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不要随便散步!

  李先生三十多岁,在一家国企做工。他为人没楞没角,从不与任何人发生争执冲突,遇到什么事情,他总爱说:咋着都中,咋着都中。领导和同事们很少注意他,几乎没有人和他来往,但还是赠送给他一个称呼:老好人儿。他倒也喜欢这样的清净,满足于这个称呼。

  李先生酷爱傍晚散步,心里有事还是心里没事,他都要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一边排遣自己在单位和家里无法或不便排遣的情绪,一边以一个旁观者的轻松心态观看市井众生南来北往。十几年了,他一直这样坚持着。

  一天傍晚,他照例这样闲逛。正好好地走着,冷不丁一抬头,瞅见挡着他去路的一根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特大号的很有特色的广告或称告示。说它特大号,是因为大家常见的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大多巴掌大小,这张广告不一样,足有平常小广告的三倍大,把粗大的电线杆包裹了整整一圈;更奇者,一般小广告几乎清一色的白纸,个别绝症单方牛皮癣的小广告有用低档彩纸的,这张广告却是引人注目的皂黑纸张,在将要落下的夜色中,近视的李先生一眼望去,觉得好象电线杆上凭空被挖去了一大截子。

  李先生是一个不爱多事的人,他很少着意去看那些刺激人和不刺激人的小广告,不是他不想看,是他害怕看,他生怕自己不小心上了哪个广告的当。这不是什么稀罕事,他的一个同事,人送雅号“小诸葛”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晕忽忽地就被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骗去了三千多块钱,气得他老婆和他生了一场大气;一个邻居下岗失业,正为工作的事儿急得抓耳挠腮,看了电线杆上的夜总会招聘广告,结果,财色兼得的好事没捞着,倒是被人家拐走了足足一年的低保费……这样的事情,李先生没少听说,小小的广告能坏了大事!所以,尽管心里痒痒,并且喜欢散步,但他总是自己告诫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离它们远点好。

  但今天,这张广告着实太出奇,不由他李先生不驻足看上一眼。李先生心想:只要主义真,怪力难乱神。他别着脖子,围着广告或者说电线杆转了一圈,看明白了:大大的黑纸上写着大大的白字,悬赏捉拿一名在某月某日傍晚殴打一名散步老者的年轻人,捉拿到凶手者,要多少钱给多少钱;提供线索的目击者也重重有奖。

  广告上统共一二十个字,但李先生一连读了足足十遍。一来,他觉得这样的事情很让人气愤;更主要的,他李先生恰恰正是这桩事件的目击者!

  好象是一个星期前吧,李先生在例常的傍晚散步途中,亲眼看到一名高大的年轻人揪着一名个子也不算瘦小的老者,拼命地打呀打呀。年轻人动作很迅猛,李先生觉得只是眨了几下眼睛的工夫,老者就被打翻在地;接着,年轻人又咬着牙,狠狠地踹了他几脚,尤其往他裤裆里又踢又跺。然后,身手利索的凶手很快就消失在越来越浓的夜幕中。

  李先生眼瞅着年轻人的背影,战战兢兢地在原地哆嗦了半天,看到有许多路人围上去了,这才奓着胆子走近前去。只见被打的老者鼻口淌血,四肢拘挛着,在地上抽搐,象羊羔疯病人发作。围观者很多,指责打人凶手的也不在少数,抱怨社会风气败坏的更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或敢于上前抢救老者。最后,老者神经质地紧紧抓住一个围得最近、凑到他脸上看流血的围观者的脚脖子,死也不撒手,吓得这位刚才咋呼得最兴奋的老兄脸色陡然变得腊白,围观的众人也哈哈大笑。老者用尽最后的一口气说出了一个电话号码,还说了一个“有赏”,然后,头一歪,昏死过去,但紧抓着脚脖子的手却僵死着不肯松开。

  那位不幸的仁兄这时已经被吓得跌坐在老者身边,在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的众看客的提醒下,他忙乱地摸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拨打了老者提供的号码。不一会儿,两辆警车,然后是一串串的大小车辆,不管车身上是不是喷有警察字样,全都哇哇鸣着警笛,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这些是老者的儿孙晚辈们,一个个青面粉皮,器宇轩昂,庄重威风。看来,这被打的老者不是一般人物。

