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爱情梅花蛊

  两个身着古装的孩童在一片梅花下嬉戏,突然女孩指着旁边溪里说道:“凡哥,你看那里有一只受伤的鲤鱼儿。”男孩说道:“芸儿,让我去把她救起来治好。”身着古装的男童在用梅花花瓣给那只受伤的鲤鱼敷好伤口后,轻吻鱼唇,然后俯身将其放入脚下冰雪消融的溪流中,女孩问男孩:“你为什么要亲吻她?”男孩说:“我觉得她好可怜。”鲤鱼儿在溪流中边回头,边恋恋不舍地随着水流向远方,仿佛有什么话要对男孩说……

  这是徐凡老爱做的一个梦。徐凡是个画家,业余爱好摄影。受这个梦的影响,他一直想过完成他理想的那幅<<梅花仕女图>>.这年初春,他背着个大包,脖子上挂着照相机,来到大青山深处一个叫梅花渡小村庄写生。梅花渡因满山遍野的梅花而得名。徐凡来的时候,这里的梅花正红得遍山梁。寒冷的山风轻轻一吹,整个梅花渡到处都是梅花香。徐凡深深地被这里的梅花吸引了。当然更让他作迷了是房东刘老爹家的闺女刘鱼儿。刘鱼儿是个青春活泼的姑娘,有着城里姑娘没有的纯朴。正是这点深深地吸引着徐凡。他有时想要是和刘鱼儿这样的姑娘手牵手,在这梅花渡过上一辈子,那该是多美的件事啊!可是想归想,转眼徐凡已经完成了他两周的写生计划。

  那天,他收拾好的行李去给刘老爹辞行。当他走进刘老爹家后院,徐凡发现刘老爹家那口废弃很久的小鱼塘正游动着好几百尾鲤鱼,在漂浮着梅花花瓣的水中嬉戏着。徐凡生来就对小鲤鱼很感兴趣,他将手中的相机对准渔塘调好焦距,正准备按下快门的时候,突然在镜头中出现了另一种场景:一个身着古装的孩童在用梅花花瓣给一只受伤的鲤鱼敷好伤口后,轻吻鱼唇,然后俯身将其放入脚下冰雪消融的溪流中;鲤鱼儿在溪流中边回头恋恋不舍地随着水流向远方。

  这种情境曾经在徐凡的梦中出现地很多次,“难道又是在做梦?”徐凡心里这样想着。“怎么你也喜欢鲤鱼?”刘老爹的一声招呼打断了他。徐凡回过头便就看见站在刘老爹身后的刘鱼儿,他举起手中的相机说:“来,我给你们爷俩拍一张,靠近点!”同样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正准备按下快门的时候,镜头中出现了一组类似于电影的境头:一只美丽的鲤鱼在水中褪鳞去片而化成一个美女人儿,对他说道:“徐郎,你可还记得我吗?”徐凡用手抓了抓后脑勺,心想道怎么大白天的尽做梦。望着眼前活泼可爱的刘鱼儿,徐凡心里真舍不得走。

  刘老爹说鱼儿从亲戚家回来的路上,看见一片农田由于缺水,里面的鱼都快渴死了,就把它们捡回来放在小池里喂养。徐凡特别喜欢小动物的女孩,现在一听刘老爹这样说,不仅对刘鱼儿又有了几分好感。刘老爹嘱咐鱼儿给徐凡沏上一锺梅花茶来。徐凡知道梅花茶是当地人招待贵客的,他很想一尝为快。不一会儿,刘鱼儿就端出一锺热气腾腾的茶来,倾刻间,屋里满是梅花香和茶香交织。徐凡伸手去接茶杯的时候,惊异地发现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刘鱼儿白皙的脸颊,跌落在茶杯里,泛起点点涟漪。徐凡刚想问她怎么了时候,梅花茶的香气已经严重刺激了他的味蕾,他迫不及待地一饮而尽,顿时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都舒坦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了创作的灵感,他回到房间从行李包里取出画板和笔,让刘鱼儿站到院中的梅花树下,以大青山为背景“刷刷”地完成了他那只构思的一半的<<梅花仕女图>>。第二天,他跑到镇上的邮局把<<梅花仕女图>>寄给了他的大学老师,他的母校正在举办全国性的国画比赛。

  接下来日子里,徐凡似乎忘记了离开。他不是给刘鱼儿画像,就是给她拍照。慢慢地整个梅花渡就有了闲言碎语,说这徐凡来了就不走了,是不是在和刘鱼儿谈恋爱呀。刘老爹面上挂不住了,就当面问他们。刘鱼儿俊脸绯红地望着徐凡,徐凡握着刘鱼儿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就这样他们俩就手牵手地在梅花渡谈起了恋爱。

