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幕后高手

    陈伟以前被金龙房地产公司聘为拆迁队副队长,和队长刘秀峰一起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只要有钉子户的地方,就有他俩的身影。可后来出事了,他俩带领手下砸人家玻璃的时候被新闻摄影记者撞上了,于是他俩的倩影便上了报纸,公司为了平息舆论,只好把他们解雇了。

    陈伟丢了工作、没了收入,在家里闷得慌。这天,突然就见一个戴墨镜的人上门寻他:“请问,陈伟陈队长在家吗?”

    真没想到人家还称呼他旧职。陈伟有些激动,当即说道:“我就是。”

  “哎呀,久仰久仰。”那人上前就热情地握住他的手,说明了来意。那人是银虎房地产公司的,听金龙的同行们说陈伟搞拆迁很有一套,他们便想聘请他去银虎公司工作。

    陈伟迟疑地问:“那我去干什么?砌墙我不在行……”

    那人马上打断他道:“砌什么墙啊?你去还干你的老本行,拆迁,有几个钉子户死活不搬,你只要把他们搞定就行。”

    陈伟脸色一沉道:“这……”

    那人道:“怎么?不行吗?”

    “行是行,可是……”陈伟没在说下去,其实他有他的苦衷。以前当副队长时专跟钉子户们对着干。人家不搬,他们就砸人家玻璃,等人家报警,他们早跑得没影了。要是人家再不搬,他们就晚上往人家屋里放活蛇、丢死鸡,或者断水断电,要是还不行,他们就会找几个小混混把钉子户抱出屋,然后让铲车上阵,只一下就把房子摧毁了。这些招术都有些损,并且谁也保不准新闻记者什么时候出现,要是再让他们碰上……

    那人见他犹豫,诱惑道:“陈队长,你可是个人才啊,我们公司思贤若渴,会出大价钱的。”说着伸出了四个手指头。

    一看那手指头,陈伟心动了,咬咬牙道:“让我去可以,但是我不能直接出面,就在幕后给你们指点一下。”

    “那好,你就算作一个幕后高手公司也是欢迎的。”那人立即爽快地答应,叮嘱他第二天就去上班。

    当天晚上,陈伟突然就想到了一同患难的老队长刘秀峰,自己有了工作说什么也得拉他一把。于是给刘秀峰打了个电话:“刘哥,我找到一个工作,咱兄弟俩一起干吧,绝对不会出事的。”

    刘秀峰在那头表示感激,说自己已经找到工作了,不想再去干原来的差事了。陈伟没有办法,第二天只好一个人去银虎公司。

    银虎公司资产过亿,开发滨河路南头的迎宾小区,可是有一家拒不搬迁,说公司给的钱太低,他们得不偿失。陈伟一去,坐在车内视察了一番地形。他发现旁边的居民都搬走了,房子也被拆了,这一家的房子就像鹤立鸡群一样立于一片废墟之中,特别显眼。一个人戴着口罩,搬一把椅子坐在门口,胸前挂着一个牌子,白纸黑字写得清楚:钉子户!

   哎哟,这人自认钉子户,明摆着是要与公司血拼到底了。陈伟正想着,手下人问他:“队长,怎么办?”

    陈伟答道:“敲山震虎。”见那人疑惑不解,又说道,“就是吓唬吓唬他。去,找几个人把他们家玻璃砸烂。”很快,有几个人手拎砖头,气势汹汹地向门口冲去。看到玻璃,就丢砖头,“哗啦,哗啦”,玻璃全碎了。

    等这几个人撤退了,银虎公司的人才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前去谈判:“就剩你们最后一家了,赶紧搬吧,再说,给别人的不也是这个价吗?”

    那钉子户的目光从口罩上方射过来,非常淡定,摇了摇头。

    看来敲山震虎这招是不行的,陈伟于是坐在车内又吩咐手下:“杀鸡儆猴。”见手下人又是疑惑不解,说道,“就是杀几只鸡扔过去,警告他要是再不搬迁,就像鸡一样。”

    以前陈伟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要一杀鸡,钉子户基本上都会害怕的,房子和命相比,当然是命重要了,他们可没想到,要是真的出了人命,公司里的人能跑得了吗?