  来人们把老者抬上一辆加长的豪华轿车,迅速送往医院去了。众看客围拢上前,七嘴八舌地问这说那。一个留着寸头的被打者家属威严地呵斥众人:“少多嘴,我们的事不用你们操心!”众看客被唬得一个个退了开去。李先生当然更不愿招惹是非,赶忙悄悄离开,继续他的例常散步,一边散步一边叹息人心不古,竟然发生了这样违背人伦的事件。

  此后几天,因为单位邻里中离奇古怪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李先生在第三天也就把这件事忘记得差不多了。今天,看到这张别具风格的悬赏广告,李先生这才又激灵灵地回想起那天傍晚的一幕。看来,这件案子还真够棘手的,连老者那样的背景,一个电话就来了那么多警车,竟然还得向社会上悬赏。此刻,更让李先生紧张不安的是,他不但是目击人,要命的是,他认识那个打人凶手!那天,尽管天色已近黄昏,尽管他李先生两眼近视,尽管那个年轻人只是用了几个眨眼的工夫,但李先生还是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打人凶手是他老家的一个邻居,在邻近的一个城市里修汽车。

  李先生敢保证自己没有认错人,不管这个城市里有多少彼此相象的人,但一个人很少会把自己的亲人和邻居认错的,他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举一动都太熟悉了。

  李先生因此心理上很紧张,甚至有点恐惧。他心里象有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一边散步一边着急地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给受害者家属提供目击信息?合适不合适?会不会惹出麻烦?打人凶手可是他的紧邻呀!

  他这样不停地琢磨着,已经不是在散步,脚下倒有点慌不择路了。到底举报还是不举报?他家和打人凶手家是邻居,但两家的关系并不亲密。不过,李先生也说不出两家之间具体的龃龉,反正就是不顺当,平时来往倒是很频繁,有些事情上,双方的隔阂却总是心照不宣。邻居就是这样,常言说,远亲不如近邻。但最要好的邻里关系,却往往不在紧邻之间。

  李先生很为难。他胆小,但他还是有点正义感的。有人甚至说,越是胆小的人越有正义感。其实,正义感谁都有,只是大多时候潜藏在每个人内心不敢露头罢了。正义感驱使着王先生,应该举报,至少在保证自己不被暴露的前提下,让受害者家属和公安机关将凶手绳之以法。

  但凶手毕竟是自己的邻居,尽管两家之间并不融洽,还不至于恶化到让他李先生借机报复的程度呀!

  李先生一边头昏脑胀地考虑着,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瞎转悠,他这个“老好人”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难题,这样的难题也不是他这样的老好人能够吃得消的。考虑来琢磨去,到了后来,他竟然开始怀疑,自己那天是不是眼花了?是不是认错人了?打人凶手究竟是不是他邻居家的孩子?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

  李先生不知不觉竟然散步到了郊外。一路上,他一会儿发誓:坚决捍卫正义和法律的尊严,举报!一会儿又打了退堂鼓:还是算了,毕竟是邻居;再说,自己现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前面路边有一家简易小店,亮着微弱的灯光。李先生踉踉跄跄地踱过去,他什么也不想买,只是就那样晃悠悠地过去了,微弱的灯光就象暗夜里的救星,似乎能够给他的苦恼一个解决的答案。小店里只有一个小孩子,一边凑在凳子上做作业,一边照顾生意,见有人来,他站起身,问李先生买点啥。李先生迟疑了一下,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凑到这个小店跟前了,于是顺口说道:打个电话。边说边拿起放在柜台上的电话机。好象鬼使神差,李先生不知道怎么着就随手拨了那张广告上的举报电话,一路上,他不停地念叨那个特别的电话号码,那个电话号码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比他自己家里的号码都更熟悉了。

  接电话的是一个温柔的女声,虽然温柔却很机敏,在她熟练的催问下,李先生说出了紧邻的名字和地址,然后,如释重负而又作贼一样地挂了电话。

  回家的路上,李先生洋溢在一种轻松自豪的心态中:我捍卫正义了!我大义灭亲了!一个捍卫正义的人是高尚的人,一个大义灭亲的人是值得骄傲的人。

  两天后,老家传来消息:他的紧邻被警车抓走了,是在一个深夜抓走的。

  一个星期后,市里的老乡们传言:那个殴打老人的凶手正是他们的同乡,已经被正式批捕。老者被殴导致心血管疾病发作,瘫痪了。你知道被打的老者是谁?他的确是个人物,而且在本市不算个小人物,本市原人事局局长,在局长的位置上坐了整整十年,去年刚刚退居二线。他的儿孙媳妇外甥侄女小姨小舅,遍布全市党政公检法工商税务金融教育等各个部门,是本市数得着的大家族,小小的一个汽车修理工这样的狂徒,竟然太岁头上动土,真是他妈的活腻了!

