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特殊人物

    民国初年,定远县城有个汇丰钱庄,其规模在当地首屈一指,光是雇员就有十几个。雇员中有个特殊人物,是个姓宋的哑巴老头,也许老头不是哑巴,但谁也没听他说过一句话。老头已七十了,脸色蜡黄,瘦得只剩几根筋,还特别喜欢吸旱烟。
    老头专门负责整钱,就是每天把当日的进账按纸币和银元分开,纸币按币值分开,银元则按一百元一扎捆好,然后由账房先生点数入库。据说老头从年轻时进银庄干的就是这活儿,一晃几十年下来了,一点长进也没有。按说老头从事的这活再简单不过了,但老头的待遇却出奇的高,别的雇员每月才五块大洋,而老头却每月三十块大洋,比账房先生还高。大家都不服气,经常拿老头开涮撒气,老头呢,也不知是听不见还是不与他们一般见识,总是不温不火,照干他的事不误。这老头是什么来头?没有谁知道。 那时,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主要是银元,俗称钢洋,因上面有袁世凯的头像,又俗称“袁大头”,沉沉的,扔到地上“哐啷啷”直响。每到傍晚,钱庄准备打烊时,柜台后面就会传来叮叮当当的银元碰撞声,这是宋老头又开始数钱呢。 有人偷看过宋老头数钱,那会儿的宋老头与平时判若两人,显得精神抖擞,意气焕发,目光贼亮,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只见他把钱箱子放在十步开外的一个角落,自己背对箱子坐着,胯下有个小山似的钱堆,也不朝后看,“刷刷刷……”两只手像长了眼睛似的,以极快的速度分拣钱钞,准确无误地将银元投入身后的钱箱。把钱分开后,老头开始熟练地扎钱,只要用手一抹,那钱好像特别听话,自动就形成了一摞,不用数,正好一百元,往包装纸上一放,一滚,一粘,就成了。 那一年夏天,天像是漏底的锅,大雨一下就是一个多月。淮河水像疯了一样,拼命撞开堤坝,不出半日,整个定远县城就泡在了水里。到处是大人哭、孩子叫,人们争相逃难。 钱庄是座两层小楼,地势比较高,一时成了人们避难的场所。钱庄的伙计们也都逃到了楼顶上,由于水来得突然,大家什么也没抢出来,只有宋老头抢出了两箱子银元,时刻把那东西紧紧地骑在胯下,生怕别人抢走似的。
  这时小命都快保不住了,还要钱干什么?不能吃不能喝的!大家都说宋老头是钱迷心窍。 雨是越下越大,水是越涨越高,大水中不断有人爬上楼顶,可因水的浸泡,小楼有些不堪重负摇摇欲坠。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人转移到别处,以减轻小楼的压力。在小楼的旁边,还有个小楼,如果有人能到那上面去,把楼顶上的毛竹顺过来,就可以从这个楼顶爬过去一些人,但是那座楼至少在三丈开外,手头又没有绳索,根本过不去。 又一阵浪头打过来,小楼被冲垮了一个角,看上去随时都有被洪水冲垮的危险。就在这时,宋老头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打开他的钱箱子。只见他运了运气,抓出一把银元来,两只手相互倒腾着,把银元玩得飞快,大家只听到银元叮当响,却不见宋老头的手和银元。 宋老头玩着玩着,把手一扬,手中的银元飞了出去,那银元一块挨着一块,每一块银元都在空中定住,飞快地旋转着,然后宋老头飞身一跃,踩在银元上跳过去,大家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见宋老头已站到了那座楼的楼顶上,那些银元呢,还在自个儿旋转着,随着速度的放慢,一块块“啪啪”地掉入水中。
    等宋老头把那楼顶上的毛竹顺过来,人们这才醒过神,一个个顺着毛竹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宋老头也没忘记他的那两箱子银元,又顺着毛竹爬过来,把那两箱子银元拎了过去。 那以后,钱庄里的伙计们再也不敢拿宋老头开涮撒气了。 又一年,张作霖的部队和孙传芳的部队在江淮之间开了战,今天我打过来,明天你又杀回去。定远正好地处江淮之间,形势非常乱,几乎所有的钱庄和商铺都关了门,有人干脆远走他乡躲战乱去了。倒是汇丰钱庄按兵不动,没有什么反应,伙计们不放心,却又不敢跟掌柜的说,都不明白这掌柜的跟战乱赌气干吗。 忽一日,有十几个兵痞子来到汇丰钱庄,要“借”几个钱花花,伙计们都不敢当家,连忙到后面喊来掌柜的。掌柜的也知道这些人得罪不起,就想来个破财消灾,准备每人给他二三十块大洋把他们打发走,谁知不光没打发走,反倒惹恼了他们,为首的兵痞说:“老子们在前方打仗卖命,吃了上顿都不知道还用不用吃下顿,让你们在这儿赚了老鼻子钱,就想这样把老子们打发了?不行!” 掌柜的连忙赔着笑脸,说:“那你们想怎么样?” 那为首的说:“按俺们那儿的规矩,见财有一半,把你钱庄的大头数数,咱一人一半!”
   掌柜的也没有办法,只好由他们去,喊来宋老头,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数钱。兵痞子们一看,让这个小老头来数钱,是再放心不过的了,就把其他几个伙计赶到一边,十几个人抱着枪看宋老头数钱。 宋老头抱过钱箱子,把银元“哗”地一下倒出来,在胯下堆成一堆。宋老头手中的钱越数越快,数着数着,就只能听到银元相互碰撞的叮当声,一旁的兵痞子看得目瞪口呆。 忽然,“当啷”几声脆响,响声好像是发自枪上,那十几个兵痞低头一看,妈呀,也不知是怎么搞的,自己抱在怀里的枪杆一个个都齐齐地从根部断了!这下可好,枪没法放了,都成烧火棍啦!可眼前除了一直低头数钱的老头外,没有谁乱动呀,这枪怎么就断了呢?那为首的情知不妙一声喊,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就要抢钱,伙计们一看,都吓得闭上了眼睛。说时迟,那时快,只听那十几个兵痞子一个个都发出一声惊叫。
  伙计们睁开眼一看,兵痞子们伸出的手都被银元钉在青石板地面上,只要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 掌柜的连忙吩咐伙计们打点东西,该打包的打包,该装车的装车,然后趁着夜色赶着马车搬家走人。 最后走的是宋老头,他先是给那个为首的兵痞取下手上银元,又叫他把其他兵痞手上的银元取下来。谁知那银元钉在青石板缝中像焊在上面一样,为首的兵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顾那些兵痞疼得哭爹喊娘,硬是把手给扯了下来,再把他们一个个捆得像粽子一样。最后宋老头把那个为首的兵痞也捆了个结实,又把那十几块带血的银元从石缝中轻轻取下来。 宋老头把取下的银元在手中抛了抛,又吹了声口哨,然后关上大门,在外面上了一把大铜锁,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