪主任吩咐,我就缴费并陪伴妻子先做鼻咽部内窥镜检查。就在此时妻子放在我挎包里的手机响了,是岳母从浙江打来的:“我们湖州下雪了不能出门,你们那里也下雪啊?怎么你正陪着余洲要做打鼾手术?不能做!!我们这里的谁谁谁以前做了鼻腔手术,结果死人了!”我还能咋地,我和妻子已经都到了医院了,“做好检查我把情况报告您!”我采取敷衍战术。

    妻子内窥镜检查结果出来了,是慢性肥厚性鼻炎及慢性咽喉炎。“这两个部位最好都得手术,是用微创的光导纤维等离子手段直接消融病灶,既快捷又安全。要不我开单子、你们去缴费?”我当然从命。

    回想刚才做检查时,检查医师边引导边动作,检查后对着银屏边解说边分析手术的必要性,那个态度啊,好得简直超级棒。可是当洪主任陪伴我们(我是寸步不离妻子的)再次来到检查室商量手术具体怎么做时,原先的检查医师却给出了令我意外的说道:“鉴于病人血糖、血压偏高,建议最好先做鼻腔,待鼻腔完全愈合后再来进行咽喉部的手术。”

    我就着急了:“说好了随做随走一次性解决问题的,怎么就要打持久战啊?!早知道你们会有这样的变故,我就到别处去诊治了。要不你们就把手术费用退给我?”

    “你这样决定其实很划算的,否则分两次做的话,麻醉及等离子费用就要重复收取两次。如果你们坚持一次性做完,我们也没有异议,你们也省了支出。还是这样便宜。”

    “便宜吗?你们网上答复我咨询时说总费用1000至2000元,可是现在总费用是3000多元,其中仅我们自费部分就超过了1100元。当然了,为了妻子,我还不太计较这费用开销而已。”

    说是简单便捷的手术,其实在我看来还是不简单。期间,仅仅鼻咽部的局麻就断断续续地做了5次,据手术医生说:“一直要做到病人不感觉恶心为止,因此有的病人做了7、8次的都有,你们做得还不算多。”手术倒是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就是术前医生叫我签字有点小纠结。因为那手术风险告知单上列举可能发生的风险竟有好几十种,我要是不签字,手术就不给做了。我硬着头皮说:“那么多风险可能性我都忍了,只是这‘手术效果可能不佳’我很有些想不通的。”

    “我们也不能确保100%不是?”手术医生。

    “我也不苛求100%啊。”说完我就签字了。

    术毕回到接诊医生洪主任那里,洪主任拿出术后注意事项2×8=16条交给我们,还开了单子让我妻子接着做3项理疗,还开了药方要我妻子挂抗生素点滴及一大堆带回家去吃的药品。估计我缴费完毕,洪主任又说:“明晨先测一下血糖,如果血糖指标偏高,那么我给你们开的一种XXXX药品就别吃。”“明知我们血糖偏高,那你还开出那个药品干嘛?”我心里嘀咕着。

    此时岳母的电话又追踪过来:“检查结果怎样?”我战战兢兢回复:“有点小问题的,手术刚刚做好。”岳母立即挂断电话,因为她极力要阻止这次手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为了将来在爱女婿更爱女儿心切的慈母面前好交待,我就请妻子电话联络也在湖州的妻妹兴洲,请兴洲向母亲作出适当解释。兴洲电话里说:“见着妈了,除了说明打鼾危害及手术安全之外我还对妈说‘咱爸身体不适叫他去看他不去,你着急;姐姐有点小恙叫她去看她去了,你也着急。你究竟是让人看病还是不让!’”兴洲因此基本上摆平了这一风波。

    回到家里,妻子从一开始的鼻腔堵塞及咽喉疼痛逐渐缓解趋好,可就是一夜、两夜、三夜、四夜……她的呼噜状况仍然涛声依旧。看来这位打呼噜的顶级高手是不是只有自废武功才能告别鼾声呢?好在听惯了鼾声才能够安然入睡的我,早也习惯了这样。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