  可是,李先生这个小小的汽车修理工的紧邻,以前很少到本市来,怎么就无缘无故地把拳头抡向了百里之外一个素不相识的退休领导头上了呢?

  作为当年本市十大民间新闻之一的这桩奇袭凶案,在当时肯定是热门话题,全市男女老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的说:那个凶手,也就是李先生的紧邻,到本市闲来玩耍,年轻气盛的小子和退休老局长路遇,正常地口角,他小子一时性起,案件推理上合情合理、道德上悖逆人伦地殴打了老者。

  有的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一个外地的小伙子哪有闲心搭理一个糟老头子呀?事实是,这小子受雇于人,有预谋地报复伤害。至于雇主,有说是被老局长压制了多年不得升迁的老部下,有说是老局长的死对头,一名副局长。反正,就是带点政治色彩的雇凶报复。老局长在台上的时候为啥不报复?在台上,老局长万人拥戴,各种力量护佑着,打了他,问题可就上纲上线,非同小可了;现在,他退居二线,没人注意他了,正好乘机痛打落水狗。

  有的说:也不是这回事,没有那样富于政治色彩,是简单的桃色事件。什么样的桃色事件呢?有说老头当局长时,好色流氓,霸占了单位里的一些女职工,某个女职工的家属雇人痛揍了他个老不要脸的;有说老头儿当局长时,养了几个情妇。退居二线后,几个情妇先后和他拜拜,最后一个情妇又伺候了他一段,终于也象其他情妇一样,觉得老头儿里里外外都显得力不从心,便想离开他从良。老头儿尽管老了,但他这样被女人伺候惯了的老领导越老越需要女人的安慰,那几个情妇先后离弃他,已经让他为爱伤透了心,他不能再失去最后的安慰了。于是,他竟然拿出他们的床上录象进行要挟。情妇恼了,雇人打得他脑溢血发作……

  法院布告上正统的说法是:李二小,男,二十岁…素有前科,挟私报复,将曾经处理过他的某某某殴打致残,手段十分残忍,实属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一个大大的红叉叉勾住了李二小的名字。

  说法很多,毕竟老头不是一般人儿,他曾经是万人之上的领导呀!刚开始,市民中间有很多人象李先生一样,看到别具风格的广告后,第一反应就是同情老者,觉得案件的真相一定是年轻暴徒伤害无辜老人这样伤天害理的大逆不道。传来传去,风向变了,老头儿很快成了压制人才、欺男霸女的反面人物,他作恶一生,如今,遭到了人民群众的正义惩罚,所以,这件案件不是什么凶案,实属大快人心的伸张正气;李先生的邻居不但不是凶手,反而是违法却不失为英雄好汉的壮士……

  为什么市民们口中的风向竟然陡然逆转?

  谁让老者曾经是“当官的”咧!

  市民们怎样议论,都只不过是闲言碎语,打发无聊的时光罢了。可怜了“老好人”李先生!开始,市民们一致谴责打人凶犯时,李先生有一种大义灭亲的豪迈感,觉得自己是一个侠肝义胆、大义灭亲的英雄。那一段,平时在单位里很少扬眉吐气的李先生,走路都昂着很少高昂的脑袋;在家里,他更觉得自己拥有足够的作为家庭保护神的资格。他为此很自豪,甚至连平时清汤寡水的夫妻生活也象加进了某种香辛大料。

  风向骤然转变,李先生始料不及,听着全市人民群众皆大欢喜的庆贺声,听着街头巷尾那些畅快议论,“老好人”李先生受不了了,他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忠心的奴才,至少无意中做了知情后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做的事情;他仿佛觉得自己成了没有骨气的罪人,竟然帮助了一个罪有应得的贪官脏官;他仿佛觉得自己是一个可耻的、不争气的告密者,出卖了梁山好汉……

  从此,在单位里,李先生觉得自己还是过去那个无法引起别人注意的样子,甚至连过去都不如了;在家里,他又恢复了清汤寡水。“老好人”李先生在心里暗自咒骂了自家不知道多少遍,最后,一咬牙,戒绝了坚持十几年的例常傍晚散步……

0
0
 
读小故事,收获大智慧
在线读小故事,就到读故事网!