  直到有一天一个背着背包的姑娘领着一群人闯进梅花渡,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出现的危机。这是一家旅游公司新开发了“大青山原生态农家二日游”的项目,导游是个小姑娘,叫柳芸儿。

  当她带队走进梅花渡的村口时,就看见徐凡和一个姑娘正手牵手地散步。她先是惊呆了片刻,然后像是发疯样冲过去抱住徐凡,说道:“阿凡,我终于找到你的。”徐凡忙挣脱道:“姑娘你认错人了。”柳芸儿死也不肯放手说道:“阿凡你是怎么了?我是你的女朋友芸儿呀!这段时间我们都在到处找你。”徐凡指着旁边的刘鱼儿说道:“她才是我的女朋友。”柳芸儿这才开始注意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刘鱼儿。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说道:“你还真找了个一模一样的人。”说着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叠画给刘鱼儿看,说道徐凡老爱做一个小孩子救金鱼,金鱼变成人要嫁给那个男孩作新娘的梦。并把它画出来。刘鱼儿看着那些画,似乎每幅画里面都有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孩。柳芸儿没有注意到刘鱼儿满眼的泪水。趁着柳芸儿说话的当儿,刘鱼儿突然拉起徐凡跑进了梅花渡深处,一头扑进徐凡怀里哭了起来。柳芸儿只好打电话通知了徐凡的父母,说她找到了徐凡。

  当徐凡的父母赶到梅花渡,要带走徐凡的时候,徐凡和刘鱼儿给他们下了跪,要他们成全他俩。徐凡的母亲问,他们是不是真的两情相悦时,只有刘鱼儿坚定地点了点头,而徐凡只是在一旁看着刘鱼儿,然后便痴呆的点点头。徐妈妈看了一旁的柳芸儿,说道:“姑娘,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让这位省城的罗教授帮帮你们,他是心理学教授,也是一个催眠高手,精通周易和八卦。”身着一身怪装的罗教授叫他们三人手牵手坐成一个圈,给他们作了一个深度催眠。在进入深度催眠中,他们回到了古代。在那个时候,徐凡是一个略通医道的秀才。因生性宽厚,学识过人,而受到两家官宦小姐的爱慕。他因一次帮人诊病时出了差错,死了人。这件事被仇家所利用,买通官府被治死罪。其中一个小姐散尽家财,打通关节,也没能把他救出来。行刑那天,另一个小姐到刑场,在凄厉的追魄炮声音中,给他送去了一碗送行酒后,便就失去影踪。第一个官宦小姐给他收拾好遗骨,安葬于大山脚下,然后去掉一头青丝,在深山古刹中渡过了余生。

  待到他们醒来后,罗教授告诉他们,徐凡今生所娶妻子就是为了报恩,同时,他也看了他们的手相,算出了那个女孩的生辰八字,刚好是徐凡的未婚妻柯芸儿的。

  “姑娘,你们是没有缘分啊!”罗教授对刘鱼儿说道。刘鱼儿听到这里,顿时昏了过去。

  最后当他们要将徐凡带走了时候,刘鱼儿挣扎着站起来,说道:“那就让我再为他沏上一锺梅花茶吧。”说罢转身去捧出一锺热气腾腾的茶来,倾刻间,屋里满是梅花香和茶香交织。徐凡一口饮尽之时,一颗晶莹的血珠挂在刘鱼儿的腮边,那眼神象极了梦中那条鲤鱼在溪流中边回头恋恋不舍的神情。

  徐凡被带回家里后,整个人越来越憔悴,最后甚至卧床不起,每天只能靠流食维持生命。家人遍访省城名医也不见有任何好转,柳芸儿最后才在一个民间老中医那里是到指点:徐凡中了一种千年蛊毒,需饮下至纯至阴鲤鱼的涎液,然后再用其纯血和着冰雪润饰过了梅花花瓣炖灵芝草饮下方可去病。这梅花和灵芝草好找,可是至纯至阴鲤鱼,而且还是他的涎液,这可就不好办了.刘鱼儿家不就有一塘的鲤鱼吗?柳芸儿连夜坐车赶到的梅花渡。