    很快有人依计而行,将鸡带血扔到门口,有一只鸡甚至还扑棱着翅膀在那人身上跳了几下,将鲜血洒了那人一身。

   可是那人不慌不忙,提起死鸡朝路上扔去,然后又老僧入定般地坐在门口。

   怎么办?陈伟不禁有些气馁,自己的招数多高明啊,怎么遇见这个人就像打人打在棉花上,对方竟然毫不受力?看看天色已晚,陈伟只好带人打道回府。

    第三天一大早,陈伟就坐在车里远远地指挥拆迁队。他今天用的招数叫“调虎离山”,就是把戴口罩的那人调离出屋,然后让铲车上阵,等房子被摧毁后,那人就算不答应现在的拆迁条件也得答应。

    首先,陈伟派了一个瘦猴般的人前去叫阵,指着那人破口大骂,他的如意算盘是如果那人火了,来追打瘦猴,铲车就会乘机而上。谁知瘦猴骂天骂地骂祖宗,那人戴着口罩就是不发火。

    陈伟心想这真算遇到对手了,远远地在车里用望远镜一看,鼻子差点儿气歪了。原来他看到那人耳朵里有白点儿,好像是塞着棉花。这不是充耳不闻吗?

    看骂阵不行,陈伟又吩咐几个小伙子:“去,你们突然冲过去抱住那人,将他抱出来,铲车再上,记住,一定不能松手,否则就麻烦了。”那几个小伙子应声而去,几下子就冲到门口,将戴口罩的人抱了起来。

    陈伟一看,那人竟然也没怎么挣扎,心想这招行了。可是那几个小伙子抱腿抱胳膊,居然没让那人离开椅子一尺远。仔细一看,原来那人在自己腰间绑了一根绳子,另一头系在椅子上。他一被抱走,椅子就也随着走,更气人的是,那椅子也不是孤立的,一根细铁链将它和屋里的大床之类的东西连在一起。几个小伙子努力了几次,又没带剪子、钳子,只好撤退。

    天啊,这真是一个富有专业精神和专业素质的钉子户啊!陈伟暗赞一声,正在这时,银虎公司老板派人来询问拆迁情况,当听说陈伟的工作一无进展时,那人脸色一沉什么也没说。陈伟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焦急。突然就见那人吩咐拆迁队:“算了,文的不行就武的吧,老板说了,谁啃下这块硬骨头重重有奖。”

    “好,这事儿我包了。”脸上有个刀疤的小伙子说道。

    陈伟一听赶紧劝阻:“别,别……”可马疤小伙子哪里肯听,带着几个人又冲了上去。这次他们准备了剪子、钳子。

    这要是一出事一爆光,不仅工作没了,说不定还得吃官司,轻者拘留重者坐牢啊!陈伟心里暗想,他自己借口有事赶紧坐车溜了。在车子消失于拐弯处的时候,他看到那几个小伙子冲上去抱起戴口罩的人,剪断绳子、夹断铁链,那戴口罩的人终于开始挣扎反抗了,刀疤脸恼了,用钳子狠狠地砸下……

    回到家里,陈伟心有余悸,暗叫:“坏了坏了。”晚上看电视时突然就听到手机响了,按下接听键,只听一个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陈伟,我是你刘秀峰大嫂,你刘哥想见见你!”

    “怎么了?”陈伟觉得不妙。

    “迎宾小区那儿搞拆迁,他被人家雇去当钉子户,被银虎公司的人用钳子打了……”刘大嫂哭着说。

    “什么?”陈伟顿时石雕般愣在当场。原来那戴口罩的人就是刘秀峰大哥啊,难怪自己的诸般招数到他那儿全都不灵。自己当初请他一起去银虎公司上班,他说有工作了,原来那工作就是去替人家当钉子户!

    “陈伟,陈伟……”刘大嫂又喊。

    陈伟说:“我就去,我就去。”起身关电视,可是电视上的新闻让他终生难忘:银虎公司暴力拆迁,我们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