  当她见到刘鱼儿时大吃一惊,刘鱼儿双腿缠着绷带气息奄奄躺在床上。刘老爹告诉她说徐凡的那幅<<梅花仕女图>>获了个全国性的大奖,上了报纸和电视,同时报纸和电视也对他怪病作了报道。刘鱼儿看了后,嘴里一直喃喃地说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第二她就悄悄背上绳索攀上的大青山的最高峰,想把那棵千年灵芝摘回来,谁知不慎跌落山崖,幸好被一棵硕大的山树枝挂住的衣服才保住小命,最后在几位路过游客的帮助下回到家里。柳芸儿心里很吃惊:“她怎么会知道要用灵芝?”这个时候刘鱼儿微微张开眼睛,低低地说道:“现在只有你去摘了。”第二天一大早,柳芸儿就在刘老爹的帮助下从大青山的最高峰把那棵千年灵芝摘了回来,然后刘老爹扶着身体虚弱的刘鱼儿在山坡上采了半包晶莹剔透的梅花花瓣,就要走。柳芸儿说还要有一条鲤鱼。刘鱼儿说不用,她身上带有。柳芸儿将信将疑,看了看身体虚弱刘鱼儿,但是时间太匆忙,就带着他们坐车赶回了省城。

  当他们赶到徐凡家时,他已经奄奄一息。本来身体虚弱的刘鱼儿这个时候突然来了精神,她拿着那半包梅花花瓣和千年灵芝来到厨房炖好端到徐凡的床前,然后用一把小刀割破了她的左手无名指,血就这样滴入了碗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做?接着,刘鱼儿在人们惊异的目光中低头吻住徐凡干裂的嘴唇。然后扬着绯红的小脸,端起碗来吹了吹,就放到徐凡唇边让他喝了一小口。刘鱼儿站起身来差点晕倒,旁边老泪纵横的刘老爹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刘鱼儿抬起苍白的脸,刘老爹抹去从她的嘴角溢出一丝血,说道:“闺女,咱们回家!”徐母想问些什么,但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刘老爹只是一个劲地叹息,一边说:“鱼儿呀,这就是你的宿命。”他们爷俩就这样相互掺扶着离开的徐家。

  不一会儿,徐凡就醒了过来,他一把抓位柯芸儿问道:“刚才是不是刘鱼儿来过?”柯芸儿奇怪地问他怎么知道?徐凡说,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刘鱼儿告诉他:千年前,她是大青山深涧中一条灵性极高的鲤鱼儿,对所有事情的记忆都只有七秒,每天只是无忧无虑的游动着.有次她因贪恋岸边梅花,游到浅水处被一渔夫所伤,是一孩童将她救起并用梅花花瓣给她治好了伤,轻吻了她一口,然后将她放回水中。而他就是徐凡的前世,只是那个孩童不知道,正是他那一吻让她拥有了人的感情,她在佛前苦苦祈求,佛准予她化为人形来报答那个孩童。她就化作一个女儿身来等待那个孩童,不想这一等就是几个轮回。在徐凡的前世被陷害遇难时候,她很想随他而去。可是当时她刚化成人形,道行还很浅,见不得血。她溅上的徐凡被杀时的血,而被打回原形。一个好心的老人可怜她,就将这一条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鲤鱼放生到了水里。梅花茶加上她的眼泪就是一种爱情的蛊毒,饮下两次就中了爱情的魔,但是只要第三次喝下她用鲤鱼的涎液,纯血和着冰雪润饰过了梅花花瓣炖灵芝草饮下,他就会永生永世记住并且爱上她。当她攀上的大青山的最高峰,想把那棵千年灵芝摘回来的时候,前世的佛突然灵光出现告诉她:要救徐凡,真正的药引是她的血。但是只要她一流血,她就会被打回原形,永不得超生。她吓得从悬崖上滚落了下来。最后,刘鱼儿眼里含着热泪对徐凡说:“徐郎,鱼儿能够见你一面已经足也!”说罢,化着一条鲤鱼儿,向着大青山深涧深处游去。

  晚上,徐凡做了一个梦:两个身着古装的孩童在一片梅花下嬉戏,突然女孩指着旁边溪里说道:“凡哥,你看那里有一只受伤的鲤鱼儿。”男孩说道:“芸儿,让我去把她救起来治好。”身着古装的孩童在用梅花花瓣给那只受伤的鲤鱼敷好伤口后,轻吻鱼唇,然后俯身将其放入脚下冰雪消融的溪流中,女孩问男孩:“你为什么要亲吻她?”男孩说:“我觉得她好可怜。”鲤鱼儿在溪流中边回头,边恋恋不舍地随着水流向远方,仿佛在说:“徐郎,下一个轮回我再等你。”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